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老牛和他的妻(中篇小说)(十六)


Katsu 让跑堂的美国高个子Sam将客人领到春燕的台位上坐下,这是春燕第一次单独接待客人。虽然她已经跟着橙子和Kay 训练了一个星期,但真正做起来并不是那样简单。

 

这十位食客不是一伙的,其中六个男女老少是一家子,另外的四个年青人像似两对情侣。这一桌春燕要开三张单子。年青人要酒水时她必须检查他们的驾驶执照,确认他们符合饮酒的年龄, 才能卖给他们。

 

最让她头疼的是,餐馆开张后客人们几乎同时到达,八个服务生每人接待十位客人一下子就是八十个客人,服务生们一窝蜂地涌进厨房为自己的客人准备蘑菇鸡汤和沙拉。她们先把厨师们预先切好的葱和蘑菇放进小木碗内, 再注入保温桶里的鸡汤, 厨房只有两个装有鸡汤的保温桶, 有时难免要排队等候。春燕笨手笨脚,总是比别人慢。到了高峰期, 服务台上干净的碗都用完了,要去后厨洗碗工那里找或自己洗。

 

后厨的两个洗碗工反应迟钝, 好像大脑有点毛病,他们一胖一瘦,据说是慈善组织推荐来的残疾人员,雇主只承担很少一部分工资和费用。

 

他们的工作很简单,就是把碗和盘子冲一冲放到巨大的洗碗机中; 这机器和家庭用的洗碗机不同,脏盘子脏碗从一头进, 洗干净后自动从另一头出去,有点像洗汽车似的。

 

洗碗机旁的不锈钢台面上脏盘子脏碗堆得像小山,他们穿着橡皮围裙站在洗碗机旁汗流浃背, 一刻不停地干着活,着实也不容易。春燕初见他们时有点惧怕,因为有一次一个女服务生激怒了其中的那个胖子,他抱着头,歇斯底里地叫喊。春燕对他们的处境颇为同情, 说话时态度自然要和气些。他们对春燕也很友好,后来只要春燕去后厨,他们就会主动问她需要什么。春燕心想, 看来人与人互相尊重是法宝, 连他们也懂得被人尊重。

 

那晚上春燕一共接待了四批客人,晚上清点小费时,她得了近一百美元。厨师们分一半后再给帮她们打杂的小伙子一点,她手中还有四十美元。

 

不知不觉春燕在这家日本餐馆已工作了近二个月。她除了周末在这里打工外,周日早晨还在一家韩国餐馆做服务生。周二至周四晚上在一家香港老板开的餐馆做同样的工作。这两家餐馆虽说离她们住的地方不远, 但不便于坐公交车,需要老牛开车接送, 于是他们每天往返于打工的路上。

 

日本餐馆很注重卫生,每周六下午三点半起, 所有服务生必须准时到餐馆打扫自己的台位。其中包括吸尘,清洁自己台位的铁板烧台、榻榻米和木栅栏, 折叠餐巾并把筷子和叉子放入里面。日本服务生们每次来的都很早,春燕不是最后一个来也是比较晚的,虽然她并没有迟到。

 

那四个日本女人虽然来的早, 但她们一定要等到了打卡的时间才去打卡, 竟管她们已经在那里干了好一阵子。她们都是这家餐馆的老员工, 几乎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非常遵守和维护餐馆的利益。例如, 倘若她们看到有人上班时没有穿好和服就去打卡, 或下班时脱去和服才去打卡, 她们会直截了当地告诉那些人以后不许这样做, 否则她们会告诉Katsu

 

餐馆晚上提供晚餐, 有一次春燕用一次性筷子吃饭, 樱子见了马上说 你为什么要用筷子, 那是为客人们准备的, 如果你以后继续这样做, 我要告诉Katsu其实春燕并不知晓餐馆有这条规定, 那时她只知道大概是为了节省开支, 并没有联想到一双筷子会与环保有关。

 

周六下午Katsu 亲自出马分配每个服务生清洁的部位,有时你清洁的台位不一定最后归你使用,如果有哪位服务生偷懒,就害苦了那位在台上工作的服务生。虽然有时Katsu 会抽查,但这种事在所难免。大多数时候大家抱怨的是那位漂亮的韩国小姐Lee, 几个日本女人都不太喜欢她,说她是个滑头,经常偷工减料,可能还私下藏小费。

 

按餐馆规定,如果客人的消费超过一百美元或是八人以上的团体,百分之十五的小费会自动加入他们的消费。女服务生多,时常会有人抱怨领给她们的客人三三两两,不是一伙的; 有时还会有人说别人的台比她多, 或本该是她的台为什么给了别人, Katsu 对此很烦。

 

一个周五晚上, 春燕想去洗手间,便问Katsu是否下一个台轮到她,因为按规定客人就坐五分钟内服务生必须去那里接待他们。Katsu 误以为春燕也是来争台的,便很生气对她说, "What are you bitching about(你有什么好抱怨的)?"

