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我曾经被早恋

我曾经被早恋

前者撰文说过我曾经是剩女,这次说说我的“被早恋”。为什么叫被早恋,是因为我没有进入角色。为什么没进入?其中有中国社会教育环境的原因,也有年幼“不解风情”,或者是没有被打动的原因。

文轩《教育,还可以……》新书发布,谈到了中学生早恋的话题,从中探求东西方家庭和学校教育如何看待和处理青少年早恋的问题,由此想到了我的“被早恋”。

1960年,初一第一学期,我接到一封信,信是一位小学同学写来的。普通的信封,贴着8分钱邮票,上面工工整整写着我的名字。打开信,里面的字也是工工整整的。先看是谁写来的,因为我没有和什么人有通信的关系。啊,是小学的一位同学,再看看写什么,我一目十行地看到,说他爱我,我心就扑通扑通跳起来。不是激动,是害怕,看看四下没人,赶快躲到一个墙角……

上高小(高级小学,就是五年级六年级阶段,那时候是这样分的)我是跟着我父亲上的,在他任教的那个村子,父亲是教导主任。这个同学学习不错,上学时我们同桌,经常在一起打打闹闹,我还到他家去玩过,普通的农舍,猪圈里养着一只老母猪,老母猪生了一窝小猪,我特别喜欢看小猪吃奶,老母猪懒洋洋地躺着,小猪崽们挤来挤去在妈妈肚子上找奶头,特别好玩。除此之外,我没有任何和他特别的关系。考初中时,他临场发挥不好,没有考上,我正常发挥,考到了县一中。那时候没有什么义务教育的说法,考中学的录取率是很低的,大概20%~30%的样子,大部分同学认得个字后就回家务农了。我母亲担心我年纪太小,离开家到县城住校会不适应,就把我留在了她任教的中学,县一中是重点,我母亲的中学是普通中学,但是那时候人还没有太强的重点不重点的概念,包括我母亲这样的中学老师。这位同学没考上中学,就回到小学六年级复读,准备第二年再考。

看完信我定定神,第一个感觉是生气,我可和你没什么关系,复读就好好复读吧,怎么想入非非给我写起情书来了。第二个感觉是厌恶,这么小就想这些事,道德上有问题。那时的农村,男女青年自由恋爱都被人认为不正经,更何况这样小的年纪就给人写情书!我无形中也受这种观念的影响。虽然我从上高小开始就看大部头的小说,什么《苦菜花》、《迎春花》、《烈火金刚》、《草原烽火》、《红旗谱》……苏联高尔基的小说《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流行的小说我大都读过,对书中描写的男女爱情懵懵懂懂也知道,但是真的对这位同学投来的“桃子”没有任何“感觉”,没有激起任何“涟漪”。可能是我太小了,我5岁多上学,初一时不到12岁,情窦未开,我就这样“被早恋”了。

事情还没完。我是个没心没肺的小女孩,把信撕碎,装在口袋里,我没回信,管他呢。一团烂纸蜷缩在我的口袋角上,就把这事儿给忘了。母亲给我洗衣服,翻到我的口袋,看见里面一团烂纸,敏感的母亲叫我来问,这是什么。后来我想可能是我没撕碎,母亲从纸上的字迹和只言片语发现了什么。我从不撒谎——我也不敢撒谎,母亲极严厉又极聪明,明察秋毫,什么事儿也骗不过她,而且被她揭穿了那是“吃不了兜着走”。我一五一十全“招供”,母亲问我后来呢,我说我没回信,他没有再来信。母亲相信我,她认为我这十一二岁的没心没肺的小女孩不会有什么事的。

事情还没完。那位同学经过复读,第二年考上了县一中,这位同学学习确实还是不错的。时间过得飞快,转眼我就上高中了。母亲任教的中学只有初中,上高中我就离开家了。上高中升学率更低,我记得我们初中6个班300多个同学,就有4个应届生考上了,考上的还有三四个复读生。原来我们这样普通中学的尖子生是升入县一中的,后来县里办了第二个高中,就把我们这一个班安排到第二个高中去了。说实在的,我们这两个班成绩比县一中的班还厉害,县里统考,第一名总是我们的,这是题外话。

高二时,那位同学应该是高一了,我又接到那位同学的来信,这回我生气了,从初一那封信后,我们从来没见过面也没联系过,我早忘了这个人了。干嘛呢这是,我一心一意在读书,向着我那科学家的梦想进发呢。我数理化全是年级拔尖的,学校数学竞赛物理竞赛化学竞赛那一等奖全是我的;语文基础知识扎实,作文篇篇都是范文,副科也是全优;外语我初中时只学过俄文33个字母,上高中人家都学了3年了,我上课听不懂,急得哭,一个学期急起直追,期末我的俄语考了全班第一名,俄语老师在全县介绍经验,说他帮助一个没学过俄语的同学一个学期就成为班里第一名,下面有认识我的老师窃窃私语,“你再教第二个试一试”;体育我是校篮球队和田径队的主力,文娱晚会我的独唱是保留节目,所有老师都宠着我。有点吹牛了,好汉不提当年勇嘛,看现在这模样,体态臃肿,记忆力减退,丢三落四,是不能让人相信了。不过这不是我的功劳,是母亲的遗传,我自己被母亲逼着和被老师们逼着,付出了些努力,不然我就会疯玩儿,从不把名次荣誉当回事儿,我不是要强的性格,爱咋咋地。很多老师都和我母亲认识,有的还共过事,所以老师们特别关怀我。

