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

也谈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

 

我经历过文革后期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73年刚进高中,就在全国上山下乡的洪流裹携下去了农村……

 

文革后期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对国家而言,中断了正常的经济建设和人才培养(事实上是文革造成了中国社会的极大政治动荡不安,已经无法进行正常的经济建设和教学读书了,国家的经济也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大量的青年人在社会上游荡无书读,无工做,只得把他们支使到农村去以减轻城市的压力。对家庭而言,当时的农村绝大多数非常贫穷落后,孩子不能正常的接受高等教育,不能正常的进厂做工,很多家庭因上山下乡而被迫改变了生活的轨道。对许许多多的知识青年个人而言,上山下乡经历了劳动锻炼,但在当时的政治环境和社会制度下,知识青年是无法靠自己所学有限的知识去改变农村落后面貌,空有一腔激情抱负也只能成为劳动机器。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后来虽然回到了城里,却又因为在农村仅仅成为劳动机器,失去了在高校学习知识,在城市作工经商积累资本才干的机会而最终又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沦为下岗失业工人,从而一生彻底成为文革、国家的牺牲品。

 

不可否认,知识青年中也有极少数有政治背景的人下乡不久就被家人设法捞去了部队、捞回了城市,这种下乡镀金的好事绝大多数的普通知识青年是享受不到的。也有一些知识青年通过上山下乡运动增加了阅历,增加了才干,最终从无数的知识青年中脱颖而出,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有所作为。对这些少数人而言,你或许可以从他们那里听到“青春无悔”、“激情岁月”的高论,但是,评价整个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不能以这些少数人的经历、成长为样本,而应参考绝大多数的知识青年的人生轨迹。

 

如果有人把当时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想象成到农村短时间游山玩水,体验生活,那你就大错特错了,下面我转发一下我以前写过的一篇回顾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的散记。

 

那是一个疯狂的时代!!!政治运动每隔三、四年就会来一次,所有人要被迫表态、站队,昨天还是夫妻、同一战壕里的战友,今天就有可能互相揭发、批斗,为的是在政治运动大潮中自保。有独立思想、敢于表达清醒认识、那些遵从纯粹人性生活的人,都在无数只指向自己批判的手指、无数只高高举起打倒的拳头中遭遇恶运……。一切物件、言论、思想都必须打上“红色”、“革命”的标记,领袖言论一出,所有人疯狂地上街庆祝,每一个人都站在领袖的神像前“早请示”、“中对照”、“晚汇报”,“忠字舞”舞遍神州大地。

一切疯狂的行为都不会持久!红色风暴席卷而过,老猫的政治对手被置于死地,国家生产经济一片潇条,工厂无法正常生产,学校不能正常教学读书,那么多被鼓动起来的青年不分白天黑夜在城市里游荡……。现在,他们已经成为安定的绊脚石。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展开了……

 

遥望当年,额就像是长征路上的红小鬼,拉着马尾巴加入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洪流中。

 

那是红的剌眼的岁月,广播里传来“伟大领袖”的号召“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居委会送来“光荣批准”上山下乡的大红通知,额全然不顾爹娘的担忧,为自己已经长大成人,将独立世界,广阔天地大有作为而喜悦……

欢送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锣鼓欢天喜地敲滴震天响,一辆辆大卡车满载着身披大红花的青年学生。突然人群中冲出一位母亲,手扒住车箱呼喊着爱女的名字,因为情绪激动而晕倒在地,旁边值勤的冲过来两位警察,把母亲架起来就走。锣鼓还在敲着,女生哭成一片,男生黯然情伤……

 

也曾有,挥舞镰刀奋战田野收割新麦,一年的辛苦劳作到了金秋回报的时候,劳动的喜悦洋溢在心头,歌声此起彼伏,肩头挑着沉甸甸的麦捆,一曲“桑木扁担轻又轻,挑担茶叶上北京……”冲破喉咙飞声田野……

也曾有,寒冬腊月奋战在水利工地,住的是茅草棚,吃的是清水菜煮饭。一担泥土近二百斤,挑上50米高的陡坡堤坝,两腿肚子簌簌发抖。清晨,抡锹刨开冰面,毛巾伸进去刚刚拿出来还未及上脸就冻成了冰棍……

