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极特殊的雕塑展览:Ron Mueck

2007至2008年我住在美国的匹兹堡,匹兹堡曾经是美国的钢铁之都,是美国钢铁大亨发家的地方。上世纪八十年代,钢铁工业转产到第三世界,匹兹堡成功转型,在生物医学,教育科研方面都很强。

 
这样一个工业化的城市出了一个有名的艺术家安迪沃霍尔(Andy Warhol),他的艺术使通俗艺术(Pop Art)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经常看到模仿AndyWarhol的不同颜色的同一影相肖像四联拼图作为艺术品挂在不同地方,如果颜色和情绪对头,还是很有味道的。匹兹堡的Andy Warhol博物馆是由一幢老式的工业仓房式的建筑,一共有六七层高,每一层的展出面积并不大,最高一层是私家住宅。博物馆除了Andy Warhol的作品和生平,还经常有外来的艺术展览。来参展的多数是很前卫的现代艺术,把文艺复兴意大利的油画放到这儿来显然不合适。08年我在这个博物馆看到了一个非常特殊的雕塑展,雕塑家是澳洲籍的Ron Mueck。

Mueck的雕塑都是顶现实的(Hyperrealistic)普通人,就好象是真人模型,只是雕塑不是巨大就是超小。大的可以是真人的几倍或十几倍,如几米长的新生婴儿,脐带还连着,浑身都湿漉漉血糊糊的;中年女人半倚在床上发呆。小的模型只有几十厘米长,如船里的男人;侧卧男女(见图)。这些模型细节如此逼真,就连黑痣和指甲里的垢物都不放过。很难说这些雕塑有任何美感,其实根本就不美。Mueck的本行是给电视台做动物模型,很多人争论他的雕塑是艺术还是工艺品。

Mueck雕塑的艺术性在哪里呢?就在它不合常规的尺寸上。尺寸大小是我们对事物感知的一个维度,如果这些雕塑是真人尺寸,我们会认为他们很正常,很普通,没有什么看头,不会有什么震动和共鸣。但这些模型大到需仰视才能见,那种心理压力自然而然就产生了,你会去注意模型的每一个细节,就好象用放大镜去吹毛求疵,任何一点瑕疵都变得不可忍受,你在这样平庸缺乏美感的巨人面前会很不舒服。反过头来当你居高临下地看那些缩小的模型,心理完全没有巨人面前的压力,对瑕疵的容忍度也会增高,心生怜悯之意,甚至有点不快之感,觉得把他们做得这么小有辱他们的人格。

走在Mueck的雕塑中间,我心里不断地变换着他们的尺寸,那个几米长的巨大新生婴儿如果只做成拳头那么大,我的感觉会是什么?把那半米长的侧卧的男女做成三米长,我的感知又会是什么样?这种变换的心理和感知差异就是Mueck艺术所在!我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由尺寸引起的心理变化和感知觉醒,Mueck是第一个做这种尝试的人,他的艺术是原创,我认为他的作品是艺术,而不是工艺品。


由此我联想到我们对人的评价和要求也存在一个尺度。对伟人、名人,我们自然而然地把他们放大,放在了需仰视的位置。他们的优点和缺点也变得异常清晰,变得无处可藏。如果用放大的视角对某一瑕疵大评特评,就会得出偏颇的结论。相反我们对社会底层的人在心理上把他们缩小,我们对弱者的同情会让我们对他们的瑕疵更加宽容。这种不自觉的尺度伸缩心理暗示造成了我们对人对事判断的不平等。由此在对事物的判断中应该多加一个自检条件:是不是把它们的尺度放大或缩小了。

对这个话题我和老公曾经详细讨论,老公不同意我的观点。老公的观点是一个乞丐的缺点不会影响很多人,但一个有影响力的人,如毛泽东,教皇等等,他们的缺点会使成千上万人的生活发生改变。因此用放大镜来分析他们的缺点有助于监督他们少犯错误。He has a point. 但我认为这是操作层面的事。

