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士比亚名诗翻译第四批作业:岩子,红叶,林静

 
莎翁沙龙接近尾声时再现高潮。岩子多日不见,带着一大把的奇葩回到文轩。岩子的翻译也保持了原诗的十个音节,在韵的选择上用了双联韵,读起来更加流畅,更有中国文风。有意思的是星期五我跟一个起搏器病人聊了半天莎士比亚,这个病人是英国人,好像对文学有点儿研究。他说这种ABAB,CDCD。。。的十四行诗是从莎翁才流行起来,他还说莎士比亚曾是个枪手,帮助王公贵族们写情诗,所以诗的内容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有待考证。
 
红叶贴了一篇非常感人的诗「父亲的书」,感动之余我留言欢迎红叶加入我们的莎翁爬梯。结果红叶给大家一道色香味俱全的上海风味的翻译。想像着用美得象唱歌一样的上海方言柔柔嗲嗲地慢慢道来,赞美一位金枝玉叶的上海女士精致时髦。。。然后再把牧童歌谣的东北大茬子粗声大气地说一遍,反差之大,不能不感叹我们语言的丰富。
 
受绿岛的四篇赏花七律的启发,我花了两天时间凑出一篇七律。我写诗还在描红水平,画虎一定要有猫。各种各样的猫找了一大堆,描出来一个四不像。。。
 
 
岩子的翻译
 
我怎能将你与夏日媲美,
你比夏日更温婉更柔媚。
五月有疾风把花蕾摇摧,
盛夏似锦可惜稍纵即飞。
上苍目光时而火辣炙人,
金色容颜经常布满阴云。
花开花落四季周而复始,
红销香断命运定数难抵。
你却是夏永不凋零枯萎,
靓丽光彩青春永不消褪。
死神他对你也无计可施,
自家的阴影里束手游弋。
只要读者听者生生不息,
你将千古流芳在我诗里。
 
 
红叶的翻译
 
心肝宝贝,
可以捞侬比成热天伐?
热天哪能有侬介嗲啊?
热天的风老野蛮咯,
挠五月份娇滴滴的花弄得一塌糊涂。
日脚过得老快喔,
一歇阴一歇晴,
老早有过的好看,
是运道好或者是天生咯,
总归是要翘辫子呃。
但是侬,心肝宝贝,
总归介年轻,
总归介漂亮,
因为已经落了诗里厢,
永远活落嗨,
一直到勿晓得啥辰光。
 
 
林静的翻译
「七律」
 
风华正茂夏令时,
温文委婉人皆知;
赤日灼灼金光闪,
乌云滚滚墨雨迟。
 
且听太虚常言智,
何惧阴府空笑痴;
为君赋得诗一首,
芳流千古两相识。
 





予微 (2013-06-09 07:46:12)

百花齐放,莎翁自叹不如了。

林静 (2013-06-09 07:53:32)

予微,提点宝贵意见哈,不交作业可以批改作业啊,呵呵。

henrysong (2013-06-09 08:53:52)

沙翁转世也自叹不如啊!

梅子 (2013-06-09 09:10:10)

都是奇葩。

木桐白云 (2013-06-09 11:22:16)

可怜莎翁只好躲起来了事。

鐡手 (2013-06-09 12:37:58)

莎翁最怕的肯定是来自红叶的“神语”!太棒了!哈哈!

飘尘永魂 (2013-06-09 12:53:55)

好美的作业,希望在飞上云端之前能交上您的作业,先欠着。

夕林 (2013-06-09 13:53:56)

捧场!拜读各位佳作!

林静 (2013-06-09 13:58:59)

不着急,咱这作业没有时间限制,够三篇我就发一贴。希望能看到飘兄的美作。

林静 (2013-06-09 14:02:14)

说不定莎翁是个很open的人,很快就跟咱们打成一片了,呵呵。

林静 (2013-06-09 14:02:47)

谢梅子姐。

林静 (2013-06-09 14:03:45)

呵呵,咱们人多势众。

林静 (2013-06-09 14:04:56)

是啊,铁手会说上海话?

林静 (2013-06-09 14:06:33)

谢夕林捧场,欢迎也来一首?

夕林 (2013-06-09 14:26:50)

谢谢林静!我马上要去度假一个月。如果有时间,我一定试试。

鐡手 (2013-06-09 23:43:29)

我父母亲是上海和苏州人,上海话我能听懂,但是说不好!所以欣赏红叶的“神语”特别有趣。  ^_^

醉花阴 (2013-06-10 05:17:41)
这个七言诗写得很好。不过,冒昧一下,作为七律,还是有多处出律了。
林静 (2013-06-10 05:24:56)

是吗,谢醉兄指点。我只知道用平韵,中间两联要对仗,再上网查查,欢迎醉兄帮助批改。

林静 (2013-06-10 07:36:24)

改了一下,味道稍微变了一点儿,醉兄看看如何?

 

风华正茂夏时,
委婉温文知;
赤日灼灼金闪,
乌云滚滚响雷迟。
 
且听圣上常言智,
何惧阴空笑痴;
赋得诗一首,
芳流千古两相识。
绿岛阳光 (2013-06-10 13:26:11)

赞各位诗人的好译作!红叶是上海人?海味真浓哈!林静厉害,翻出一首七律!呵呵。

醉花阴 (2013-06-10 14:20:21)
这个七律,格律几近完美了。如果要求严格,这个“有”是孤仄,最好“人”也是仄。 还有,这个“一”,不知是用的古韵还是新韵。 有人说,格律是枷锁,你轻松一改,枷锁就开了。好诗!
海云 (2013-06-10 14:24:31)

哈哈哈,上海话的翻译,读得我笑呵呵,红叶,你侠西油菜!

林静 (2013-06-11 00:03:56)

哦,明白了。除非在句子两头,平仄最好别"吊单儿",有个兄弟靠着踏实点儿Smile

"人"改作"自"何如?

下半阕的"笑"字也是个孤仄,把它前面的"空"改作"枉"(读三声)

"一"读四声,是个仄音。

我感觉写的时候让思路自由奔走,最后在考虑格律容易些。起先不知道七律也有平仄要求,找的一大堆猫的平仄到处都是,上网一查才知道有几种格律。

醉花阴 (2013-06-11 04:27:57)
是的,先有好的诗意,才是根本。平仄格律是锦上添花,总可以有变通,满足格律要求。
红叶 (2013-06-21 23:53:13)

是上海人,但是在北京出生的。父母以前是部队的,五湖四海都飘过。

红叶 (2013-06-22 00:02:41)

莎翁心想:天不怕,地不怕,就怕上海女人要发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