也曾有,为解决冬天柴草困难和生产队小伙去几十里外山上砍柴,肩挑着百多斤的柴草,手扒着岩石、小树、茅草一步一步向山下挪动,到了山下,再连夜挑着二十几里山路回到生产队……

 

也曾有,油灯下居然手捧《毛选》能连续看几个钟头,还人模狗样地写读书笔记,就是在这种自觉不自觉的互动中,忘记了自己,心里只有领袖。

 

也曾有,长夜里与她报膝对坐茅草棚中,四眼相望,两下无声,心在怦怦地跳,周围静地连雪花落地声都能听见……

 

也曾有,立志扎根农村干一辈子革命,彻底改变农村贫穷落后面貌。几次推辞了大队书记送来的招工登记表,就是母亲和妹妹赶来百般劝说、哀求也无半分动摇。

如果没有文革十年动乱摧残人性的中国社会红色恐怖政治背景,充满激情的生活足以绽放出英雄主义的自豪与无悔。也正是有了和中国百姓最底层人们共同生活的经历,我这个曾经的小知青在面对农民、农民工、小商贩、穷人时,总是觉得自己就是他们中的一员。看见一些势利的城里人歧视农村人,我总是自觉地站在农村人这边儿。5年的农村生活经历,让我看到了农民们的真实生活状况,也为1949年以后国家对农村投入太少,农民除了将大量廉价农产品输往城市,支援城市建设外,教育、医疗、文化需求得不到保障,基本处于自生自灭的境遇深鸣不平。我们可以宽容地把那段磋砣岁月看做是自己人生的一段历练、一种生活体验,可是这掩盖不了大多数知青经历造反、下放、失业、失教、再经下岗的轮回最终成为社会与政治牺牲品的事实。

 

因为客观的原因,额们现在还不被允许对1949年到1978年这段中国历史进行深刻剖析和反思,有些人有意无意地希望人们忘记那段历史,有些人却在津津乐道中盼望着回到过去,现在的80后、90后许多人都不知道中国曾经经历过什么,如果大家有兴趣,不妨忙里抽闲多做些了解,或多或少可以从中探知那个时代中国人民的生活。以史为鉴,可知兴替。

 

 

后记:

我将自己在予微、春阳、木桐几位朋友关于知青话题的文章里的发言集合成文,希望我们都能清醒的看待历史。

 

我的家庭是兄妹两人,当时的政策是每个家庭只能留下一个孩子,我不下乡,妹妹就必去。那肯定是我下去了,妹妹进了工厂。许多家庭都是哥哥姐姐的付出换来小妹进了工厂大门。

 

现在回过头来看自己的人生轨迹,也不能说下乡锻炼5年对自己一点好处没有,起码我吃苦耐劳的能力是提高了,意志品格得到了锻炼,对中国农村社会的现状了解更深。当时我们这些涉世不深的知识青年,下乡时还是怀揣改变农村落后面貌的理想,也确实努力付出过,不过个人的积极努力在面对国家极左的红色政治恐怖环境时是完全无能为力的。最终只能是“我本将心照明月,无奈明月映沟渠”。

 

梁晓声编剧的电视剧《知青》事关自己曾经历过的时代和生活,我是关心的看了,开始我还善意的猜测梁晓声可能也是带着镣铐跳舞的无奈,看完全剧我的看法改变了。他的这个主旋律绝对是为附和某些政治集团的私利,往某些人脸上贴金。他编剧的这部《知青》完全成了青春、友情、爱情的主旋律,文革、运动、红色恐怖对人性的摧残扼杀只是起点缀作用的和弦。完全无视大多数知青经历造反、下放、失业、失教、再经下岗失业的轮回最终成为社会与政治牺牲品的事实。这样的东西是得不到广大上山下乡知识青年的共鸣。

 

我后来有幸78年考进了大学,毕业后留在了大学工作,与绝大多数知识青年相比,混的不算坏。不过我同一生产队的其它十几位知识青年伙伴生活的并不顺利,后来他们虽然都回到了城里,有的当了工人,有的当了售货员,还有的当了司机。有七、八位最终还是在改革开放中下了岗其实就是失业,还有两位终因生活落泊早逝。我们这个生活队的知识青年们的经历只是几千万知识青年们的缩影。邓小平上台后停止了知青上山下乡,后来国家也把知青上山下乡的时间算做工龄,但正如渺渺说的那样:“这短短的几年工龄补偿比起宝贵青春的荒废又算什么呢?”,所以评价整个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应参考绝大多数知青的人生轨迹就不难得出客观结论了。

