莎士比亚名诗翻译第二批作业:海云,醉花阴,月弯儿

 
 
这两天莎士比亚的沙龙里人来人往,有打擂的,有观望的,更有跃跃欲试的。老公昨天出差,我通宵挂在网上都没人管。午夜已过,iPad清脆地叮铃一响,海云交上一首「钗头凤」。 话说海云写剧本,恶补电视剧忙了一天,临睡前瞟见了咱们的莎翁沙龙。钗头凤!就是「钗头凤」了!这个神助的词牌随着晨曦越来越明朗。不愧是英文专业的大作家,海云的诗委婉细腻,醉心悦耳,大有李清照的神韵。
 
天快亮了,醉花阴大师兄送上了一首「念奴娇」,连词谱一齐附上。哇,真的是越来越精彩了!醉兄就是醉兄啊,借歌颂夏天的宠儿芍药,把多情才子怜香惜玉的情怀表现到极致。「固我心中,丰神永驻」,对爱情,对爱人忠贞不渝,可歌可泣!英语里通称的Rose,我们中国人有牡丹,芍药,玫瑰,蔷薇之分,足以见得我们文化的细腻精深。我对了一下词谱,只有个别多音字,可平可仄,基本没有出律的。赞!莎翁在阴间开始恶补中文,不过想写中文诗,他还得学一段。
 
早晨8点多,月弯儿扔过来又一炸弹:这首诗不是歌颂女人的,它赞美的是男人!我的天哪,没听说莎士比亚是同性恋啊。再说了,谁说赞美爱情一定是赞美女人?难道男人不值得赞美?!我们先入为主的偏见哈。月弯儿住在莎翁的老家,内部消息比咱们灵通,近水楼台,这叫地缘优势。。。
 
还有几个同学在耐心推敲字句,静等第三批作业。
 
海云的翻译
 
钗头凤 
 
君拟夏 羞云挂
风撼娇蕊蕾欲坠
午阳烈 光影叠
短暑瞬尽 残云晓月
叹 叹 叹
 
柔荑老 凝脂退
芙蓉丽质靥心醉
人翩跹 道常在
诗韵流芳 万古踪迹 
盼 盼 盼
 
 
醉花阴的翻译
 
念奴娇
 
娇容弱骨,逸香将离草,不禁怜恋。
五月稚苞风助放,炎夏瞬袭春短。
热目灼灼,羞藏云后,花季温馨漫。
天时地令,可惜花陨颜散。
 
生死生命相传,仙姿美貌,世代难绝断。
要再见绰约气韵,可待春来日暖。
固我心中,丰神永驻,至死无更变。
天长地久,如诗如刻如璨。
 
⊙平⊙仄(句) 
仄平⊙⊙仄(句)
⊙平平仄(韵) 
⊙仄⊙平平仄仄(句) 
⊙仄⊙平平仄(韵) 
⊙仄平平(句) 
⊙平⊙仄(句) 
⊙仄平平仄(韵) 
⊙平⊙仄(句) 
⊙平平仄⊙仄(韵) 
 
⊙仄⊙仄平平(句) 
⊙平⊙仄(句) 
⊙仄平平仄(韵) 
⊙仄⊙平平仄仄(句) 
⊙仄⊙平平仄(韵) 
⊙仄平平(句) 
⊙平⊙仄(句) 
⊙仄平平仄(韵) 
⊙平平仄(句) 
⊙平平仄平仄(韵) 
 
 
月弯儿的翻译

 亲爱的,
能把你比作夏日吗?
不!夏日哪有你的可爱温柔?
那粗鲁的夏风
蹂躏着五月娇柔的花蕾
稍纵即逝的日子
阴晴不定
曾有过的美丽
是偶然亦或必然
终将消失
而你,亲爱的
青春不会褪色
美丽不会流逝
因为这已封存
永生于诗
直至地老天荒
尚存一息
 





梅子 (2013-06-05 00:14:41)

欣赏了!姹紫嫣红!文轩人才济济!

木桐白云 (2013-06-05 00:29:28)

林静组织的这次活动很有价值!

