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会,因我们相识了半个世纪

(请同学们原谅我擅自将照片刊登于此,一切责任我承担,与网站无涉)

 

 

2013年3月9日,我们,山西省太行中学高七、八班部分同学,从省内各地来,相聚到校所在地长治市,纪念我们相识了半个世纪。

五十年前,1963年9月,我们80个同学从晋东南各县考入这所当时的地区重点中学,分在两个班级学习。同学中最大的18岁,最小的15岁。男同学血气方刚、活力四射,女同学婀娜多姿、聪颖干练,那是怎样的年华啊!

如今,我们都已年近古稀,那体态、步履、面容、发色,都使我不忍遣词造句来描述。但每个到场的人的精神风貌,却打动着我,那些经历过的七灾八难,像是早已没有了踪迹。

可那是怎样不堪回首的人灾啊!

高中三年,我们在这所管理严谨、设施良好、师资优秀、环境优美的学校学知识、学做人、练体魄,直至以优异成绩毕业。继而,边复习边进行政审、体检、报志愿等各项程序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就等着时间一到上考场拼搏了。学校的教学质量非常高,我们学兄学姐90%都考上了大学,我们理想的实现也只一步之遥

有谁能想到此时会风云突变

在距离高考还有十多天的1966年6月17日,中央做出了高考推迟半年进行,学生在校参加文化革命的决定!半年?半年后的局势谁能掌控?可叹我们十二年寒窗苦读,正准备卯足力量跳龙门之时,却被打了一闷棍,伤得体无完肤两年后,1968年秋,带着文革中或深或浅的累累伤痕,绝大部分同学回原籍务农,只有少数人去工矿当了工人。

后面的日子不言而喻。

回村务农的同学,干农活得从头学起,吃苦受累对农家子女虽不是大事,可婚姻误过了档期却成了问题,尤其是二十大几的女同学。村子里同龄的女孩子都是一个或几个孩子的妈妈了,年纪般配的男子都为人夫为人父了,到哪里去找合适的对象?男同学可以找年龄小一点的成婚,可文化程度的差异常使他们觉得索然无味。我曾亲耳听到一个女同学对她女儿说,今年考不上,就不复习了,赶快找工作、成家,不能像我们一样,让人家把好的都挑走!我曾听一个男同学说,多有趣的小说,给人家(妻子)读半天,一点反应都没有,你说,有什么共同语言?吃饭睡觉而已!呜呼!

客观存在的工农差异、城乡差别,使得我们这些高中毕业却与大学失之交臂的同学不甘于以种地为生,可跳出农门之路曲折又艰难,各人都有本难念的经!即便是早期参加了工作的同学,因为高中学历远不如中专学历顶用,遇工种问题、升迁问题,也有一道道难以跨越的坎!每个同学怎样一步步走过来的,个中艰辛,怎能用语言表达清楚?何况还会遇到不足为外人道的境遇!

幸好有了改革开放,幸好我们肚子里有“墨水”。

1977年恢复高考之后,通过高考、成教、函授,我们绝大多数同学圆了大学梦。尽管此梦非彼梦,尽管欣喜的程度天地之差,但毕竟是人生路上一点弥补和慰藉。

不管是否成了大学生,我们的同学在所在岗位上都能胜任,都成了骨干力量,工作成就都可圈可点,正应了那句“是金子总要发光”的俗语。

共和国的历史上,我们是唯一一届遭此厄运的高中毕业生,如果没有文革,我们大部分可以顺利地升入好大学深造。我们的遭遇何其悲催!我们的心理落差需要怎样才能平复?城市户口的学生后来成了“知青”,下乡期间计算工龄,我们这些农家子女返乡劳动什么都不算!以人为本、公平、公正,只是一种说辞,在两种户籍制度下,什么时候能真正公平?

几十年风雨飘摇坎坷路,我们同学有因跨不过去某个坎而轻生的,有斗不过病魔而过早殒命的,有主客观原因导致身心疲惫的,有解不开心结不与同学团聚的,有远赴他乡联系不到的,有联系到却因身体原因不能成行的,这一切怎不令人唏嘘!

好在一切都过去了,前述都是过去完成时!

今天我们相聚在一起,谈天说地。我们忆当年风华正茂时的友谊,展示过五关斩六将的风采,调侃走麦城的无奈,述说儿孙绕膝的欢愉,分享周游天下的心得……说不完、道不尽,笑不够……

我们回母校留影,我们浏览了这个曾经生活过五年、现今是国家魅力城市的市容,我们感受无处不在的变迁……

……

再见了!相聚总有离别时!

外地的同学,来时匆匆,去时依依,互道珍重,相约再聚!

