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西洋航游760天(17)水上一仗:特拉法加战役

 

 同道者的下一站是堪那利群岛(Canary Islands),三百零二海哩三天的航程,这时我已经完全适应了海上生活,对出海不再焦虑和恐惧。同道者一海哩一海哩地把马戴拉甩在了船后,四个小时一换班,海上的生活有节奏地重复着。途中,我们看到了很多海豚,还看到了一条鲸鱼它背上有鳍,灰颜色,不知道是哪一种鲸鱼,它“同道者”大概有二十来米,头上喷出的水柱很好看。

堪那利群岛属西班牙,由九个岛组成。最东北的小岛加西欧沙(Graciosa)很小,是一个不毛之地,除了火山岩石沙滩什么都没有岛上的淡水全部靠海水淡化供应。岛唯一的一个小村子拥着一个小渔港,渔港内有个小餐馆。村子阡陌交通都是沙土地,没有柏油路。走在软软的沙路上别有一番情趣。

 

堪那利群岛是横渡大西洋的最后跳板,据统计每年有上千条船由横过大西洋,不少船还带着孩子。20051021日风和日丽,一大清早,加西欧沙海湾内的几条英国和美国船张灯结彩,船的桅杆上挂满了彩旗,一条船还挂出了牌子"胜利号(Victory",孩子大人欢声笑语,喜气洋洋。我们正在纳闷这是什么节日,一位英国船主驾着小汽艇朝我们开过来。他解释今天是著名的特拉法加战役二百周年,他们要开一个以特拉法加(Trafalgar)战役为主题的大派对。同道者挂的是法国国旗,英国船主说他们的派对没有丝毫蔑视法国的意思,并邀请我们战役结束后一起上岸去喝酒庆祝。

 

18051021日,英国皇家海军在特拉法加海域与法国西班牙联合舰队决一死战。结果英军大败法西联军,确立了英国在海上的霸主地位。特拉法加战役是英国的骄傲,伦敦的特拉法加广场以此命名。此战役英军也付出了代价:舰队总司令,传奇的尼尔森将军(Nelson)中枪阵亡。尼尔森十二岁就跟着他叔叔在皇家海军服役,身经百战中,他失去了一只眼睛和一个胳膊。我自己航海以后,才意识到做个海军指挥官有多么的了不起,我对他们真是从头到脚地佩服。

 

简单介绍一下基本的航海知识。现代帆的原理和飞机机翼一样,动力是流线型的帆造成的内外压力差。船可以顶风(upwind)、顺风(downwind)、侧风(reach)行驶。顶风和侧风时船会倾斜。顺风时船比较平,相对运动风也感觉减速,所以是最舒服的。顶风行驶航线和风需要有个夹角,和风走"之"字。顶风换风头叫"Tacking";顺风的叫"Jibbing"。十八世纪战船用的是平帆(square rig),只能顺风和侧风行驶。现在理解了为什么"一路顺风"对航海最好祝愿。

 

尼尔森时代的战船前帆、主帆、尾帆大大小小几十个,没有引擎,船的操纵完全靠看风、使帆和掌舵。这里面需要相当的经验、技巧和才能,技术含量极高。战船炮眼一般在船的侧面,打仗时都抢先把船掉过来侧面对着敌船开火,谁先到位谁占上风。如果船的桅杆,舵位等要害部位中弹,它就失去了控制中枢,再被炸它几个窟窿船进水,就只有等着沉船了。想像一下海上打得红了眼,总指挥要保持冷静,望云看风,指挥升这个帆落那个帆来操纵船的运动,下令这个炮开火、那个炮补充弹药……那些勇敢的水手,在血肉横飞隆隆的炮声中坚守岗位,听从命令升帆落帆,随时准备肉搏战,那是何等的激烈场面!尼尔森将军三十多年就是这样过的。帕特里克欧博恩(Patrick O'Brian是写十八世纪海战小说的高手,我们家书架上有一排他的小说。 电影《怒海争锋(Master and Commander)》就是根据他的三部小说改编而成

 

再来看二百年后加西欧沙的海战。一条美国铁船被指定做了法国旗舰,二三十个大人孩子分成七个英方战斗小组以小汽艇为战船攻打法敌舰。双方打水枪,扔水炸弹,越栏杆往船上爬……法旗舰的守方也不示弱,推推搡搡坚决不让英方登船。最后一个法方狙击手男孩爬上了桅杆,高喊着"vive  la France!"朝着扮成尼尔森的大人猛发水枪,尼尔森中弹……子弹从肩部经脊髓进入胸腔,血肿造成肺栓塞,最后心衰阵亡。(这是我悉尼心脏医生朋友,彻底的尼尔森将军的崇拜者,作出的诊断)。派对在一片欢呼声中结束了。

 

庆祝酒会热闹非凡,除了一条荷兰船矜持地在一旁观望外,海湾内所有的船都参加了。这些船来自英国、美国、挪威、瑞典、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法国。有些船已经在这了一个月。一条船上有个画家,她把孩子们组织起来学画画,有十几个孩子。当晚孩子们把自己的习作贴出来搞了一个画展,每个孩子站在自己的画前解答提问,一点也不发怵。能跟着大人一起过大洋的孩子胆子肯定也练出来了。我们吃啊,喝啊,聊啊,笑啊,一直玩到晚上……


