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77级,“书”写往事

岁月匆匆,人生如梦。大学生活就如一片随着风儿吹下的落叶,虽然没有挂在枝头,可珍藏在心灵的深处。往事如烟,往事并不如烟,往事可以历历在目、栩栩如生。

每个人的一生,都有他自己值得骄傲的时段。真正让我一生刻骨铭心的不是拿到硕士学位、不是结婚生子、不是定居海外、也不是儿女双双录取藤校。在我的心灵深处,77级大学生活,永远占着一个特殊的位置,它不会因蒙尘而褪色,也不会因为远久而遗忘,大学,我们度过了怎样难以忘怀的四年。

如烟的往事,几乎很少去回首,就因每天的忙忙碌碌、来去匆匆。

去年的第一次大学毕业后的正式聚会,打破了往日的宁静,真有那赫然回首的感觉。惊觉时光飞逝,三十多年的光阴已然擦身而过。

专业去年的三天同学聚会后,一直恍惚如梦,同学们的容貌也在三十年前的英气靓丽和今天的沉稳成熟交替变换。感慨、感慨万千,真有要好好写下我们的历史的冲动。

聚会时,班里当年的第二任班长、系里的学生会主席,跟我说,想搞一个班级纪念册。当时连想都没细想,我马上回答,“我可以帮忙。”

以我的个性,虽然我能唱歌,因为唱得不好,我不会在同学们面前一展歌喉;虽然我每天的工作是主持很多的会议,但就因为我从来没在同学们面前发过言,今天,我也不愿意不习惯在同学们面前高谈阔论、高声演讲。好像,见到了同学们,让我又回到了三十多年前,文静、含羞、不善言辞,用班级给我的评语,文静的就像一池清澈的碧水。那我能做的就是用我心灵里挚诚的语言,脑海中多彩的图画,来书写、来涂抹这本让人期待的纪念册。

做这样的事,我愿意、我喜欢。三十年的光阴,有一点我没变,那就是我很高兴做我喜欢的事。

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只想帮忙做一些琐碎的事情,可班长加主席却让我挑大梁,做纪念册的主编。三十多年的岁月,生活和工作让我成为一个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人。我知道纪念册在同学们心里的分量和大家的期许。也许在技术上,我没问题可以搞出这本纪念册,但当年班里一介白丁的我,是不适合坐这个位置,也很难担起这份重担。好在主席很能读懂我的心思,他也真不愧是官场老将,他说,“百草,你当主编,我来当总编。有什么要招呼大家的、需要担责任的都找我。你只要大胆放手领着大家做就是了。”当时的感觉是,有人替我撑起了一片天,我只要在这片天的下面,用同学们给的砖和瓦,跟着几个有才干的编委们一起,把纪念册这栋大楼盖好就行了。

今天,在历时了一年以后,我们的纪念册终于出世了!她是我们全班同学的心血结晶,也许我们无法说她有多漂亮、多完美、多时尚,但是她的一砖一瓦、一木一梁、一笔一划,都再现了我们大学难忘的四年,也记录了我们三十年来的行踪。

也许对大家来说,制作纪念册就是要贡献自己的时间和精力,是一个收集整理的过程。但对我来说,不光是如此,制作纪念册,让我重温我们的大学生活,让我知道了许多没有留在记忆里的往事,让我了解了许多并不是很了解的同学,也让我把当年的同学,变成了今天的朋友。

纪念册的编委会,除了主席和我以外,还有六位同学。呵呵,这回基本是俺点的将,你可以说俺是有私心,是任人唯亲。是的,这回百草的的确确是找了几位有时间、有精力、有这方面才能的同学加朋友。整个制作的过程,很感叹班里的同学,那真是,个个才华横溢,人人妙笔生花。我们也本着尽量让大家都参与纪念册的制作工作,组织了一些同学写文章、收集整理三十四年来的照片、拍照校园、摘录班级博客。可以说这本纪念册是当之无愧的班级全体同学参与的纪念册。也就是说,纪念册是大家的功劳、大家的心血、也是大家的作品。嘿嘿,这更是说,如果有什么小小的差错,别光让主席和百草负责,有全班同学在那顶着呢。现在看着纪念册,跟当年手捧红宝书一样,那是左看右看咋也看不够,自己的娃,咋看咋喜欢啊!

