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爱的传承…溧水助学纪实 中

 

在美国的时候,我就把溧水十位孩子的资料和家庭照片与我的两个孩子分享了,记得我对儿子说这些孩子的父亲或母亲遭受意外,孩子被祖父母照看时,儿子触动很大,问我如果祖父母年老过世,孩子怎么办?对于一个美国生美国长的海二代,让他弄明白中国的家庭关系确实不易,我得从两种文化的差异解释起。看到照片上这些家庭的杂乱和破旧,孩子的感叹是:“怎么跟墨西哥差不多呢?”想来他们看到的最穷的国度也就是墨西哥。

 

我们几乎每隔两三年都会带着孩子回中国探亲访友顺道旅游,孩子以往要不住在上海的祖父祖母家,要不就住在南京的外祖父外祖母家,上海南京这一带,除了有时街道上有些脏乱,孩子除了看到中国人多和一些不大文明的现象,比如随地吐痰之类的,他们还真没有见识过与贫穷相关的地方,那些照片让他们看到中国的另一个侧面,两个孩子因此对于能帮助中国贫穷的孩子充满了热情和期待。

 

对于我来说,回国助学,除了报效祖国乡亲,除了上帝的召唤,还有一点私心,那就是想带着海二代见识根文化的另一面,让他们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那样需要帮助的同龄人,这其实是一堂做父母能够给孩子上的生动的社会实践课!

 

回到中国,由于水土不服,儿子开始腹泻,接着眼睛长起了麦粒肿,越肿越厉害,以致于一只眼睛几乎睁不开来。去溧水的前一天,他开始发烧,一整天又拉又烧,想送他去医院,他听说去了就要吊水怎么都不肯。我估计第二天他可能无法去乡间了。

 

那几天,南京的火炉天气又到了最高点,正常人都热得受不了,我们都闷在家里,吹空调还算能对付。烧了大半天的儿子,在我从药店买了一盒药服了两粒之后,高烧一点点退了下来,到了晚间又活回来了,他说第二天可以去乡下,还打开电脑写了一小段话,说想跟那十个孩子讲。下面就是他的简短的讲演稿,我翻成了中文。

 

Seven or eight years ago, I was in the exact same position you are. I was in elementary school, getting good grades, and working hard to excel. But there is one difference: I did not know the true meaning of hardship. Honestly, I probably still don’t. When my mom first told me we were coming to this town to give out money, I didn’t know what for. So I asked, and she told me it was to reward academic excellence. That alone was already reason enough for me, because I understand the amount of hard work that must be put in to achieve something outstanding. But when I saw the pictures and my mom explained further, I realized that what you all have accomplished is actually something I could never hope to understand. I don’t understand what it’s like to live with only one working parent in the household. I don’t understand what it’s like to study while your sick relatives are in the room next door . I don’t understand how difficult your lives must be; I can only say that next to you, I have lived a life of excess. But one thing I do understand. Where I come from, excellence such as yours is already hard to come by. Those who do excel are called the imminently successful, those who will lead this generation in the coming years. But now I can say that our potential isn’t even the greatest. Yours are. You have done what we have in conditions so much harsher than ours. If you can excel in this environment, you can do anything. And I hope you will carry on as you have thus far, because if you do, you, not I, will be the leaders of this generation.

 

七,八年前,我处在和你们完全相同的位置。那时我也在读小学,努力用功想取得好成绩。但不同的是:我并不知道的真正意义上的艰难困苦。老实说,我现在恐怕还是不甚了解,当我妈妈告诉我,我们要来到这个乡镇送钱,我不知道为什么要那么做。于是,我问她,她告诉我这是奖学金,奖励学业优秀的孩子。这对我来说本身就已经有足够的理由了,因为我知道,取得优异的成绩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但是,当我看到那些照片(指孩子家庭现况的照片)和听我妈妈进一步解释,我意识到,你们已经取得的成就实际上远远超出我所能理解的。我难以想象,单亲家庭是什么样子,我更难以想象,你生活在长年生病的亲人的隔壁的房间。我难以想象也难以明白你们的生活困难的程度,我只能说,与你们同年龄层的我生活在富足之中。但有一件事我明白,我来的地方,像你们一样取得优异的成就,就已经是难得的了。那些被冠之为成功者,将会是这一代的领军人物。但现在我要说,我们的潜力相对于你们差远了。你们已经做了我们所能够做到的,但却是在一种比我们艰苦得多的环境里。如果你们能在这样的环境中仍脱颖而出,你们就可以做任何事情。希望你们再接再厉,因为如果你这样继续下去,那么是你们,而不是我们,将会是这个时代的弄潮儿。

 海二代发言谈感想

 

儿子发言完毕,教务处主任过来感慨地说孩子的话发自心底,不要说他们生活在海外不能明白乡间孩子的疾苦,就算是中国的城里的孩子也不一定能明白乡下孩子的困苦。

 

