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你在这里

地质队的小伙子

七十年代初的一个春末,刚满十九岁的圆圆在离县城二十五公里的供销社工作。那时候供销社的所在地也是公社(一九八五年起改称乡政府)的所在地,配套的单位有粮站、邮电所、农行营业所、医务所、广播站和全公社唯一的小学至高中的十二年制学校,可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

 

圆圆是头年年底才招到供销社的知青,在众多的公社干部里,她是最年青的。她来的时候,这里几乎满员,一个萝卜一个坑,他们让圆圆取代了出纳小李,而将小李调到分店工作。倒不是这里边有什么猫腻,因为圆圆是女的,分店的售货员大多都是男的,她去了不大方便。小李对此毫无怨言,他很快向圆圆移交了工作,并热心地培训她一周。就这样,圆圆成了供销社的出纳,除了给员工们发工资外,她每天到土特产收购门市部上班。

 

圆圆身材苗条,中等个,梳着齐腰的长辫子,阳光快乐。她那微黑的杏仁脸上长着小巧挺直的鼻子,虽说是单眼皮,但长长密密的睫毛使她的丹凤眼显得更加漂亮,应该说圆圆长得挺讨人喜欢的。

 

供销社有九个职工,其中包括圆圆和炊事员。这里有两个门市部:一个卖百货、一个收购土特产的。卖百货的有三个人,两个女的,一个男的。每逢集市日,方圆几十里的农民都会来供销社做买卖,把个门市部围的水泄不通。那天供销社的人,包括主任和会计,几乎倾巢出动去解燃眉之急,即便是从分店回来开会的营业员也不能袖手旁观。一天营业下来,货架上几乎是空的。

 

收购土特产的老头姓杨,大家都叫他杨老, 他是县城人,单身一辈子。农民们来卖土特产时,杨老收购,圆圆付款。土特产的品种有:羊毛、羊绒、羊皮、鸡蛋、杂骨、牙膏皮、废铜烂铁、麻绳头、废报纸等。门市部里有股淡淡的羊绒, 羊毛和羊皮混杂在一起的怪味。圆圆刚来时对这种味道有些不太适应,时间长了, 也就慢慢地习惯了。

 

杨老除了收购,还兼做保管,所以经常出出入入。杨老不在时,简单的物件圆圆就自己按单价收了把款付给卖货的人。但遇到羊绒,羊毛和羊皮,圆圆就抓瞎了,得等杨老回来鉴定级别。

 

除了赶集日, 平时很少有人来门市部。不出几个月,杨老对圆圆渐渐放了心,几乎每天都是她一个人坐在门市部等顾客上门。圆圆无事可作,又不能随便关门,只能傻傻地坐在那里守株待兔,日子慢得像蜗牛爬。有时候粮站和银行的人没事干, 就到圆圆这里聊天。圆圆和这些人天天一个锅里吃饭,大家彼此都很熟悉。

 

一天,圆圆的门市部来了几个穿着洋气,操着外地口音的人。原来他们是省地质勘探队派来勘探矿产的,要在这里住至少三到四个月,他们的帐篷搭在离公社不远的村子里。一同来的有四个人,其中两个还带着妻子。两个女人中的一个怀孕不久, 要吃鸡蛋,就想来门市部买些回去。门市部的鸡蛋只收不卖。圆圆为难便找杨老商量。杨老说,"外地人娇生惯养,出门在外不易,就让圆圆卖几斤鸡蛋给他们。"

 

不久圆圆发现这几个勘探队员乎每天都从她的门市部前经过,圆圆慢慢地就和他们混熟了。有一天, 两个年青的队员竟然来门市部和圆圆聊天,又后来只有年龄最小的、叫小关的常来。小关个子高高,体魄健美,剪的短短的、黑缎子般的头发有些自然卷曲。他有时穿一身整洁的黑色工作服,有时穿着米黄色的工作服,那是只有地质队的人才有的那种裁剪合体的咔叽布衣服,脚上穿的是翻毛牛皮鞋,看起来有点像电影里的人。

 

