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乡七日随记(1)朋友担心我遇到了“不测”

 

                        朋友担心我遇到了“不测”

 

小妹的母亲仙逝并入土为安了,小妹和妹夫休整一段时间就要离开故土回东北的家,之后很可能到远方的子女身边定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再见,这是小妹邀我到她家住些日子的缘由。

   

    五孔窑洞被我拍摄时“切掉”了最东边一孔

 

这个五孔窑洞的院落平时就住着妹夫的小弟弟一人,这几天我们四人分住在生着煤火取暖的三孔窑洞里,做饭洗碗做家务分工明确。因为前段时间小妹劳心又劳力,身心疲惫,特别需要休息,我们的生活起居很随意,起床、吃饭、睡觉都没有准点,聊天、叙旧、享受山乡的闲适、接待前来送行的亲朋乡邻是我们生活的主要内容。

 

说是分工明确,作为客人并年长的我其实没有做多少活,就是偶尔帮妹妹洗几件衣服、洗洗毛巾啥的,做饭时洗菜、切菜等。有趣的是,只要我摆开架势干活,就有邻居来,而且不止一个,小山村的“话”就像长着翅膀,没有干多少活的我落得“名声”可不错。

     

      春节期间,缸盆式“冰箱”增加到四个

 

天气渐渐变暖,存放在院子里被我戏称为“冰箱”的大缸里的生肉和排骨不能继续那样保存了,妹夫决定把它做成红烧肉,厨艺比我高得多的妹夫说自己不会“炒糖色”,我就“赤膊上阵”了。不仅妹夫看得仔细,一个来的串门邻居也“观摩”见习了,中午正巧赶上妹夫的大弟弟和侄儿回来,一家人大快朵颐,交口称赞红烧肉“色香味”俱佳,使不大会做菜的我着实露了一次脸。

 

妹夫的小弟弟也是从小送人收养的,我们这两姐妹、两兄弟饭桌上和闲暇时经常会聊起小时候的事。

 

妹夫说他弟弟去养父母家时还在哺乳,白天由养母喂饭,晚上哭闹得厉害。后来两家商定,白天到养母家,晚上回来生母这里吃奶。弟弟养母家正好在妹夫上学的村子,每天早饭后,妹夫和他的同学用一个小被子把他弟弟抬着送到养母家,傍晚放学后,再抬回来。那时妹夫和他的同学也就十来岁,去的时候是一路上坡,四个人每人抓着小被子的一角,还得有人轮替。妹夫讲着,他那憨厚的小弟忽然调侃:我怎么一点也记不得?惹得大家忍俊不住。

 

小妹离家时已经五岁,她清楚地记得当时她哭闹着拉着叔祖母的手说“奶奶,我再也见不到你了!”而不是说再也见不到父亲和姐姐们了。而年长并且在场的我对那时的情景却无丝毫印象……

 

悠闲的日子很惬意,可美中也有不足,那就是这里的通讯信号太差。村民一般是手机和座机并用,在家时接打电话主要靠座机,外出才用手机。电脑的家户很少,凡有电脑的人家接了网线,上网受影响,不方便是我们这几个临时居住者。幸好妹妹有一个3G平板电脑,在窗户台上勉强可以有信号,文轩的文章能断断续续地看到。否则我在那里“绝对呆不了那么久”这是我妹妹说的,也是我心里想的。

 

我曾专门进行计时,结果显示,收一个邮件用了25分钟每点击一个菜单,必须耐心等待好几分钟。发邮件就太困难了,只好作罢。院子里信号一些,可天气冷,而且常常有风,不便在院子里多呆。

   

     

      手机、电脑在窗台上“待命”

 

他们都习惯把手机放在窗台上接收信号,我常常记不住,随处放,有时也装在衣服口袋里。走到院子里时,偶尔也能收到短信,一直没有电话。我以为是春节刚过,亲友们热闹得累了,没有人和我联系

 

孰料返家时刚离开村子到了信号畅通的地段,就陆续接到短信和好几个朋友的电话,询问我这几天为什么“一直关机”有一个朋友说一连几天联系不到我,以致担心我有了什么“不测”回家打开邮箱一看,一个习惯用邮件联系的挚友也有同样的疑问呵呵

 

不禁感叹:现在的人,离开手机电脑真的无法度日;有老朋友牵挂惦记,真温馨。

 

 

 






外星孤儿 (2013-03-08 10:25:16)

原生态的生活,安静,闲适,随意,不过对城里人来说,偶尔住住还可以,长期住可能受不了。

panda13 (2013-03-08 16:58:01)

很向往这种恬闲的生活!好奇地问一下,那窑孔难道就拿布帘当门吗?我在想,夜里要是不能把门锁上,怪可怕的。。。

予微 (2013-03-08 17:40:41)

亲情暖心,友情温馨。梅子姐好享受。

玮仁 (2013-03-08 17:56:19)

这样的日子很惬意。我常常想,有时过上几天没手机没电脑的日子,让自己完全置身自我悠闲中,是很有必要的。

木桐白云 (2013-03-08 23:23:19)

如果是暖和的春天可能就有另一番感受。

阿朵 (2013-03-09 00:17:11)

从来没去过窑洞,很新鲜。不知道冬天冷不冷?

