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領養(08)

   (08)

 

 

己经中年发福的进财既不懂得管理公司的业务,也不会照顾家庭爱护孩子,更不知道体贴妻子,这样的丈夫,我不抛弃他,己经算他运气,抢回来干什么?实在太可笑了!

 进财临走,说以后每周六中午来看孩子。

 不过,下周六中午,他与赵虹接了孩子,直接就到餐馆,与一群朋友们聚餐之后,可才二、三点钟不到,他们就把小进和小财送了回来,告诉惠娟姨婆,说星期六不便,改成星期五带孩子们去晚餐,就匆匆开车走了。

 二兄弟回家睡完午觉,正好赶上与妈妈一同在自家后院游泳池戏水玩耍。

 「素珠,进财打了一亇电话过来,说这亇周末无法探视孩子,以后再说罢,我看他只懂得追求女人,从来没有心思跟孩子在一斉。素珠下班回家,惠娟姨婆向素珠报告。

 「阿姨,这个周末,进财不来最好,因为我得答应了吉米,要全力帮忙他处理屏妮的葬礼,只好麻烦你在家看顾小进及小财二兄弟。」素珠非常伤心地告诉惠娟。

 「屏妮过世了?什么时候?」惠娟惊呆了。

 「今天上午。」

 「怎么可能!柯太太那么年青,才卅岁出头吧?那样一个大个子,不是健康粗壮得很吗?怎么说死就死了呢?简直不敢相信。」惠娟一再追问。

 「屏妮十几年前,脑上就长了一亇肿瘤,就是因为她非常健康,才把这脑瘤抑止了十多年,最近才突然演变成癌肿。素珠说着说着,眼泪就流了下来。

 「那可怎么办!吉米怎么办,一个人住那么大的房子,多么可怕!北京的小珍珠怎么办?」惠娟放声大哭起来,柯家的房子与素珠家的属于滨海同一亇地区,每家都有两英亩左右的大院子,有私人沙滩、球场及泳池,房屋也很大,光卧室就有五、六间。

 「阿姨,不要哭罢,哭了大家的心  更乱,明天我就会见到他。」素珠也突然觉得很想见到吉米,可怜的吉米,有什么好办法可以替他分忧呢?

 「见到他,叫他到我们家来搭伙,搬到我们家来住罢!」惠娟姨婆己经泣不成声,她非常喜欢柯家俩小口子。

  殡仪馆就在大颈镇的大路上,素珠一大早开车经过镇中心,看见主道上的牌子,早已换成原来的“大颈路"及“缅街"的路牌,因为时间尚早,路上车辆不多,“中国日"那天立的那“中国路"与“北京路"早己不知去向,心中甚为感触。

  素珠一早到了殡仪馆,一直在办公室里与殡仪館的经理交涉处理各种手续细节,等事情办完,才由办公室内出来,只见穿了全黑西服的吉米,站在人丛之中,正在与吊丧的人應對寒喧,吉米一看见穿了全黑长裙的素珠由里面出来,立刻放下众人,快步跑过来,一把抱住素珠,放声大哭,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吉米此举,令她觉得措手不及,不知该如何是好,最后,她见吉米暂时没有放开她的打算,只得勉强地镇定自已,当了众人,像姐姐哄一个比自巳高出很多的弟弟一样,伸出手去拍他的背脊,口中轻声地说:「吉米,吉米,There, There」。

  她轻轻地拍着他,感觉他很年青,背脊非常结实,身体十分强壮健康,不过,目前,这付年青的身体上附的灵魂,十分飘泊无依。

  过了很久,他才放开素珠,高高的个子,站在哪里,非常茫然地问:「素珠,屏妮走了,丢下了在美国的我,也丢下了在北京的小珍珠,没有了屏妮,我以后怎么过日子呢?」

  因为屏妮香消玉殒的时候,己经严重脱水,变得乾瘦可怕,所以殡仪馆的人及吉米都主张不要盖棺出殡,也就是说不要众人瞻仰遗体,棺材上盖满了鲜花,礼堂里及墓地上也都排满了鲜花,吉米对素珠说;「这样,大家心目中的屏妮,永远是原先那个体态丰满、健康快乐、笑口常开、心地善良的安琪儿。」

  素珠点点头,她己泣不成声,热泪流得满脸。

  下葬之后,请全体亲朋好友吃饭,在餐厅内吉米一直要素珠守在他身边的座位,餐后,又请她与他一同迎送宾客,一直到天色极晚,她告诉吉米说惠娟要他明天到蔡家去吃饭,他才陪她走进停车场,等她坐上自已的汽车,将汽车开走,他还六神无主地向她挥手。

  第二天,吉米十点左右就来与小进、小财两兄弟打球,幸好惠娟姨婆与妈妈不止一次告诫小家伙们,要对吉米叔叔特别好,在他面前不许提到屏妮,因为屏妮巳经进了天国,提了吉米叔叔会伤心。

