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好朋友(01)

                       好朋友(01)

                  

沒有想到竟會中風,事前完全沒有徵兆!

她老人家在跳蚤市場租了一亇攤位做週末生意,賺點蠅頭小利打發時间,星期五天還沒有亮,跳蚤市場開市,鄭老太太像平常週末一樣,急急忙忙將貨物由儲藏室中朝她的貨車上搬,天氣日漸寒冷,由口鼻中冒出來的的熱氣,在冷空氣中變成白白的濃霧。她仰頭看了一下,突然,整個人向前一栽,手中抱的幾個仿皮廉價皮包灑了一地,一付老花加近視的眼鏡跌在一邊,左鄰右舍還沒有起床,就算起床了,這社區規劃每家院子要一英畝以上,每户離得很遠,別家車道上就算發生什麼事,隔壁鄰居也不見得会知道。

東方漸漸亮了,有幾亇口鼻冒著白霧晨跑的人經過,看見一幢大白房子的車道上停著一輛小麵包貨車,小貨車的門一直大大地開著,覺得奇怪,再看,車邊地上,面朝下俯著一位頭髮蓬鬆的老太太,任怎麼喊都沒有動靜,到大房子的前後门口去按門鈴,也沒人搭理,只得打了電話給“九一一”,須臾,一輛閃着灯嗚嗚鳴叫的救護車火速趕來了,跳下幾名穿了制服的醫護人員,發現跌在地下的是個中國老太太,簡單急救之後,人是蘇醒了一些,仍然是一問三搖頭,答不出話來,只得將警燈再度打開,將老太太抬進救護車中,由汽車邊的地下找到一隻裝滿了老人家隨身用品的大皮包,再將由地上撿來的老花眼鏡裝回皮包裡的空眼鏡盒中,再度嗚嗚地閃着灯掉頭向最近的医院開過去。

老太太的女兒雪莉得到消息,抱了鮮花、提着水菓來探望的時候,女復健師卡洛剛替她老媽做完復健,正在整理帶來的器材袋。

「媽,我趕到醫院去,他們說妳已經出院,搬進這個復健中心來了,害得我開車繞了一大圈。」女兒一面脫外套,一面對坐在輪椅上的母親埋怨。

「妳是鄭梅麗老太太的女兒嗎?告訴妳媽,据報告說,她的中風很是輕微,千萬不要偷懶,要多活動,受傷的手脚,愈是運用,機能恢復得愈快,不用的時間愈久,恢復起來愈不容易唷。」金髮女子卡洛看著床尾掛的病人資科,對年輕的女訪客咐囑完畢,提著袋子走了。

助理護士由護士站中找來了一個空的花瓶,將鄭小姐帶來的鮮花插入瓶中,注滿了清水,連瓶帶花拿進屋內,放在老太太這邊床頭的小几上。老人復健院裡两人一間病房,另外一位白人老太太已經自已將輪椅推到大廳裡去與別的老人們一同排排坐著看肥皂劇,她的几上桌面早就堆滿了鮮花,新來的這瓶鮮花,使中國鄭老太太原先空蕩蕩的的床邊,也開始了一點生氣。

女兒坐在椅子上,鄭老太太披了一條毛毯坐在輪椅上,母女兩人一同默默地注視著插花的那位護士離開了病房。

「雪莉,我知道妳忙,孩子事多,妳的老公喬治又討厭老人家,所以不敢勞煩妳們。」老太太張口向探病的女兒解釋,打破了沈靜。

「两年前就叫妳把妳的房子轉到我的名下,就是一直推託,看,現在果然中風了罷!妳難道不怕值四十多萬美金的一幢水邊的房子,就這樣被老人院沒收了嗎?妳把政府每月寄給妳的社會福利金交給他們,還不夠嗎?」雪莉很不高興地用英語對母親說道,嫁了洋人,養了洋娃娃,平常習慣了講英語,所以對母親也說英語,說到正題,女兒開始激動,所以声音愈講愈大。

「喬治是亇電腦工程師,工資待遇不是相當不錯的嗎?你們那裡会需要我的房子。」做母親的口中這樣說,心裡十分酸楚,買這幢房子的錢,還是當初移民來美與老伴團聚時,賣掉臺北鬧區的新公寓,然後滙錢到美國來買的,也就是她與老伴一生最大的積蓄,買的時候還不到廾萬美元,只因房子座落在水邊,美國水边的房子漲得比較快,所以廾多年後增加了一倍多的價錢。

「我那是想要妳的房子,只是不願妳便宜外人罷咧。」女兒更怒了,將來有一天老太太不能照顧自已,住進老人院去的時候,那座照顧她的老人院就有權利向法院申請管理在老太太名下的全部財產,若事先將財產改成女兒的名字,也就是說,歸在老太太名下的財產愈少,被老人院接管的錢也就愈少。