握别、挥手、目送,同窗间这一根扯不断的缘分线、友谊线,五十载了,期冀它延长、再延长……

 






阿朵 (2013-03-11 06:47:30)

梅子姐,感慨着妳们的感慨,珍重!

木桐白云 (2013-03-11 07:51:24)

你们这一代承载的的确太多太多……

hrb820 (2013-03-11 08:10:24)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天地一弘 (2013-03-11 11:39:05)

梅子姐,感动你们的相聚。

渺渺 (2013-03-11 11:43:44)

感动,五十年前的同学,如今聚会还能来这么多人,非常难得,精神可嘉哦!非常珍贵的照片哦!谢谢梅姐分享!

雨林 (2013-03-11 11:55:54)

哪一位是梅姐姐?

梅子 (2013-03-11 12:01:53)

谢谢阿朵!我们都要珍重!

梅子 (2013-03-11 12:02:53)

人灾较之天灾更可怕!

梅子 (2013-03-11 12:05:51)

我们都年近古稀了,聚一次的确不易!谢谢一弘。

梅子 (2013-03-11 12:08:58)

可我们经历的磨难太大了!而且如果正常升学,绝不是这样的!谢谢韩兄!

 

梅子 (2013-03-11 12:10:37)

谢谢渺渺!五十年,的确是漫长的岁月。

梅子 (2013-03-11 12:12:45)

雨林:穿红外衣的那个。

玮仁 (2013-03-11 13:11:24)

好珍贵的情谊。

夕林 (2013-03-11 13:54:13)

珍贵的同学友谊,一辈子都会珍惜。可惜了,你们那几届的人才很多,被一场人为的浩劫摧毁了。人的命运往往被时代所左右,不由自主。

谢谢梅子分享!

外星孤儿 (2013-03-11 14:04:15)

梅子是山西人,半个老乡耶,我嫁的是山西人,老家沁县的,不过我从来没去过。

从1966年那一年开始,高考从7月15日改为7月1日,复习、政审、填志愿……万事俱备,还有10多天就上考场了,一场浩劫,我们的大学梦成了泡影。我也是老高三的,父母是教师,近水楼台上学早点。后来被知青,被下乡,母亲被打倒(出身不好,地主小姐,批斗隔离关牛棚,积愤成癌,50多岁离世),不堪回首。我上的“工农兵学员”,好在是老高三,功底厚,知珍惜,肯奋斗,工作中谈不上有什么成就,也还能得心应手。

 

岩子 (2013-03-11 14:26:37)

那混沌的年代毁了一代又一代人,至少三代。

老3届,才子佳人多多,令人惋惜、也赞叹。

海云 (2013-03-11 14:46:03)

今天能如此相聚,真是不容易。

panda13 (2013-03-11 15:08:40)

难得的聚会!梅子看着好精神!

若慧 (2013-03-11 19:53:57)

五十年前风华正茂的你们遭遇了文革的浩劫,前程似锦的命运被扼杀,想想这是多么大的打击,心灵上承受了多么大的伤痛。我理解你们,敬重你们这些大哥大姐们,祝愿你们身体安康,愉快生活!

刘瑛依旧 (2013-03-11 21:58:55)

1963年高中毕业? 老前辈啊!  那时,文轩里不少人还没出生呢!

梅子 (2013-03-11 23:47:51)

茫茫人海,我们相聚在一起成了同学,这就是莫大的缘分,延续下来,就友谊长存了。

谢谢玮仁。

梅子 (2013-03-11 23:49:47)

所以说人祸比天灾更可怕。谢谢夕林!

梅子 (2013-03-11 23:58:02)

拥抱!真是缘分呢!我的老家就和沁县搭界,距离沁县最近的村子不到10公里。

我们还是同类项,当知青下乡要比我们回乡苦得多,真不容易。

在这里我们成了文友,共勉!

梅子 (2013-03-12 00:00:06)

是的,毁了好几代人!

梅子 (2013-03-12 00:05:48)

没有考大学,绝大多数人在省内工作、退休,相对好集中。可因年龄和身体的关系,有的子女不放心。

大家有一句共同的话:“见一面,就多见一面。”

梅子 (2013-03-12 00:13:48)

因为是组织者之一,累得要命,强打精神。呵呵。

梅子 (2013-03-12 00:16:06)

1963年初中毕业,足够的老,呵呵。

 

梅子 (2013-03-12 00:17:14)

谢谢若慧!

hrb820 (2013-03-12 01:02:48)

我高小毕业不让考初中当了两年会计,是伯乐老师交涉、据理力争,才让我继续读书,才有了另一个天地

梅子 (2013-03-12 01:08:36)

韩兄好,我“百度”过你的简介,是个不简单的人。人在紧要关头就那几步,要谢你的伯乐老师啊!

