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小城故事(8)---第一次参加比赛

到了三年级一开学,不知为什么,军区的孩子们都不见了(部队转移了?)。从此山中无老虎, 猴子充大王。那年春天的一天,我的班主任杨老师把我和班上另外两个同学叫到办公室---一个大庙里。进去一看,还有别的年级的一些人,说是要我们参加全市算术比赛。那时不叫数学,叫算术。那年头没有奥数班,也不做
练习题。 说要比赛,到了星期天,算术教研室组长带上各年级的代表就去了。

到了那里一看,啧啧,看人家那学校, 那才叫学校呐! 只见两扇大铁门两旁的白墙上大书着龙飞凤舞的八个大字 "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我们的大门是两块大木门,上面的油漆都掉光了。人家还有围墙, 哪像我们学校,只有半条臭河沟围着。进去更不得了,有树,有花,一排排红砖房,整整齐齐。不像我们学校的教室,大小长短不齐 (估计是以前和尚们住的房子)。我还第一次看到了那种绿叶夹红花的植物,算术组长老师说那是夹竹桃。

我们一边看,一边啧啧地走过那干干净净的操场,就分到各个年级的考场教室里了。进了三年级的考场看了看,噢,那穿得干净而整齐的军区的孩子们有好几个在里面坐着呢。低头看看自己露脚趾头的鞋,赶紧把脚塞到桌子底下坐下来。

卷子发下来一看, 两张纸(油印的)。 从头做到尾,没遇到什么困难。可能那时候大家肚子里都没什么食儿,所以出题的也没什么花花肠子来难为肚子里同样没食儿的孩子们。 做到最后,三个附加题里,有一题不会,想也不想直接就交了卷。 回头看看, 嘿,大伙都还忙活着呢,包括军区的孩子们。

过了几天,杨老师又把我叫到了大庙了。这次是校长找我,说是得了全市算术比赛第二名,为学校争了光。但是奖品要过几天六一全校开大会再发。就这样, 眼睁睁地看着校长把那一大把花花绿绿的铅笔和本子都放进了抽屉。 回头想想又后悔死了,要是把那一道附加题也做出来,那能多得多少铅笔呀! 那时候不懂天外有天呀,一切都用铅笔来衡量。

六一过后, 我留下了所有的笔和本儿,一张奖状寄给了父母。 后来,爸爸来了信,有 一张是给我一个人的,长长的,满满的一张纸。 别的都不记得了,只有一句话让我记了一辈子, 他要我明年争取得第一名。 记得看了信我很生气,对我大姑说:" 第一是那么好得的吗?那都是给军区的孩子准备的。" 不知为什么就老要跟军区的孩子较劲。现在想想,可能是嫉妒他们的脸比我洗得干净, 衣服也比我整齐。

不过也没有明年了,第二年史无前例的文化大浩劫就开始了。哎。。。那该死的文革,耽误了我多少铅笔呀!

分类: 

评论

追梦的头像
 #

春阳好样的!真给咱破庙小学争了口气。

 
春阳的头像
 #

是,没想到的,后来就没机会了,呵呵。

 
予微的头像
 #

春阳可是天才,这么轻松就得了奖!还会把奖状寄给父母,自豪啊!

如果没有那个大浩劫,春阳说不定就还在中国,给孙子们发铅笔!

 
春阳的头像
 #

我觉得那时候可能题也很简单。

 
天地一弘的头像
 #

天才的春阳,如此轻而易举就得了那么多铅笔。

 
春阳的头像
 #

呵呵,我那时候要铅笔很困难的。

 
梅子的头像
 #

春阳的幽默无处不在,那么万恶的文革,被你举重若轻地说"耽误了多少铅笔",味道就出来了,呵呵。。。

 
春阳的头像
 #

是啊,可不是吗?本来上小学很好玩的,一下子就闹起来了。

 
司马冰的头像
 #

那个史无前例真的是史无前例,甚过焚书坑儒,误国害民,耽误了我们铅笔,耽误了我们一代人。

 
春阳的头像
 #

甚过焚书坑儒,绝对的。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