  打完球,两兄弟各自回房洗澡,吉米也与往常一样,迳自走到蔡家客房冲了一亇浴,擦干头发、穿好衣服才出来吃午饭,吃完午餐,提了钥匙开车回柯家,柯家与蔡家在同一条街上。

  「昨夜一夜没有合眼,打完球,吃完饭,可以好好睡一觉了!」吉米与往常一样,拥抱了一下惠娟姨婆及素娟,又与小雄、小财两兄弟举行时下年青人流行的“上五"、“下五" 互相击掌道别。

  「吉米,今天是星期天,晚上再过来吃晚饭罢。」惠娟姨追出去邀请。

   吉米看了女主人素珠一眼,素珠只得也张口邀请他过来吃晚餐。

   午睡之后,吉米过来与小进、小财以及素珠在蔡家的游泳池一同游完泳,吃完晚饭,要回家之前,突然问惠娟姨有没有吃不完的菜和饭,可以让他带回家。

  「我们的管家波洛玛,是屏妮请来的,只会讲极少的英语,我又不会讲西班牙语,互相沟通不良,看来她很怕我辞退她,丢掉饭碗。今天我带些中国菜回去给波洛玛配辣椒吃,要她明天下午步行走到惠娟姨这里来,帮助府上做做清洗、扫地、吸尘、烫衣服等工作,这样,我们每天到你们这里来吃晚餐,以工换工,不知你们以为如何?」吉米提出一亇建议他打算在自己家吃美国早餐,中午与人应酬吃啇业午餐,晚餐与蔡家同吃。

  惠娟姨喜欢带孩子,也喜欢做饭,却非常不喜欢清理打扫房间,因为美国人清洁的标准太高了,永远要求窗明几净,纤尘不染,在中国报纸上登了广告,找来的人都不合理想,自巳做又觉得太吃力,现在有波洛玛做下手,这种建议太合她的理想啦。

  素珠见自已的阿姨这么满意,当然也就不便有任何异议。

   素珠穿了一件新衣裳出外谈生意,与人家握手道别后,一看手表,已经十二点半,难怪饥肠辘辘,看见墙上说明餐厅在二楼,她跟着箭头指示的方向出了电梯,一看,呀,餐厅外站着这么多人排队等候,她不愿排队,正要掉头走开。

  「素珠,老板娘,我在这边!」声音很熟,站在队伍最前面的一个洋青年正在向她招手,定睛一看,原来是衣衫整齐的吉米。

 「两个座位,我们一共两个人。」吉米对女招待说,为了免得排队,素珠当然不能说两人不是一伙的,何况,有机会与吉米一同吃顿午餐也是一件不错的事。

   女招待领了吉米与素珠到角落里一个空的座位上。

  「我们要这边这张桌子,有荣幸与美丽的老板娘一同吃午餐,当然要一张能见度高一点的座位。」吉米笑嘻嘻地指着另一个桌子对女待说。

  「吉米,你怎么会到这里来吃午餐?」素珠很高兴地问道。

      「素珠,我经常都到这里来吃午餐的呀,因为我的会计师事务所就在这商业中心的二楼,我来这里不希奇,你来这里才希奇哩。」吉米笑道。

      「稀奇吗?近来我为了减肥,中午只喝一杯咖啡,咖啡中的牛奶就是我的午餐。」素珠近来愈发喜欢吉米,与吉米午饭时不期而遇,觉得十分欣喜。

     「素珠,我看你今天好像换了一个人,嘻嘻,我一直就很喜欢你,而我比较更喜欢今天的你。」吉米一面斯文地吃着他的三明治,一面轻声地谈笑,不时用纸巾轻轻地擦着嘴角,他那细长乾净的手指上的指甲,修整得乾净而美观,非常赏心悦目。

     「嘻嘻,喜欢,比较更喜欢,你是在练习英语比较式的文法吗?」素珠自已先笑了一下。

      年青的柯吉米也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小珍珠的事,你怎么决定的呢?」素珠娇嗔道。

 「我当然仍然想要小珍珠,而且这也是屏妮的遗愿,但现在没有屏妮,人家肯把一亇可爱的小宝贝交给一个独居的年青男子抚养吗我想,若由你出面去申请,可能更有把握些。」吉米的脸上立刻布满了忧愁。

 「怎么可能,我是一个正在与丈夫分居要离婚的女子呀!」素珠也一筹莫展。

 「那等你办好离婚手续,为了争取到小珍珠的监护权,我们就去办一道结婚手续,不就行了?」吉米突然提议。

 「太异想天开了,这个年头,只有为了绿卡而假结婚的,那有为了抱养孩子而假结婚的呢?何况,我们的年龄并不相当。」素珠一本正经地反驳。

 

 

余國英Gwen Li

6594 South Beagle Dr.

Homossasa, Florida,34448

U.S.A.

352-628-5375

分类: 

评论

梅子的头像
 #

也许我开始看得粗,不知道素珠是否曾经叫月珠,我看你有时俩名字交错使用,也不想回去查询,就在这里请教一下。

 
余國英的头像
 #

梅子妹妹,太謝謝妳了!謝謝指正!

 
梅子的头像
 #

不必客气,我一般读得细。

每个人都可能有疏忽,看到就说出来是我的习惯,有时我还鸡蛋里挑骨头,呵呵,谢谢理解。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