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老牛和他的妻(中篇小说)(十四)


六月初老牛辞掉在医学院洗豚鼠笼子的工作,周末到一家中国海鲜餐馆打杂(busboy)。老牛说他闻够了豚鼠的臭味,在海鲜餐馆打工至少能吃上几顿可口的饭菜,况且那里的收入也优于医学院的所得。这家餐馆星期六和星期天早茶时间卖点心,中国人和外国人都喜欢去, 所以生意兴隆。周末和老牛一起去那里打工的都是留学生的家属,她们在那里推小车卖点心,还 有两个老牛认识的自费留学生也在那里洗碗。饭馆离老牛他们住的留学生家属区比较远, 开车最快也得三十多分钟。每逢周末,老牛跟着那帮家属浩浩荡荡地去打工, 她们取笑他是”党代表洪常青”。她们五六个人轮流开自家的车,老牛不好意思老是搭她们的顺车,打算尽快买辆二手车。


老牛在报纸的广告栏里看好一辆车,他请留学生J开车带他去卖主家里看车。这是一辆银灰色的雪佛莱车, 要价650美元。车厢里很干净,车身保养的也不错, 老牛和J看不出车有什么问题, 想讨价还价, 可卖主的女儿声称那车没有什么毛病, 所以价格上分文不让,老牛他们也觉得这车值那个价,就当场掏钱买了它。


那天春燕下了班刚出餐馆门, 一辆车停在她面前,她抬头一看坐在车里的竟然是老牛,他得意地招手让春燕上车。前几天他刚说要买车, 现在就坐在了自己家的车里, 春燕坐在老牛身边, 觉得像做梦似的;先不说别的, 最起码以后买菜不用麻烦别人,两人欢欢喜喜地开着车往家走。老牛劝春燕辞去"中国风味"的工作, 找一家生意好的餐馆。他还说在他打工的那家餐馆附近有一家很大的日本饭馆, 如果春燕能在那里做服务生, 以后他们可以坐车一块去。


周末春燕坐老牛的车去了那家餐馆,老牛等春燕下了车就开车去了自己打工的地方。春燕正站在那里打量着餐馆的门面,一个穿着笔挺西装的年青人她身边经过,春燕猜他多半是餐馆的人, 就向他说明来意,。他让春燕随他从后门进了餐馆,来到一间很大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有一年青女子在那里工作, 一看便知是亚洲人。那女子看着那年青人笑嘻嘻地说,”早安, Katsu,,  ” 早安,安娜。”

 

"原来他叫 Katsu, 是个日本人。” 春燕想。Katsu 说他是这家餐馆的总经理, 他按惯例问了春燕几个简单的问题,然后问她什么时候能来上班。春燕说"我还没有辞去现在的工作, 能否一星期后再来上班?” “好吧, 你去安娜那边把表填了。"

 

春燕填写好表格后, Katsu 领着她在餐厅里转了一圈。餐厅十一点开始营业, 离开张还有近一小时, 里面宽敞高大,餐馆的梁柱全是巨大的棕黑色硬木,没有多少玻璃窗, 光线显得很暗, 两扇沉重、宽大的黑漆硬木门, 让人望而生畏春燕暗想, 这是一家档次比较高的餐馆, 看样子来这里吃饭前要先掂量一下自己的荷包。参观完毕后, 她和 Katsu 约定下周末晚上来上班。


春燕向中餐馆的老板和老板娘辞工时感到很内疚,她给了他们一星期时间找人代替她。餐馆生意不好, 老板和老板娘自知春燕呆不长,再者她每天光路上就要花两个小时,就安慰她说"没关系,珍妮现在周末晚上在店里做,也许她白天也能来店里帮忙”


这家日本餐馆是专卖铁板燒的 (teppanyaki), 传统的日本鐵板燒是料理中較為昂貴的一種,吃日式铁板烧是财富和地位的象征。鐵板燒通常使用上乘的材料,由富有經驗的廚師在食客面前即時烹製。食客们除了可以滿足味覺外,还能欣賞和體驗廚師烹製食物的過程。


铁板烧发源于日本,是东西方烹饪组合的餐饮形式,相当于把厨房搬到餐厅,与客人进行交流,让客人在进餐的同时能够欣赏厨师的厨艺。廚師先把鐵板以高溫燒熱,加入植物油,把材料放在鐵板上燒至適當的熟度,並以適量的鹽、胡椒及酒調味,烧熟後直接分配给坐在周围的食客享用。廚師需熟悉各種材料的烹調時間及火候的掌握,短時間内在鐵板上切割好食物,将煮熟的食物尽快分配给食客享用。