 

(全文完!照片来自网络)






海云 (2013-05-01 15:44:48)

不经历其中,很难体会那种切肤之痛。我仍记得小时候在我父亲的医院里,一次次的看到年轻的女孩子偷偷开后门来打胎,很多都是知青。那时不明白,后来也是读了严歌苓的小说《雌性的草地》(改编成电影《天浴》)才看到悲惨时代的一角。

谢谢铁手的文字。

天地一弘 (2013-05-01 15:51:12)

一个疯狂的时代,让一群无辜的青年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历史让人无法忘记这个悲剧的发生是人为原因,扭曲历史才是最大的欺骗。

雨林 (2013-05-01 16:57:39)

文轩里面可以讨论这样沉重的话题,也是我们作为文友的欣慰。在这里一并谢过予微,木桐, 铁手今天发的好文。 因为铁手曾经是知青,所以暂且把这一篇放到导读空间。

祈望也曾经是知青的习主席,能够往前走一步。让我们整个民族,不久的将来, 就可以“深刻地剖析和反思” 1949, 1959, 1969, 和1989。

鐡手 (2013-05-01 16:58:58)

对我个人而言,5年的知青生活我把它视为历练,但我绝不会赞同“青春无悔”、“激情岁月”的假大空高调。历史已经成为事实无法改变,纠结于历史给自己带来的伤痛无济于事,唯一能做而且应该做好的就是客观认识历史,以史为鉴,可知兴替。


严歌苓笔下《雌性的草地》的那段生活对我而言也是比较震撼的,《天浴》更是让人匪夷所思,虽然我自己包括我周边的知青生活不是那样的,但我相信艺术的东西应该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能把当时的社会生活环境写成那样的,严歌苓她真敢写。


问好海云!    ^_^

鐡手 (2013-05-01 17:04:57)

我的理解和一弘相同,这个青年人群的数量有几千万呢。历史无法改变,不应该被忘记,隐瞒历史和扭曲历史是对人民最大的欺骗。

 

问好一弘!    ^_^

鐡手 (2013-05-01 17:09:04)

谢谢雨林的热情鼓励!

 

我虽亲身经历过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生活,我的看法也仅是一家之言,希望海外文轩是各种思想观点和平、自由交流的园地。

 

问好雨林!    ^_^

岩子 (2013-05-01 19:10:46)

一个沉重的话题。那个混沌的时代,坑害了3代人,造成了知识与文化的青黄不接。

听过来人说,学“坏”的多,学“好”的少,即负面的经验多,正面的结果少。

中学时代曾经拉练到乡下过,我的发现: 非但知识青年需要农村,农村更需要知识青年, (我梦想当一个乡村教师)。 然而,正如铁手所说:“在当时的政治环境和社会制度下,知识青年是无法靠自己所学有限的知识去改变农村落后面貌,空有一腔激情抱负也只能成为劳动机器。”

panda13 (2013-05-01 20:19:41)

确实是一个疯狂的时代!

若敏 (2013-05-01 22:07:58)

谢谢铁手分享!我身边有不少邻居的姐姐和哥哥都经历过上山下乡,他们与铁手的感想是一样的,他们提到没有希望,好像无能为力,不得不屈从,谈论这些令人心痛的话题,应该警醒不要再走这样的错路。如果不重视知识,不重视道德和品行的修养,人类怎么会进步。个人崇拜,一味盲从,目前的北韩,其实是当年文革时的真实写照。

大家能够畅所欲言,是一件好事。我很喜欢文轩这个地方,能够结识春阳,铁手和子蕴,梅子等这些经历过文革上山下乡的笔友,让我们更加感恩今天我们所拥有的一切。

若慧 (2013-05-01 22:37:47)

我也是知青,经历过那场磨难,和铁手有同感共鸣。那时真叫青春无奈,被蒙蔽洗脑,有过激情,有过失落。也有一份收获那就是实实在在的了解了农民的苦,从此对他们不另眼看,而且充满了同情。知青中象我一样上大学的是少数,我是幸运的。我的发小和高中同学们大都是普通工人,下岗的不少,他们中的很多在小学,中学也是很优秀的人,我也常常为他们不平,为他们惋惜,若不是文革,他们的命运不会是现在这样。

henrysong (2013-05-01 23:00:27)

