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半涩时光 二十五 艰难到家

半涩时光

 

                                                      二十五

                                                 艰难到家

 

             第二天方桐终于坐上了开往乡下的中巴,听着乡音看着窗外熟悉的田野,方桐真真切切地体会到回家的感觉,这是自己成长的地方,二十年来第一次离开半年之久,如今回来了,却有很多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堵在心里,从空间距离来看,也就是半天的车程,就从现代意义的省城回到了闭塞的县城,如今再向有些原始的乡村。可从这乡村走出去,到县城再到省城,究竟需要多少年的艰辛努力才能到达?自己不过是到省城读书,将来能落脚何处还很模糊,也不知道在这样存在巨大差异的社会里能拼出怎样的一个未来,很显然,这乡村真的是难以接受的,不是为了生活的艰苦,而是因为太过封闭了,每一个村庄如同一个用土墙包围起来的大院子,进去了就很难出来,每天接触的就是鸡狗猪羊牛之类的,再有就是无声的田地了,人们始终在这个围墙里打转转,一年又一年的,不知道外面究竟是怎样的,也不知道怎样才能进入到外面的世界,整个与外面一点干系也没有,忙时农活闲时麻将,说是无忧实际一直在忧愁之中,忧吃也忧穿,除了时间有些多余外其他东西基本都缺,这样封闭的地方实在让人难以忍受,会疯掉的……

 方桐下了车,还得走上二里多路才能到家,路泥泞的很,只能尽量找有脚印的地方落脚,一步一步地小心寻找下一脚的落脚点,一步一步地接近自己的家,家怎么就在这样不便的地方,要是靠这路边也好啊,也方便些,可现实却这样无奈,也令人有些沮丧。远远的就望见了,家家的屋顶上都是一层白白的雪,看来这次的雪范围可真不小,从省城到这小乡村都在它的范围之内,真是够厉害的。

 方桐有些累了,站定身子向村子方向望,那一片白色的土地上一个灰色的村庄在静静地存在着,那灰色来自家家户户屋后的树木,这密密的树木倔强而又高傲地竖立在白色的田野上,护佑这一座座房屋。这一座座房屋里不是自己的长辈就是同辈或晚辈,有看着自己长大的也许还抱过自己的叔叔婶婶有同自己一起长大的伙伴们,他们有的已经在这一片小小的村庄里生活了一辈了,有的将要再这里生活一辈子,他们在这里出生在这里成长,他们在这里成家在这里劳动,他们还将在这里老去,他们也希望能走出去,可是真的太难了,于是就不存这个愿望了,他们也希望后代能过上轻松快乐的生活,可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这个世界并没有多少机会留给这样的村庄……自己真算是幸运的,可谁又知道自己付出的努力?这个中的艰难与痛楚别人又怎能知道?无论是县城里的霞,还是省城的圆月,她们,她们又如何真的能体会到自己内心的悲凉和艰难?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一个人就是一个世界,没有人能彻底地感受你所感受的,即使是生活在一个家庭里,即使你是双胞胎,感受也会不一样,这是生命之难也是生命之独特,可想,理解是多么不容易的事,此刻,谁又能理解自己站在路边遥望村庄的感受?……

“吆,这不小桐子吗?大学生放假了?!你妈天天念叨,真念叨来家了!”迎面一个黑脸的汉子推着堆满圆滚滚口袋的小车子,后面还跟着个穿花棉袄的,这是东头三叔两口子,方桐连忙应道:“三叔三婶加小麦啊?”“嗯,加点米和面过年,快家去吧,天太冷了!”三婶也笑笑道:“到底是大学生啊,一看就文文静静的!”方桐嘴咧了咧,算是回答。

 下了大路走上通向村子的小土路,这路更难走,只见路面上烂烂的几无插脚之地,一脚下去就陷住了,没有办法只能尽可能地走路边上,这路边有点巴根草,也有点人家的草堆,有些草就不容易滑也不容易陷,但就这样几步下来就满头是汗,那一脚下去想抬上来就得费很大的劲!方桐自己也觉得滑稽,这好像在表演霹雳舞似的,是在走太空步吧?!一腿落地弓起,另一脚提起高抬寻找另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身子配合腿的动作前倾或后仰,这舞蹈动作可能就这样产生的,可惜除了这村里的居民,谁又能真心体味这份艰难呢?只能怪命不好,出生在这样的地方,怪祖坟上没长那颗蒿子,念不上书活该受这份罪……方桐一步一步吃力地挪动着内心却翻滚不已,这天下实在是太不公了,哎……突然脚下一滑身子随即失去了重心……方桐慌乱中一把抱住一颗小树,就这样右腿还是跪到了烂泥里!

