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好朋友(04)

(04)

 

鄭老太太正要將氈子拖上身來蓋好,才發現林永發的家事作業還攤在她的膝蓋上,老人家忍不住打開床頭灯,雙手吃力地將眼鏡堆到鼻樑上,瞇著眼睛仔細研究,真是太容易了,只不過幾條縫,用剪刀順著圖剪一下,再用線縫起來就行了。

嚇,看起來再容易不過的事,要中過風的人真正來做可不怎麼簡單呢!不要說別的,要用剪刀來剪厚布,右手手指怎麼使勁也用不上力,只得用左手幫忙,以兩隻手互助互補的力量,好容易一點一點推進,把布半扯半剪,老太太覷著眼看了一下,剪得好像狗啃的一樣。

沒関係,縫的時候仔細一點,把那不平的邊縫進摺子去,一定不妨事的。動起手來,才知這麼容易的事,做起來也很難,就拿穿針來說罷,本來應該是件再簡單不過的事情,可到了這亇當口,就变得複雜起來,針旁本附有一根彎成二截的細鉄絲,將線先穿過細鉄絲,再將鉄絲的二根末端穿過針孔,在針孔那邊用力拖了半天,線才不情不願地穿過針孔。

沒有想到,一條圍裙,居然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勉勉強強地被她完成了,針脚粗糙,裙边邊扭曲,真是要多醜陋就多醜陋,更沒有想到完成的的時候,夜己經那麼深了,電視放映的一亇舊片也差不多要結束了,一亇巨大的怪獸,把東京的建築、地铁、人類踩死了不知多少。

「我再也不能了!」鄭老太太長長地嘆了一口氣,把那醜陋的圍裙朝地毯上一丟,就此沈沈睡去。

第二天醒來,天己大亮。看見地毯上的那條圍裙,俯身將它撿了起來,手工真差,做得真難看呀,老太太心難過,用手指撫摸著那些拙劣的針脚,無言地將它摺好,放進塑膠袋中,一眼看見床上、地下剪下的碎布片,也默默將它們一一撿起來丟進床邊的垃圾箱中。

呀!老太太想到一件事,心裡中忽然突突地大跳了起來。

剛才!她摒息地想,剛才用手指撫摸針脚,將圍裙摺起來,將碎布片撿起來,丟入拉圾箱,這一連串的動作,都是用自己的双手做的,老太太再將十亇手指每一個都彎曲了一遍,弄得每根指頭都隱隱作痛,呀!她的心中狂叫了起來,我的手指可以自己伸直,也可以自己彎曲了!這就是跟著卡洛每天苦苦泡熱氣、揑海綿做各種復健運動的回報呀!老太太激動得臉都紅了。

正在這時,一名新的護士推门走了進來。

「早呀,今天天氣真好。」老太太先按捺著激動,非常高興地先打招呼。

「密斯梅麗,外面雖然很冷,不過太陽+分明亮,天氣很好,妳的氣色更好!」護士拿起床頭報告,量體溫、測血壓,填了表格,笑嘻嘻地說,又倒了一杯冷水,讓老太太吞了二大粒白色降血壓的丸药。

「外面很冷嗎?我今天出院哩。」老太太提醒護士。其實,她今天出院的原因并不是因為她完全康復了,而且醫師也并不知道昨夜她運用了自己的十指來縫了一條男用圍裙,而是因為社會健康保險付住院費只肯支付到今天,再住就得病人自掏腰包了。像老太太這樣一輩子節省慣了的人,怎広捨得自己出錢住在這麼昂貴的地方呢?何况,療養院住久了,自然十分想念自己的家,連什麼東西放在那裡這種小事都熟得透了,至於双脚還不能站立,更不能自主走動,回家怎么過日子呢?這种細節的問題,愁也沒有用,只好等回去再說了。

雖然已經向院方申請了到家中義工的服務,希望他們能派人到家做點必要的工作,療養院也答應過要想辦法,但雙方并沒有具體的承諾,迫不得已,只好花錢找個黑女人來幫幫忙罷,但,從來沒有花錢催過人,應該怎麼找呢?只好走一步是一步了!鄭老太太嘆了一口氣。

「說好了妳今天出院,只要等到医師過來簽名許可就行啦。」白人護士笑著說。

十二點以前,林永發來了,一來就推老太太去吃午餐,他自己照例又吃了好幾片大肉。

「昨天回家的時候,忘了什麼沒有?」回房以後,老太太問他。

「忘了什麼?外面很冷,不是穿了外套嗎?」林永發茫然問道。

「你的家事作業,烤肉圍裙呀!」老太太只得挑明了說。

「哦,我昨天回家就一直做數學及物理的習題,又覆習要考的功課,把它早給忘了。」林永發老老實實的回答。

「打開看看,這是什麼?」老太太舉起塑膠袋,想起那拙劣的手工,心中甚為不安。

「是圍裙,己經縫好了,太好了,太好了,阿嬤,妳真是我的好朋友,比我的祖母對我還好!」林永發高興極了,連忙跑過來,一把將她抱得双脚離開地面,又彎下腰,在老太太臉上吻了一下。

