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我曾经是剩女

我曾经是剩女

我家离玉渊潭很近,这个园子地方很大,有一滩巨大的水面,人造景观不多,野趣不少,所以经常去玉渊潭逛逛。几年前某个周六,又去玉渊潭,从东门进去,过了一个小桥,就觉得耳朵里有一种“嗡嗡嗡……”的声音,低频的低分贝的,但是很连贯,像蜜蜂?像机器隆隆声?顺着路继续往前走,绕过一片竹林,一个空场上豁然一大片人,男男女女三三两两在那里交谈,这嗡嗡嗡的声音就出自那儿。

记者的职业习惯驱使我走过去,哦,原来是相亲的,严格地说,是替儿女相亲的大伯大妈叔叔阿姨,有的拿着孩子的简历,有的胸前挂个牌子,贴着孩子的照片和简况。后来才知道,这里早就有个相亲角,是急着给自家的剩男剩女找对象的父母自发形成的一个婚介沙龙。嘿,好玩!我开始在人群中穿梭、观察,甚至和有些老人聊一聊,因为我的年龄也和这些父母差不多,我家也有剩男嘛。

哦,扯远了,是说我自己是剩女的事儿呢。我讲这个故事的意思是说,从这个相亲角就可以看到,家有大龄男大龄女的中国父母是如何心急如焚。我就曾经让我的母亲“心急如焚”过。

我虽然上学早,但是1966年高三毕业与大学擦肩而过后,又在学校里搞“文化大革命”耽误了两年多,直到伟大领袖挥手让我们到农村去接受在教育,就是1968年冬天了,我就是差俩月20岁的大姑娘了。当时母亲被打成黑帮,开除公职遣送回老家,我就成了黑五类子弟,母亲被监督劳动改造扫大街,村里下乡回乡知识青年开会都不让我和初中毕业接受在教育的大弟弟参加,“阶级斗争”把我们搞成了“不受欢迎的人”。

当时我们老家农村是早婚的习俗,男女青年十七八岁基本就都婚嫁,不到20岁就生孩子了,我都20岁了,肯定是剩女了。我和大弟弟的婚姻问题肯定应该考虑了。大弟弟好说,一是他小两岁,二是男孩本来不用急,难办的是我。农村也有剩男,那多是或家境困难、或身有残疾、或人有问题的,即使这样的,也没有人愿意接纳我这黑五类子女,那不是自找倒霉吗,而且不是倒一辈子霉,是倒八辈子——子子孙孙都跟着倒霉呀。眼看她的“前途无量”的聪明女儿(这是母亲自己认为的,天下父母都戴着有色眼镜,都看着自己的孩子好)因为她落的这般下场,可想母亲那时是多么心焦哇。

就这样熬到1970年,母亲的问题得到了平反,恢复了公职,家庭噩梦结束了,我的婚嫁问题才提到了议事日程,也有媒人来给介绍对象了,这时我都22岁了。我自己嘛,真的是一点儿不着急,因为在农村给我随随便便找个什么我看不上的人嫁了,我也不干哪,我宁肯不嫁,守着父母过一辈子呗。

有一天,一个媒人介绍了一个中学教师,大学毕业,比我大几岁,在外县教书。我母亲一听条件还合适,起码有文化有公职不是农民,于是答应媒人可以相亲。不过第一次相亲要她自己先看,她看中才安排和她女儿见面。男方对此条件没提出异议,于是我大弟弟骑自行车带着母亲跑了十几里路和那个中学教师会面。这第一次相亲也是最后一次,回来后母亲只说了一句“不行”就没再说话,估计是很失望很沮丧。后来据我大弟弟介绍,那位中学教师“蜡黄脸、一口黄牙、满身烟味”。我感谢母亲和大弟弟“代驾出征”,没让我看见那张“蜡黄脸”和“一口黄牙满身烟味”。

