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領養(09)╴╴╴全文完

 

 

                 (09

 

「素珠,屏妮与我可以说是年龄相当了吧?现在怎么样?所以我是不相信这一套的了。」吉米凄然地说。

  关于小珍珠的事情, 两人并没有讨论出什么上策来,不过,有人讨论,总比堵在心中发慌好,所以自此以后,只要吉米中午没有应酬,就到新时代电脑公司来找素珠吃午餐,啇量有什么好方法可以领养小珍珠。      

      好在北京正在全力忙著奧運,短时期之内,他们还不愁小珍珠被别人捷足领去。

      吉米下班以后,与蔡家一同吃完晚餐,日子久了,也学会了中国习惯,饭后吃水菓,而放弃了美式甜点。

     「屏妮的房地产公司,我己经替她卖得一个好价钱,己经将这笔钱存在一个基金里面,给小珍珠及她的兄弟姐妹将来做教育基金。」吉米一面吃水菓,一面告诉素珠,他也习惯了把每天白天发生的事情告诉素珠。

     「今天,我签收了一封挂号信,是进财的律师寄来的。」素珠也轻声告诉吉米。

     「通知你分居己经期满,要你在离婚证书上签字?恭喜你获得自由之身!」吉米高兴得跳起来,冲过来拥吻素珠。

     「且慢高兴,你不是告诉过我,新文化纸业公司是一堆烂帐吗?进财虽糊涂,赵虹那女人却是为了淘金而嫁他的,哪里肯这么便宜我们,一定又起什么花头,所以我还没有这个心肠拆开信来仔细看呢。」素珠忧愁地说。

     看见素珠忧心重重,吉米只得定定地看着她,再拉住她的手,轻轻地吻着,一言不发。等波洛玛抹过桌子,吸过地毯上的灰尘,再把碗放进洗碗机内洗涤,他就与波洛玛匆匆上车,迳自回自巳的家。

     吉米走后,惠娟姨婆与孩子们都己入睡,素珠才将挂号信拆开阅读,读完之后,又将信放回信封,央央不乐地进入自己的卧室。

     她躺在床上辗转反侧,一直到深夜三点左右,知道自已一定睡不着了,只得起床去喝一口水,最后,索性穿好衣服、套上外出的便鞋,向自己的汽车内走去。

     「吉米,对不起,把你吵醒了,我睡不着觉,可以到你家去看你吗?」素珠在车内用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给吉米,近來,她也习惯了依赖吉米,养成凡事都要与他啇量的习惯。

     「啊,素珠,是你,现在是清晨三点一刻,当然欢迎你来看我。」吉米被素珠的电话吵醒,所以声音迷迷糊糊地。

      忘了提一點,他們住的長島沙尖鎮Sands Point,街上每家都沒有門牌號碼,只有姓氏,也就是說,柯家門牌不寫號碼,只寫他們的姓"柯"。

      素珠带了进财律师的挂号信,开车抵达柯家,她在车道上就看见柯家厨房的电灯大开,吉米高瘦的身上穿着睡衣,外面披了一件晨褛,站在大门的电灯下面等她。

      他牵了素珠的手,领她进厨房,倒了二杯热气腾腾的咖啡,一人一杯,又去张罗白糖,奶精。

      「吉米,分居的时间己经结束,但是进财突然变卦了!」素珠气极败坏地说。

  「什么!他不肯离婚了吗?他要争夺孩子的监护权吗?」吉米也吓了一跳,脸色变得惨白。

  「那倒没有,不过条件完全改变了,俊雄的律师说,他要与我将全部家产平分。」素珠忿忿地将英文的公文挂号信交到吉米手中。

  「两年前他白纸黑字,亲手写了一张单子,明明白白地说要将家产的大部分分给我,新世纪归我,新文化归他,大颈镇房子归我,蛮哈塞的公寓归他,竟然反悔了!」素珠由皮包中取出进财没有公证过,手写的清单,重重地塞进吉米的手中。

      「吉米,进财的律师说,今非昔比,进财的女朋友赵虹已经怀孕,所以两人需要一笔钱来结婚,更需要一笔钱来抚养孩子,在美国出生的孩子就是美国未来的主人翁,美国的法官,向来都是以美国未来主人翁着想的。」素珠指着吉米正在看的挂号信。

