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南京、南京……2013 中国之行 六

南京以火炉著称,在最炎热的夏季跑回南京,好像真的有点儿苦行僧的感觉!

可是半圈中国跑下来,从南到北,如果要我回国定居,挑选居住地,我可能还是会选南京!当然那里是我的故乡,故乡情结永远跟着人,一辈子!

南京的夏天是酷热的,可我的两个孩子在我熏陶下,对于南京绝对有好过所有地方的同感。从高铁站下车起到苜蓿园地铁站出站,我会忍不住说:你看看,只有南京,这么干净!这么艺术!这么无可比喻!他们两个见惯不怪,有时会附和我一两声,有时忍无可忍:Ok! Mom! 你说了好几遍了!

天气再热,我都会一早爬起来,精神抖擞地沿着陵园栈道走上一个钟头,一头大汗回到家,再洗澡吃早饭,自己走不过瘾,一天一个拉着儿子或女儿陪走,一边走一边还是忍不住:你看看你在哪里看过这么漂亮的林荫大道?!儿子看了承认梧桐树遮日的马路很美丽,女儿看着栈道两边的树木,说:真像我们山湖镇!我嗤之以鼻:山湖镇?山湖镇有什么稀奇?这可是南京市,大城市里的绿荫!女儿觉得妈妈不可思议!本来整天说山湖镇树木参天、回归自然,怎么转眼间就不“翻脸不认账”了?

林荫大道

栈道

每天必走的路

栈道一段

绿荫深处是吾家

儿女的故乡情结似乎不在这里,所以最多也就附和我两声,还算给我面子,第二次再邀请他们陪走,就都以“太热”来推挡了。我只好等老公也回到中国,拉着他来欣赏我欣赏不尽的林荫大道!这下才觉得找对了人!他赞叹赞美,好话绝对是说尽了,说得我心花怒放的,还答应将来我们都老了,每年回来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我正想着:看来这个上海人的的确确是被南京人同化了,可我这人不知道见好就收,还画蛇添足问了一句:要是南京和上海给你选择,你住哪里?他竟然毫不犹豫说是上海!我我我,一句话被他堵在胸口,他前面的赞美话难道都是言不由衷?他看我闷头走路,情知答错了话,连忙补充:不过,陪你住这里,我绝对愿意!罢罢,每个人都有故乡情结,我也做个顺水人情吧:我们上海南京两边住吧!

把这番“退休计划”说得好玩给儿子听,儿子呱呱叫:你们将来真要回中国住啊?

我说:那你可得记住了逢年过节回中国来看望我们!儿子回答:那还不如你们回美国呢!

忘了是哪位作家说过,每个人的人生起始于童年,而童年又植根于故土,故土的一切,山山水水和人文景观都深印在我们的记忆中,当你远离时,你会无法克制的想念,当你接近时,又难免近乡情怯。

离开故乡二十多年了,我很少说南京话,即使在海外遇到南京老乡,他们说南京话,我依然不容易接口,这次,奇了怪了,自上了出租车,南京话脱口而出,老公第一次听我讲南京话,忍不住在车座后面哈哈大笑评论:南京话很Cute!  女儿受不了:妈妈你怎么一下子从卷着舌头的北京腔变成了这种奇怪的腔调!哈哈,我也不知道,似乎我在一瞬间完成了家乡话的回归!

老父说不想回美国了,年纪大了,绿卡就放弃吧!再劝他,他就说他住在家乡好,吃的喝的看医生都方便,生在此长在此将来也要葬在此……美国再好,不是他的故乡!

每个人都有故乡情结,那是一块心底最温柔的地方,珍藏着一个人一生最美丽的记忆。

朝云浮四海,日暮归故山。这可能也是很多人的一生的感悟。 

正是:古城江水万里梦   青天残月一人愁   午夜梦回身在客   近乡情怯梅雨绸


待续   落花窗中金陵影……2013 中国之行 七

 

这个系列从头读:上海、上海 …2013中国之行 一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听南京风雨,看南京故事,在海云心里,几多风雨记心头。

在某种意义上,南京是公公家的老巢,只是我一直没想太多,所以,更多时候,哈哈一笑。

 
海云的头像
 #

哈哈,一弘原来是南京媳妇,怪不得我们那么投缘。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哈哈,海云,一直没说,那可是远古时代的事了。有空写一段野史,儿子的名字中间取一个“洪”字。

 
海云的头像
 #

莫非与洪武有关联?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是洪秀全。

 
海云的头像
 #

这一下都挂上钩了,我们家也与之有些关联。等你的野史。我一直想写一部历史小说,就是六朝古都的背景。最喜欢听野史!

