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我爱看戏(5)

 

我爱看戏

 

——我与戏的不解之缘


(五)

京剧是国粹,此言真不虚。

京剧是在北京形成的剧种,至今已有200多年的历史。它是在徽戏和汉戏的基础上,吸收了昆曲、秦腔等一些戏剧的优点和特长逐渐演变而形成的。公元1790(清乾隆55),徽班开始进京,最早进京的徽戏班是享有盛名的安徽三庆班”,随后又有四喜和春春台诸班,史称“四大徽班”。《北京童谣》里有一首童谣“四大徽班”里唱的“三庆的轴子,四喜的曲子、和春的把子、春台的孩子”,就是讲的这件事儿。

四大徽班和以后陆续进京的徽班,以其优美动听的唱腔和卓越的表演受到观众的欢迎。从全国300多个戏曲剧种中脱颖而出,并在清朝宫廷内流行,得到了空前的繁荣。京剧的唱腔以西皮和二黄为主,所以京剧又称皮黄。说点人们熟悉的戏,《沙家浜》里智斗,胡传魁唱的“想当初老子的队伍才开张”曲调就是西皮二六,接着胡传魁、刁德一和阿庆嫂的对唱有反西皮摇板、西皮摇板、西皮流水等等,沙奶奶唱的“(念白,此处称叫板,这也是人们常说的“叫板”的出处)说来话长,(唱)想当年家贫困无力抚养”曲调就是二黄。

京剧因角色不同分生、旦、净、末、丑行当,在不断改进融合中,如今已简化为生、旦、净、丑四大行当的规制,更加简洁、齐整。

京剧舞台艺术在文学、表演、音乐、唱腔、锣鼓、配器、化妆、脸谱等各个方面,通过无数文人雅士皇亲贵族士大夫的推敲、锤炼、筛选、萃取、精雕、细琢和无数艺人的长期舞台实践,构成了一套互相制约、相得益彰的格律化和规范化的程式。这些程式就是人们常说的唱(歌唱)、念(念白)、做(表演)、打(武打),再加上舞(舞蹈),通过程式的表演手段演绎故事,刻划人物,表达“喜、怒、哀、乐、惊、恐、悲”思想情感。程式作为创造舞台形象的艺术手段是十分丰富的,而用法又是十分严格的。不能驾驭这些程式,就无法完成京剧舞台艺术的创造。 

由于京剧在形成之初,便进入了宫廷,使它的发育成长不同于地方剧种。要求它所要表现的生活领域更宽,所要塑造的人物类型更多,对它的技艺的全面性、完整性也要求得更严,对它创造舞台形象的美学要求也更高。当然,同时也相应地使它的民间乡土气息减弱,纯朴、粗犷的风格特色相对淡薄。因而,它的表演艺术更趋于虚实结合的表现手法,最大限度地超脱了舞台空间和时间的限制,达到了“以形传神,形神兼备”的艺术境界。京剧在表演上要求精致细腻,处处入戏;唱腔上或深沉,或悠扬,或悲切,或明快,悠扬委婉,声情并茂,表现力极为丰富。

那京剧有多少剧目,有统计说5000多,有的说上千,有的说几百。中国京剧院的权威说法是,“从京剧诞生至今,通过移植地方戏曲、改编传统戏曲、创造新的剧目等方式,现在的京剧舞台已经积累了上千出京剧剧目。”现在常演的有200多个。 

我最推崇的是京剧的剧词,真的千锤百炼,字字珠玑。下面附上几段京剧保留剧目典型唱段的唱词共赏。

 

      霸王别姬剧照

霸王别姬

(南梆子)

看大王在帐中和衣睡稳,

我只得出帐外且散愁情。

轻移步走向前中庭站定,

猛抬头见碧落月色清明。

适听得众兵丁闲谈议论, 

口声声露出了离散之情。

(二六) 

劝君王饮酒听虞歌, 

君忧闷舞婆娑。

赢秦无道把山河破,

英雄四路起干戈。

宽心饮酒宝帐坐,

(摇板)

