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好朋友(02)

                    (02)

 

      須臾,對樓幾名自己会推輪椅的老人們搶先趕到走廊去等電梯,突然,鄭老太太覺得自己的輪椅也擠在別的輪椅中间,開始向走廊方向移動,她慌忙回頭一看,只見椅背後的把手正握在一亇半大的黑髮黄膚的東方少年的双手之中,這孩子正在抽長個子,已經竄得像亇小大人一般高矮,不過還是一臉稚氣。

     「喂,回頭,回頭!」一急之下,鄭老太太的臺灣國語脫口而出。

     「阿嬤,怎麼了?」原來半大的小男生是個中國孩子,居然會說中國話,在這座中國人稀少的洋人復健中心裡,真正吓了她一大跳。

     「我是初來的病人,一直都是在自巳房中由護士餵食的。」鄭老太太用中文回答,不知不覺心裡一鬆,這孩子居然会講中國話!鄭老太太對這孩子立刻起下一种認同的好感,自己的女兒來美國時也只不過比這孩子小一、二歲而已,不知何故,廾三年以後,連對母親都只肯說英語了。

      這少年慌忙由口袋中掏出一團皺紙,再將這團紙扯平了遞給老太太。

     「阿嬤,妳自己看嘛,鄭梅麗,三d,第三餐桌d號座。妳的名字不是鄭梅麗嗎?」一面說,一面將一張紙遞到老太太的臉邊。

     紙上寫滿了英文名字與座位,老花眼鏡不知被放在那裡了,不戴眼鏡看字,視線有些模糊,但中間有一行,用黄線劃得清清楚楚,果然是鄭老太太的名字及座位。

     「這行字的最後寫着義工的名字叫做林永發,這林永發就是你嗎?」鄭梅麗老太太的手指尚不太聽使喚,但用來指紙上寫好的名字還是可以的。

     「那是我的名字,我媽媽要我報名到這裡來做義工,照顧復健病人。」這孩子笑了,飛快地將老太太的輪椅推到第三號餐桌d號,凡在食堂進食的,人人對號入座。

     林永發將鄭老太太的輪椅安置好,自已拿了那張紙到領食物的地方去領了一個大盤子,興沖沖地端了過來,老太太看著這中國少年在她面前放下食盤後,又興沖沖地搬了另一個盤子過來,他穿了一件義工們穿的白色背心,上面繡著褐色的名字。

    「這是我的午餐嗎?有沒有搞錯喔?」老太太失望地問。與前二天坐在病床上吃的東西差不多,盤中放了一小片泛白的鷄胸肉,另外三小碟,一碟黄色素菜,一碟綠色素菜,第三碟裡面只有幾片胡蘿卜,另外還有一园盒,裡面是爛爛的蘋菓醬,也就是說,大盤內碗碗碟碟一大堆,但真正可以下肚的東西實在太少。

    「沒有錯,鄭梅麗,盤子裡有妳的名字,是營養師規定給妳這種高血壓病人吃的食物。」小男孩眼睛抬起來朝她的盤內的紙條核對了一下。這傢伙大概肚子很餓了,只見他匆匆拿起自已盤中的刀叉,切了幾刀,慌慌地將肉片送進口中,忙忙地嚼了幾下,就大口大口吞嚥了下肚。

      咦,怎麼你的那盤裝得那麼滿,肉片那麼多呢?」鄭老太太且不吃東西,一直目不轉地看著那少年用餐,因為這小傢伙的盤中有好幾大片牛肉,而這幾大片牛肉,很快地就被掃得差不多了。

年輕真好,連吃東西都這麼香!

    「林永發,你媽媽是誰,為什麼要你自已報名到這裡來做義工?」鄭老太太好奇地問,義工是作義務工作的人,不拿薪水的。

    「我媽媽麼?她叫蘇罔市,白天在這個復健中心的食堂工作,所以知道這裡的義工雖然不拿薪水,但是可以隨便吃,我的伙食問題就解決了。」林永發一面吃,一面老老實實地回答。

    「她是這裡的員工嗎?做些什麼工作呢?」老太太隨口問道。

    「喏,就在食堂後面的廚房裡洗菜洗碗,作些打雜的工作。」小傢伙非常專心地大口吃著,不經意地回答。

    「妳媽媽在這食堂裡洗菜洗碗?你爸爸呢?」鄭老太太追問道,替人家洗菜洗碗,賺的錢一定與在跳蚤市場做生意差不多,都是少得可憐。

    「爸爸嗎?他到大陸去與人合夥做生意,不肯搬到美國來,两人就離了婚。咦,鄭阿嬤,妳怎麼還不開始吃?菜都快冷了。」一面說一面吃,林永發很快就把自已盤中食物完全一掃而空。