 
雨林的头像
 #

在这里可以和一弘合并同类项。我公公少年时代(抗日战争时期)也是随他的家人一起从南京迁移到江西。

 
海云的头像
 #

雨林也是南京媳妇,我再难怪一下!

 
春山如笑的头像
 #

10多年前去过南京一次,绕玄武湖转过一圈,那天风很大。家乡话永远不会忘,我有同感。

 
海云的头像
 #

10多年前,那今天的变化可大了去了。 

家乡话一旦回归,就忍不住到处讲,后来我整个穷侃南京话,到了上海还忍不住要说。Cool  感觉刹不住了。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哈哈哈,我回老家讲家乡话,我弟弟单位的人听了,问他,"你姐真的是在美国住了20多年?她讲话比当地人还土,还有身上穿的,一点不像在美国回来的。"

 
老来天真的头像
 #

爱南京没商量!怎么搞的呀!我的南京话也出来了!我用南京话读你的文了哦!老乡读你的文好亲切好温柔!跟你去了趟中山陵的林荫道!

 
海云的头像
 #

拥抱老乡。

 
杏子花开的头像
 #

呵,大家都和南京有关联了。我也得找二个呀:

1.记得我三年级转学的时候,到了新学校,语文课正上到课文《南京长江大桥》。

2.研考我报过东南大学,总分没够,我失败了。

O(∩_∩)O~

但对南京印象蛮好。多年前的一个夜晚,和朋友们在秦淮河上荡舟,爱人的同学(后来读了文学博士)竟要求每人当场作诗,我们哪里可以呢。后来只有他一个人作了诗。他作了诗还嫌不过瘾,又在餐巾纸上写了好几千的文字。

或许,好地方是最让文学人留恋的了。

 
海云的头像
 #

彼此彼此,我当年也特想进南大,可分数不够,失败啊!

金陵确实是文人墨客喜欢的地方,即使今天我回去,在林荫道上走走,还是会诗意满怀的,这是任何一个地方不能给我的感觉。

 
Sujuan的头像
 #

南京可是历史古都,文化名城!今天海云也为南京城增光了。喜欢你以前的一组回忆南京的文章!

 
海云的头像
 #

你一定读过我的《金陵旧事》,那是我对南京最早的零星的记忆。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干脆,你发动一下,咱们这帮跟南京有关系的人凑一凑,搞一部金陵集如何,大家一起写记忆里的,梦幻里的南京。

 
海云的头像
 #

这个主意好啊!你们赶紧写,多了合一集,我们就可以多一本书了。

 
予微的头像
 #

这林荫道让人舒心畅意,真是跟山湖镇有得比。

那天没想到让你说两句南京话呢?真是时间太匆匆,好多的话儿都来不及说。

 
海云的头像
 #

以前读过一首诗关于广州的木棉花,我第一次去广州时,就到处寻找,遍寻不见。南京的林荫大道,不需要寻找,去了就可以看到。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王武龙当道时砍了不少,那是十多年前的事情,当时我们新闻界就这事大声疾呼,反对砍树,大家都说这王武龙肯定不是东西,他们家瓜分了南京的数片风水宝地搞房地产,玄武湖附近的地皮别人不让开发,他弟弟去开发就成。后来我到了美国,听说这厮坐牢了,果然不是好鸟!砍树,砍死他自己。

 
海云的头像
 #

你这话我在南京听到不少人说:砍树,砍死他自己!梧桐树深得人心,谁想砍,自绝于民啊!

 
予微的头像
 #

木棉红似火,生长在南国。木棉树高大,笔直挺立,红棉花在五月开花,一朵朵像个小火炬,热烈奔放。季节不对,就看不见了。

广州原来也是很多林荫路,长堤和惠福路是参天的古榕,农林下路有白兰,东风路从东到西两排紫荆穿过广州城。。。被城市建设毁了很多。

 
海云的头像
 #

啊,大概是时候不对,我好几次都是盛夏去的广州。花早谢了。

 
大海的头像
 #

我也是南京的

 
海云的头像
 #

老乡好!我们认识吗?

 
大海的头像
 #

金陵怀古

金陵飞雪,
看茫茫中山,
静海暮鼓。
听燕子矶旁,
波涛汹涌,
虎踞龙盘,
一时多少豪杰。
夫子庙里, 凤凰栖霞。
秦淮源头, 邦颜词美。
明城墙上, 旌旗猎猎。
总统府前, 天下为公。
前人功勋, 无地自容
梅园新村, 窥一剪梅

 
大海的头像
 #

不认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