春阳 (2013-03-09 02:05:53)

原来梅姐下乡了,看到那些待命的现代化通讯器材,再看那些窑洞,两样世界,呵呵。

雨林 (2013-03-09 03:24:19)

场院里金黄色的是玉米吧?那里的空气一定很好。 羡慕梅子姐可以有这样可以暂时逃离都市的生活。

若慧 (2013-03-09 20:25:09)

多惬意的生活!那些天我也以为你“失踪”了,好不习惯和你没联系的日子。

梅子 (2013-03-09 23:22:26)

你说的对极了,长期住做饭用柴火、煤火都不好用,不能洗澡,许多问题不好解决。要是常住,这些就得相应改进。不过家乡父老早已经习惯。

梅子 (2013-03-09 23:25:54)

那种“布”是棉门帘,是用来挡风、保温的,里面都有门,有门锁,或门栓。

梅子 (2013-03-09 23:29:21)

是的,现在已经很难享受到这种温暖与闲适了,大家忙忙碌碌,不知道忙些啥。

梅子 (2013-03-09 23:33:21)

如果平时离不开这俩家伙,“隐居”起来还真是不适应,呵呵。

梅子 (2013-03-09 23:37:01)

户外暖和,一切就方便了。

梅子 (2013-03-09 23:45:18)

窑洞冬暖夏凉,好住,不过冬天也需要生火取暖。

现在当地已经很少有人新挖窑洞了,大都盖砖混结构的房子。

梅子 (2013-03-09 23:52:28)

是啊,那个家因为他们在外,不常住,窗框上的油漆都已脱落,可那些现代化通讯器材却货真价实。

村里人也都有手机,常住人家的房子都翻新了。

梅子 (2013-08-05 05:17:35)

是玉米。

一般空气好,偶尔也雾霾。

暂时逃离几天都市的生活的确很惬意。

梅子 (2013-03-09 23:59:41)

原本计划两三天,结果成了七天,我也始料未及,又没有办法转告你,收发邮件太困难了。

那几天我也惦念你,尤其是老人家的事让我挂心。。

予微 (2013-03-10 06:12:09)

大家都忙着追求最好,最新潮的东东,把平实的真善美忽略了。

圆通赏花进行时 (2013-03-16 19:36:17)

恬淡无为!雅哉!

梅子 (2013-03-17 01:06:20)

可惜这种机会不多。

圆通赏花进行时 (2013-03-18 18:20:18)

(我本可以享受恬淡无为,但又谈何容易?)
【小隐浮夸风】
    焦恩俊问:一壺茶,一柱檀香,溫和的陽光,微微的風,綠意盎然的景色,耳邊的風鈴,遠處的流水,鳥鳴,這樣的生活你喜歡嗎?
    圆老作答:
夜静
夜深人静
虫儿叽叽
鸟儿吟吟
茶饮
妙香佳真
迷诗索雅韵
歌寻胡隐君
注:迷诗索雅韵--送给诗人梦娜 ,她一定喜欢:迷诗索雅韵=梦娜缅香魂
    歌寻胡隐君--高启词·谷建芬曲: 渡水复渡水,看花还看花;春风江上路,不觉到君家。
    焦恩俊先生,是一位我并不知晓的名人。通过搜狐网管的特别巧妙,让他成为了我的关注。
    焦先生的设问有什么奇特之处吗?其实没有!他是在想过一过正常人的生活。
    我的体验,焦先生能够唔得出来吗?这是更深层次、凡名人都不可企及的一种生活方式。而我,就是在这里,我都能够现实地感受到。包括焦先生所描述的环境。
    然而,小隐隐于野。这又有什么可以值得向人夸谈的呢?

(Wednesday,July 11,2012 Fellowship Plaza,Saratoga,CA)

梅子 (2013-03-21 06:35:49)

圆兄雅兴!梅子望尘莫及。

圆通赏花进行时 (2013-03-21 18:31:20)

保持一个好心态,保持一个好胃口。自寻其乐!谢谢!

梅子 (2013-03-21 23:55:02)

这方面你我相同,好心态、好胃口、自寻其乐!

非常佩服圆兄的达观!

hrb820 (2013-03-24 07:40:35)

我老家都用沼气,免受烟熏火燎之苦了。但是,我们的根在山西。

 

梅子 (2013-03-24 13:43:21)

这里农村冬季取暖还是需要烧煤炭,做饭用煤炭、电磁炉、煤气、沼气、柴禾,比较花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