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农家夏蔬鲜脆——韭菜

 

                                                                                                                    韭  菜

        六月韭菜老驴草,有钱难买九月韭。童年时常听奶奶这样念叨,她往往一边坐小凳上理韭菜一边念叨。也是,韭菜在清明前后就可采食,一直吃到夏历六月时变得粗老不堪,入秋后不肯长了,反而嫩了,但割一刀便少一刀,割完了就没了,要吃等来年。

        韭菜很奇怪,不用葱姜蒜,切段上热锅一翻就可装碟,一含糊就过了,没了翠绿的色也没了脆爽的口感。韭菜的吃法当然很多了,最经典还是包饺子包夹子。记得黄昏里,奶奶理好韭菜洗干净放一边控水,和面揉面擀面皮儿,切碎韭菜伴成馅,包成大饺子的样子,并不饱满,略鼓而已,烧锅干炕,一会就炕出一锅。小小的我拿了这刚出锅的夹子左右不停颠倒,烫的我不知道如何下嘴。等大人都从田里回来,一家人围着小桌子吃晚饭的时候,我基本不用再吃什么了。但是如果煮的麦粒稀饭或者是嫩玉米粒拐的糊子粥,我还是要努力吃一点的,实在是太诱人了。但我不吃咸小菜了,即使是腌大蒜。韭菜夹子的味道不能更改,我要让这韭菜的香味陪我入眠。

        还有一种吃法就是放点辣椒一起炒,再摊麦糊子饼,用麦糊子饼卷那炒韭菜吃,哎呀,这直吃得一个一个有些直不起腰!这麦糊子就是小麦粒上磨拐出来的糊子,摊出的饼薄而韧有肉感,配辣椒炒韭菜的微辣脆爽浓香,真是绝了。入了夏,虽说大部分韭菜有些老了,但老熟的韭菜却窜莛鼓苞开花,这就是韭菜莛,一颗韭菜一根莛,很是脆嫩,但得有多少根才会够一顿吃的呢?这就有了一种念想,有念想的日子是有滋味的,这是无数的时光熬成的道理。

        菜园里的菜有种的有栽的,唯独韭菜的培植乡人称为“变”,还有一些名堂在里面。韭菜的“韭”与“九”同音,如果今年家人中有年龄带九的就不能变韭菜,一定要岔开。具体什么原因他们说不清,但这么传下来的肯定有道理,也就遵循了。其实可能就是一种家人之间的爱护吧,出于心理的需要。但一旦变好了韭菜,就可以吃上好几年,一茬一茬的割一茬一茬的长,一年过去新的一年自然就长,只到韭菜不发盛的时候,才会想起来要“变”。

        说起来好笑,小时候进城读书,日子久了,竟然模糊了韭菜与麦苗的区别。无独有偶,若干年后,姨侄随我下乡,看到麦田,顿时喜悦,说这么多韭菜啊!不知者不怪,不到田头的孩子怎么会懂的韭菜与麦苗的区别?不实践就不会有真体会,就不会有真才能。

        我们的先民对很多植物的食用与药用价值有很深入的观察与研究,中医的传统就是采世间万物以治人之疾,以身外之物调体内安和。所以韭菜的药用历史可一追溯到春秋战国。我曾途听过一个土方,有一种心脏病,可以喝陈年腌韭菜的咸卤进行治疗。民间的土方的缺点就是对病症界定不清对所用材料也界定不透彻,导致模糊对模糊,蒙的对了就神奇万分,起不到效果的有时还起了反作用。这是中医的缺陷,有待改进的地方。但无风不起浪,有一方必有一例,只是我们无法说清是怎样的一种精准对接才是成功的。

         杜甫的三吏三别作于公元759年,是时是他从洛阳向华州的路上,目睹人间惨状喷发而出。但他写三吏三别之前,还写过一首诗《赠卫八处士》。这也是在从洛阳向华州的路上,他遇到老朋友卫老八。卫老八是处士,就是没有做官但是个读书人。想当年应是有过诗文交往的,如今动荡岁月里相见,杜甫已经四十八岁,卫老八的儿女都已成人,心中感慨无数,赋诗一首相赠。诗中有一句:“夜雨剪春韭,新炊间黄梁。”杜甫以诗人的审美眼光描写的这一句值得分析,夜雨后春韭自然肥嫩喜人,更何况老友相逢十分难得,“明日隔山岳,世事两茫茫!”,所以今天的饭菜就显得格外珍贵,值得细细品尝,品尝的又何止是韭菜?从这里也可以看出,韭菜是十分普及的,为人所喜欢的。

        大棚里的韭菜肥壮水多无味,不吃也罢。

 

                                生查子

        宿根发韭新,扁细风中俏。

    夜雨润无声,清绿堪称妙。

 

    园浮翡翠云,光影斑离照。

    岁月伴沧桑,不改容颜貌。

 

 

                                                                                                                  二0一一年七月二十二日十八点二十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雨林的头像
 #

“清绿意态妙”。 韭菜或许也是海外的华人在后院里种得最多的蔬菜。是风景也是乡愁。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故土是每一个人都不会忘的,这也是人的属性。

 
牧童歌谣的头像
 #
哈! 刚刚出来一个牧童韭菜,转眼又出一个木桐韭菜。 看来咱坛子很茁壮啊。不过我那韭菜是逗乐的木桐韭菜才是入口的。木桐,我那篇美国生活20年里有韭菜故事,和你遥相呼应啦!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韭菜包子的故事,记得的,呵呵!很多人刚听说我的网名是“木桐白云”都以为是“牧童白云”呢!

 
海云的头像
 #

我曾在加州的家的侧院种韭菜,那一小洼韭菜吃了近十年了,一年比一年多!非常怀念! 

 
木桐白云的头像
 #

韭菜的生长的确让人省心,真是个宝!

 
仲夏百合的头像
 #

韭菜真是好东西, 又好吃, 又好种。 家里后院有一小片韭菜地。年年长。 每年五月中, 割头一刀韭菜包饺子, 太香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呵呵,吃过的都觉得好!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