待听军情报如何。

看前一部分南梆子的剧词结构,是典型的334,10个字一句的组合,很规整很上口。京剧除了这种334的组合,一般是7言诗的结构。听这段南梆子深情凄婉的曲调,看英雄美人生离死别,不由得人不惋惜落泪。

 

 

梅葆玖先生贵妃醉酒的剧照

贵妃醉酒

 (四平调)

海岛冰轮初转腾,

见玉兔,玉兔又早东升。

那冰轮离海岛,乾坤分外明,

皓月当空,恰便似嫦娥离月宫,

奴似嫦娥离月宫,好一似嫦娥下九重,

清清冷落在广寒宫,啊,在广寒宫。

玉石桥斜倚把栏杆靠,

鸳鸯来戏水,金色鲤鱼在水面朝,

啊,在水面朝,长空雁,雁儿飞,哎呀雁儿呀,

雁儿并飞腾,闻奴的声音落花荫,

这景色撩人欲醉,不觉来到百花亭。

 

   

 迟小秋锁麟囊剧照

京剧《锁麟囊》春秋亭一折,演的是“白富美”薛湘灵出嫁春秋亭避雨巧遇出嫁“女屌丝”赵守贞馈赠珠宝袋子锁麟囊的情节,也是全剧的铺垫。《锁麟囊》是程派的保留剧目,也是程派最著名最具特色的代表作。程派传人李世济或迟小秋或张火丁的《锁麟囊》我至少看过3遍。下面是程派的《锁麟囊》,梅派的《锁麟囊》唱词和唱腔设计有所不同。 

《锁麟囊》春秋亭

(西皮二六)

春秋亭外风雨暴,

何处悲声破寂寥。 

隔帘只见一花轿, 

想必是新婚渡鹊桥。

吉日良辰当欢笑, 

为何鲛珠化泪抛? 

此时却又明白了,

(流水)

世上何尝尽富豪。

也有饥寒悲怀抱, 

也有失意哭嚎啕。 

轿内的人儿弹别调,

必有隐情在心潮。 

耳听得悲声惨心中如捣, 

同遇人为什么这样嚎啕? 

莫不是夫郎丑难谐女貌?

莫不是强婚配鸦占鸾巢? 

叫梅香你把那好言相告,

问那厢因何故痛哭无聊? 

 

梅香说话好颠倒, 

蠢才只会乱解嘲。

怜贫济困是人道,

哪有那袖手旁观在壁上瞧!

 

蠢才问话太潦草,

难免怀疑在心梢。 

你不该人前逞骄傲,

不该词费又滔滔。

休要噪,

且站了,

薛良与我去问一遭。


听薛良一语来相告, 

满腹骄矜顿雪消。

人情冷暖凭天造,

谁能移动他半分毫。

我正富足他正少,

他为饥寒我为娇。

分我一只珊瑚宝, 

安他半世凤凰巢。

忙把梅香低声叫, 

莫把姓名信口晓。

这做了好事还不留姓名,不是为富不仁,是富而有德。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事情都是相对的,正因为太精妙而缺少勃勃生机,很多事情都是这样。

 
司马冰的头像
 #

说得对,所以京剧就成“熊猫”了。

 
熊猫的头像
 #

俺刚回来,就看到俺又被“点名”。。。赶快进来瞧瞧怎么回事。。。这京剧跟熊猫有什么关系啊?

 
司马冰的头像
 #

呵呵,碍着你了。国宝呀,再就是应该被保护呀。前面发的《我爱看戏》木桐白云比喻过京剧是熊猫的事儿,呵呵。

 
熊猫的头像
 #

原来这样啊。不瞒你说,俺被点名的大部分时候都不是什么好事,所以看到“熊猫”二字时,不免有点紧张。。。

 
司马冰的头像
 #

国宝,国宝,不要紧张。你那个头像那只可爱的小熊猫是什么材料做的,真好看,手真巧。

 
熊猫的头像
 #

是予微和她女儿用粘土专门做给我的。我只有坐享其成的本事。。。Embarassed

 
梅子的头像
 #

呵呵,此熊猫非彼熊猫,国宝多的去了,你无需望词生畏。

安抚你一下?

