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好朋友(03)

                                     (03)

 

週日,院中的助理護士,大概是故意的罷,將鄭老太太推到餐桌之後,就將她放在一邊,轉身去照顧別的病人了。老太太想到女復健師卡洛每次做完復健,都要稱讚她大有進步,一再鼓勵,要她盡量運用自已的手和脚,覺得應該發憤圖強,努力自己用餐刀將肉片切小之後,再用叉子往嘴裡叉,又學著使用輪椅上的電動開関,若不幸將來双脚永遠不能復原的話,至少可以用手自行推動輪椅,不必事事依賴別人。

週末,林永發又來復健中心做義工,正好遇見己經不用輪椅的白人老太太芭芭拉双手推了一支下面裝了四輪的拐杖,枴杖上掛著手提包、化妝盒等等,一名男護士拖了二大箱行李,準備出院,果然是自己拄著拐杖“走”了回家,確實令人羨慕。

芭芭拉瞇著她那長睫毛覆蓋下的綠眼睛,把林永發從頭到脚仔仔細細地看了好幾遍。

「梅麗唷,這是妳的小孫子嗎?長得真可愛呀,比目前最走紅的電影明星李奧拿多還要英俊呢!」最後,芭芭拉用塗了寇丹的手指指著林永發,大聲地嚷了起來,表示讚美。

「英俊嗎?他今年十六歲半,名叫林永發,是我的好朋友啦!妳沒看見他身上穿的義工的制服嗎?」鄭梅麗笑著回答。

林永發也笑著用双手使勁地扶著鄭老太太,讓她離開輪椅,試圖以老太太自已双脚的力量站在地上。

「站好,站好,我要放開手了...,噯,抓緊!」林永發喊道。

說時遲,那時快,老太太在快跌跤之前,一把抓緊了小義工的双臂,吃了一騖,這小傢伙雖然看不出胖來,可是在義工背心下面,渾身有很多肉,十分結實,難怪,一口氣吃那麼多片肉嘛。

老太太雖然還是不能自行站立,林永發還是按照醫師的指示,不斷地鼓勵著。

「阿嬤,妳進步真快,我送妳一塊自已烤的好東西給妳吃。」臨走時,小義工林永發揹上自己的大書包,從裡面掏出一塊壓扁了的蛋糕。

鄭老太太聽見小義工的讚美,又聽說蛋糕是他自已烤的,就用双手捧著茶杯喝茶,再用叉子叉着蛋糕送進嘴,雖然十個手指根本不肯聽任使喚,用力太大每根手指都覺得十分疼痛,仍然努力不懈地練習運用它們。

「裡面只放了素油,非常衛生的。好吃嗎?」林永發得意地問。

要她怎麼回答?壓得那麼扁,一點也不鬆了,而且,實在甜得可怕喲!

「嗯,你怎麼會想到要烤蛋糕的呢?」老太太顧左右而言他。

「學校裡家事課規定的作業啊。」林永發答。

「怎麼,男生也要上家事課?以前,我們做學生的時候,只有女生才上家事課啊。」老太太十分吃驚,她五十幾年以前就由臺灣省高女畢業了。

「阿嬤,妳們那古早的時候,男女不平等嘛!」林永發笑了起來,又說;「老師打過分數,媽媽放在冰箱中作為我們母子的早餐,見我留了一塊,問我帶給誰,我說帶給在老人復健中心認識的一位會說中國話的中國老太太,媽媽問我,這位老太太有錢嗎?」