外星孤儿 (2013-03-12 02:50:07)

热烈拥抱,我现在北京,有机会来北京告知我哦,我当导游,专带你去博物馆。故宫颐和园什么的看一次就够,博物馆可是有看头。

外星孤儿 (2013-03-12 02:57:54)

没错儿,至少三代。我的科学家梦没实现,呵呵。当年学自然科学数理化我游刃有余,自我感觉memory和CPU性能够用,后来在媒体混饭是勉为其难了。如今老了,memory失灵,CPU运算也很多bug,惭愧,惭愧。

Amoy (2013-03-12 03:09:21)

你们这一代人真的很不容易,50年后还能再聚,值得珍惜!

外星孤儿 (2013-03-12 03:12:02)

真喜欢文轩,这里是一方净土,文友间这样温馨、贴心的互动,激发出妙语连珠。谢谢海云提供了这样的园地。我就想了,这个海云怎么这么大的能量呢,要写作——而且那么高产;要管家——管的那么细致,烹饪那么精细花样那么多;要养育教育子女——养育得健康茁壮,教育得出类拔萃;要管网站——这网站这样的好,大家都知道了;还有组织那么多社交、活动——周到细致,滴水不漏……呜呼!天下之奇女子也!

梅子 (2013-03-12 04:19:51)

时势造英雄,也造倒霉蛋,我们的遭遇全是时代的产物。如果没有改革开放,也就没有我们相识五十年后的团聚。

在大潮流面前,人很渺小。

梅子 (2013-03-12 04:23:48)

我要去北京,一定和你联系,好好看看博物馆。我女儿在“上地”居住,我差不多每年都去。

梅子 (2013-03-12 04:26:53)

朋友们说我心态年轻,你进入文轩后我发现你的心态比我更年轻,能有年轻的心态真好!

外星孤儿 (2013-03-12 04:34:10)

我家在展览路,动物园这边(不过我可没在动物园里面住哦),坐地铁13号线就过来了,很方便。

 

外星孤儿 (2013-03-12 04:40:51)

你在大学当老师吧好像,我工作的环境也多是年轻人。平常接触的人群都是年轻人,只知道年轻人看什么想什么,也跟着他们看什么想什么,不知道其他老年人看什么想什么什么心态,就变成了这样“老不正经”了,呵呵。

梅子 (2013-03-12 04:43:55)

去之前我给你发悄悄话,确定联系暗号,呵呵!

梅子 (2013-03-12 04:48:39)

我的大学同学比我小十岁、一轮。和她们一个宿舍住四年,我就忘记了自己的年龄,到单位就和年轻人玩儿,现在又和文轩的小妹妹们玩,其实我知道她们比我的女儿大不了几岁,有的还很小,呵呵

予微 (2013-03-12 05:20:56)

梅子姐,这一代人能健康的走到今天,就是福气!珍重。

梅子 (2013-03-12 06:42:23)

谢谢予微!我们中的确有人轻生了,痛心。

生活中磨难很多,我们都要坚强,你说是吗?

hrb820 (2013-03-12 14:52:36)

过奖了。我那位伯乐老师后来成了右派,在70年那种政治气候下,我回家乡还去看望了他。

西山 (2013-03-12 17:29:02)

梅子姐,你们这届太不容易,保重!

梅子 (2013-03-12 23:08:16)

谢谢西山!

一切都过去了,我们现在是颐养天年。

问候大豆和玉米,老想那俩可爱的孩子。

桑妮 (2013-03-12 23:40:45)

五十年后再相聚,不容易。向你们致敬。

梅子 (2013-03-13 04:37:45)

谢谢桑妮!谢谢!

若敏 (2013-03-15 01:56:16)

好难得的聚会!梅子姐真漂亮!

梅子 (2013-03-15 03:15:16)

谢谢若敏夸奖,我美滋滋滴。

是难得,大家觉得下次就不容易聚了,毕竟一天比一天老。

林静 (2013-03-16 09:52:30)

来了这么多人真不容易,梅子姐辛苦了。你们这个年龄段的人什么都经历过了。

梅子 (2013-03-16 10:30:04)

我们的经历是任人摆布的经历,你可以义无反顾地去航海,那才才真真的经历。

谢谢林静关注!

杏子花开 (2013-07-21 16:41:57)

平时我在文轩读的少,这下要检讨了。

幸而去北京一趟,这下逮眼就抓住合影里的梅子了。亮!

梅子 (2013-08-18 08:30:19)

杏子什么时候跑到这里留言,我怎么没有注意到呢?

这下子你知道我老了吧?好羡慕你们年轻!

杏子花开 (2013-08-18 12:36:34)

恰恰相反。我认为您一直保持着热心保持着美丽和青春!

梅子 (2013-08-18 23:46:41)

呵呵,我乐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