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睛的礼赞和哀歌

 

                        

父母给了我一双明亮的眼睛。它色觉正常,使我能看清五颜六色,领略大自然色彩斑斓的美;它光觉正常,使我在夜晚也能看见东西;形觉正常,使我有立体视觉,还有上佳视力,视物清清楚楚、真真切切。

这一双明亮眼睛,我从小学读到大学,学到了丰富的知识。丁点亮的麻油灯、煤油灯,刺眼的白炽灯都没有使我近视。而立之年读大学时,常在阶梯教室上大课,那些个二十郎当岁的同窗们早早就去前排占座位,我则悠哉悠哉在预备铃响起之前坐到最后一排,黑板上的板书、挂图,我都能看的一清二楚。虽然我没有从书中获得“黄金屋”,但教师这个职业使我可以养家糊口并生活得很愉快。教学与管理中,我对学生的理解、接受程度和喜怒忧思观察入微,常常通过眼神与他们交流,或肯定、或关切、或鼓励、或探询、或批评,真可谓“此处无声胜有声”。一个穿透其内心的眼神,往往会让学生们牢记终生,同时被记住的,还有师生间的深厚情谊

这一双明亮的眼睛,我学到了裁剪缝补等女性的看家本领,丈夫的中山装、我的夹克、儿女的时令服装都做的有模有样。我裁剪的西裤甚至盖过了摆摊营业的裁缝师傅,令周围的人羡慕不已,以致那些年每年春节前得挑灯夜战,给同事、邻居及其子女缝几十条西裤。我还给电视机、洗衣机、沙发等“量体裁衣”,一件件漂亮的“外套”曾装点过不少人家!

凭着这一双眼睛,数十年我一直在书海里遨游。古今中外、文理史哲、报刊杂志,凡是能到手的书我都读。年少时识字少,读书时跳过那些“拦路虎”,读得似懂非懂;上高中时阅读速度快,借书还书手续麻烦,跟不上趟,就读宿舍同学借的书,我这个自己不借书的人能穿插着读完一个宿舍近二十个同学借的书;上大学时课外时间大都用于阅读……尽管由于我读的不专,没有在哪个方面“成气候”,但那些林林总总的知识和理念肯定参与了我的机体代谢,沉淀到了我的组织器官中。

这一双明亮的眼睛,我游历了祖国的山川湖海、沙漠草原、繁华都市、名胜古迹。我观赏过泰山的云海、华山的斧劈石、恒山的悬空寺、黄山的迎客松;我领略过黄河的惊涛骇浪、长江的三峡风情、南中国海的潮起潮落、鸭绿江两岸丹东和新义州的巨大落差;我曾在辽阔的草原上亲近牛羊,曾在浩瀚的沙漠里像孩童一样赤脚嬉戏;曾与两千多年前的兵马俑“对过话”,曾在沈阳故宫十王亭前遐想过八旗的遣将调兵;我曾借助望远镜看过天体奇观,曾在显微镜下探究生物的微观结构,在微弱的矿灯下体察过六十年代矿工艰苦的生产环境曾潜入水下欣赏海底世界的五彩缤纷;本溪水洞、昆明石林、丽江古城、云冈石窟……无论是天造地设的美景、还是巧夺天工的人文建筑,都摄入了我这双明察秋毫的眼睛,增长了我的知识,陶冶了我的情操,愉悦了我的精神。

许多同龄人已离不开老花镜时,过了五十的我还没有“花”的迹象,于是窃喜,以为俗话说“花不花,四十八,过了四十八,就不会花的奇迹会我身上发生后来,备课时我觉得桌子太高、椅子太低,必须垫N个椅垫才能看清书本上的字我一个劲地找桌椅设计的缺陷,从未想到自身的原因直到暑假里我给婆婆和侄女缝棉衣时,纫针很吃力,竟要求准备外出的小叔子一次给我穿五根针的线我才被提醒:。嘻嘻,心理暗示的作用可真大,能使人忘记自然规律!

正准备验光配戴老花镜,发现右眼中心视较暗,视物有了缺损。去看医生说这是“脱色素病变”,没有什么好的医治办法。只好给左眼验光,配一副老花镜。乖乖,可以凑合着看书做针线了。可没过两年,我的左眼也有了和右眼一样的症状。换个医院看医生,经过检测,确诊为“黄斑裂孔。上网一查,居然有个“老年女性特发性黄斑裂孔”的病名。真没想到,眼病这么青睐女性咨询北京同仁医院的专家,说病因不明,药物无效,可以手术,但好、坏和无效的几率各占三分之一。权衡利弊,只能不做手术。

原本一双明亮的眼睛至此竟然看不清视力表最上面字母的开口方向。严重的是,黄斑病变损伤的是中心视力,越想看清越看不清,看不清人脸,看不清钟表的指针,看不清书报上的字,所看到的物体“横”不平、“竖”不直。一幢大楼的窗户,我从远处看去,相互平行的窗棂都变成了“O”或“X”型。好在光感没有问题,家务活照做不误。多年养成的看书读报习惯无法继续,不只是百无聊赖,甚至是饥渴难。找人读几段吧,杨绛大手笔写出的散文,经他们一读,居然韵味全无。借助于放大镜吧,得两个叠起来才能凑乎看,手累、眼累、心更累,只好作罢。

自从一双明亮的眼睛患了疾,我的眼前再没有了清清楚楚和真真切切,面对的只是朦朦胧胧、歪歪扭扭的世界。尽管针线活可以不做,书报可以不看,但日常生活必得继续,这就不免生出许多尴尬和无奈。比如,对面认不出熟人。过去几十米外就能看清楚,现在近到两三米,对方已经招呼上了,自己还不知乃何许人也,不知如何对答。好在已是一退休老妪,人们不大计较。再比如,一个人在公路边等待搭乘长途汽车,车窗前的目的地标识只有车到跟前时才能看出来,但已来不及拦车。逢车就拦吧,拦错了车又难免要遭遇司机粗鲁的呵斥。这也难怪,人家怎看不像一个睁眼瞎,怎么就会拦错车了呢?

