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我爱看戏(4)

 

我爱看戏

 

——我与戏的不解之缘

 

(四)

爱看戏的人,有幸来到了京城,像刘姥姥进了大观园,满眼都是丰盛的文化盛宴,兴奋,垂涎。去看京剧!以前除了听母亲唱有限的一些京剧选段和八个样板戏,在乡下没正经看过什么京剧,要补课,京剧的传统保留剧目,只要有条件就去看。梅派的、程派的、尚派的、荀派的,兼收并蓄,马派的、言派的、余派的、谭派的、杨派的、奚派的、麒派的一律买单。当今京剧老生第一把交椅于魁智的《伍子胥》、《失空斩》,岂能不看,梅派的《贵妃醉酒》、《穆桂英挂帅》,《凤还巢》,程派《锁麟囊》、《玉堂春》……不可放过,主演都是国内最好的表演艺术家。华丽的戏装行头,现代的灯光舞台设计,丝竹响起,如闻仙乐;佳人登场,惊为天人;轻启朱唇,口吐珠玑;长袖起舞,满堂生辉。看得人如醉如痴,如听韶乐而三月不知肉味也。

 

我常常遗憾的是,我母亲文革期间饱受精神迫害,肉体折磨,罹患癌症,英年早逝,去世时刚满55周岁,令我痛彻心扉。如果她能活到现在,我定会带她看遍全国顶级的名角,看尽京城所有的剧目。

值得记下一笔的是2001年,二儿子高中毕业那一年,样板戏《红灯记》的原班人马重排《红灯记》,在儿子上学经过的人民剧场演出。破败的人民剧场是中国京剧院的场子,经常有演出,京剧“不值钱”,场子破,票价就便宜,最便宜的票10块钱。不过这次演出可不便宜,80元。如此博大精深的国粹,票价不及歌星演唱会的一个零头,也让人痛惜。这次复排的《红灯记》可是机不可失失不再来的机会,出演李玉和的钱浩梁历经政治沉浮、中风康复,出演李铁梅的刘长瑜年过花甲,出演李奶奶的高玉倩已是70多岁的人了,出演鸠山的袁世海更是80多岁,这可是唯一的一次了。而且,我们以前看《红灯记》都是看电影看电视,可没进过剧场见过真人唱啊。儿子深知我的爱好,向我报告了这个消息,受我指示给买了一张票,让我见证了这次“绝唱”。钱浩梁明显的中风后遗症走路不利索,有些舞台动作就省略了,不能强求;“狱警传似狼嚎我迈步出监”,大段铿锵高亢的唱腔显然是大病痊愈后的高龄大叔不能胜任的,嫁接上了以前的录音,可以理解,不过让我敏锐的耳朵很不舒服,让人可气又好笑的是邻座的老哥居然赞叹钱浩梁还能唱这么好,不停地叫好捧场;刘长瑜的气短不够用,声音有了瑕疵;80多岁的鸠山袁世海显然力不从心;只有高玉倩底气仍足,痛说革命家史依然催人下泪;剧中居然还有磨刀人也是原装,让人看见就想笑。说绝唱就真的是绝唱,一年后,2002年,袁世海老先生就驾鹤归西了,令人唏嘘。

 

戏剧是相通的,从小时候喜欢的京剧评剧等戏曲,到后来接触的歌剧话剧舞剧地方戏,到后来的音乐会演唱会,都会让人痴迷。工薪阶层,即使喜欢也没有钱没有闲去看戏听音乐,幸运的是我1994年到了一个新单位,这个单位的老总是音乐迷戏迷足球迷,而且这个单位财力雄厚,虽不是大公司,却是人均营业额和利润极高的公司。只要有顶级的演出,不论歌剧舞剧音乐会马戏团杂技和足球赛,必定会给我们全体工作人员买票。京城演出很多,国内和国际知名的,只要有我们就看,钢琴王子克莱斯曼音乐会、雅尼音乐会、苏联芭蕾舞天鹅湖、胡桃夹子、苏联大马戏团……那几年我们可是过足了戏瘾了。

每年新年单位会请国内顶级乐团包场办我们单位冠名的音乐会,答谢各级领导和客户,这在当时的京城是首创,10多年以后才有别的单位来效仿办自己单位冠名的联欢答谢音乐会。

后来老总退休了,单位效益下滑了,我们也没戏看了。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机会是为有准备的人的来的,也是为执着痴迷的人来的,呵呵!

 
司马冰的头像
 #

这个二儿子是我培养的小戏迷,知道我的所好,向我报告演出消息,因为高三了,时间紧,没陪我看。现在每次回国都要看场戏呢。

 
梅子的头像
 #

真是羡慕你!看了那么多的经典剧目。

 
司马冰的头像
 #

列举的是一小部分,看得可多了,《贵妃醉酒》、《天女散花》、《凤还巢》、《谢瑶环》、《春草闯堂》、《玉堂春》、《望江亭》、《伍子胥》、《杨门女将》、《四郎探母》、《失空斩》、《秦香莲》、《窦娥冤》、《龙凤呈祥》,还有很多,数不过来。梅子姐再来北京可要看几场戏,我们没别的消费,穿衣吃饭花不了多少钱,文化消费还是应该的。

 
追梦的头像
 #

有时候传奇就应该放手让它成为传奇,怀旧原班人马重回舞台难免让人失望。我看过原班人马的「茶馆」的光碟,勉强还行,于是之明显老了,跟我小时候在电视上看到的印象有点距离。

你们什么单位有这么好的老总啊?

 
司马冰的头像
 #

一个中美合资的计算机专业报纸,我调去那年60多个人,8000多万利润,人均100多万。现在不行了,被网络挤得快撑不住了,十年河东十年河西呀。

 
朴康平的头像
 #

真没想到2001年还有过《红灯记》的原班人马重排演出!我只是后来看过《杜鹃山》的重演,不过,都是青年演员们了。

 
司马冰的头像
 #

是呀,主要演员都在,可贵的是袁世海老先生,80多岁了。

 
杏子花开的头像
 #

外星现在不只是培养孙辈的戏迷,而且也在向我们普及戏剧知识和曲目。谢谢!

感觉您对这方面了解得真够全面的。

 

2011年国庆假期,我在北京参观人民大会堂的时候,恰见李玉刚他们在那走台表演。原以为《新贵妃醉酒》是京剧,后来听说不是京剧,大抵上是京歌。O(∩_∩)O~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