      公文信极长,吉米大约看了一下,就开始调弄咖啡,又到冰箱  去取了一小块蛋糕,切成两半,一人一半。

     「素珠,他并没有说不肯离婚,也没有要求孩子的监护养育的权利,其他的有什么重要呢?你的钱财难道还不够多吗?难道你没有赚钱的本领吗?你想跟他争夺财产吗?还是你对他余情未断?」吉米说这些话的时候,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非常地缓慢,长长的睫毛盖住他灰蓝的眼睛。

     「哪一项都不是,我只是气不愤,因为自从我们开了公司,进财从来没有为公司出过任何力量,他凭什么要分一半?」素珠不满地说。

     「法律是如此规定的啊,你若不满意他,为什么不在公司还没有開始赚钱以前,早点自动提出离婚呢?」吉米将咖啡杯推到她面前。

     素珠大大地喝了一口咖啡,咖啡己经变得温吞吞地了,她想了一下,突然噗嗞一声笑了起来。

    「吉米,你说得对,以前的我,不知何故,心中有个无形的结,明知进财一无是处,可却不肯离婚,感谢这一年半的分居,让我变得聪明起来,对蔡进财有了新的估价,觉得赵虹看走了眼,其实,她愿意把进财这糟老头子接收过去,就值得这一半家财。」素珠很庆幸地说。

     「素珠,你终于看清事情真象,我真为你骄傲。」吉米非常高兴。

     「吉米,我回去了,明天就打电话告诉进财的律师,同意与进财平分财产。」素珠说。

     「既然来到这里,想不想去看一下屏妮替小珍珠装修的套房呢?」吉米邀请素珠。

     素珠想,既然来打扰了吉米,当然不便拒绝他的要求,何况,她本来早就想特地过来一趟参观一下的呢,就点点头,跟在吉米后面,走到房子的左侧,呀,太美丽,太可爱了!一共二间房,全部以女宝宝的粉红色为主,小床、小桌、小椅、不用说,连玩具如白色的兔宝宝、棕色的小熊,也都一应俱全。

     「嘿,这只兔宝宝比三岁的小宝宝还大哩!咦,这是什么高科技玩意儿?」她指着一个电器盒,问吉米道。

     「屏妮怕她或波洛吗在书房或厨房工作时,小珍珠突然由睡梦中醒来,她的哭声就可以由这机器内传到大人的耳中。」吉米答道。

     素珠不知该说些什么,只好叹了一口气。

    「天已快亮了,我送你回到车上,你可得花一些精力准备,因为法院会通知要把财产冻结,以便清点,务必作到绝对的公正平均。」吉米一面答,一面穿上鞋,送素珠出门,上车之前,他弯下腰,轻轻地在素珠的额头上吻了一下,他的嘴唇,热烘烘的,又软又温柔。

     素珠在离婚证书上签完名,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告诉吉米。

     「恭喜你真正获得自由!我们俩人先到东云阁去吃点心午餐,以资庆祝,晚餐呢,带了孩子们、惠娟姨、波洛玛,大家一同到海港城去庆祝一番如何?」电话里吉米的声音非常高兴。

      与素珠在东云阁吃午餐的时候,吉米灰蓝的眼睛一直发着亮光。他的好情绪一直维持到与全家人一斉吃完晚餐,然后他才依依不舍地与波洛玛一同上车,迳自回自巳的家,素珠也带了孩子及惠娟回蔡家。

      深夜三点左右,素珠的手机响了,原来是吉米打来的。

     「素珠,你睡了吗?」他问。

     「睡了,有什么事吗?」素珠迷迷糊糊地问。

     「我睡不着觉,你过来看看我好吗?」电话中吉米的声音说。

     「好,我就来。」素珠听不出他的声音有什么不妥,连忙起床去喝一口水,穿上衣服、套上外出的便鞋,向自己的汽车内走去。

 开车抵达柯家,她在车道上就看见柯家厨房的电灯大开,跟上次一样,吉米高瘦的身上穿着睡衣,外面披了一件晨褛,站在大门的电灯下面等她。

  见她的车门开处,素珠由车内走出来,他急忙跑过来紧紧地抱住她,不肯放开,好一阵之后,左手紧紧地牵了素珠的手,走到大门,吉米突然弯下腰来,一把将她抱住,将她抱进卧房。