    「我不想吃,你要不要把我的也拿去吃掉?」老太太問。

林永發點點頭,手中抓住叉子,突然想到什麼,停了下來。

    「鄭阿嬤,妳正在復健,需要營養,我若想再吃,自己可以再向厨師去要。」林永發立刻捧了自已的盤子,站起身來,向領食物的枱子走去。

    不久,他就回來了,盤子不但又多了二片肉,還有一小碟辣椒醬。

    「阿嬤,妳胃口不好,這是我媽放在厨房冰箱裡的私人辣椒醬,她常說這東西最能開胃。」見鄭老太太抓住叉子的手指使用起來非常不靈便,林永發就走了過來,拿起老太太盤子邊的餐刀。

    老太太且不出聲,双眼看著這少年站在桌边,低下頭用刀仔仔細細地將碟中的辣椒醬均勻地塗在鷄胸肉上,心非常感動。

    「我們義工訓練教師一再告誡說,要病人們學習自己用叉子自已進食,不許我們餵你們。」林永發有點抱歉地笑了一下,對老太太說。

    鄭老太太見白卡卡鷄胸肉上紅紅的辣椒醬,再加上眼看這孩子吃得如此之香,居然也將這一大塊鷄胸肉叉起來,顫顫巍巍地送到口中,咬了幾口,嚥了一些進肚。

   「喂,小義工林永發,我房間裡有一籃水果,你來幫我吃掉一些好嗎?」老太太突然想到房中女兒送來的那籃沒人動過的新鮮水果,芭芭拉是美國白人,她們不愛吃新鮮水果。

   「好呀,我推妳回去罷。」林永發一聽,眼睛立刻發出亮光,非常熱心地說。

    第二天,穿了義工背心的林永發又替老太太裝來了一小碟韓國泡菜。

   「也是你媽媽的私房小菜嗎?」鄭老太太強忍著被泡菜辣出來的眼淚,一面叉著食物繼續朝口中送,一面問。

   「是。」少年忙着將口中裝滿的食物全部吞嚥進去之後,點了一下頭。

   「林永發,你今年幾歲?」老太太問。

   「十六歲半,嘻,我媽說我吃得比大人還多。」他雖然在說話,并沒有將吃東西的速度緩慢下來。

   「你若向學校申請一個工作証,昨天,今天兩天的時間用來做工,可以賺不少錢了,就算吃得多,工錢拿來買吃食還有剩啊,你媽媽怎麽會要你來做免費的義工呢?」做了一輩子生意的老太太心中飛快地算了一下,忍不住問道。

   「媽媽不讓我去作工賺錢,她說她自己為了賺錢,白天在復健中心厨房裡清洗碗盤,晚上替清潔公司到大公司的辦公室擦桌椅掃地吸塵,她自已的這一輩子算完了,幸好我功課不錯,希望我將來做醫師賺大錢給她用,老師告訴媽媽說我現在高中十年級,要乘早到医院或療養院做義工,加上好成積,將來才能申請到好大學,好大學畢業,才能申請到好醫學院做學生。」林永發笑嘻嘻地回答,可見是個實心孩子,才会將他自家的事向初認識的人全部和盤托出。

    原來如此,鄭老太太點點頭,不知這位堅強的充滿了養兒防老中國式思想的媽媽,是什麼樣子,兒子長得像不像她。

   「你媽媽晚上作清潔工,豈不是天快亮才回家嗎?路上多不安全,每天誰去接她呢?你嗎?」老太太突然関心起來。

   「那倒沒關係,大公司的大廈內都有警衛,每天都有警衛送她回家。」林永發又喝了一大口冰水,將口中的食物全部灌進肚中。

   唔,這位媽媽大概長得不錯,不然警衛們怎麼肯送她回家呢,鄭老太太想。

   當然長得不錯,她的兒子這麼可愛嘛!鄭老太太笑著點點頭。

   「喂,林永發,我們回房去把那籃水果吃光,你說好不好?」老太太問道。

   林永發笑著點點頭,把輪椅推得飛快。

 

 

分类: 

评论

司马冰的头像
 #

这小说真好看,继续等着读。

 
梅子的头像
 #

等不及呢,每天看看有没有新贴出。。。

很好看。

有一个字,方框里有个叉,是什么原因不能显示?或者是什么字?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