2013年1月22日

      

马戴拉、堪那利群岛。                                                Graciosa 渔港

 

   

 Graciosa,不毛之地

  

      

 沙土路的小村

 

    

 19世纪战船及海战场景

 

                 

 Nelson司令。                                                   战后派对,别人拍的,我们不知道所以很自然。

 






雨林 (2013-01-22 21:54:56)

真是羡慕林静有这样宝贵的经历。

木桐白云 (2013-01-22 22:18:18)

很宝贵的经历。

圆通赏花进行时 (2013-01-22 22:21:25)

读万转书行万里路!美!

呢喃 (2013-01-22 22:30:36)

羡慕这种生活,一边走,一边感受。

梅子 (2013-01-23 00:51:18)

很宝贵!谢谢分享。

牧童歌谣 (2013-01-23 02:27:57)

那沙土路的小村,白白的房子,蓝蓝的天空和大海,太美了!

桑妮 (2013-01-23 03:56:08)

看标题吓一跳,还以为真的赶上打仗了。还好,打水仗而已,好有趣的经历。

林静 (2013-01-23 09:10:43)

楼上各位,在此一齐谢过。我继续努力写。

渺渺 (2013-01-23 12:02:12)

这么多年前的事,林静娓娓道来就像回忆发生在昨天的事一样,非凡的记忆力!林静这辈子去过的很多地方,都是我们不航海的人可望而不可及的,有趣的经历,宝贵的经验,终生难忘!

谢谢分享!

好奇 (2013-01-23 16:51:30)

下次来有时间教教吧。我们在海湾航海几次,都有船长指挥,名词半懂不懂,只记住了动作,没问原理。最近的一次船长是澳洲人,原来也是我们行业的,退休后在湾区当教练9年了。你退休后也可考虑如此?

若敏 (2013-01-23 17:25:52)

好奇也喜欢航海?林静应该义不容辞地当老师。下次去澳洲希望能看看同道者。它还在吗?谢谢林静带来不一样的世界。

天婴 (2013-01-23 18:46:16)

林静的照片真是我想象的冒险家的样子。

panda13 (2013-01-23 19:17:08)

一直想问问你,一叶孤舟在茫茫大海上,四周除了海,什么也看不到,是什么样的感觉?要是我,真的要得忧郁症了。要是夜里,周围一片漆黑,你没绝望过吗?我特佩服你,就是因为这些。我觉得我的心理状况不够强,can't take it.

林静 (2013-01-23 20:01:11)

我有日记,航海日志和英文博客。现在回头看这些纪录,此情此景仿佛昨日。但也有记不起来的。我日记里反复出现JP,这个JP是谁?是个人还是条船?怎么也记不起来了。

林静 (2013-01-23 20:04:30)

可以啊,这里面的技巧可多了。和玩windsurf原理差不多。下次去湾区跟你切磋。

林静 (2013-01-23 20:09:05)

同道者07年被卖掉了。呜呜。。我们在悉尼有条小trimarin,周末和其它船一起玩比赛。

林静 (2013-01-23 20:10:05)

黑呼呼的,这两年把我的皮肤毁得不轻。

林静 (2013-01-23 20:34:03)

我觉得就跟深山老林里寺庙的和尚差不多。没有任何外界干扰,你可以静下心来想很多事,读很多书。我就是在船上想明白了一些关系,比如人和人,人和自然,人和工作,人和家庭等等。我到是没害怕过。真正在海上没有什么危险,靠近陆地危险就来了。

圆通赏花进行时 (2013-01-23 21:07:49)

林静和先生,真的是天作的一对:头、脸的轮廓,笑在脸上肌肉的弯曲,都完全一样。真的是形形相依、心心相印。嘻嘻--

林静 (2013-01-23 22:36:09)

真的吗?圆老,他可是法国人,窜了种啊。有人说夫妻在一起时间长了越长越象,所谓的夫妻脸。大概表情、动作互相摹仿吧。

圆通赏花进行时 (2013-01-24 01:51:07)

我可不是玩笑话的,你们那脸型,尤其是笑容完全一样啊!谢谢!

予微 (2013-01-25 02:23:07)

谢谢林静,除了分享独特经历,还给我们丰富的地理历史知识!

这个“大战”也真有趣,后人能够这么庆祝,说明他们都放下了。

林静 (2013-01-25 04:09:01)

是啊,法国人虽然被打败了,但他们把Nelson给干掉了。

林静 (2013-01-25 07:47:16)

谢圆老吉言。

海云 (2013-01-25 16:40:02)

喜欢最后一张照片,发自心里的笑容。

辛上邪 (2013-06-12 05:33:16)

确实有夫妻相。

 

捷润 (2013-11-28 05:25:04)

我也是NELSON的崇拜者。 VICTORY是他的旗舰的名字。现在我几乎成了追梦的崇拜者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