杨老不在时,小关毫不客气地坐在杨老的椅子上和圆圆聊天。他的到来像一股清新的空气,给这平静的像一潭死水、枯噪无味的门市部带来了生气和欢乐。圆圆觉得小关来的这些日子,时间过的飞快。

 

小关他们四个人中,带家眷来的是两个知识分子,他们是这次勘探的主力,那个和小关来过几次的年青人是他们的队长。他和小关都是转业军人,老俩是老乡,老家都在镇江。队长已有家眷,但妻子是农村人,户口迁不进省城,一直两地分居。

 

小关每次来一坐就是半天,他说那是他的休息日,待在帐篷里无聊,就过来看看圆圆。杨老进来时,小关立刻将椅子腾出来还给杨老。小关每次路过圆圆的门市部,即便不进来和她聊天,至少也要和她打个招呼,圆圆渐渐适应了有小关在的日子。

 

突然一连好几天小关他们没有从圆圆的门市部经过,圆圆有些莫名奇妙的失望和焦虑,她以为他们已不辞而别。

 

正当圆圆不再惦记小关时,忽然有一天,小关又笑呵呵地出现在圆圆的门市部,原来他们去了较远的地方做勘察。小关的再次到来让圆圆有种失而复得的感觉。他们在一起好像有说不完的话,又好像什么也没说。

 

有几次他们面对面地坐在那里聊天,小关的脚时而有意无意地碰到圆圆的脚。圆圆就把自己的椅子往远处挪一挪。后来圆圆实在没地方再挪,便认真地对小关说:"小关,你的脚又碰到我了,把椅子往你那边挪一挪。"小关只是呵呵地笑着, 不置可否。

 

小关来门市部的次数越来越多,粮站和银行的同事来的越来越少,每次小关一来,杨老就借故走开。过了一段时间,农行营业所所长来到门市部不经意地对圆圆说,”听说,对门的裁缝袁师想将女儿介绍给小关, 最近她不止一次地请他们几个到家里吃饭

 

袁师是个心灵手巧的裁缝,大约四十三四岁,她的丈夫是教师,她很善于交际,和任何人都能相处得来。她的女儿芳比圆圆小一岁,在县城里上高中。 芳人长的不错,可惜嘴有点扁,影响了整个画面。

 

转眼地质队的勘探就要结束了,小关他们队里的两位知识分子和他们的家属已相继离去,只剩下小关和他的队长扫尾。这天小关和往日一样穿戴的整整齐齐地来到圆圆的门市部,他的话语明显地少于往日,好像想说什么,又有些吞吞吐吐,最后他对圆圆说他们马上就要离开。

 

"哪天走?"

 

"具体时间还没定,快了。"

 

那天小关有些坐立不安,他的脸上一扫往日的欢乐, 空气好像凝固了一般,让圆圆感到很不自在,这一次小关没待多久就怏怏地离去。

 

过了几天圆圆公私兼顾地回县城进货。中午她在百货公司办完货,刚出大门就隐隐约约听到有人在喊她的名字,回头一看,竟是小关。圆圆的心跳突然加快,她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小关说他知道圆圆回了县城就来这里找她,他已经在百货公司附近等了好久。他还说他住在县招待所,有话要对圆圆讲,问她能不能随他去那里。圆圆犹豫片刻便随小关去了招待所。

 

在招待所的平房里,小关给圆圆倒了一杯水,并削了个苹果递给她。圆圆坐在那里有些拘谨和紧张,她想知道小关要对她说什么,又有点怕他说出来。

 

小关坐在圆圆对面说:"圆圆,我想娶你。"

 

圆圆听了吓了一跳, "啊,你不是正在和袁师的女儿谈对象吗?"

