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合肥讲座和记忆...2013 中国之行 五

每次去合肥,都能让我回味很久,七月的合肥之行,到今天才写,却仿佛就发生在昨天!

合肥离南京不远,在认识一弘之前,我却从来没去过,小的时候,我去过马鞍山,那可能是我去过的安徽省的唯一的地方。后来去黄山,主要是旅游。

可是合肥的名字常常听到,听我父亲说我的姑妈华师大毕业之后被分到合肥的一中做老师,虽说姑妈没能被分回南京,但合肥并不遥远,我的祖母宝贝这个唯一的女儿,常带着小煤油炉到合肥为女儿做一顿好吃的美味……

我的姑妈是个热血青年,嫁给了一个转业军人,两人都要求进步,自愿支援青藏,后来的苦难也就那样随着大时代的混乱湮没在滚滚洪流中(见旧文:学历史的姑妈,我父亲多次感叹,如果他姐姐一直在合肥多好!所以,合肥一直让我觉得是一个丢失的宝,令人向往。

去年第一次去合肥,就被合肥热情的朋友们感动,一弘介绍我品尝的徽菜更是令我惊艳!那道臭鳜鱼让我念念不忘!跟我一起去合肥的作家蒙娜和她的荷兰夫婿,都被合肥人民的友好热情所感动!合肥人民太让我们中国人民脸上有光了!呵呵呵。

今年,我先生和孩子一同前往,先生也是第一次去合肥,对安徽的了解还限于电影电视里的安徽插队知青层面上,他甚至不想在合肥住一晚,因为“南京离合肥这么近”(高铁一个小时不到),说不如回南京。结果,后来我们决定住在合肥的那一晚以及第二天我们与一弘、张姐的清晨咖啡,却让我们俩念念叨叨了好些时日,原来合肥这么有意思,我们对住一晚的决定深表庆幸!

其实到今天,我也没能有时间好好游玩一下合肥这座城市,只对两次下榻的稻香楼宾馆熟悉了几分,这个坐落在市中心河边的老国宾馆,地理位置便利,是闹市区的一角僻静的世外桃源!

合肥的市中心我们也总是匆匆穿过,著名的科技大是只见其校友,不见其校园,每次除了准备讲座和与听众互动,就是一弘和她的朋友们带着我们匆匆走过合肥的街面去吃午餐和晚餐,每次都是这两顿餐的时光,让我领略和惊叹徽州文化的博大精深。那富丽堂皇的餐饮大厦和巨大的可容几十人围坐的大圆桌,不仅让孩子们也让我们成人觉得好像是中南海的国宴规格,徽菜本来并没有排在我脑中的中国大菜的菜单上,可就是这两次合肥之行,让我无可救药地爱上了它!

瞧瞧中南海规格的大圆桌

合肥的红烧肉他的最爱

很多年没吃到的菱角

最感人的一幕:一弘母子拥抱(我家摄影师一激动,手都抖了,照模糊了)

合肥夜景一瞥

对合肥的一切似乎除了徽菜,还真了解的不多,但是,合肥却给我最温馨的记忆,所有的感动都来自合肥的文友,一弘每次费心的安排还有一弘的朋友诚心的接待,都让我有一种无以为报的感觉,一个感动接着一个,我还没想好怎样去回报,连谢谢都还没来得及说,另一个就接踵而至!他们对我的无比信赖和爱,让我恨不得竭尽所能把自己所知道的能帮到他们的都说得清楚和详尽,而两次讲座,确实也是一次比一次成功,我们一次比一次更认真地准备和参与,从第一次的我们文轩自掏腰包付场地和相关费用,尝试举办这样的教育讲座,到第二次我们试图以自给自足的方式并取得成功,这给了我们很大的信心,这样的教育讲座,不仅给国内的父母们巨大的信息量并能满足他们对国外教育这方面的了解和需要,也可能实现我的以文养文的理念!

从广受欢迎的程度上看,教育下一代这个话题不仅是我们大家共同关心的话题,也确实是值得我们文人去做的事情,生活在海外的我们,有我们独特的视角,更有我们众多的心得,在这次合肥的讲座上,购买门票前来听讲座的听众都被赠送一本我们的《教育,还可以》一书,我们除了传达教育不要模式化的理念,也向国内的父母介绍如何在美国申请大学等类似的大家关心的话题。

 

下面是我和儿子为讲座准备的PPT,放在这里供有需要的父母们参考。

待续  南京、南京……2013 中国之行 六

这个系列从头读:上海、上海 …2013中国之行 一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谢谢海云一家!许多的爱沉淀在心头,化作心灵的感动,仿佛相聚在昨日。

 
海云的头像
 #

谢谢一弘和你的朋友们,你们让我觉得合肥特别的美丽。

 
梅子的头像
 #

因为近一年的文轩阅读,又亲眼目睹海云与儿子的风采,读这些介绍感到直观而亲切。

相信那些家长与子女会感到受益匪浅,这个活动功德无量。

 
海云的头像
 #

希望帮到有需要的国内父母和孩子同时能为文轩的进一步发展也走出一条可行之路。

 
司马冰的头像
 #

我想子女教育的课题可以作为文轩发展的增长点,随着国内出国潮的日益汹涌壮大,又由于“信息的不对称”(用个时髦的烂词)——这种信息的不对称是由于留学中介商业行为的扭曲,人们急于想了解国外教育的情况、申请大学的种种规则,而文轩的文集恰好符合这样的需求。现在的问题是,如何推广这本书和以后更多的“还可以……”,北京电台做节目的形式受众多,几次新书发布会这样的受众面就不够了,得想想有效的办法。

 
海云的头像
 #

你考虑得对啊,发布会的受众太小了,主要是没有与媒体接上,以后需要改进。

 
司马冰的头像
 #

我从新闻单位退休快10年了,太久了,物是人非,认识的人都不在了,不然总能发些关系稿呢,呵呵。

 
司马冰的头像
 #

海云,PPT上一点更正:中国教育体制,初中是3年,不是两年。

 
海云的头像
 #

中国初中三年吗?我们那时是两年,后来改了?

 
司马冰的头像
 #

三年,早就改了,文革后就改了。我想你比我小弟弟还小,他63年的,记得他那时候是两年的。

 
杏子花开的头像
 #

无私的奉献,这么说,一点也不为过。

 
海云的头像
 #

谢谢杏子,你也是增加合肥美丽的亮点。

 
Sujuan的头像
 #

感动!海云一家,一弘一家还有众多文轩朋友的支持深深感动我的心!

 
海云的头像
 #

谢谢素娟。

 
Sujuan的头像
 #

Hi, Haiyun,

Have you thought about post Overseaswindow on facebook?

 
海云的头像
 #

I did a couple of times at the beginning. But now I don't have time to do so.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