当医生的朋友劝慰说,眼睛已使用了六十余年,“坏”也属正常,只是“坏”得实在不是地方。晶状体老化不能调节厚度,可用眼镜矫正;晶状体浑浊成为白内障,可换一个人造晶体;就是角膜病变,也可通过移植治疗。偏偏坏了视网膜上最敏感的感光中心,完全无可替代。呜呜!

      

    

虽然专家说病因不明,但我还是陷入了深深自责之中几十年来虐待眼睛的行径一幕幕浮现在脑海,确有不可饶恕的“罪过”。昏暗的灯光下、走路、乘车、躺着,我都看过书;得到一本好书,我常常一口气将它看完,只在饿时扒两口饭;有时看一白天,有时通宵达旦,有时甚至“夜以继日”。眼球发胀、眼皮发困也不理不睬,看不完不罢休,做针线活也经常如此。买了电脑之后,我更是变本加厉地糟蹋自己的眼睛,浏览新闻、查询资料打扑克、玩游戏,从来不顾及眼睛困、胀和干涩的抗议,往往是一坐到电脑旁就是大半天。眼睛受到如此折磨,安有不坏理? 

我原来的一双杏眼,由于提眼皮的肌肉拉长变成了三角眼,眉稍眼角更是爬满了皱纹。此乃岁月之“功”、自然之律,人人难以避免。但我那一双原本明亮的眼睛,由于用眼不当、虐眼有“罪”,终于患了与众不同的眼疾,实属咎由自取。失去了才知道珍惜,但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呜呼,我的眼睛!

由此想到现在的不少在校学生,从小就迷恋上了电脑,一上网就是老半天、大半夜,看书、写字又很不注意光线和身姿,对眼睛损伤得很厉害。社会上的许多成年人,也有类似的坏毛病。我真诚、恳切地劝诫大家以我为鉴,务必要爱护自己宝贵的眼睛,努力养成科学用眼、卫生用眼的好习惯。莫等损害了明亮眼,空悲切!

    

                                                             (草于2009年8月,修改于2012年10月

    

    写在后面:这是一篇旧文,略作修改贴于此处,以提醒文轩文友爱护眼睛。我后来服用了半年中药,眼病好转多了,借助于无处不在的放大镜,现在读写都不太困难。

 

 






木桐白云 (2012-10-22 11:22:52)

是要爱惜心灵的窗户,不能等有问题了才后悔。

雨林 (2012-10-22 12:53:36)

所以又更加珍惜梅子姐在文轩里,辛勤地发文章,写评论的心意。

天地一弘 (2012-10-22 13:29:43)

谢谢梅子姐的文章,保护眼睛,认真执行梅子姐的建议。

邱俊伟 (2012-10-22 17:07:37)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眼睛的确很重要。

谢谢梅子姐,问好!

海云 (2012-10-22 17:50:58)

周末跟母亲通话,她刚做过白内障眼睛手术,看不清楚的眼睛又恢复了青春,她很开心。眼睛是心灵的窗口,对我们每个人来说都很重要。

panda13 (2012-10-22 21:34:22)

按许多眼科大夫的说法,视力的好坏主要由遗传基因决定,跟用眼习惯关系不是太大呢。所以安慰一下梅子,不要以为是你自己把眼睛糟蹋坏了 。。。当然,良好的用眼习惯应该提倡。

若慧 (2012-10-22 22:37:04)

羡慕你心灵手巧!

春阳 (2012-10-22 23:58:32)

梅子姐姐在这里提到爱惜眼睛也很重要,我们一般都不会太注意眼睛卫生。

圆通赏花进行时 (2012-10-23 01:54:30)

熊猫13说的是对的。第一不要自责,第二注意用眼卫生。

梅子 (2012-10-23 04:54:31)

说的是啊!谢木桐。

梅子 (2012-10-23 04:56:59)

谢雨林!文轩使我很开心,在这里我读到许多好文章。

梅子 (2012-10-23 04:58:29)

是应该好好保护眼睛,否则后悔莫及!

梅子 (2012-10-23 05:00:05)

谢谢俊伟!

梅子 (2012-10-23 05:02:24)

问候你的母亲!祝贺她的眼睛恢复了青春。

梅子 (2012-10-23 05:05:34)

谢谢你的安慰。我的视力的确是我用眼过度坏的,父母给的很好,所以自责。

梅子 (2012-10-23 05:07:01)

那都是过去时了,现在瞎老太太一个,哈哈!

梅子 (2012-10-23 05:09:23)

我是看见你的文章才决定刊发此文的。用眼卫生的确重要。

梅子 (2012-10-23 05:10:16)

谢兄长关心!

何音 (2012-10-23 11:18:00)

这篇文章写的很好,是用眼睛写的!

梅子 (2012-10-23 14:04:31)

谢谢你的褒奖!

panda13 (2012-10-23 16:59:19)

梅子,我给你发了个悄悄话 - 我先生的舅舅也得了“黄斑症”(好像这病并不是只有女性特有的),想问问你找哪个中医看的,吃了哪些药。请你有空时给我一个回复。谢谢!

梅子 (2012-10-23 23:57:33)

已经回复,请查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