老太太被他擁吻得心花怒放,只覺得他那年青的身體很結實,嘴唇也很柔軟,因而高興得合不攏嘴。

可是,這小子怎麼連看都沒有看,就把塑膠袋塞進書包,似乎并不在乎縫工好不好。

且慢,且慢,搞不好這小傢伙跟本不懂得分辨縫工的好壞呢!

正在此時,療養院裡的社會服務工作人員凱文帶了一個大皮包來訪。

「唔,出院回家後,需要復健師,需要義工,儘量想法作復健運動,一定儘力不要依賴輪椅...。」凱文振筆疾書,不久,例行的訪問就此完畢了。

「現在只等主治医師簽過字,就可以出院了。」老太太正在自言自語,一名白人醫師就來了。

醫師用聽診筒聽了一下胸口,又用手敲了幾下,又叫她張開嘴來,用他那透明的藍眼睛朝嘴張望了一下喉嚨。

我是復健來住院的,又沒有傷风,看什麼喉嚨呢?可能是內科醫師的習慣罷,老太太想。

「梅麗老太太,恭喜妳老人家出院。」医師眼晴看著床頭掛著的病人的名字,伸出白白的大手與她握手,這位粗心的醫師并沒有注意到林永發身上穿的義工背心,對他發出指示說;「好了,你可以帶你的祖母回家去啦,另外,護士会發一張她出院後要遵守的規則,你要替她好好地收起來,或者,乾脆貼在她臥床边的牆上,讓她時時注意。」

醫師一陣风似地走了。老太太心中一動,林永發要真是我的孫子,那該有多好哇!老人家心中雖然在胡思亂想,嘴裡卻很清晰地說;「我來,我來打電話叫車!」

電話上貼著的好幾家出租車行的號碼,她連忙純熟地用右手的食指點撥了其中的一家。

放下電話,她問林永發;「要不要送你的好朋友回家?」

「好呀!」林永發很高興地回答,因為他不但期中考己准備好了,連家事的作業也已經完工了。

「打通電話給你媽媽罷,告訴她你今晚不回家吃飯,你的好朋友要請你吃晚餐。」老太太徵求林永發的同意。

「到那裡去找她?我媽今天早上沒有回家。」林永發輕描淡寫的說。

「住在新男朋友家嗎?她對這亇人很認真嗎?」老太太好奇地問道,反正林永發這孩子似乎并沒有什麼隱私不隱私權的講究。

「媽媽說她這次是很認真的,因為這人是個聯邦政府正式的退伍軍人,可以領取各种退伍軍人的福利,晚上還替私人公司作警衛工作,有房子、有職業、又有身份,打了灯籠都不容易找有這樣條件的人喲,而這些對我們都很重要的。」林永發一定是在重覆他母親的觀點。

「重要嚒?」老太太更加好奇了。

「我們現在住的是租來的房子,等我進大學住進宿舍以後,媽媽就可以搬進他的房子,再也不必付房租了,再說,若她結了婚,自然而然地也就變成了美國公民,我當然也很快就會拿到綠卡,变成美國學生,少繳很多學費,在美國當外國大學生,學費是很貴的。」林永發指出來。一點也不錯,就算林永發的功課好,也得要有美國學生的身份才可以減免學費或借貸學生貸款。

「這麼說來,你現在是以外國學生的身份在你就讀的中學裡讀書嗎?」老太太追問。

「不是。在中學,只要學校見過家長,讓他們知道你不是小留學生,他們就以為你是本地學生了,誰會那麼笨,告訴學校說自已沒有綠卡呢?」小傢伙自以為很懂事的說。

「萬一他,你媽媽的新男朋友,不忙著求婚呢?」老太太問。                

林永發似乎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正在不知如何回答,房內電話鈴突然响了起來,原來她們叫的出租汽車巳經在復健中心的大门外等著了。

 

 

 

分类: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这一老一小可真快成为好朋友啦。

 
余國英的头像
 #

感謝閱讀!

 
抱峰的头像
 #

老有所养.对少年培养动手能力,爱的品德.这是社会健康的一面,主流.

而祖孙的友情如此地温馨.

我认真读了.期待下回.

问安!

 
余國英的头像
 #

閱讀就是對作者的鼓勵!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