 
梅子的头像
 #

我看电视也把锁麟囊这段唱词记了个七七八八。

呵呵,这剧目经典。

 
司马冰的头像
 #

爱看戏,咱俩又一个同类项。

 
梅子的头像
 #

请你到融融的文章“买房子”后面看看林玫的留言与我的回复,表个态吧,看看人家多善良!

 
追梦的头像
 #

太长见识了,原来京戏唱段和诗词的词谱一样,希望外星姐多介绍点。西皮,二黄是不是跟角色有关?比如说花脸西皮段子为主?还是都可以?

仔细一想,3,3,4的结构的例子很多:

"穿林海,踏雪原,气冲霄汉。舒豪情,立壮志,面对群山。。。",我只知道样板戏,呵呵。

 
司马冰的头像
 #

“风声紧,雨意浓,天低云暗,不由人,一阵阵,坐立不安,……”《沙家浜》,呵呵。

我也是只知道一点皮毛,京剧博大精深着呢,一点一滴一招一式都有讲究,有程式。西皮和二黄主要是曲调不同,用胡琴伴奏,西皮是6-3(啦-米)弦,二黄是5-2(索-来)弦。每种行当都有西皮、二黄的曲调。比如《大探二》(大保国、探皇陵、二进宫)全剧唱腔都是二黄,里面花脸曲调当然也是二黄。《四郎探母》则全剧都是西皮。

 
追梦的头像
 #

哈哈,阿庆嫂的这段我还会唱评剧版的。

 
阿朵的头像
 #

什么时候能听星姐唱一段就过瘾了。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同意阿朵的建议,录一段给大家听听。周末快乐。

 
司马冰的头像
 #

年纪大了,好久不唱了,声音不行了。等我练练再唱。

 
玉山峰的头像
 #

外星生、旦、净、末、丑樣樣精通,京劇講究到一地步,新演員邊唱邊走,多走了一步,觀眾會噓喊掉到海裡了!”                                                             

 

 
司马冰的头像
 #

剧场观众的嘘声和叫好声特烘托气氛。多走一步也能看出来,那可是老懂行了,我看不出这门道,只能看看热闹,所以不精通呀。我写完了发上去正在怕懂行的人笑话我呢,呵呵。

 
杏子花开的头像
 #

读到“徽班”,俺们脸上有光了。Laughing

 
司马冰的头像
 #

徽班进京,才有了京剧,徽班是鼻祖哇。没听过徽剧,听过汉剧,感觉汉剧的调门和京剧差不多。

 
雨林的头像
 #

我们家住在东莞的那位最大的大姑姐是张火丁的FANS (我有四位大姑姐, 呵呵)。她最喜欢的剧目就是《锁麟囊》。她和大姐夫前两年在我家住过四个月, 对我进行了一些京剧的启蒙。 很幸运有你们这样的京剧热爱者在那里支持着国粹和古典,等我退休以后也跟姐姐一起学京剧。

 
司马冰的头像
 #

好哇,一起学。我也只会一些现代戏,古典剧目没有大段学过。京剧博大精深,我只是了解一点皮毛了。

 
色彩中国的头像
 #

前几日看了徽剧---惊魂记,有同秦腔的感觉.现在的戏剧很多的改良,尚长荣说了这样一句话,去粗存精,非常认同.很多事情其实都是如此。惊魂记改编于莎士比亚的--麦克白,惊艳!

 
司马冰的头像
 #

我记住了,惊魂记,有机会得看看。

 
色彩中国的头像
 #

欢迎欣赏这部改变的徽剧,过几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公演。如果能来合肥,就可以邀约您同赏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