总经理 Katsu, 毕业于华盛顿哥伦比亚大学管理专业,原本在华盛顿哥伦比亚区的日本总公司干得好好的,因这家连锁店的生意一落千章,被派来整顿这里。他很年青,大概最多30岁出头,圆脸盘,浓眉大眼, 在日本人里要算高个子。他经常穿着裁剪合体的黑色或深灰西装,和配套的西裤、皮鞋,西服里面是雪白的或淡粉色的衬衫, 配着各种不同的领带。


Katsu,上班时严肃、认真,他手下有三个人:地方经理兼收银员,菲律宾人;两个跑堂的, 一个是高个子的美国人,另一个是中等身材的墨西哥人。这几个人都长得很体面, Katsu一样穿一身黑色西服,他们对 Katsu,毕恭毕敬。

 

在这里工作的厨师常见的有七八个, 他们个个都是英俊的亚裔小伙子,只有高个子的领班是在美国居住的日本人, 他们工作时身穿橘红色厨师服,头带蓝色厨师高帽,手推一辆小车, 小车上装着调料和备好的肉菜。


餐馆的九个女服务生, 包括春燕在内,是清一色的亚洲人,其中四名是日本人,她们都已四十多岁、拖家带口,但风韵犹存, 是早年嫁给美国军人随他们来到这个州的。其中有两名韩国人,Lee身材苗条, 眉目清秀, 在韩国人里是个美人,她的丈夫和老牛一样是研究生; 苏三已是几个孩子的妈妈,长得很耐看, 壮壮实实, 但并不发胖。 她的丈夫也是美国退役军人,喜欢在家看孩子,所以苏三出来打工赚钱。香港女孩Kay已移民美国,正在W州立大学读书。广州女孩阿水在国内高考落榜后随父母来到美国,正在学校补习英语, 她是酒吧的服务生。


春燕是新招来的,只在最忙的周五、周六、周日晚上工作。第一周是训练,那晚她被安排到酒吧和阿水一起作服务生,春燕虽说在中国餐馆做了近三个月, 但从未和酒水打过交道, 现在一切都得从头学。


首先,她要记住各种酒的名字,第一天上班,什么 Screw driver、Gin tonic、Vodka martini、Drambuie、Jack Daniel's Geisha Girl 等,弄得她一头雾水。


春燕不喝酒,要在短时间内记住那样多酒名和颜色是不可能的。阿水对她不管不顾,好在刚开始酒吧里客人不太多;晚上点半以后,酒吧里来了不少等座位的客人,加之餐厅的七个女服务生不停地来酒吧给客人拿酒, 酒吧里只有一男一女两个酒保, 他们都很忙。客人要了酒,春燕连名字都记不全,更别提辨认酒的颜色和酒杯的式样, 她只好按着客人的发音把他们要的酒记在买单上。那个男酒保比较和善, 看在春燕初来咋到的份上,对她很耐心;每逢有春燕酒, 他尽量先给她, 免得她出错。


这家饭馆的小费全部统一分配,  晚上下班后餐厅的领班拿着一个笔记本, 把所有人的小费记在上面, 女服务生的小费和厨师们平分, 酒吧服务生的小费和酒保平分


培训期间, 春燕按理不应得小费, 所有小费归培训她的人。但那个男酒保在春燕离开时把她叫住, 从自己的小费里给了她五美元。


July 20, 2013 in WA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做什么都不容易,哪里都有好人。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梅子留言鼓励,你说的对,只要有感恩的心,生活里不乏令人感动的人和事。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开始有点热闹了。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好戏刚开场,热闹后面有的是。谢谢你的支持与鼓励。

 
雨林的头像
 #

餐馆和酒吧里面其实有好多的学问。 跟着春燕长见识。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谢谢雨林鼓励,像你这样知识渊博的人确实是罕见的。

 
朴康平的头像
 #

想起了当年在中餐馆打工的日夜。

 
春山如笑的头像
 #

看来早年出国的人都得走这条路,那时候能打工是令人羡慕的。谢谢留言。

 
夕林的头像
 #

辛苦却快乐,留学生的真实故事。喜欢!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欢迎你度假回来,谢谢鼓励,确实是苦中有乐,自觉自愿。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