请大家看看班级纪念册编委会的阵容。一号人物,总编----当年的第二任班长、系学生会主席,以后简称主席;编委之一,就叫他精华吧,人如其名,再贴切不过了;编委之二,是教授,货真价实地地道道滴博导教授;编委之三,班长,当年班里的第三任班长,也是最后一任班长;编委之四,俺跟他叫诚哥;编委之五,呵呵,这个比较给力,是伟哥;编委之六,姑且叫他首席吧。怎么样,阵容很强大吧?有主席、班长、首席,加上精华、教授和两位同学哥。

主席是这本纪念册的核心人物。是做纪念册工作的领头人,他的一句“百草,尽管大胆的放手干,有什么要担责任的我负责!”多大的气魄,多有力的支持!当时的感觉是党的阳光终于照到了美国大地!当然了,俺也不是吃素的,几十年公司生意场上的耳熏目染,绝对知道自己的位置。俺做到了一丝不苟严肃认真,有什么决策性的事情,一定早请示晚汇报,跟着主席的步伐,绝对不比当年林副主席跟老毛差。当然了,这也就表示,在制作纪念册的这一年里,主席和百草交换了上百个emails,通了数千分钟的电话。其实,我们的主席是很有文才的,除了领导上层建筑,人家舞文弄墨、亲力亲为撰写和编辑了纪念册很大的篇幅。而出版、印刷、分发,也全由他一个人包揽了。可以说,没有他,我们不会看到今天的纪念册。

精华,名如其人,他的文笔、才华是这个编委会的精华。人也长得不浪费一个细胞,看上去就是精炼能干,是身体和大脑浓缩的精华。纪念册的书名《岁月印记》,纪念册的印章,纪念册三大部分的名字,“溪入大海,追寻梦想”----大学的四年,“多彩人生,岁月印记”----每位同学三十年来的足迹,“回首相聚,别样风流”----同学们的几次聚会,都是出自他的手笔。精华当年曾经跟百草前后桌而学,不是同桌,就像同桌。读他写的《我的第一张火车票》让我潸然泪下,从知青变成大学生的感受,只要有过这个经历的人,恐怕都是刻骨铭心、永世难忘。小心保存的三十四年前的火车票和文里那份感恩的心态,让你读出一份他的善良、也让你感受他有一个充满爱的心房。他的文笔简练、流畅,文章内涵深刻,读他的文章,人人都会产生心灵深处的共鸣。

教授,是班里当年的学习委员。三十年来,他走的路,也确实符合他的性格和能力。现在是一所大学的博导,是名副其实的教授。大学期间,教授跟百草并不是很接近。但他是班里几个喜欢跟女生打趣逗乐的男生之一,所以对他,百草不陌生。大学里他给我最深的印象是那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和思维敏捷的反应。而真正得以阅读他的文笔,是在班级有了博客以后。他的行文和记忆都是一流的,又可以看出这是一位有求必应,一诺千金的人。那俺就不客气了,请君入瓮。果然,后来我们分配给他最难写的相识三十年聚会,他洋洋洒洒搞出来的20多页图文并茂的史诗,让我们再次体会到什么是过目不忘。

班长,是一位办事认真、性格儒雅的人。万维网站的网友应该读过他的文章,文笔严谨、略加诙谐。在一开始,我们没有考虑要让他进编委会,主要是主席认为,他和我们班的第一任班长,无论我们叫不叫他们进编委会,他俩都会无私地奉献自己的主意和时间。果然,一开始征稿、选文,班长就积极参加、出谋划策,千叮咛万嘱咐我们绝对要把好编辑这一关,不能出任何错别字、病句。他认为那是硬伤,纪念册不应该有这样的硬伤。其热情、其关注,比我们高出好几倍。俺是喜欢干活热闹的人,这样的文笔高手、语言专家,你不加盟谁加盟?后来,班长在纪念册修改编辑时,的确是起了关键的作用,好些文章是找他审核的。我们也请他用他的妙笔,给我们纪念册填上了好多篇意义深远不可缺少的好文章。

