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九张机

 一掷梭心一缕丝,连连织就九张机。从来巧思知多少,苦恨春风久不归。

     今夜是上弦月,柔柔的月光轻拢泄下,像在空气中注入一汪清水,花香散着,就像雾浮上了水面,若即若离。

    天地间朦胧着轻纱般的寂静。

    原来,今夕七夕

    似乎这样的日子总是该种植思念的——投下一颗种子,用了耐心、用了思念、用了那份渴望。
    时间宛若空间一般,总是存有距离,在这样的日子里,距离就如了银河,只是,没有了鹊桥也没有渡船,更没有了那万千的星在周遭若隐若现地闪。
     我却因了这样的日子,把自己纠结在文字里,把所有的或浓或淡的相思,隐藏在这看似无关的句子中,如那水上的雾,淡淡的,哪怕这样的文字和思念你都不能看见。

一张机,织梭光景去如飞。兰房夜永愁无寐。呕呕轧轧,织成春恨,留着待郎归。

     很多时候都在想,如若退回千年,我是不是一个手执织梭,把心情写入回文锦缎中的女子,就想现在书写文字一样,任身边的风过云过,放任一种情绪。
     无论怎样,总喜欢放任了,那是一种莫名其妙的情愫,就像窗外庭前的那丛兰。
没曾想过今夜的兰竟也开得那么好。
     喜欢让思绪穿行在暗香浮动的空气中,每每这时,那思念就原始又自然的蔓延开来,一大片又一大片,留满在心头的岁月却又似那织房中的时光。
两张机,月明人静漏声稀。千丝万缕相萦系。织成一段,回纹锦字,将去寄呈伊。

    窗外,微风掠过,把酷暑的热轻轻拂去一丝。无云的天空是那深邃的墨蓝,我竟有了想把它看穿的念头。

    月如银钩般挂在树梢,花香满院。
    喜欢这样的夜晚,这样的安静,这样的可以任思绪飘扬。
    把相思寄给你吗?你能收下吗?总在心中问自己这样那样的问题,总是知道那问题的答案永远都在自己的心里藏着,不想让它露出一丝的痕迹。
    忽然就记起了《聊斋》里那些如夜风般飘过的女子,在月下出没,把全部的幸福寄托在一个虚无飘渺的幻觉中。

三张机,中心有朵耍花儿,娇红嫩绿春明媚。君须早折,一枝浓艳,莫待过芳菲。

    花期总是在错过,最鲜艳的时候稍纵即逝。
    我不知道有多少爱情是刚好在花开的时候开始,在花季结束之前迎来了收获,总感觉到,爱的担当多多少少有些苦涩。
    说到底,爱无非就是两种结果,一种是爱了,但爱的都不彻底,彼此都不愿意承担,于是,爱就在这慢慢的磨砺中渐渐枯萎以至消失了;一种是爱了,也就彼此心甘情愿去担当那些幸福和痛楚,于是,爱在灵魂滋生蔓延以至长久安慰,即便这样的爱不在身边——这仿佛七夕的鹊之桥,有灵魂连接着。
    这似乎就如了你的凝眸,你的惊喜,你的微笑……

四张机,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春波碧草,晓寒深处,相对浴红衣。

    夏夜的风轻透窗棂,洒满月光的窗帘轻轻随风飞舞,今晚的月没有月圆时明亮,但也如水般透彻。窗外香樟树枝的剪影被月光牵引着,投射到我的墙上。
    这样的夜,这样的朦朦胧胧的月,总是让人想起永远这样的词语的,似梦非梦,似醒非醒。感觉到,穿过月光下的雾,我又看见你了,看见你的盈盈浅笑,看见你牵着我望月的那个夜晚。
这就记起,原来,那个夜晚,也是七夕,也有这样的月,也有这样的风,也有这样如水般的眸。