我很快写了一封回信,把那个同学大骂了一顿,然后拿着去找我的语文老师张老师,张老师曾是我母亲的同事,关系很好,张老师大学毕业,北京人,一口标准的普通话,业务能力很强,后来被调到我们高中,给我们担任语文老师,我感觉张老师就像我的舅舅一样。我拿着那位同学的信和我的回信给张老师看,问他这样处理行不行。张老师把信留下来说,我好好看看,然后再回答你。张老师看完信跟我说,你的回信这样写不好,不要骂人家,人家对你没有恶意,只是喜欢你嘛,你不想跟他交往,你应该跟他讲道理,说我们现在正是学习阶段,学业紧张,谈恋爱势必会影响我们的学习和我们的前程,如果你怕他再来信打扰你,你就告诉他,你不要再写信了,如果再写信,我就要告诉你们学校,请你们学校给你做工作。那会儿学校对中学生管理严格,不许谈恋爱的,如果发现,学校真的会“做工作”——不是写检查就是给处分的。过了没几天,我母亲来到了我们学校,让我感到情况严重,要知道,我们学校离我家40多公里路,在交通极不发达的情况下,母亲御驾亲征,非比寻常。我想是张老师给我母亲写了信,因为那时候学校里电话都没有呢。母亲神情严肃地和我谈话,表明对这件事的态度,我唯唯诺诺,一副惟命是从,决不越雷池的态度,让母亲放了心。

现在想起来,我那时候怎么那样偏激,为什么要把人家骂一顿呢?亏得张老师给我及时的指导,亏得那封骂人家的信没寄出。人家本来是喜欢我,对我怀有美好的印象,我为什么接到信后会怒气冲天呢,恐怕是当时的社会观念造成的,认为这样的孩子不是好孩子,是品德有问题。这和欧美国家社会以及家庭对子女的早恋的看法是如此南辕北辙。如果现在,我的孩子上中学有了女朋友,我会非常理解和宽容地对待,即使不支持,也不会像我母亲那样紧张。

高三最后一个学期,我有了一个暗恋的对象,一个清秀的男生,因为知道他和我报志愿是同一所学校,对他有了印象。如果叫暗恋,也仅限于对他多看两眼,没事想一想他,想看一看他而已,从未多说过一句话。后来就文革了,辩论、揪斗当权派、串联,折腾了两年多,不过我是逍遥派,我母亲是黑帮,没有革命群众组织要我。后来就当知青下乡了。下乡期间也有一位男同学对我有意,骑车几十公里找到我家的村子来看我,不嫌我是黑五类子女。怎奈我嫌他家是杀猪的,“巫医乐师,百工之人,君子不齿”,即使我是黑五类子女,即使我爱吃肥肠,即使日后天天让我吃肥肠,我也还是喜欢书香,对杀猪的我也不齿。其实还是不喜欢这个人,不然嫁为杀猪妇,改革开放后夫唱妇随,办个肉类加工厂,我也是女企业家了。

后来我就成为剩女了。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人肯定是要受时代风气影响的,只是每个人的程度不同而已。应该祝贺你呀,年轻时被人爱慕是件自豪的事。

 
司马冰的头像
 #

谢谢木桐的理解。当时可不这么想,哪有什么自豪?害怕呀,人都说“苍蝇不叮没缝的蛋”呀,别人知道了会认为我“不正经”呢,那可是坏了名声呢。

 
阿朵的头像
 #

外星姐这个故事,是那个时代的缩影,那个时候,我们都不懂。其实,那样的感情是应该很美好的。

 
司马冰的头像
 #

那个年代,那种传统教育和社会理念,对这样的感情的看法完全是否定的,包括现在中国家长对这样的感情大多也持否定态度。看了许多文轩海外文友谈子女感情方面的故事,谈西方学校的的性教育,看到西方社会和学校对青少年恋爱的开放态度,确实很受启发,也有很多反思。

 
朴康平的头像
 #

哈哈,“被”早恋,这份财富有意思!