 当方桐终于从村头磨到庄子中部的家中时已经精疲力竭了,比昨天夜里到县城时还累,八十岁的奶奶看方桐回来高兴的格格直笑,妈妈连忙倒热水给方桐洗脸,催促把衣服换下来好洗。方桐却忙着把从省城带回来两盒酥糖拿出来给奶奶,奶奶一嘴假牙,硬的东西不能吃,这酥糖很酥,也很甜,奶奶拿着酥糖又要哭又要笑,眼泪就那么挂在眼角,妈妈说:“老奶,孙子有用了!”见此情景,方桐也难抑心情,连忙换下沾了一身泥的衣服,上床上歇歇去了。

 方桐裹在被窝里还有轻轻的抖动,想想奶奶这一辈子真是吃了太多的苦,年轻时养了八个孩子只存活了五个,其中一个生下时恰逢下雨把灶台给下塌了,爷爷偏偏不在家,奶奶只好撑着身子自己砌灶台,等灶台砌好才想起床上还有刚出生一天的孩子,再去看时早凉透了……爷爷在方桐不记事的时候就去世了,唯一有印象的就是爷爷留下的一口大缸,那是爷爷年轻时放酒用的,这口大缸实在是大,全村只有这一个,小孩一旦掉进去就不可能自己爬出来!这么多年过去了,奶奶常吃饭吃着吃着就笑起来了,说哪想过的,现在能过上这样的舒心日子!妈妈一见奶奶这样就笑了,说,看,你奶心多宽啊!

 

 

 

 

 

 

                                                                0一三年一月十日十六点二十五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生活有时真是不能细想,绝大多数人是跟着大家来世界上转了一圈。他们也许耕作了土地,为世界添了粮食,也许留下了朴素的、无人记载下来的思想品德、也许繁衍了后代,但他们没有挣扎吗?

也许他们没有像方桐那样见了世面。。。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受自身条件的限制,很多人只意识到自己是在怎样的一个层圈里,就在这样的圈里保持一定的姿态直至老去,想不到或者说无力打破这样的圈子,这究竟是一种悲哀还是一种安稳?打破圈子到更高层面的圈子里就是人生的目标吗?似乎也不能这样说。正因为我们还有许多需要面对的困惑,所以我们还在行走,也许意义就在于我们的行走……

 
予微的头像
 #

木桐写得真切,乡村的景致,乡人的艰难,忧愁呆板的生活,方桐的思绪和内心的挣扎,人生的不公平,。。。都铺陈开来。

奶奶的格格笑,舒心的眼泪,都让人感受到了。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这只是乡村的一个面,你会在后面的文字里体会到乡村的其他面。

 
雨林的头像
 #

“这密密的树木倔强而又高傲地竖立在白色的田野上,护佑这一座座房屋”。写得真好。祝愿树还在, 屋还在,乡情不改。

 
木桐白云的头像
 #

难了,神州一片新。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奶奶又哭又笑, "奶奶,孙子有用了!" 妈妈的这句话包含着多少骄傲和期盼,他对于方桐是一种巨大的的压力和鞭策。

希望方桐能有选择的余地,但他似乎没有多少余地后退,只能前进。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是啊,没有任何退路,只能迎头而上,无论风雨雷电。

 
绿岛阳光的头像
 #

木桐君写得真好。有时想这人生下来就是不平等的。时代,家庭,地方,国家不同,人生的境遇就完全不同。

 
木桐白云的头像
 #

因为种种的不同才有了各种的努力奋斗。

 
岩子的头像
 #

乡下,泥泞的路。。。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泥泞的路导致严重的封闭……

 
呢喃的头像
 #

内心的挣扎,奶奶的满足,跃然纸上,留下印象,期待下一篇。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谢谢呢喃。

 
林夕杰的头像
 #

读了木桐白云的文章,让我想起自己的奶奶,问好!

 
木桐白云的头像
 #

那一辈的人最艰难,谢谢林夕杰!

 
追梦的头像
 #

奶奶的故事令人心酸,中国人口在上半世纪几十年变化不大,家家都有夭折的孩子,现在中国农村的进步应该是可观的。

 
木桐白云的头像
 #

我在这里实际是拉开中国社会一个阶段的一个口子,通过这个口子可以看到平常容易被忽略的真实。

 
熊猫的头像
 #

烦恼来于太多的思想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