五张机,芳心密与巧心期。合欢树上枝连理,双头花下,两同心处,一对化生儿。

    也许,害怕面对那枝头的连理,那连理总会给人一个天长地久的期盼,于是,每次面对分别的时候,都是那么不忍,不忍看到渐行渐远的落寞。
    不忍的时候就说好了一起转身,这样,谁也不会去面对谁离去的孤单背影,可是总是忍不住在转身以后又转过头来,看你的影子如梦般远去,这就引得忍不住把那纠结已久的泪洒落下来,滴水成渊,让自己的思念从此深沉下去。
    时间久了,好象也习惯了这样离别,习惯了离别后盼望中滋生起的绝望的爱恋,没有承诺,没有借口,因此也没有任何结果。这样的感觉时间久了,慢慢地也成了一种习惯,就这样伴随着。

六张机,雕花铺锦未离披。兰房别有留春计,炉添小篆,日长一线,相对绣工迟。

    于是,每年的今天总会有歌声在月光中轻轻地响起;于是,每年的今天也总会有泪水在夏风中轻扬。
    原来,我所说过想遗忘的一切都抵不过回眸的一笑,没曾想,这一笑却牵起了本来就不曾剪断的那缕丝。
    几许欢情与离恨,年年并在此宵中。
    丝在我的手指间穿梭着,让我在这中间把自己的寄托背负起来,最终却又被这寄托压得自己透不过气来,然而,即便如此,我也让自己不去说那被回梭刺痛的感觉,永远不说出那个痛字,在寂静中让指间的血慢慢滴落,落下一地的茫然。

七张机,春蚕吐尽一生丝。莫教容易裁罗绮,无端剪破,仙鸾彩凤,分作两般衣。

 最终,我爱上了这在忙碌中编织思念的寂寞,我爱上了一种情绪,一种把思念纠缠到丝中锦中里的情绪,在这份纠缠中,我分明就看到了在游龙走凤之后我的万般憔悴,而我却偏偏把这憔悴渲染的绚丽多彩。
    喜欢上那没来由就从远处响起的箫声,每每箫声来时,这月下便有薄雾开始弥漫,就在这弥漫中裁锦为衣,披衣在身,衣袂翩翩,似有若无地飘着。
    在这样一个月色如水的夜晚,也许就有那样一个人,倚着桥阑,为我吹着他的箫,喜欢这箫中曲子的安静。谁曾说过,心宁了,这曲子才会好,无论是吹箫还是听箫。
    幻想着,这吹箫的人是你。
    今夜的我,心宁了吗?

八张机,纤纤玉手住无时。蜀江濯尽春波媚。香遗囊麝,花房绣被,归去意迟迟。

    我以为,经过了千般纠结以后,我已经把你藏好了,藏在那深深的夜风之后,藏在那昔日的心底。总以为,只要我绝口不提思念二字,你就会慢慢远去,就会让所有的过往渐渐成为一阵拂面而过的风,最终会演变成一个古老而远去的秘密。
    可是,当我织满全部的锦缎,才发觉,每一丝线中竟然都穿梭着一个你,而偏在今夜,这月也可以让人无眠,任雾在这丝线中不段地滋生蔓延。
    这又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我的眼光已经泄露了我所有的秘密。
    这样的秘密对我来说就像那夜空的繁星,可望而不可及。

九张机,一心长在百花枝。百花共作红推被,都将春色,藏头裹面,不怕睡多时。

    也许,今夜的葡萄架下积满了乞巧的笑颜,明亮的眼睛都望着天河里的水透过淡了的云层开始泛起碧波。
    这一天一直在心里默默地期盼着,一年一年,所有的思念似乎总要找一个理由一个时机泄露出去,哪怕是面对着无人触及的风或风中的雾气。所有的言语都已经在心里设想了无数遍,把每一个温柔的眼神都聚集在一个七夕的回忆。
    今夜,应该是有女儿乞巧的,忽然就想说:爱了,就无所谓苦了累了,能在一个这样的时刻寄托牵挂,这是何等的幸事,心只要不是空的,即使天涯海角,纵然阴阳相隔。

轻丝。象床玉手出新奇。千花万草光凝碧,裁缝衣著,春天歌舞,飞蝶语黄鹂。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好美的文章,好美的九张机。

 
Sujuan的头像
 #

美词美文美意境!写得真好!谢谢香台!

 
雨林的头像
 #

还是中华文化里的情人节更有诗意。

 
老来天真的头像
 #

好有文采!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