 
司马冰的头像
 #

没听过这样的故事吧,现在想来,那个男孩可能是喜欢我,不然过了四五年,中间也没见过面,还给我写信呢。

 
梅子的头像
 #

哈哈,你坦诚。

我们那时都扭曲了。

 
司马冰的头像
 #

从被早恋到剩女,我都坦白交代了。上个世纪60年代农村还是封建礼教很严重的年代呢,人们道德观念也很封建,农村真正自由恋爱的都不多,一般是由媒人介绍后,两个人见见面,满意就定亲了,这比没见过面就娶过门倒是进了一步了。

 
老来天真的头像
 #

哈哈!太真实了,受到这样的信不是激动而是害怕!

 
司马冰的头像
 #

心跳来着,不是激动,是因为害怕。

 
追梦的头像
 #

那个年代都很压抑,生怕被看成坏孩子,不敢爱美不兴打扮。被早恋应该是件甜蜜的事,我从没接过任何早恋情书,呜呼。。。

 
司马冰的头像
 #

林静在大城市,比我小那么多,也理解或者感受过这样的压抑呢,可见中国传统观念的根深蒂固,多么难改变。原来情窦初开体验美好纯真的感情时,没有期待,没有期盼,大家都在害怕呢。

 
henrysong的头像
 #

那个封闭的年代啊......

 
司马冰的头像
 #

现在开放多了,中学生谈恋爱司空见惯,但是多数家长也不支持,家长是不知情或者是无奈。

 
若敏的头像
 #

我们初中时是文艺班,男女生都相处的挺融洽的,有几个女孩都喜欢演洪常青的男孩,我可能喜欢读书,从没有往哪里想。高中考入重点高中重点班,男女生都不说话,我收到过几封”情书“,也都被我撕碎了。当时想,中学谈恋爱的都不是好孩子。

上大学以后,妈妈说,大学可以谈恋爱了。我就是大学里谈的(也许我妈妈是归侨,开放一些),所以,我什么事情都会报告给妈妈,也会听她的意见。我真得非常幸运,有这样的妈妈。

谢谢外星分享!

 
司马冰的头像
 #

真的是幸运,不失时机地享受爱情。现在想起来我挺亏的,应该享受纯真爱情的时候没有享受到,等谈到了恋爱已经是25、6岁的剩女了,还好,总算嫁出去了,呵呵。

 
杏子花开的头像
 #

二十五六岁就叫剩女了?如此,原来我也是剩女。我一直因为长相是丑小鸭,而并没有受到多少干扰呢。O(∩_∩)O~

 
雨林的头像
 #

窈窕淑女, 君子好逑。感谢我们的社会已经又回到了人性的氛围。

 
司马冰的头像
 #

对呀,我们的孩子环境宽松多了。我的两个儿子倒都没有早恋,也许二儿子被早恋和被暗恋过,高考完后在家休息,整天接到很多女孩子的电话,而且是不同的女孩子,有时候我问是谁(随便问的,绝无干涉之意),儿子说他也不认识,别的班的,来问他考得怎么样,云云。

 
春阳的头像
 #

星姐说的这些让我又回到了那个时代。我们上大学的时候,还有人把情书交给组织呢。呵呵。

 
司马冰的头像
 #

春阳理解我当时的状况,我也吓唬他,“你再来信,我就找组织了”。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早就说你不是剩女,是自己挑花了眼,嘿嘿。

 
司马冰的头像
 #

还是属于剩女,我妈都急坏了。等我把男朋友领回家,妈说,“你不是说一个顺眼的都没有,这个不就挺顺眼吗”,妈说顺眼,那就嫁给他吧。

 
Sujuan的头像
 #

外星大姐总有好听好玩的故事。赶紧把如何眼冒金星之事写出来分享分享。那个年代,被人早恋可麻烦了。

 
司马冰的头像
 #

素娟还记着眼冒金星的事儿呢,呵呵。至今我想不出来那个男孩怎么回事儿,怎样的心理,一定不太正常。一般12、3岁男女小孩纯真的年代,纯真的友谊,4、5年没见过面,也就忘了,谁长什么样都不会记得了,这小孩怎么还不依不饶?写这话时突然想起来了,可能见过面,我们县中学生篮球代表队为了打地区的联赛,曾在县一中一边上课一边集训几个月,但是可能见过,但是有原先那个茬儿,我始终没和他说过话。可能是打完比赛回到我们学校后,他给我写的信。年代久远,把这关键的由头给忘了。

 
杏子花开的头像
 #

上高小开始就看大部头的小说!

我可算是找着您爱文学的渊源了!

 
司马冰的头像
 #

呵呵,那会儿是瞎看,啥也没记住,就练出来阅读速度,一目十行,所以后来当编辑改稿子很快,算是意外收获。

 
杏子花开的头像
 #

敢情您有预见性早就知道将来会做编辑工作,于是练就了快速哦。O(∩_∩)O~

看来付出总会有收获的,只是迟早的事。

 

 
anna的头像
 #

呵呵!冰姐这么优秀有魅力还说什么剩女!

 
司马冰的头像
 #

确实是剩女。农村男孩儿女孩儿十七八岁就都订婚结婚了,我确实找不到对象了,我妈都快急疯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