「又不要你們義工代付医药費用,要知道病人有錢沒錢做什麼?」老太太笑了起來。

「她說,若是有錢,就多巴結一點,說不定將來幫我付大學的生活費用呢。」林永發答道。

「哈,哈,太異想天開了!你怎麽回答的?」鄭老太太好奇起來,想知道這少年對自已的看法。

「我說,沒有看見妳的錢包,也沒有看見現金,大概沒有什麼錢罷。」林永發做了一個鬼臉。

「你是用這種方法來推斷人家有錢沒錢的嗎?這亇法子倒也新鮮。」老太太聽了直發笑,林永發也跟著笑,兩人對笑了一陣子。

「我們無論男生或女生不但要會按照食譜方子來烤蛋糕,還要會縫絍呢。」林永發一面將老太太由輪椅上抱回床上,一面正色說道。

「男生也要會縫絍?只有美國的學校老師才想得出來!」老太太又笑出聲來,她愈來愈喜歡林永發,只要一見到他那年青的笑臉,心情就開朗起來。

「當然要,規定下週還要縫好一條男人烤肉用的圍裙,看,材料、工具都發給我們了,喏,就是這包。」為了要証明他說的是實話,林永發立刻由大書包中掏出一個塑膠袋,打開來給老太太看。

「永發,請你把那邊那亇大包裡的眼鏡盒拿出來給我戴上好嗎?」坐在床上的老太太說,戴上了眼鏡,只見包內有一張詳細的圖樣紙,一塊紅布,一包針線,一把剪刀,紅布上將凡是要剪開的部位清清楚楚畫上一把剪刀,表示只要沿着畫好的地方剪下來就行了,每支線上都註了號碼,只要按照圖樣紙上的同號碼的地方,縫上同號碼的線,總之,一一按照說明做去,一條圍裙一定可以做成。鄭老太太點點頭,突然明白了,林永發所謂的自製蛋糕,一定也是按照食譜,將原料混合一下,送進一定温度的烤箱,時间一到,取出來就可以吃了,難怪甜得膩人。

「縫圍裙很客易嘛,要你媽媽代縫不就行了。」鄭老太太建議。

「那不行,我媽平常就忙,現在又交了一位新的男朋友,比以前更忙。」他搖頭。

兒子說媽媽“又交了一個新的男朋友”,這位媽媽一定是個有點姿色的徐娘,鄭老太太推斷。

「我完蛋了!」林永發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用一種誇張的聲音喊了起來,將正在仔細研究裁製圍裙的老太太嚇了一大跳。

「什麼事?什麼事?」老太太忙不迭地用雙手扯下眼鏡,抬頭問道。

「我們下週不但要繳家事作業,還要考期中考試,現在就要趕快回家去用功。」林永發跳起來說。

「呀,不得了,我得去趕公車啦!」林永發揹了大書包,慌慌張張地奔出房门,療養中心的大门旁边有好幾個公車站,通向不同的地方。

「外套,外套,林永發,不要忘記你的外套!」鄭老太太急忙提醒他,外面愈發冷了,窗外樹枝上的樹葉被寒風吹得幾乎全掉光了。

「帶上门,順便帶上我的房门。」她喊,免得這小冒失鬼忘了関房門。

林永發奔回來抓起外套,帶上病房門,急急跑去趕公車後,老太太忍不住又笑了起來,笑是有傳染性的,自從見到林永發,鄭老太太覺得自已比以前愛笑得多,最近這幾天笑的次數,似乎比廾三年來笑的總數還多。

她用指頭吃力地按著遙控器上的按鈕,掛在牆角的電視被打開了,發出驚人的響聲,她也懶得再加調整,新室友明天才來,今天鄭老太太暫時一人住一間房,電視隨便開多大聲都無所謂。


 

 

分类: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娓娓道来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学习。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閱讀!

 
雨林的头像
 #

"笑是有傳染性的",的确如此。好喜欢这个故事。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閱讀!謝謝閱讀!

 
抱峰的头像
 #

老太太可爱,那毛头小子可爱.有情趣.她俩也可成为大家的朋友.有笔力.问安!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評論!

 
Sujuan的头像
 #

写得好,可这小义工盼望别人付他学费有些不道德。象他这样背景的人上各种各样大学都是全免学费杂费,名校藤校还会给全奖的。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閱讀并鼓勵!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