起初,刚进小学校,我就感叹:学校看上去满好的,至少比我想象得好!看上去还满新的楼房教室,田径场红绿分明的跑道,学生的小食堂和学校的小礼堂都比起我当年的小学相差不多,我如此感慨,学校的领导提醒我说:要这样看--今天一间乡村小学的条件跟三十多年前城里的一所小学看上去差不多。三十多年了,确实国家在教育方面花了不少的资金,很多学校的设施都改善了,近些年,人民的生活水平也提高得很快,但是,因为家庭突变造成的贫穷依然存在而且为数并不少。

 

我的亲戚的孩子与我女儿同龄,这次也一起去了,看见小学校的施舍,对我说比起他的小学(城里的普通小学),那条件是差多了。

 

我的两个孩子因为热,只关心那里的孩子在教室上课时是否有空凋,如果没有,这么热,他们怎么受得了?孩子的问题,我最终也没好意思问。去乡村前,我和两孩子在超级市场转了半天想给十位孩子买礼物,挑了半天也不知什么东西合适,儿子说天太热,不如买电风扇,外婆说农村可能很注重节约用电的,买了也不一定会用……最后礼物的事还是交给铁手全权办理了。

 

待续  爱的传扬…溧水助学纪实 下

 

相关文章;  文轩手拉手助学的第一批学生    爱的传送…溧水助学纪实 上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所以要加强沟通,靠想象是不能明白真实情况的。

 
鐡手的头像
 #

沙发欣赏海云助学感想(中).........

 

呵呵,就是打几个字的功夫,沙发被木桐抢去了……    ^_^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海云带着海二代见识根文化效果不错, 孩子之间的交流应该更容易些。

 
鐡手的头像
 #

凯文的演讲很有海二代的特色,表达方式与文化习惯或与国内有不同,但是,鼓励、关爱、期望却是非常容易理解的。

 

同时,我要说凯文也是一个有担当的小伙子,临到7月9日前,他发了高烧,而且眼睛因患麦粒肿而肿胀,我是做好了凯文缺席颁奖仪式的心理准备。所以当看见凯文红肿着眼睛走出家门时,觉得小伙子能担当,不是骄生惯养的孩子。整个仪式过程,凯文和凯茜兄妹俩表现出色、得体、礼貌,看得出海云平时对孩子家教挺严。

 
予微的头像
 #

凯文这段话让我想到很多。我并不知道的真正意义上的艰难困苦。这句话,触动我了。一时,不知道怎么表达。

 
春阳的头像
 #

儿子真是了不起。别说还在生病,就是那高温,就够让这些美国长大的孩子们难受的。

 
梅子的头像
 #

亲眼见识了海云两个孩子的优秀。。。

城乡差别、贫富悬殊不是能想象出的,在学校里看到的与他们"家中"的贫穷应该还有很远距离。

酷暑天气,海云行程满满,还要坚持发文,一定要保重!

 
老来天真的头像
 #

海云的儿子是好样的!祝福!

 
玉山峰的头像
 #

弄潮儿到是第一次見過.海云事先和小孩分享10個小孩的經歷,作好了準備,兒子高燒還頂在那說了篇感人的鼓勵話,這必留下一生難忘的經驗,將來必成為有愛心及使命感的醫生,榮神益人.

 
杏子花开的头像
 #

海云的两个孩子都是爱心的天使。

读《教育,还可以……》中诗儒的文字,已经觉得他很有思想很有见地了。这次读他的讲演稿,更是如此。诗儒,真棒!

 
杏子花开的头像
 #

他不顾发烧,去乡间参加活动,十分难得!

Shiru, you have excelled in this environment, so you can do anything. 

 
鐡手的头像
 #

江苏教育电视台当时在江苏教育新闻里对这次手拉手助学的报道:



 
海云的头像
 #

谢谢铁手帖录像,看了,又想起当时的情景......

 
鐡手的头像
 #

不好意思,现在转贴出来已经很晚了。我当时还没有学会怎样贴视频文件的方法,只能把视频文件下载下来,用邮件发给你和阿朵,我给你们每人发了两遍,想请阿朵看看有什么办法能把助学内容裁剪出来并贴在文轩。我猜大概视频文件体积太大,超出你们邮箱容量,所以你们可能都没有收到,也就没有回音。未能及时让众位文友看到报道,很让我感到遗憾。

 

最近我在转帖视频文件方面有了长进(哈哈,真是要活到老学到老才行呢!),学会了先上传到优酷,再链接过来的方法。我请朋友帮我把助学内容裁剪出来,就这样在海外文轩的回复中把视频展现出来也还是让我捣鼓了好半天才成功。

 

祝好海云!

 
大海的头像
 #

溧水啊,而且是群力,非常偏僻的一个乡镇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