我第二次参观这个展览是在晚上,这是一个私人酒会,博物馆对公众已经闭馆,但酒会的客人可以参观部分展品包括Mueck展览。晚上看这些庞然大物和精怪小物,感觉和白天截然不同。我觉得脊梁骨冒凉气,浑身起鸡皮疙瘩,我三步并作两步穿过展区把这些怪物甩在了身后。

2013 年4月6日于悉尼
(图片来自网络)
 
 
    
 
 
 
   
 
 
            


 





木桐白云 (2013-04-06 00:31:16)

      说的非常好,很深刻,实际上这牵涉到很多方面的问题,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人类的认知心理问题,人类为什么会有艺术这种形式出现呢?一般都说是审美的需要,但进一步说就是人类认知世界的一种心理需要,也是自身心理的需要,这个话题很大,就不展开了。就这里讨论的尺寸大小的问题,林静已经有了到位的认识,这里就是一个心理相容的问题,与我们差不多的是平视,大家就会轻松自如,也不觉得对方有什么了不起;仰视就会形成震撼,就会有压抑感,有些人就会找这庞然大物的问题,找问题的动力就是自己的压力,一旦找到了就会有释放压力——原来也不过如此!俯视,正如林静所言,我们心里有优越感,就会产生包容同情怜爱之心。这种情形用在某些艺术上就会引起人的关注与思考。中国传统绘画里,往往把大人物画的很魁梧,把小人物地位低下的人画的很小,这出发点不是为了艺术,但给现代人的感受却很是艺术。艺术的出现不仅愉悦了人类自己,也促进了人类的发展。

林静 (2013-04-06 05:35:32)

谢木桐兄首肯,是你的小说引出这篇文章。这些年我看过一些展览,大多数时间就是看个热闹。我很喜欢这样跟大家探讨。

雨林 (2013-04-06 20:46:14)

对我来说这是一种新的艺术手法。谢谢林静分享见多识广。

林静 (2013-04-06 22:38:59)

谢雨林,这个展览确实让人不舒服,这正是艺术家想达到的效果,当然Mueck还想展示他做模型的高超技巧和对人体的谙熟。

仲夏百合 (2013-04-07 04:22:01)

这些雕塑对人的视觉有很强的冲击力!谢谢林静的分享。

天地一弘 (2013-04-07 06:21:09)

或许从这些雕塑中,每个人心里的体会是不同的,放大和缩小来看一个世界,一段历史,让人类更加理性点生活。

林静 (2013-04-07 07:48:17)

是啊,特别是那个新生婴儿,一只眼半睁着,血呼啦唧的。

林静 (2013-04-07 07:58:21)

没错,我的另一个体会是这些普通人,赤裸裸地摆在你面前是那样的不美!我们心目里人体的形象多多少少是美好的,因为我们看到媒体上的模特人体都是百里挑一,千里挑一。不美的人体也上不了媒体啊。可我们绝大多数人都是普通人,我如果做为Mueck的模特摆在那里一样令人倒胃口。这个展览不仅让我想到对别人的观察尺度,也让我反省到如何看待自己:我们都是普通人。

刘瑛依旧 (2013-04-07 17:25:58)

这些雕塑用的都是什么材料?肤色太逼真了。

林静 (2013-04-08 01:14:17)

好象是硅胶。

春山如笑 (2013-04-08 03:28:03)

欣赏不了,看了让人毛骨悚然,真害怕晚上做噩梦。生活中丑的东西已不少,需要美好的艺术品为我们的生活增加色彩。

林静 (2013-04-08 05:19:51)

确实很䰠人,特别是晚上看。下次介绍点好看的。

春山如笑 (2013-04-08 06:33:16)

如果你不介绍,我们就不会知道还有这样一种震撼人心的作品。奇闻共赏,还是很感谢你的推荐。所谓百家争鸣,大概就是这个意思。

我个人胆小,所以没敢细看那个婴儿。

Good nigh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