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庐山游记 五 临江楼塔

 

庐山游记之五

                                                             临江楼塔

 

         庐山在九江市,九江在唐宋时期称浔阳,长江之滨有座浔阳楼,登楼俯瞰滚滚水东逝仰望茫茫天色青,把盏临风大有千古尽揽之意……所以前来感慨之人络绎不绝,唐朝韦应物白居易题诗,宋代苏轼题匾,小说里的人物也来题壁,结果名声在世间广为传开。这就是宋江酒后吐真言笑黄巢不丈夫,民间借此说笑,如酷暑难耐中忽来一阵凉风般快意。

但先去的是与浔阳楼相距不远的锁江楼与塔,这是明朝所建,据说为了锁住不驯的长江,建了一楼一塔还有四铁牛,如今四百多年过去了只剩这一楼一塔,这已经很不错了,这塔还被人家轰过三炮,能够不倒也是铁骨了。现在人当然不会相信靠这个能锁住长江,但当时的认识水准也就如此,不必苛求。

浔阳楼为上世纪八十年代末重修,仿宋代风格,也不失古意。虽说这个地方在长江南岸,但在农业社会时期因为山多田少靠长江靠鄱阳湖,所以发展缓慢,是属于荒凉之地。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白居士被贬至此很是失意,他多次表示此地孤辟,阴雨期连日不下床,唯有酒消忧酒杯常不干,又说鱼贱如泥,烹无昏早……即使在代表性作品《琵琶行》中也不忘念叨地辟无音乐,山歌与村笛呕哑嘲哳难为听,早晚所见不过杜鹃啼血猿哀鸣,住的地方不仅潮湿连竹子都是苦的,哪怕是春花秋月夜也只能独自饮酒……看他这副模样,倒霉的一塌,有酒喝还想在酒吧里喝,有鱼吃还嫌早晚都不离……想干什么呀?奥,是想春风得意前呼后拥呢!难怪船上饮酒送客听到琵琶声就移舟相就,听曲还要见人,夸赞人家的曲好听还借机把自己的苦水也倒一倒……居士,还能把持得住吗?当然,这一首最大的亮点就在于对弦声的理解与比拟,大珠小珠落玉盘,间关莺语花底滑,幽咽流泉水下滩,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这几句都是极具艺术魅力的。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也道出了特定状态下的特定心理,寻求理解的苦闷往往在遭遇相近的人群里释放,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因为这里的荒辟,所以成了中原重犯发配之地,这才有宋江杀了惜婆之后被押解于此,偏得戴宗保护得以自由行动,于名楼喝酒,视野开阔,酒美鱼肥,一时豪情顿生……站在浔阳楼的顶层窄窄的北外廊,望长空寂寞江水不息,心中的确不能平静。这人群如同这涌动之江水波波向前,前灭后起,又何必在意一时之痛痒?假如居士能够看开一些岂不更为洒脱?抱怨不解决问题只会更糟,儒家害人之处就在于只鼓励大丈夫应有为,没说清楚可以怎么为,世间道路千万条,不能拘泥某一条,前有老庄渊明后有敦颐朱熹……有货也不必都去卖帝家,自得其乐也可以有利于人,亦是大丈夫所为也。

所幸,现在发展神速,昔日荒蛮变富庶,偏僻成胜地,民众有幸,山水有幸矣。

   登浔阳楼感怀

  偶访浔阳楼上意,

  临江叹水对长空。

  人间本自多坷坎,

  浪起涛平志不同。



 

                                                                  0一三年八月一日十六点四十五


 

 

         (  没印章的图都来自网络  )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把你的诗题在浔阳楼上了吗?哈哈!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不与他们争一楼,呵呵!

 
追梦的头像
 #

好!(拍案),木桐兄的感慨我有共鸣。

 
追梦的头像
 #

但「琵琶行」我是极喜欢的。。。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我也是喜欢的,只是有点瑕疵而已,不然我也不会评析的,评析经典名家的代表性作品很冒风险的,呵呵!

 
春山如笑的头像
 #

仔细阅读了这一篇,你的文章不只是游记,还刨析了白居士的作品,如果他地下有知,定会羞愧难言。不过他当时心灰意懒,大概没有料到他的作品会流传与世,产生如此大的影响。

谢谢费心介绍这样多有关知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他也是被当时的风气绑架了,有了一定程度的扭曲,我以现在的眼光来看待他是有点不公的,但我们也应该有自己的认知,这不会影响到他的声誉的。谢谢你的阅读与点评。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其实你也喜欢他作品中的精华,只是惋惜他的才华没有正常发挥而已。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你说的是,如果没有喜欢的地方我是不会拿来思考的,我惋惜他,也感叹那样的年代。

 
雨林的头像
 #
呵呵,木桐老弟自己也承认对白居易老先生有点有点求全责备哟。

请看唐宣宗的这首赞扬白居易的诗:

缀玉联珠六十年,谁教冥路作诗仙? 
浮云不系名居易,造化无为字乐天。
童子解吟长恨曲,胡儿能唱琵琶篇,
文章已满行人耳,一度思卿一怆然!
还有他的卖炭翁....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他也的确不容易,如果没有逼到份上也不会体会到那份艰辛,瑕不掩玉,分析他也是为了更好地理解他。

 
熊猫的头像
 #

看来雨林还是喜欢白老先生的。。。他的诗以浅进直白著称。不过有一首《花非花》倒是十分朦胧

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几多时? 去似朝云无觅处。

我十分喜欢。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确是佳构,如此则无可多说,呵呵。

 
雨林的头像
 #

熊猫原也是有几分”禅意“的啊?我也喜欢这首诗。

我心里感激所有让我曾经穷乡僻壤的家乡闪耀着文化气息的古代文人画家名士们。

也谢谢木桐介绍庐山。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因为了解的少,也因为层次所限,没能很好地表达出庐山应有的光彩,还希望多包容。江山灵秀应该不会因为个体的言行有所伤害吧,都是我考虑不周。

 
天地一弘的头像
 #

自然景观也多了一份缺憾,在缺憾中欣赏。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完美的世界只在想象里,接受有瑕疵的现实就是智慧。

 
玮仁的头像
 #

又一篇触景生情之作!赞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我也是有什么说什么,心中无羁绊只图嘴痛快,呵呵。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