 

"谁说的,也许她有那个念头。她的女儿还在读书,我咋么会往那里想,你知道,我一直想的是你。"

 

圆圆暗想,小关每次来门市部都是东拉西扯,什么都没说过,我咋么知道他心里是这样想的。

 

"你过几天就要走,我们以后连面都见不着,就算结了婚,也要天南地北,好像不合适。"

 

"圆圆, 我们队长说你可以调到我们那里,嫁给我吧。"

 

"让我和家里商量一下,明天给你回话。"

 

说完, 圆圆便站起来要走。小关把圆圆送到离她家不远的大街上, 远远地看着圆圆走进了她家院子的大门, 才恋恋不舍地离开那里。

 

第二天,圆圆梳洗完毕刚要出门,三岁的弟弟非得跟着出去。圆圆说,"看看你的手,这样脏,不能带着你出去。" 弟弟立刻将双手放进圆圆洗过脸的水盆里,不停地用一只手揉搓着另一只手上的污垢。圆圆看着不忍心,便蹲下来把他的手洗干净,用自己的毛巾将他的小手擦干,带着他去了招待所。

 

圆圆远远地看到小关站在招待所门口向他们这边张望,看样子他已经在那里等了好一阵子。

 

弟弟在小关的房间里跑来跑去,小关给了他两个苹果。圆圆心里很难过,但她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将母亲的决定告诉了小关,她不能嫁给一个外地人,因为这样做会伤母亲的心。

 

小关听了圆圆话,立刻像呆了一样。他的脸色很难看,好像要哭,又在强忍着眼里的泪水,圆圆的鼻子酸酸的,也有点想哭。

 

正在这时弟弟叫喊着要出去,圆圆立刻站起身来和小关告辞。小关把他们送到招待所的大门外,圆圆不敢回头,牵着弟弟的手一直往前走。止不住的泪水夺眶而出,她为小关难过,也为自己难过,她不该如此狠心地伤害一颗真诚、善良的心。

 

几个星期后圆圆收到到小关的一封信,信中说他一切安好,圆圆不必担心。他还说他珍惜和圆圆的友谊,愿永远做她的朋友。





July 1, 2013 in WA

 

 

分类: 
连接到论坛: 

评论

木桐白云的头像
 #

还是未到那个份上,纯真的年代纯真的人……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这样的故事对如今的人来说是天方夜谭。谢谢你的理解与好评。

 
林玫phoenix的头像
 #

淡淡的忧伤,有缘无分,失之交臂。

 
清扬的头像
 #

往往失去的才是最真的。。。实际生活屡次验证男人和女人之间就是这样。

 
春山如笑的头像
 #

同意你的看法,往往是失去了才懂得.....。谢谢留言点评。

 
春山如笑的头像
 #

那个时候北方小县城子女的婚姻大多要父母同意才行。有缘无分确实是最好的解释。谢谢你的理解与鼓励。

 
司马冰的头像
 #

也许妈妈是对的,只这点交往,就把女儿交给一个四处漂泊的外地人,要是我也不放心。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我们那里的女孩很少外嫁,就是你说的父母不放心。

"有女不嫁地质郎", 但大部分地质队的小伙子娶得姑娘都很漂亮。谢谢留言点评。问好!

 
鐡手的头像
 #

很平淡普通的一段故事,写法也是平铺直叙,可我还是被故事吸引,原因何在?可能我就是喜欢生活朴实无华的那样一个人。喜欢农村、边远小镇里乡土气息浓厚的那样一个人……,谢谢春山的故事!    ^_^

 
春山如笑的头像
 #

那个年代的生活就是平平淡淡的,能够让你共鸣大概我们都是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慢慢地会无人记得或知晓那个年代的人和他们的生活。

非常感激你的鼓励与支持。

 
雨林的头像
 #

那个特殊年代里,这样美丽的情窦初开。春山写得好细腻。

 
春山如笑的头像
 #

是啊,他们虽然失之交臂,但毕竟有过那样一段美好的回忆,是幸运的。那时候我们那里好多女孩的婚姻都还是处于媒妁之言,父母之命的时代。

谢谢雨林留言点评,能让像你这样几乎比圆圆晚生两轮的女孩读完这个故事,我很高兴。

 
阿朵的头像
 #

朴实无华,打动人心!

 
春山如笑的头像
 #

能让像你这样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的女子动心,着实让我感动。谢谢朵朵留言鼓励。

 
予微的头像
 #

两情相悦,朦胧纯美。

春山写得细腻真实,发乎情,止于礼,听妈妈的话,那个年代就是这样。

 
春山如笑的头像
 #

你说的对,那个年代确实是这样,谢谢你的理解和鼓励。祝你独立节快乐。

 
Drupal theme by pixeljets.com D7 ver.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