谢谢铁手和大家分享这篇文字与这段经历。过来人的切身体验比什么都更真实,更有说服里。

春阳 (2013-05-01 23:44:19)

是啊,我们可以说成是对我们的历练,但是掩盖不了千百万知青的血泪。我们能在最后赶上末班车,上了大学,真是太幸运了,虽然年纪比应届生大了好几岁。我的初中同学下乡的时候,都只有十五,六岁。现在都早早下了岗,好几个在摆地摊。

鐡手 (2013-05-02 05:12:50)

我在读中学时也背起背包拉练到农村过,当时真觉得新鲜、好玩,男孩子又好动,好表现,得到老师的表扬,所以只觉得拉练的时间太短了。呵呵!等真正深入到农村过起农民的日子,那个感觉就完全变了,寂寞的时候真有度日如年的感觉。

 

事实上我们带给农村的一点点变化,就是当我离开农村时,那里满口黄色大板牙的老头老太也有开始刷牙的了……

 

问好岩子!  ^_^

鐡手 (2013-05-02 05:14:03)

谢谢国宝的关注和支持!

 

问好!  ^_^

鐡手 (2013-05-02 05:21:09)

确实如此,现在的朝鲜就是我们的一面镜子,从中可以欣赏到我们的前世今身。虽然社会上对中国那段历史还有不同看法,我相信绝大多数人是不愿意再回到思想牢笼里去的。或许上苍之手帮助了中国人民,这是幸事!

 

和你一样,我也喜欢大家和平的交流各种思想、观点,让我们更加感恩今天我们所拥有的一切。

 

问好若敏!  ^_^

鐡手 (2013-05-02 05:30:33)

若慧啊,那咱们同是知青的兄弟姐妹得握个手,呵呵!


我得庆幸爹妈让我晚出生了几年,要是早出来几年,那肯定是加入红卫兵冲杀造反的浊流中,不知道会留下什么罪孽呢。知青的这段历史在中国1949年以后的政治动荡中还真算不上多大的浪花,比这不堪回首的悲惨多的是,让我们更加感恩今天我们所拥有的一切。


问好若慧!    ^_^

鐡手 (2013-05-02 05:36:13)

谢谢关注和鼓励支持!一段生活经历,仅是在下的一家之言,说出来和大家交流而已,不苛求去说服什么人,更希望大家各种思想观点和平交流。


问好henrysong!    ^_^

鐡手 (2013-05-02 05:46:49)

我从话里听出春阳也有过知青生活经历?那赶紧滴,咱们知青兄弟姐妹握个手!呵呵!


可能在我们的心里,已经早已把知青的生活经历放下了,能够赶上末班车进入大学,从此人生改变了生活轨迹。值得庆幸!好好感恩并享受我们所拥有的一切,包括那些磋砣岁月。不过我决不会忘记把中国引入深渊的那些东西,也决不会再接受任何思想的牢笼……


问好春阳!    ^_^

予微 (2013-05-02 06:06:54)

再一次读铁手的文章。很多同感!

铁手和春阳是幸运的,凭借自己的实力,后来考上大学。

我认识一些知青,1968年才十五,六岁,本身就没读好书,去了农村,就是浑浑噩噩的成为劳动机器。回城后,被时代的洪流淘汰。

鐡手 (2013-05-02 06:44:17)

所以我要知足、感恩,在历史火车急速转弯时一把抓住了旁边的扶手……

 

68年的老知青多数命运更不好,开放高考时他们已经年龄大了,有不少人已经在农村成家并有了孩子,即便是黑暗中出现了曙光,也感到回天无力了。

 

问好予微!    ^_^

姜广仪 (2013-07-13 02:36:54)

我当知青3年,知青是纯洁的,也是高尚的,农民是纯朴的,也是厚道的。但中国的政治家是自私的,肮脏的。他们用他们成熟的自私和肮脏撕毁了纯洁、高尚,也撕毁了纯朴和厚道。看看我们自己是不是也已都变了?

鐡手 (2013-07-22 00:30:54)

原来你我都是知青兄弟,握个手哈!中国每一次发生大的政治动荡,受伤的都是全中国老百姓,这说明中国的社会政治非常不成熟。中国要走的路还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