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人神情韵 第八章:娘尿办公楼

 

第八章:娘尿办公楼

娘走到家,已经子时了。娘舀了碗凉水,咬了几口干饼子,就和衣躺在了木床上。娘睡不着。

娘想:斯儿根本就没病,贾局长凭什么给送到精神病院去?天底下还有没有王法了?明天我就找他讲理,讲不了,我就去官府告他。

早晨,娘早早地来到了斯儿的办公楼,进门就被那一老一少两个门卫挡住了。

少门卫说:你老太太怎么又来了?

娘说:我来找贾局长,他在那个屋?

少门卫说:没到上班时间,贾局长还没到呢。

娘说:那我就在这等,今天我一定要见到贾局长,一定要给我斯儿一个说法。

少门卫走了出去,来到了大门前。

老门卫偷偷对娘说:贾局长在5楼,505房,门上有号。

娘点点头。

老门卫说:我们都非常同情你儿子的遭遇,但老百姓能有什么办法?我是临时工,说不上哪天就被刷回家去了。那些正式工,也都眼巴巴地等着局长提拔呢,能为你这事得罪贾局长吗?

娘说:谢谢,谢谢你。

老门卫看了一下大门外说:贾局长的车来了,不说了。

贾局长的车里坐着刘委员。

少门卫拦住了贾局长的车,扒着车门说:贾局长,斯人他娘又来找您来了。

贾局长说:又来了?

贾局长看看刘委员说:你掩护我,下车后,我们从侧门走。

贾局长从座位底下拿出了一个礼帽。

贾局长说:这是我早就准备好的。说着贾局长把礼帽戴在了头上。

刘委员说:可惜呀,我没把假胡子带来。

贾局长说:就是,还好我还有这个。贾局长又从车旮旯里拿出了一个墨镜戴上。

刘委员说:太像了,太像很久很久以前,活动在白区的地下党了。

贾局长严肃地整理了一下衣扣后,挥了一下手。

刘委员扶着贾局长下车,走向了侧门。

老门卫向娘努了一下嘴。

娘快速地追过去,在侧门处拽住了刘委员。

娘说:你是贾局长,我是斯人他娘。

刘委员说:啊,对,对呀,我是贾局长,是贾局长。

娘说:你这局长就这么怕见我老太太呀?还从侧门跑,你修个地道多好,直通你屋。

刘委员拉开侧门把贾局长推了进去,回头对娘说:到办公室说,到办公室说。

刘委员和娘走了回来,从大门进了楼里。他们上了三楼,进了刘委员办公室。

贾局长走进办公室,坐下来拿起桌上的报纸。

报纸头条大标题赫然写着:斯人被关进了“忘我精神病院”,不是因为有病,而是因为炮轰了贾局长!

贾局长只看了标题就站起来大叫:内奸,内奸。贾局长摸起电话喊:张科长,马上到我办公室来。

贾局长一屁股坐到椅子上,又看报纸,边看边说:不像话,太不像话。

张科长喘着粗气进来了。

贾局长说:看到报纸了吗?

张科长说:看到了。

贾局长说:看到了不第一时间报告我?

张科长说:我正往您这来,正要向您汇报呢?

贾局长说:查一查,看看到底是谁走露了消息?

张科长说:就是,谁这么胆大,敢把真像捅出去。

贾局长说:查一查,是科长的免去科长职务,不是科长的永不提拔重用,若是临时工,就让他马上卷铺盖走人。

张科长说:是,局长,我查,现在就查。

贾局长说:还有,通知局里每一个人,若遇媒体探寻,一律回答无可奉告。

张科长说:是,无可奉告。

刘委员办公室里。

娘说:我儿没病,凭什么把他送到精神病院去?

刘委员说:你儿怎么没病?局长喜欢吃肠,全局都跟着喜欢吃肠,就你儿不喜欢吃肠,这还不是病呀?

娘说:肠子本来就臭烘烘的,你们喜欢吃肠的才有病呢?

刘委员说:老太太,这就是你不懂规矩了。我跟你说句真话,你儿的病,就是不懂规矩呀。

娘说:我儿没病,我只想问,什么时候放我儿回来?

刘委员说:你儿能不能回来是医院的事,与局里无关呀?

娘说:我去医院了,贾院长说,贾局长不放话来,医院就不能放人。

刘委员说:乱踢球。他贾院长怎么能这么说,不负责任。

娘说:你也别踢球不踢球的,糊弄我老太太。你就说什么时候能放我儿回来?

门开了,老门卫拿着一封信进来说:刘委员,有您一封信。老门卫把信放到桌上,看了一眼娘,走了。

娘一下反应过来,说:你是贾局长吗?你这是几楼?撒谎,丢良心,你根本就不是贾局长。

娘走出来,直奔楼梯上到5楼,在走廊里看到了505号,推门走了进去。

贾局长说:谁让你进来的?

娘说:这个楼里的事,你都能管吧?

贾局长说:啊,我都能管。

娘说:那你就是真局长了?

贾局长说:我是贾局长。

娘说:真局长,我是斯人他娘。

贾局长说:我不是真局长,我是贾局长。

娘说:我刚才就被一个冒充贾局长的骗子给骗了,我都懵了,搞不清谁是真局长,谁是假局长了?

贾局长不耐烦地说:好了,好了,我是贾局长,也是真局长。我问你,是谁让你进来的?