 

他的态度让春燕很诧异,平时他对春燕说话都是和颜悦色的,今天为什么一下子勃然大怒呢?春燕不喜欢他对她凶,而且讨厌他用 "bitch"(母狗) 这个词,所以倔犟的她一怒之下扬长而去。

 

她换了衣服后才意识到自己得等老牛下了班才能一起回家,春燕当时在气头上,什么也没来得及想,现在只能步行到老牛他们的餐馆。外边天很黑,春燕有些胆却,但她不愿意在这个地方多呆一分钟,便穿过停车场在稀疏的路灯下向老牛他们的餐馆走去。

 

到了老牛的餐馆她又不能去找老牛,便在餐馆门外徘徊, 老牛他们也刚刚开张, 离下班少说也有三四个小时。那时刚好是夏天, 天气闷热, 在外边呆着很不舒服, 再者她的双腿也不愿意长时间承担全身的负荷, 所以她只能走进餐馆坐在客人们等候座位的大厅里等他。

 

好不容易等到老牛下班,春燕跟在他后面上了车,她有一肚子的委屈要对老牛讲,却又不知从何说起。

 

老牛只顾发动汽车,没注意到春燕的反常。车开上高速公路后,他看春燕还不说话,觉得今天她有些奇怪,通常都是他下班后去日本店里接她,而且每次都要在那里等她好一阵子。春燕胆子小,天黑后通常不敢一个人在外面逗留,今天竟然能在黑暗中找到他这里,一定发生了什么事。因此,他半开玩笑地说,"是不是让老板炒鱿鱼了?"

 

春燕一听,眼泪吧哒吧哒地往下掉,她哽咽着把晚上发生的事给老牛讲了一遍。老牛吃了一惊,原来是春燕炒了老板的鱿鱼。

 

"你好沉不住气,老板说你两句就敢撂挑子?我们店的老板骂人的时候多了,而且骂得很难听。这是在美国,你咋能这样任性,你以为工作是那样好找的?"

 

老牛不但没有安慰春燕还连珠炮似的责备她,春燕心里越发难受。她是个好强的人,受不了老牛的奚落, 所以哭得更伤心了。

 

老牛看了不忍心便说,"好了,好了,别哭了,明天去向老板道个歉不就成了。"

 

春燕一听给老板道歉, 气不打一处来,她立刻停止哭泣,斩钉截铁地说,”错的又不是我,凭什么我去道歉?”

 

老牛见春燕动了气, 自觉话说得有些重了,便哄她说, “好了, 不去就不去, 不能让我家燕受委屈, 实在不行, 咱另找一家做。

 

第二天老牛打工离开前,春燕临时改变了主意。时隔一宿, 她意识到老板出言不逊是不对, 自己在大家最忙的时候撒手不干也是错的, 况且Katsu 平时对她还是蛮好的, 她当着那样多的人擅自离开也让他有失颜面。再者她还有一套工作服放在家里, 至少应该将它们还回去。于是她决定回餐馆面对Katsu, 把事情说清楚。


August 3, 2013 in WA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人总会有一时气急上劲的时候,事后能主动缓解是最好不过的了。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脾气好的人做事稳妥,急性子自己吃亏。谢谢你的点评,我看你可能属于办事稳妥那类。祝周末快乐。

 
梅子的头像
 #

着急看下集。。。

人都可能意气用事。。。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梅子跟读点评,脾气急的人更容易意气用事。祝周末快乐。

 
雨林的头像
 #

这样的场景是源于真正的生活。期待下面的故事。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雨林支持鼓励,祝周末快乐。

 
绿岛阳光的头像
 #

在餐馆打工实在是不容易啊!咱这儿当年很多留学生都在餐馆或外卖店打过工,据说很累。

 
春山如笑的头像
 #

绿岛福气,没有这样的经历,谢谢跟读留言。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