  素珠半推半就地进了吉米的房间,只听他嗄声地说:「我已经等了很久,专等今天!」

  然后就忙着将她的衣服解开。

  没有想到,平常斯文优雅的他,在床上却非常的热情,素珠伸手搂着他的腰,大概因为年青,又喜欢运动,他的腰身甚有弹性,他的胸膛也很是结实,更吸引人的,是他男性的气息,伴着古龙水的香味,真是中人欲醉。

 「啊,没有想到你的腰这么细,胸部这么挺,小屁股这园滑。」吉米喃喃地赞美。

 激情过后,素珠有点害羞,起身穿好衣服,说是要回自己的家。吉米只得又将她送回车中。

 回到家中,闭上眼就感觉到吉米那结实的身体,以及他的温柔缠绵。

 「我现在比以前胖了这么多,努力减肥的効果并不那么显着,吉米还口口声声称赞我苗条!」素珠想了一下,啊,他一定把我与高大硕健肥壮的屏妮在做比较,当然觉得我的腰儿纤细啦。思想了一会儿,不知不觉吃吃地笑了起来。

   天快亮了,惠娟姨己经起床将早餐准备好,素珠也就起床,穿衣、刷牙、洗脸,然后走出来吃早餐。

  「素珠,什么事情,这么好笑?」惠娟姨问道。

   我在笑吗?素珠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来摸了摸自己的脸。

  「老板娘,你今天气色很好,看起来很高兴?」到了办公室,小高好奇地问她。

  「是吗?」素珠笑着回答。

   她突然想到一件事,连忙正色告诉小高,说新时代电脑公司要准备好,因为不久有人来清点公司资产。

  「老板娘,公司一切程序都是循规蹈矩,帐目也都清清楚楚,什么都不怕的。」小高很有自信地回答。

  当天晚上,吉米吃完晚饭,将波洛玛送回去之后,自己又开车回来,手中提了自己的睡衣,刮胡刀,以及电动牙刷。素珠很喜欢睡在他怀裡的感觉,更喜欢半夜  闻见他那夹着吉龙香水的男性气息,所以也不曾反对,吉米就此住了下来。

  过了一阵子,吉米在晚饭桌上提起奧運已經成功地結束,领养小珍珠的事,一定要赶快进行。

 「好了,我们尽快结婚罢,既然已经有了二个健康活泼的儿子,人家一定更加相信我们领养孩子的能力。结完婚,我们就立刻动身到北京。」吉米很快乐地提议。

 「到中国北京去?我们全家都去吗?听说中国国土很大,有很多中国人。」哥哥小进非常兴奋,因为他到美国来时才只有一岁,对中国非常响往。

 「听说那边的人讲话都讲卷舌头的京片子。」只会讲台湾国话的惠娟阿姨也好奇得很。

 「我們可以去參觀鳥巢,也可以去參觀水立方…。」素珠說。

 「到中国去,要穿功夫装罢,我们可以将上次中国日穿的中国服装穿到北京去。」弟弟小进跳着拍手。

 「傻孩子,北京十分现代化了,没有人穿唐袄、戴了瓜皮帽、手中拿了檀香扇子在街上行走的。」想到吉米上次在中国日穿了唐装可笑的样子,素珠不禁笑了起来。

後記;有一天,素珠的朋友余國英親眼看見離了婚的進財与大了肚子的趙虹在快樂歌廳對唱卡拉OK。

 

 

姓名: Gwen LI  余国英

地址: 6594 South Beagle Dr.

           Homosassa, Fl., 34448

           U. S. A.  

电话:352-628-5375

电子邮件:thelis2002@yahoo.com

 

分类: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想不到是这样皆大欢喜的结局。

谢谢,很喜欢这样款款道来的作品。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閱讀!

 
予微的头像
 #

放下来,轻身前进;转个弯,海阔天空。

为素珠庆幸,多谢作者这么好的故事。

照片这个大眼的宝宝,是素珠的混血儿吗?好可爱!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閱讀!

 
春阳的头像
 #

这大眼宝宝真可爱,结局很好。

 
余國英的头像
 #

謝謝閱讀!有讀者的作者有福了!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