娘说:是我自己让的,我有事想找局长。

贾局长说:你有事,你就找局长,你是不是以为我这个局长很不值钱?你一个老太太,也就是个基本群众,想找就能找?我告诉你老太太,天底下有事的基本群众多了,你看哪个局长是可以随便找的?都像你这么找,我这局长还干不干大事了?

娘说:我儿斯人,平白无故被你们送进精神病院,这不是大事呀?

贾局长说:局里要盖宾馆,要装修办公大楼,我还要出国考察,你老太太说说,哪个事不比你事大?

娘说:假如是你儿子无辜被关进精神病院,你说哪个事大?

贾局长一拍桌子说:你,一个基本群众敢这么跟我说话?

娘说:我这么说话怎么的?当官的,要拿官心比一下老百姓的心,能比的就是好官,不能比的就是狗官。

贾局长说:你,你给我出去,出去。

张科长推门进来说:报告局长,我已经把您的无可奉告的指示通知下去了。

贾局长指着娘说:让她出去,出去。

张科长往外推娘。

娘说:我老太太是来跟你讲理的,你用不着拿官气,拿衙门气来压我?

贾局长说:你跟我讲理,你一个基本群众也配?

娘气急了,大声说:你也别太张狂了,在你这个官府讲不通,我就去更大的官府里讲。我相信一条,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

贾局长冷笑了一声说:你想告我,你一个老太太,一个基本群众,你能告我哪去?去呀,告呀?

张科长使劲往门处推娘。

娘喊了起来:用不着你推,我会走。

娘走出来,狠狠地摔了一下门,响声地震了一样,楼都晃了。

娘气得要尿裤子了。娘急忙顺楼梯往下走,想找茅房,见一个男的系着腰带,从一个屋里走出来,娘赶紧走进去,想尿一泡长尿。

县委大楼,甄县长在办公室看报纸,看到了头条新闻。甄县长喝了一口水,拿起电话说:贾局长吗?

贾局长接起了电话。

贾局长说:甄县长,请指示。

甄县长说:斯人没病,你给人送进精神病院,报纸登出来了,这会遭天怒人怨的。斯人她娘若闹起来,闹到市里、省里,或闹到京里,你还让我这个县长干不干了?糊涂。

贾局长说:是,我糊涂,糊涂。

甄县长说:知道吗?维稳是第一要务。

贾局长说:是,维稳是第一要务。

甄县长说:你去看一看斯人他娘,说点为人民服务的话,安抚一下,不要出什么乱子吗?

贾局长说:是,甄县长,我一定按您的指示办,现在就办。

贾局长放下电话对张科长说:快,快去拦住,拦住斯人他娘。

张科长跑出来,从一个楼层跑向另一个楼层,边跑边想,怎么拦啊,谁知道他娘跑哪去啦?张科长跑到一走廊口处,看到了着火时用的警报器,张科长急中生智按了下去。瞬间全楼的警报器发出了刺耳的尖叫声。全楼的干部们慌了,破门而出。有人边跑边喊,“着火啦,着火啦,”也有人喊,“哪着火啦?哪着火啦?”人们冲向楼梯,疯狂地往下跑。有人跌倒了,还被踩了一脚,也有人撞到了墙上,鼻子撞出了血,抹了一把,抹到墙上,大喊,“痛啊,”继续往下跑。

贾局长跑出来了,全楼的干部们都跑出来了,站到了院子里,有几个人瘸了,有几个人挂了彩。

有人抱怨:

“怎么搞的,大楼也没着火呀?”

“谁按的警报器呀,真是不负责任。”

贾局长说:好了,好了,快看看斯人他娘出来没有?

人们向周围看了看。

张科长跑过来说:贾局长,我找了好几层,也没见他娘。

贾局长说:再找一找,看看出来没有,还是出来走了?

娘在茅房里听到了警报器响,娘还想,大白天的,楼里进了坏人咋的?娘不着急,直到把尿尿完,在茅房前的镜子旁正了正灰色的头巾,又系了一下草鞋,才走了出来。

贾局长说:都到街上去,一定要把斯人他娘找回来。

人们刚要行动,张科长眼尖最先看到了娘走出来。

张科长喊:贾局长,看,娘,娘出来了。

贾局长跑过来,人们也跟着跑过来,把娘围在了中间。

贾局长说:娘,啊,大,大姐,总算找到您啦。

娘懵了,看着贾局长,张科长,如堕云里雾里。

贾局长说:大姐,您儿子的事,我们下午就派人去医院看望,明天就让斯人出院。您现在就回家,老老实实在家呆着,哪都不用去。明晚您儿子保证到家,我亲自给您送去。

娘说:你说了算吗?

贾局长说:说了算,说了算。

娘说:你是真局长?

贾局长说:我是贾局长。

娘说:那你让我怎么相信啊?

张科长说:大姐,他是真的贾局长,他能管了这个大楼里所有的事。

贾局长说:我说明晚给您儿送回去,就一定能送回去,我敢拿人格担保。

娘看了一眼贾局长说:我信你一回,不过你拿什么担保都行,千万千万别拿人格。娘说完往出走。

贾局长拉住娘,要用车送娘回家。张科长跟着往车上推娘。娘就是不肯,娘走出了院子。贾局长等全局干部在后面跟着送娘,送出了老远老远。

娘走在路上想,到底是真的假的,我尿泡尿功夫就变了?能是因为我尿尿的原因吗?平时我也是这么尿的啊?对了,平时是没在这个大楼里尿过。

 

分类: 
连接到论坛: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