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半涩时光 三十一 梦想浪漫

半涩时光

 

 

                                                    三十一

                                                  梦想浪漫


          人确实是种奇怪的动物,每个人的内心其实都对现实有不满足的地方,只是有的人能完全控制住自己,有的只能半控制,有的是不能控制。能完全控制住自己的人如果没有出头的机会就会做一生的顺从者,因为顺从而得以相对平安地活着;半控制住自己的人比较艰辛,心里老是有抗争的念头,有时就失控爆发了,自己又有些后悔,辗转反侧的百般难受;控制不了自己的则顺性而为,一副爱啥啥的模样,不求闻达也不求富贵,没心也没肺的。问题就是半控制的人群基数大,这“半”只是个概数,也就是说绝大多数人内心是有想法的,只是各种因素的原因而呈现不同的面貌而已。这方桐来自穷乡僻壤的小村庄,按常人的眼光来看能考个学校也算是鲤鱼跃了农门了,老老实实地上个学,毕业了有分配,吃皇粮一辈子安安稳稳的,你还想图个啥?可方桐偏偏不认这个理,他总有些与众不同的想法,要说这倒也怪不得他,他的脑子里不断地冒出想法来,害得他这样脾气有些倔的男青年老跟爱做梦的女生似的,老是有不着边际的梦出现,一次两次出现也就算了,反复出现就不可能不产生影响了,所谓三人成虎就是这个理。这不,还没出发,方桐又在期待了,这次出门会遇上什么事呢?去江南这样风光秀丽的地方走一遭什么事也没有的话岂不白走了吗?你看那些文人故事里那个出门没遭遇?如果真的什么遭遇都没有那就说明真是天生的凡人一个,也就过一天是一天的随大流数完时光数星星,把自己熬到没有知觉为止吧,后代倘若谈起来也就一两句“你爷爷那时也不简单”就交代过去,再往下就不会被提起了,那么这一生的价值就是这么一句简短得不能再简短的话。与其这样的不明不白还不如就索性放开了,人活一世不能建功立业的也落个一生快快活活的,能遇上的就遇上好了,实在没有也是命运不济非人力所及了……

         这方桐带着满脑门的胡思乱想背着那只牛仔包与同学一道乘公交就来到西站。这火车西站可有历史了,建国前的建筑与格局一直在阳光下呼吸在风雨中坚持,稍作推想可知那个战乱的年代里这里一定是军人与老百姓混杂,那时刻的人心也一定是混杂的,当年谁又能料想四五十年后的今天是个什么样子?不变的是建筑,可改变的是什么呢?这是方桐第二次乘火车了,去年到上海看罗丹的作品展坐过一次,虽然是第二次,可方桐还是有些兴奋,东瞧瞧西望望的,忽然发现有个女同学带了小马扎,带这玩意儿干什么?那女同学得意了,说是留到火车上坐呀,大多数的时候不是始发站的火车是没座位的!这女同学家是海边的,来上学是要乘火车的,她倒做出经验来了!方桐对自己不知道的经历一类的东西有着浓厚的兴趣。圆月看方桐一脸好奇就淡淡地说:“车厢里是有一些不排号的座位的,到时有空就坐,不碍事的。”大家就这么在候车室里半是焦急半是无奈地等着。

          等得大家都感到无聊的时候,车子终于进站了,这都晚上八点多了,还没吃晚饭呢,都只是吃点水果点心之类的,圆月带了些茶叶蛋,方桐带了军用水壶。有人笑方桐的水壶,可方桐却有些自得,他觉得带这样的水壶才像是外出写生,记得高中的时候还特地找了套老式棉布军服,穿着与同学踢足球要多带劲有多带劲儿!大家相互照应着排在长长的队伍里上了火车,按照事先的设想迅速地占据那些没有编号的座位。方桐所在的车厢里有头十个同学,基本占了走道两侧的四个座位,说是基本是因为座位上已经有了两位乘客。

    男生主动帮女生把简单的行李放到头顶的行李架上,然后就坐下来安心地等车子启动。车窗外黄色的灯光里是空空的月台,火车在一声长鸣里全身带着轻微的抖动就跑了起来。大家相互望着却不知道说什么好,圆月与女同学挤坐在方桐的对面,方桐这边挤着两个男生,里面靠窗子有一位女乘客,正趴在小桌上睡觉。另一侧也挤了几个男生和女生。车厢里还有站着的人,但不多。这样的氛围对方桐来说很新鲜,在这样的夜晚,男男女女的同学一起在火车上,火车在夜色里穿行,要把大家带到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这一切多么富有诗意多么富有情节多么的让人感到幸福啊!是的,方桐的家乡没有山,只是有些低洼的贫瘠的平原,一眼望去就是天地相接毫无悬念,一切都那么坦荡,让人连一点联想都没有,真是太平常了。这些女生呢,平常都在校园里相见,今晚却在火车上,面对面的坐着,只隔二三十公分的距离,大家相视而笑,这就是一个世界了,心理上的距离一下子就拉得很近,仿佛平时都有些伪装,今晚都很亲切了。这人与人的感情大概就得在一些不同寻常的氛围里才能拉近,否则就像铁轨的两边一样近在眼前却远在天边。

想起眼前天边的词语,方桐又联想到看不少小说里常有某些巧合,往往是看来很遥远不相及的事,在那巧合的点上就远在天边却近在眼前了!那么人与人的相逢不就是那个巧合的点吗?每天会看到很多的人,可这些人都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但偏偏有那相同心理的,都在拿一双寻找的眼睛有意无意地寻觅着,一下子眼光相接,心跟着荡漾,这不就是巧了吗?这样的巧不也一种必然吗?都说无巧不成书,可真也是有根据的啊,这种巧合也是很有可能的,虽然这样的巧合概率很低,但正因为低才显得非同一般啊,才更让人感觉浪漫啊。都是平常的见面相识平常的交往相熟又有什么浪漫可言?弄来弄去的大家都一样,还有什么新鲜气?芝麻掉针眼里是一种可能,遇上这样的可能就是浪漫里的浪漫,人也只有在特定的青春阶段里遇上才叫浪漫,过了这村没那个店了,这次真会遇上吗?方桐逐渐有些模糊了……

 

 

 

                                                                            0一三年二月七日十六点半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坐上沙发,等待"遇上"。

体味、学习这种写法。。。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样的梦想的产生也跟整个社会的变化有关联,一切都在打开,逐渐向人性化的方向转变……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浪漫一点的男孩更吸引女孩,人活一辈子能浪漫一次值得。希望方桐的梦想成真。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是呀,中国人本来就压抑,又遇上建国初症状,好不容易放开一些了,才有了可能出现的浪漫,不像《庐山恋》里主动的是海归女,呵呵。

 
梅子的头像
 #

什么时候换了新头像,是近照吗?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浔阳江头,呵呵。

 
天地一弘的头像
 #

梦想浪漫,很不错的梦想。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人性的复苏,人都向往自由的。

 
绿岛阳光的头像
 #

期待浪漫的故事耶。。。呵呵。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能浪漫一回是人的内心梦想,呵呵。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