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半涩时光 三十 准备出游

半涩时光

 

                                                           三十

                                                        准备出游

 

        国画课快要告一段落了,线条的形态水墨的层次变化随类赋彩的特色大家都体验了一番,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是不是跟大师学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否想往那高层次走,想,自己努力就够了,毕竟这东西要靠自己的悟性,要靠自己独特的探索。但很多人认为国画走到了一个衰败期,没有西画的直截了当,再说了画起来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普通人基本没法确定。这样的风气对方桐他们来说还是有些消极影响的,方桐也感到这画到最后就讲技巧,说穿了就是笔墨的游戏啊,这东西与实际生活已经完全不相干了!这与方桐的内心是很有距离的,那么多的普通老百姓在极度艰难中生存,哪有心思欣赏这个微妙的变化趣味?学这套笔墨的游戏有什么用?画给什么样的人看呀?可这只能放在心里,绝不能说出来,别人听了会觉得奇怪的,老百姓关你什么事?你把自己安顿好就不简单了!

是这样的,一个人首先就是要把自己安顿好,这个问题解决了才会有其他,可问题也就出在这里,什么样的程度就是安顿好了自己?太多的人一生都耗在这个问题上了,所以实际是一事无成。方桐总是走不出自己设想的圈子,总是把自己套住,所以别人偶尔看到方桐老是眉头紧锁的样子就感到很怪异。方桐最近有空就到美术评论教室找同标,同标会刻章,答应帮方桐刻一方印的,今天应该就刻好了。正巧,同标在教室正埋头往纸上按什么呢。方桐边打招呼边走过来,原来同标正在试印帮方桐刻的印章,两人就对着纸上的印迹小小探讨一番。这是一方阴文印,也就是有笔画的地方刻空,印出来就是白文红底子,这种印一般笔画略粗些,显得大气舒展。小小的一方印讲究不少,好印盖在合适的地方会为字画提升不少层次。聊着聊着就聊到最近方桐他们要出去写生,方桐与人做招牌赚钱的事。同标略带羡慕地说,还是你们好啊,学了就可以去挣点钱,学美术评论的怎么挣钱啊?除非将来有了单位有了一定名气才好一些。两人感叹一番,方桐说自己虽是凑够了钱,但也不喜欢干这样的事,再说了,如今还有一件事未解决呢?什么事?就是照相机的事,出去写生没个照相机不行,可这玩意挺贵的,一时还真没地找去。同标问:“你会用吗?”“会是会的,高中的时候跟同学一起玩过几十块钱的120相机,也见识过人家那海鸥的。”“那行,我帮你借一个,也就一般的,但是135型的。”“这没事,原理一个样,太谢谢你了。”

方桐意外地解决了大难题,心里舒服多了,脚步也轻快起来。回到宿舍,大家也都在议论出去的事。大力早就声明不去的,现在坐在床上笑眯眯的听别人很兴奋地议论着。枣核比较低调,听的多说的少,最激动的是戴黑圆圈眼镜的那个,就是去年一开学就有些咋呼的那个,他激动的原因是他与女朋友进展迅速,这次又要一起外出写生,这当中的浪漫与想象里的美好让他不能抑制。住方桐上铺的那个黑脸也是一副隐隐的得意,自从与方桐冲突以后他在有方桐在场的时候还是收敛的,但内心的快活也是掩饰不住的,他觉得这是一次绝佳的机会,谈恋爱嘛,有机会一起外出是最佳的方式了,远离家庭和熟悉的环境,一起乘车一起看风景,最重要的是可以显示出自己可以表现出的关心与照顾呀,这是多么迫切的事啊!

对门宿舍里也在讨论着,有的说要带速写本有的要带画夹,洋人还想带小油画箱。也有人说不要带什么东西了,外出很不方便的,拍点照片就行了,想画呀什么东西不能画?似乎也有道理,总之,大家都已经预热起来了。

第二天课间,女生们在教室也议论如何准备,需要带些什么东西。圆月也在说家里有一台海鸥,刚买不久,可她妈妈似乎有些不放心,她只好保证人在机在!

国画老师得知学校已经同意外出写生,也很高兴,一高兴就讲家乡歙县歙砚胡开文墨澄心堂宣纸,讲风光如何的好山那样的清秀水那样的清澈。自己小时候有个同学,跟自己很要好,后来听自己说樟木箱子收藏书画好,就自己在家打了两个大箱子,带根扁担一路从家乡送到这里来。门卫通知说有个农民带两口木箱子来找,他就知道肯定就是自己那个同学了!这个同学现在是家乡一所小学校长,但一直不结婚,家里可干净了。不少年没回去了,这次回去要去看望看望的。方桐注意到老师的兴奋里似乎也掺夹着一丝沧桑,这个五十多岁的画家从山里小城一路走来应该也是很不容易的,尤其是解放前出生,青壮年又遭遇文化大革命,文化人最是痛苦了。他好像讲过自己的女儿上山下乡,一次听说自己会随同一个地方领导乘吉普车路过她那个地方,她早早地在路边等,期望看见自己的爸爸,可是等了两天都没等着,因为车子改了线路!后来,学校恢复上课,自己也想回来,找了当地的领导,领导爱才不放,后来托人讲情送了自己的两幅画才得以回来。这次去黄山,第一站就是歙县,带大家好好领略那里的山里风情,那里是文化大县嘞,黄宾虹就是那里的,历史上不少名家都是那里的,渐江也是,他开创的新安画派在中国影响是很大的!渐江知道吧?就是弘仁,他与石溪、石涛并称“三大高僧”。

……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方桐他们这一大群学生是晚上的火车,第二天一早到歙县,老师是第二天早上的火车,基本是晚上到歙县。老师住自己老家,同学们住县城的一家旅馆,已经联系过,但要自己去落实。老师再三说,县城地方不大,很好找的,把自己老家的小巷地址就放方桐这里,到时来联系就行了。先到的这一天就自己在县城附近稍微走走就行,旅馆靠近新安江,很方便的。

大家也不希望老师一路都在,巴不得自己一路走,只是这么遥远而陌生的地方大家都没经验,多少有一些忐忑,只是方桐好像比较坦然,又拿着老师的地址,似乎可以担当一些的。

 

 

 

                         

 

                                                                         0一三年一月二十六日十六点半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那个年代,外出写生对大学生而言还是个考验,与现在真是"不可同日而语"。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的确,所以社会真的进步很大,变化也很大。

 
雨林的头像
 #

我知道木桐的作品里将对黄山会有细致的描绘,谢谢。可惜我还没有去过。

 
木桐白云的头像
 #

非常值得一游的地方,这是中国山水的代表地,“黄山归来不看岳”不是虚妄。

 
春山如笑的头像
 #

万事具备,盼望已久的写生就要实现了,期待下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套句广告词:更多精彩稍后继续。呵呵!

 
天地一弘的头像
 #

一个人首先就是要把自己安顿好,其他问题才好解决,干什么都是如此啊。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是这样的,谢谢一弘。

 
追梦的头像
 #

期待更多精彩。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出门就会精彩,方桐要去风光秀美的地方了,呵呵!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