后来村里来了省委派来的农村工作组,我被抽出来帮助省委工作组抄抄写写整材料,也可以挣工分,不用天天脸朝黄土背朝天下地干活了。1972年大学重新招生,招生方式是推荐,大学生叫工农兵学员,我被推荐上了大学。说到工农兵学员就会有人想到“走后门”上大学,我可没有后门,我是真的被推荐上去的,因为我家父母只是没权没势的人民教师臭老九,社会地位低下。也许那会儿县里公社里村里都有省直工作组,没人敢明目张胆徇私枉法开后门,我才能上大学。

上了大学,我仍然是剩女。我走时母亲嘱咐我,到学校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也留意点。第一学期后放假回家,母亲问我的第一件事就是“有没有合适的”,可见我这剩女确实是母亲的一块“心病”。我说没有,男同学好点的谁也不会等到20多岁才谈对象,没谈对象的就是“困难户”,她也知道她的女儿似柔实刚,心高气傲,不会低就。

有句话说,“不是身边缺少美,而是没有发现美的眼睛”,有一天,我的眼睛突然擦亮了,发现“美”了(当然是“情人眼里出西施”那种哈),和同班同学、我的老公擦出了火花。毕业后由于两地分居和我母亲重病,无暇顾及其他,直到1978年我们才结婚,从此结束了我的剩女生涯,那年我29岁。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看来省直工作组还是很管用的。有空说说这眼怎么就突然的亮的嘛。

 
司马冰的头像
 #

这么快,我半分钟前刚贴上,谢谢木桐。我都忘了怎么擦的了,我比较注重要德智体全面发展,第一次注意到这个人干活不惜力气,爱帮助人,第二次发现这个人学习还不错,班里全优的两个,我是第一个,他是第二个,第三次发现他还挺爱打篮球的,我是校篮球队的,有几个男生包括他经常陪我们女生练球,就比较注意这个人了,但是还没擦火花,到毕业那年了才开始擦了。

 
春山如笑的头像
 #

第一批工农兵学员真不简单。喜欢你的故事,能自己发掘人才,像你的性格。但等了好多年,真不容易。祝福你们。

 
司马冰的头像
 #

谢谢春山,我觉得我是幸运的,最后没被剩下,也没随便嫁了委屈自己。

 
春山如笑的头像
 #

你这样乐观性格的人一定很讨人喜欢,绝对不会剩下,毕业后他等了你三年呢!

 
梅子的头像
 #

第一批工农兵学员还真是没有走后门,老三届没有结婚的上的不少,后来就变味了。

原来是大学同窗啊,命运不错。

 
司马冰的头像
 #

同窗呢,自己看对眼的,呵呵。

 
阿朵的头像
 #

大学擦出火花,是最美的事情了。

 
司马冰的头像
 #

最后半年才擦出来的,之前当然互有好感,但是那时候他是“工农兵学员”里那个“兵”,“兵”的纪律是在外执行任务期间不能谈恋爱,他上大学也算在外执行任务,所以不敢行动。最后半年了,眼看各奔东西了,不下手不行了,他才偷偷行动的。我们一直没有公开,地下党似的,有约会的暗号和秘密地点,还传字条,想起来也挺好玩的。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今晚九点,大槐树下,暗号照旧!

 
Sujuan的头像
 #

林导一定演过无数类似的蜜约。也给我洒一洒吧!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我这个人不是多情种子,上大学时年纪小才17,不时风情,就知道傻玩,约会没有,常给年龄大的同学望风,或者搅局是真的,大有聊斋婴宁风范。

