首页

你在这里

老牛和他的妻(中篇小说)(十九)

 

星期一早晨春燕正式去房管处上班,一进门,Shirley就领着她到各个部门和大家见面。

 

这里有五个独立的办公室和一个宽敞的休息室兼厨房。第一个见的是总经理约翰,他是位四十岁左右的黑人,具有蓝球运动员般矫健的体魄,笑起来露出一口整齐、雪白的牙齿,卷曲的黑发理的短短的, 和春燕握手时身子微微下倾,从他那里飘来淡淡的古龙水味。

 

她们去的第二个办公室是维修部经理本杰明的,一个瘦瘦的、中等个子的白人,头发稀疏,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说话时笑容可掬。

 

第三个房间是会计科黛比的,春燕面试那天Shirley找来代她照看前台的那位。黛比是办公室里最年青的, 人长的又高又胖,脸上的皮肤白的透明透粉,说话流利、吐字清晰、笑声爽朗, 一看就是个好处的女孩。这里除了她这位会计师外,还有一个叫Hyun 的从韩国来的会计专业实习生, 春燕没有见到他, 黛比说他每天下午来,和春燕一样只做半天。

 

最后见的是伊丽莎白,她和Shirley在一个办公室上班, 是这里的青少年(teenager)活动中心项目经理, 专管策划、组织学生区青小年的课外活动。伊丽莎白个子不高, 褐色的头发,稍微有些发胖, 话不多, 笑起来有点腼腆。

 

春燕的办公桌设在彼嘉的办公室里。彼嘉巨大的办公桌靠右面对着门,她的背后是一张富米卡(formica)台面的长台,唯一的计算机就放在彼嘉背后这张长台上,便于春燕和她两人合用, 春燕的办公桌面对左边的墙根。

 

彼嘉启动计算计, 她问春燕是否做过数据输入(data entry),春燕说,她只用计算机处理过文件, 而且那些计算机的模样和这台不同。彼嘉拿来几份申请, 在计算计上给她示范如何将申请里的信息输入数据库,在她的示范和解释下春燕有些开窍了。她虽然不懂里面的原理和奥妙,但觉得只要记住那些关键的常用键,就能对付过去, 她那死背硬记的本领, 这时又派上了用场。

 

上午十一点起,Shirley开始教春燕如何使用多条线路电话,转接电话或让对方等候。前台共有三条线, 好多电话都要通过这里转接到各个部门, 春燕虽然有些手忙脚乱, 还算能凑合, 但也免不了转错电话, 或不小心切断电话。

 

Shirley还给春燕示范了接电话时讲话的礼节和如何接待上门的顾客。她对春燕说:“打电话来的大多是通报家里走水的, 厨房或厕所下水道堵塞的。 其次还有要求推迟交纳房租的,丢了钥匙要复制的,租用会议厅给孩子开生日派对(party)的,提前打招呼要搬出去的,打听什么时候才能轮到他们搬进来的,总之五花八门, 各不相同。”

 

她接着说, “留学生们来自世界各地, 这里几乎是个小型的联合国, 他们的口音, 特别是家属们的口音, 有时很难听懂, 有些人级不耐烦, 重复一遍都不乐意, 如果遇到这种情况,记下他们的电话号码和住址, 根据通话的大概内容让有关部部门的人给他们打过去。”

 

幸好这天中午电话不多, 来的人也没几个, 春燕顺顺当当地等到Shirley来接她的班, 可以下班回家了。

 

春燕走出管理处的门, 松了一口气。她抬头看到碧蓝色的天空浮动着些许白云, 路边槐树上那些纹丝不动、 橙黄色的叶子在秋日的阳光下闪闪发亮,太阳柔和的光线照在她的身上、脸上、暖洋洋的,一种毫无来由的喜悦充满了她的心。她已经好久没有闲暇欣赏大自然的美,用她们家乡的土话,每天忙的像个无头苍蝇,哪有闲心顾及风花雪月? 这也许是她来美国后最开心的一天,她终于走进了久违的办公室,下一步就是逐渐脱离餐馆,开始做她想要做的事。

 

到明年年底老牛来美国已有三年, 据他讲主修课已经基本完成, 如果一切顺利, 按理明年也该毕业了。他说他已经开始思考毕业论文,好像一切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回家后她稍作休息,开始准备晚餐。老牛回家吃饭时见春燕如此高兴,也感染了他的情绪, 两人兴致勃勃地边吃饭、边聊天。

 

老牛说,"留学生里已经有好些个万元户,如果我们能攒下五万美金,你就不用去餐馆打工了"。

 

"五万元,那要攒到猴年马月!"

 

"你才来一年,我们就有近一万美金了,以后会攒得更快。"

 

这一年春燕和老牛省吃俭用,两人穿的衣服全都是国内带来的,他们从来没有下过馆子,买菜也是挑便宜的。春燕来美国后,他们还清了老牛出国时借朋友的日元,他们积攒的每一分钱可都是一点点省出来的。

 

老牛虽出身于知识分子家庭,但他很早就开始工作,先从奶牛场工人做起,后来成为技工。若不是读了研究生,他基本上就是个农民,他们家的人都说他不修边幅, 老农习气严重,直到和春燕结婚后,在她的监督下才穿得整齐起来。

 

他们刚结婚那阵子,老牛还在农学院读硕士,裤子破了, 不舍得扔,春燕在膝盖破了的地方用新布打上两个圆圆的补丁。有一次他和几个研究生蹲在食堂吃饭,上海来的一位研究生戏笑他说"小牛,你干吗老用两只大眼瞪着我们?”

 

不能说春燕不喜欢钱,但老牛来美国后好像对钱有些着了迷,这让春燕有些担忧和不解。

 

春燕他们转租的房子期限为一年, 合同下个月到期。春燕利用在房管处的工作之便,查看了老牛排队的名次,她发现老牛已经排到前十五名。按当时签定的合约, 房主回来,他们就得搬出去。房主究竟哪天回来,无从知道,但离那天应该不远了。

 

果然不出所料, 三个星期后, 房主打电话通知他们要按时接管房子,老牛他们必须在合同截止日搬走。最近毕业的学生比较多,随时都有可能轮到他们, 但排在老牛前面的还有五个学生,必须等他们全部搬进去, 才能轮到他们。于是他们开始在校园附近寻找了临时住房, 这时恰好有一套房子要空出来,恰好轮到他们, 但得等一个月后才能搬进去。

 

在熟人的推荐下,老牛在校园内找到一间可租赁一个月的临时住房, 而且随时可以搬进去。搬走前, 春燕自然又是里里外外地打扫了一遍,房管处的彼嘉到那里检查后未发现任何问题,就将定金悉数退还给他们。

 

 

 

 

August 21, 2013 in WA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走出管理处的轻松一段很有感染力。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木桐的鼓励和跟读。

 
雨林的头像
 #

“使用多条线路电话、转接电话或让对方等候”。这些操作我到现在都不太会。 春燕好能干。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雨林,哈哈,想想春燕是逼着上树的鸭子,不行也得行呵。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