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我爱看戏(2)

 

我爱看戏

 

——我与戏的不解之缘

(二)

在我们冀中平原一带最流行的是评剧和河北梆子,还有老调梆子(简称老调)。我说一个电影叫《潘杨讼》,可能年长些的就看过,那就是老调梆子拍的。京剧则因念白难懂和唱词艰深,属于“阳春白雪”老百姓听不懂而不流行。评剧、河北梆子和老调,念白是普通话白话,唱词也大众化甚至口语化,属于“下里巴人”而观者众。赶庙会看戏,这几种戏我都看过,看得最多的是评剧,因为我们县有个评剧团,评剧团除了在县礼堂演,主要演出方式是下乡巡回演出,各村庙会的举办时间是穿插开的,评剧团按庙会举办时间到各处赶场。

除了剧种不同,各个剧团演出的剧目也各有千秋,有每场一个剧目的单本戏,也有一个庙会期间就一个剧目每晚一集的“连续剧”连本戏,无论哪种编排形式,都令观众充满期待。我就曾经看过我们县评剧团演的连本戏《樊梨花》和安国老调梆子剧团演的连本戏《狸猫换太子》。樊梨花是唐太宗贞观年间人,她是一个敢爱敢恨、胸怀宽广的大唐奇女子,是武艺高强、神通广大、文武全才的兵马大元帅。她智勇双全,美貌绝伦,其自嫁薛丁山为妻,协助薛丁山登坛挂帅、南征北战、所向披靡。《狸猫换太子》是《三侠五义》中的故事,是包公戏,有案子,所以很好看,说的是宋真宗赵恒时,刘妃与太监郭槐合谋,以剥皮狸猫调换李宸妃所生婴儿,陷害李宸妃。刘妃命宫女寇珠勒死太子,寇珠于心不忍,暗中将太子交付宦官陈琳,陈琳将太子装在提盒中送至八贤王处抚养。赵恒死后,仁宗赵祯也就是被救出来的太子即位,包拯奉旨赴陈州勘察国舅庞煜放赈舞弊案。途中,包拯受理李宸妃冤案并为其平冤,迎李宸妃还朝,母子得以相见。这两本戏每集和每集都环环相扣,非常吸引人,是这两个剧团的保留剧目。有的人看一遍不够,还会跟到下一个庙会继续看。我姥姥基本属于这样的戏迷,只要交通食宿方便,她定会再看一遍。

 

那时候的剧团也有自己的名角、台柱子,观众也“追星”,演出前贴出海报,看到主演是自己的偶像,观众也会趋之若鹜。

我母亲除了喜欢这些“下里巴人”,也会欣赏“阳春白雪”,她爱看京剧,也爱唱京剧,《苏三起解》“苏三离了洪洞县”那段西皮流水,属于人人会哼唱已经“被下里巴人”了的,当然不在话下,我记得她最爱唱的是《苏三起解》里的西皮原板“四可恨”,《霸王别姬》里的“看大王在帐中和衣睡稳”那段南梆子,《红娘》里的西皮流水“叫张生隐藏在棋盘之下”等等。石家庄京剧团的奚派老生创始人奚啸伯先生到我县演出,我母亲还不顾路途遥远去看戏,那可是四大须生之一的代表人物哪。一些唱段,她整天的哼唱,灌倒我们耳朵里,让我们兄弟姐妹不得不被动地学会。

1957年夏秋时节整风反右时,县里把全县教师们集中到县城招待所集训,我母亲这样“拉家带口”的也得参加,那时我妹妹还不满一周岁,大概应该是10个多月。带上10个月大的孩子,就得有人帮忙带,一时没有合适的人,我母亲就把这艰巨的任务压在了我稚嫩的肩上,她去开会时则由我带妹妹玩,而我当时不满9周岁,责任心和能力都难对付一个10个月大的孩子。县招待所就在县礼堂旁边,有一个小门通到礼堂里,县礼堂正在演出评剧,天天晚上有戏。吃完晚饭母亲接过妹妹,我就溜走了,从小门进入剧场看戏去了,《追鱼》、《张羽煮海》、《人面桃花》、《杨八姐游春》、《马前泼水》、《小姑贤》……那叫一个看得过瘾哪。八九岁的孩子,看一晚上戏,肯定缺觉,到早晨起床时就很困难,母亲该上班开会了我还进入不了状态,耽误事儿了。我属于“记吃不记打”、“没心没肺”的主儿,母亲批评我,我答应的好好地,事过之后就忘,依然故我,母亲没办法,只好阵前换将,把我“炒了鱿鱼”,请她堂妹我的姨妈来帮忙,我的每晚有戏看的幸福生活无奈画上了句号。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追梦的头像
 #

外星姐是正经八百的戏迷啊,我不懂传统曲目,但八个样板戏我很熟也很喜欢。

 
司马冰的头像
 #

京剧的传统剧目是来北京之后看的,小时候看的评剧比较多,然后是河北梆子、老调,还看过河南坠子。

看戏过瘾哪。你网上可以看到长安大戏院、梅兰芳大剧院演出信息,还有国家大剧院的演出信息,回国看时间正好能赶上,就去看一场。别的什么梨园剧场、湖广会馆的都不行,梨园剧场只演折子戏,那是糊弄外国人的,湖广会馆演员档次不够。当今老生第一把交椅是于魁智,唱得那叫好哇,网上应该能找到他的戏。

 
雨林的头像
 #

戏文里的一个句子,一段唱腔,有时候,其中的意味,超过一整部哗众取宠的现代剧。

 
司马冰的头像
 #

说的对极了,一段唱腔声情并茂,一段剧词千锤百炼,其实看戏也长知识呢。

 
木桐白云的头像
 #

都是精华,现在人的功利快节奏伤失了很多生活的快乐。

 
司马冰的头像
 #

都是精华,放在角落里很可惜呀。现在到剧场看戏的一是专业人士,二是老头老太太,有点钱又有闲,三是去猎奇的老外,年轻人很少。

 
杏子花开的头像
 #

羡慕外星那么小的时候就享用了这些精髓!

“苏三离了洪洞县”,常听到有人唱这句。更复杂的,我周围好像没人会唱,连哼也不会了。

我带妹妹那会儿,只有摇床摇,等着妈妈下班回来夸我一句,并没有额外的娱乐福利。格外羡慕您哦!


 
司马冰的头像
 #

过于不及皆非也,整天听也有审美疲劳。不过我还行,我弟弟就烦,他爱安静,不愿耳边有声响,吃奶就想安安静静吃奶,所以每次都要求“不唱”。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