 
追梦的头像
 #

那个时候29结婚确实属于晚婚了,哪像现在年轻人三十多了都不着急。

 
司马冰的头像
 #

那时候29岁绝对是剩女了,而且那时候社会舆论对剩女不宽容,亚历山大呢。

 
予微的头像
 #

日子虽然艰难,外星姐姐却能坚守信念,故事说的更是温馨。

放眼看来,很多剩女其实是因为才华横溢,能坚持自己不随便委屈自己的,才能得到幸福。

 
司马冰的头像
 #

随便找个农民剩男嫁了,实在觉得太委屈,当时也不知会有母亲的平反,交给命运吧。

 
呢喃的头像
 #

握手记者朋友!我也算剩女啦,不太开窍,参加工作以后才考虑个人问题。

 
司马冰的头像
 #

如果不是耽误六年才上大学,我也“不开窍”,可能参加工作后再找了。1972年上大学我都23了,不过也没太着急,是碰对了有这么合适的人,呵呵。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大学毕业那年正23,根本没开窍,还稀里糊涂嘻嘻哈哈到处玩,我们班男生里有不少是大男生,都大我8、9岁的,语重心长地提醒我:林玫,你什么时候长大啊?我没心没肺地回答:长大干什么?

 
春阳的头像
 #

这样啊,原来我也“剩女”过啊。

 
司马冰的头像
 #

我们都是曾经的剩女,剩女万岁!

 
琴韵的头像
 #

写得真好!那时候29岁结婚可不就是“剩女”么。现在年轻人找个对象咋这么难呢?

 
司马冰的头像
 #

说实话,那会儿剩女确实不太多,现在放眼一看,一大批,我周围的同事朋友不少人为自家剩女发愁。

 
司马冰的头像
 #
 
余國英的头像
 #

不是剩下來,而是因為緣份未到,月下老人的紅線還沒有把你們兩人繫在一塊兒呢!

現在大家網上相親與村口相親,有什麼不同呢?

 
司马冰的头像
 #

谢谢余国英的诠释。不过我母亲实在为我着急呀,像北京玉渊潭相亲角的大爷大妈一样的焦虑。

 
熊猫的头像
 #

现在美国东海岸这边也有许多白领剩女

 
司马冰的头像
 #

太平洋这边的剩女也多为白领,也是“皇上不急太监急”,自己不急父母急。最近一个好消息是,一位朋友的侄女不算太剩的30岁剩女奉子成婚了。

 
子蕴的头像
 #

见面归来,急着打开你和梅子的博客补课,一下子拉近了距离,看来每个人都是一本书这话不假,写得真好,只是“此处略去?字”关键部分没讲眼睛怎么亮的,不太解渴。哈哈,我在这里等着且听下回分解了。

 
司马冰的头像
 #

看到你有评论的邮件提醒,我就笑了,我也正在补课呢,在你新浪博客里呢。有时间我给你单独分解擦亮眼睛和秘密约会的故事。

 
Sujuan的头像
 #

不行呵,孤星大姐怎可以这样开小灶单单让子蕴大姐看擦眼睛冒金光的奇迹呢?要分享让大家都开心学习!

 
司马冰的头像
 #

素娟眼神真好,被你看到了,好吧,等我哪天鼓起勇气,突破心理障碍,说出我的故事,呵呵。

 
若敏的头像
 #

外星姐,这不是剩女,是你等的人还没出现。缘分,等他出现,你就不剩了!

问好!也问姐夫好!

 
司马冰的头像
 #

谢谢若敏安慰我。也许是缘分,他高中是男校,没有女生,并且此人性格内向,不爱交往,没有机会接触女生;文革后下乡潮中他参军了,也没有机会接触女生,所以就留给我了。

 
杏子花开的头像
 #

 

我的妈妈也是29岁结婚,她31岁的时候,我才出生的。

我27岁结婚的,还觉得结婚早了点呢。



 
司马冰的头像
 #

也是晚婚,也得算剩女,只是有的剩女没有剩到最后。我是第二年生的儿子,我比儿子大30岁。

 
杏子花开的头像
 #

可我觉得晚一点结婚的好处有很多哦。其中两点是1.青春几乎完全掌握在自己个人手中。我的青春我做主。2.成熟一些再要孩子,在照顾孩子方面或许更方便更适合一些。

 
anna的头像
 #

冰姐好!您是共和国的同龄人吗?《知青》里的周萍是不是很像您?她好可爱的!安娜

 
司马冰的头像
 #

对,我比共和国生日大点。我有那么可爱吗?(不自信地说)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