醉花阴 (2013-06-05 02:34:57)
谢谢林静出了个好题目,我只好硬着头皮凑个热闹,大家高兴。 不好意思,刚刚发现,“人间”出格了,不妨改成“花季”
林静 (2013-06-05 02:45:04)

谢醉兄助兴,改过来了。

雨林 (2013-06-05 03:43:50)

 

(交林静布置的作业,好难的题目。是在我先生的帮助下完成的。等你下次发文时,请说明是雨林夫妇的译文。谢谢)

尔如夏

胜之倩且柔

罡风摧花落

日晷不堪留

炎照苦溽热

灼影伤金肤

美物凋落

造化随水流

尔颜灿若夏

仙容可常驻

阎罗无足虑

尔生获永续

尘世若嘱目

尔与诗同寿


 

木桐白云 (2013-06-05 04:12:37)

古朴洗练,含蓄优雅。

醉花阴 (2013-06-05 04:26:32)
谢谢。
仲夏百合 (2013-06-05 04:26:35)

真是太开眼界了。 各位都有神来之笔! 鼓掌!

henrysong (2013-06-05 07:30:11)

文轩才子才女多啊!

据我所知,这首诗的主角确实是男士。

林静 (2013-06-05 08:56:37)

雨林夫妇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林静 (2013-06-05 09:01:43)

咱们的文学大博士都证实是男士了,宋兄肯定知道这里面的典故,讲给我们听听啊。。。宋兄何不以文代诗,以正视听,就算是你的作业啦。

鐡手 (2013-06-05 13:39:23)

雨林夫妇齐上阵,同奏一曲莎翁妙音。林静发起这个活动极好,让我这个文学门外汉一次又一次领受到文学的魅力。

月弯儿 (2013-06-05 16:08:41)
感觉几个古诗词格式的翻绎比较贴切。不知道怎回事,那天上传没分行,应该是这样的: 亲爱的, 能把你比作夏日吗? 不!夏日哪有你的可爱温柔? 那粗鲁的夏风 蹂躏着五月娇柔的花蕾 稍纵即逝的日子 阴晴不定 曾有过的美丽 是偶然亦或必然 终将消失 而你,亲爱的 青春不会褪色 美丽不会流逝 因为这已封存 永生于诗 直至地老天荒 尚存一息
醉花阴 (2013-06-05 16:37:45)

喜欢这个翻译,对原诗理解的疑问, 有了较好的答案。

海云 (2013-06-05 17:12:44)

应该是我们这些文科生赞叹:清华的女生真厉害,能理能文!这样的活动其实在文科生中还不一定能发动起来呢!我看见过太多中文系出来的所谓才子却写不出精彩的诗句。就像以前善于写八股文章的人们只能写一些固定的东东,难怪有位学新闻的文友对我说:中文系只能培养编辑和记者,很少小说家和诗人是中文系走出来的。

我常想,在古时候,那些考取功名的文人,是靠文章取胜的,可是多少人文章写不好,却仍是人才!古代的中国人失去了多少可用的栋梁啊!今天不禁把上面的这个想法修复了一下,其实真正能做好文章的人,也能学会融会贯通,就像这里的理科生们能读得懂莎翁的情感,谱得出美妙的诗句。

谢谢林静,你是我们文轩的骄傲。

辛上邪 (2013-06-05 20:58:48)

真是惊艳啊!!

 

我申请只旁观了。翻译不出来这样精美的。 还是半小凳子坐在旁边学习再说。嘿嘿嘿

予微 (2013-06-05 21:59:32)

林静,你这个照片姿势舒展,笑容灿烂!你先生怎么评论的呢?当时你说要立即发给他的。

另,我还是没意会莎翁的诗意呢。

林静 (2013-06-05 22:08:34)

哈哈,老公当时email说我为文友精心打扮,对他老是瞎唬弄。

予微 (2013-06-05 22:16:08)

哈哈,你得反省反省了!我刚写了个笑话,关于你这莎翁的诗。

岩子 (2013-06-05 22:28:51)

大才女林静换了新头像、好风光!这是在哪儿啊?

太精彩了,大伙的译,拜读、学习了!问好,各位才子佳人!