诚哥,在大学里,我们很谈得来。他让我一直认为,这世上可以有很坦诚相待、又不是恋人的男女友情。大学的最后两年我们几乎无话不说,我能在他的双眼里看到很纯洁的关爱。毕业时,我们班曾经设计了一个特殊的手绢,每人一条,让同学们留言留念。诚哥给我的留言是“真金之心、永志不忘”。也很搞笑,我们虽然无话不说,我也常常从家里带《人民文学》给他看,但我从来不知道他有很好的文笔,可能他也不清楚我也很喜欢涂涂写写。当年的理工科是没有也不需要写文章的。直到我读到他写给纪念册的第一篇文章,《无处安放的青春》,他的文笔和文风让我惊叹,这样会写文章的学哥当然是要拉进编委里,让他的文采有一个大好的用武地方。

伟哥,呵呵,大家别笑。人家的名字确实有伟字,加上他的确比俺大,你说不叫伟哥,应该叫啥。伟哥是班里当年非常豪爽的“公子哥”,几十年过去了,他的热情、直率、豪爽一点也没变。事业有成的他,总是在班级的聚会、博客、和各种场合上出现,而且总是一掷千金地喜欢给班级活动出资出力。同样,我也不知道他有非常流畅的文笔,写着一手好文章。我们是因为一个难题而请他加盟编委会。当时的总体设计,第三部分要写毕业二十年的聚会,当时在编委会的编委,不是没参加过那次聚会,就是已经有其它的安排。主席说,“找阿伟啊!他是那次聚会咱班的发起人。”一句话点醒梦中人,对呀,放着这么一个好人选,为什么不用呢!

首席,呵呵,名副其实的首席啊!他给同学的名片上印着,“首席代表”。去年俺看到这几个字时,竟匪夷所思地在脑海里浮出一幅,两军交战前的谈判场面,双方的代表按顺序坐着,那么这位应该坐首席了。首席当年非常聪明,在班里是学习尖子,曾经跟精华是同桌,当然也曾经是俺上课的近邻。我们在一开始就征求首席的意见,希望他能加盟编委。我们邀请他的原因是他曾经在一个很大的网站,做了多年的主编。虽然网站是电子世界的东西,我们希望他能在实质的纸媒世界也能帮我们出谋划策。

百草还大刀阔斧、毫无商量地把班里其它的同学拉下水。整理照片的两位,在成千上万的照片里漫游;阅读博客的四位,在上千页的博客里穿梭;校园摄影的同学,当然是摄影高手;约稿纪念册里的文章,几乎征到了班里全体同学。班级纪念册,就是我们的历史,也就要人人参与、个个奉献,由全班同学来共同书写、共同制作、共同欣赏、共同留存。

现在,纪念册出版了。主席把发行搞得轰轰烈烈,饭店里开班级发布会。参加不了发布会的同学,用快递在第一时间把纪念册给同学送去。首席还会把海外同学的纪念册,给直接带来。纪念册的封面搞了三种设计,都是东大有名的建筑。纪念册一共189页,我们是搞的铜板印刷加上硬壳包装,纪念册沉甸甸地非常厚重,丰富的一如我们的故事、我们的人生。

我会陆陆续续贴出同学们写的文章,当然是在征得他们的同意以后。

分类: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百草!祝福你们!

77级大学生活,在每个亲历者的心灵深处都永远占着一个特殊的位置,但并非每个班级都能"书"写往事。。。

 
百草园的头像
 #

梅子,我要承认,做纪念册的工作量很大,而且协调工作也很有挑战。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往事记忆,很美好,祝贺!

 
百草园的头像
 #

是的,一弘,班里好多同学说会常翻这本纪念册。

 
海云的头像
 #

77、78级很多优秀生,这次在中国遇到北京电影学院的77级生,听她提起那一届的同学,个个如雷贯耳。

很羡慕你们。我们后来的八十年代大学生好像就是少了一点儿你们这两届的某种东西。

 
百草园的头像
 #

海云,这跟那两届人的经历有关。很多不是从高中直接上大学。我虽然在班里是最小的,也有一年下乡的经历。

 
春阳的头像
 #

体会得到你们的辛苦,才觉得你们这本书的珍贵。这么大的工程很少有人能组织起来的。不简单。

 
春山如笑的头像
 #

祝贺你们的成就!

 
仲夏百合的头像
 #

你们班的同学心真齐, 完成了自己的历史篇章。 周末拿到party上让我们一饱眼福?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