「開禮品店以前,妳爸爸原先服務的那家公司給了他一筆退休金,一直存在銀行面,卄三年來,本利增加了不少,將來妳需要金錢急用的時候,還是可以動用的。」鄭老太太輕声地用中文對女兒說,因為雪莉十三歲時才跟了父母移民到美國來,在家中父母都說中文,所以仍然聽得懂中國話。當初做生意時,誰那麼老實報帳啊?因此現在領的社會福利金,每月還不到一千元,用它來住公家的老人院還差不多,想要搬進一個設備齊全的私立老人院,恐怕是不可能的了。

「爸爸在通用公司只做了六年,能有多少退休金?既然妳情願讓老人院沒收了妳的房子,以後就叫老人院的護士們孝順妳罷!」女兒彼雪莉忿忿地說。愈想愈不高興,索性丟下誰都沒有動用的水果,搶過脫下的外套,怒氣沖沖地開車走了。

鄭老太太瞅着女兒離去的背影,她多麼希望女兒能留下來,陪老母親吃頓午餐啊,家屬來陪老人家吃飯,只要臨時向食堂繳三塊錢就行了,不過老人家太了解自已的女兒了,雪莉那肯陪母親吃這裡淡而無味的伙食,一定会推說不放心保姆,要趕回家看顧孩子。

「其實,我住在老人復健中心,又沒有傳染病,索性帶著孩子們一斉來吃一頓午餐,不是更熱鬧嗎?」老太太自言自語地用中文說完,嘆了一口氣。她曾經獨自一人親自去探察過好幾座養老院,已經看中一座設備比較好的私立養老院,每位老人一房一浴加一個小儲藏室,有電視,有冷暖氣,房间收拾得很整斉,厠所洗刷得香噴噴,另外飯廳、娛樂廳等等,應有盡有,除了裡面的護士全部是菲律賓來的,吱吱喳喳得厲害之外,其他尚強差人意。唉!老太太又嘆了一口氣,人生就是這麼一回事,一週以前,她老人家還可以健步如飛,自己搬東西,做生意,批貨物,獨立慣了,現在坐在復健中心的輪椅上,讓人擺佈,怎麼高與得起來呢!

「剛才那位送鮮花水果來的女子是妳的女兒罷?有女兒多貼心,我當初為了事業,沒有結婚,現在後悔己經遲了。」同房的洋老太太已經回來了,她的名字叫芭芭拉,兩位老太太都是輪椅階級,細論起來,輪椅階級有很多種,一種是只有双脚不良於行,但可以用自已的双手靈活地推動輪椅,啇店、公園、汽車,要到那兒就到那兒,比較自由,老太太芭芭拉就屬於這種。另一種就是像鄭老太太目前一樣,不但腿不能行,連手也不大管用了,要讓人家推着走,復健的目的,就是要做運動,讓這些中過風的老年人能夠恢復手脚的機能,行動像常人一般的自如。

「我女兒有自已的家,沒有辦法留下來吃午餐。」鄭老太太輕輕地解釋,像是對芭芭拉解釋,又像是自言自語。

「我的復健師說我進步很快,希望不久就可以用自己的双脚,“走”回家去呢!」這位白人芭芭拉老太太住在老人復健中心還不忘打扮得光鮮整斉,滿頭的白髮染上一層若有若無的淡紫,口紅胭脂一樣不少,真正令人佩服。

反正我是一天比一天老,不知將來會怎麼樣。」鄭老太太垂頭喪氣地說。

老太太芭芭拉雖然一向樂觀,但一聽鄭老太太提出「反正一天比一天老。」這種事實,雖然滿心不贊成,但一時又想不出要發表些什麼安慰的言論,只得看了一下腕錶。

「吃午飯的時間到了!這的營養伙食真難吃呀!」芭芭拉一边埋怨,一邊自行推著輪椅匆匆走了,不過,她留下來的一陣香氣,還是久久不散。

 

余國英Gwen Li

352-628-5375

6594 South Beagle Dr.

Homosassa, Florida 34448

U.S.A.

 

分类: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这几天正惦记着看你作品呢,居然心想事成。

人人都要老,但老真是一件无奈的事情,尤其是得了不能自理的病。

 
余國英的头像
 #

Dear 梅子,謝謝閱讀!

 
夕林的头像
 #

写得有深度!女儿是狼还是人?

 
余國英的头像
 #

世人兒女真有如此者,

謝謝閱讀!

 
司马冰的头像
 #

一开头就吸引人,等着看呢。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豉勵!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豉勵!

 
Sujuan的头像
 #

这种老人在美国很普遍。在旧金山湾区更是这样。她女儿的做法也不算太出乎意料。等着下集!描述得很准确 。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閱讀豉勵!

 
抱峰的头像
 #

拜读.向普天下老年人问候.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閱讀,你願閱讀,就是給作者的豉勵!

 
牧童歌谣的头像
 #

我原来公司的老板的父母就是早早把自己的全部财产转入几个儿子的名下,否则真是辛苦一辈子全部贡献给老人院,血本无归。 老板讲起这件事,我们当时几个同事都说自己老了就要这样做,全部转给孩子。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