春山如笑 (2013-06-05 22:43:52)

还在等更多的译文。。。诸位八仙过海,各显神通。拜读了各位精采的译文,谢谢。

梅子 (2013-06-05 23:58:27)

我也是着急夸赞林静新头像,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呵呵,又看到予微在赞,举手!

梅子 (2013-06-05 23:59:31)

嘻嘻。

林静 (2013-06-06 00:10:59)

这是在LA予微给拍的,看着我们很开心吧?

岩子,你也来翻译一首?

林静 (2013-06-06 00:12:45)

见着予微高兴,有点手舞足蹈得意忘形了,呵呵。

林静 (2013-06-06 01:30:43)

谢谢月弯儿,已经改过来了。等着你六四感想的文章。

林静 (2013-06-06 01:41:56)

谢谢海云的夸奖,也感谢文轩给众文友一个自由驰骋的空间。来文轩的理工科背景的文友都是对文学情有独钟的,兴趣是最好的老师。但总的来说理工科对文字的驾驭能力远不如文科人,经常看到颠三倒四的东西。

林静 (2013-06-06 01:45:36)

别旁观啊,随着一篇篇作业的发表,对原诗的解读也越来越清楚,辛上邪,还是来试试吧,不见不散哈。

牧童歌谣 (2013-06-06 12:59:13)

林静,我也交个作业,咱来个雅俗共赏,东北大茬子歪译莎翁,如何?

《东北味儿的莎翁》

 

丫蛋儿,你就像那三伏天儿,
不言不语儿地,让银看见心里就抓挠儿。
那花儿开的冈冈儿的,风一吹也能玩儿完,
所以得乐就跟哥哥乐,还有啥说的?

 

别老盯着太阳瞅,当心青光眼,
云彩一遮还不是黑不马叉的?
再得瑟的丫蛋儿也变老么咔嚓眼,
能扛得住咱这东北大烟枪子?

 

你尿兴,到哈时候都嘎嘎嫩,
七老八十了也不磕了巴碜的,
我把话给你撂这儿,今天我这一白话,
你到四仰八叉的那会儿也嘎蹦溜脆,
信不?

予微 (2013-06-06 06:52:16)

哈哈,牧童,读了那么多的古诗翻译,觉得自己都快沉古墓深湖了。还是你这东北大茬子的大蒜味够劲。

林静 (2013-06-06 08:08:10)

哈哈哈哈,我都快笑抽了。。。

牧童歌谣 (2013-06-06 12:50:00)

莎翁啊莎翁,真是被这东北大茬子气得从坟墓里站起来。 俺们中国文化,水深着呢!

海云 (2013-06-06 13:30:00)

哈哈哈,笑喷了,刚坐早餐桌边,一地的咖啡!牧童你害人啊!

牧童歌谣 (2013-06-06 14:19:59)

俺不会雅的来俗的呗,娱乐群众嘛。

牧童歌谣 (2013-06-06 14:43:19)

真的? 那坏了,我那东北味儿的翻译是按照东北坏小子泡妞的口气翻的。

牧童歌谣 (2013-06-06 14:45:12)

我记得百合姐东北人吧? 嘿嘿我又来卖弄我那二两半东北方言,翻译莎翁来了,帮我修改修改。

予微 (2013-06-07 03:38:29)

我们应该来段音乐扭秧歌!

林静 (2013-06-07 14:23:57)

谢铁手助兴,祝贺手拉手向前迈了一大步。

红叶 (2013-06-08 04:35:11)

好玩,也凑个热闹,来段上海话的。

心肝宝贝,

可以捞侬比成热天伐?

热天哪能有侬介嗲啊?

热天的风老野蛮咯,

挠五月份娇滴滴的花弄得一塌糊涂。

日脚过得老快喔,

一歇阴一歇晴,

老早有过的好看,

是运道好或者是天生咯,

总归是要翘辫子呃。

但是侬,心肝宝贝,

总归介年轻,

总归介漂亮,

因为已经落了诗里厢,

永远活落嗨,

一直到勿晓得啥辰光。

林静 (2013-06-08 22:41:31)

哈哈哈哈,谢谢红叶。想像着上海话柔柔嗲嗲的,小姑娘金枝玉叶,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