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陽澄湖

金秋十月﹐菊黃蟹肥。机緣巧合﹐有便往陽澄湖一行。久慕陽澄湖大名﹐早就想去一遊﹐可惜俗事纏身﹐一直未能如願。

提起陽澄湖﹐不得不說到大閘蟹。大閘蟹是陽澄湖最著名的水產﹐體大﹑羔肥﹐肉鮮﹑味美﹐每到秋季﹐肥美的大閘蟹便遠銷海內外﹐於是﹐陽澄湖也就天下聞名了。

早上出發﹐天氣突變﹐昨天還是陽光燦爛﹐今天卻風橫雨暴。風雨中的陽澄湖又會是怎樣的呢?

車至昆山﹐忽然迷路﹐几經周折﹐才找到去陽澄湖的路。一路上﹐只見食肆林立﹐裝潢各異﹐但無不以一大大的“蟹”字作招徠。食肆門前的停車場﹑路邊﹑空地﹐停滿了大小車輛﹐看來﹐人們對大閘蟹的鐘愛程度﹐雖是風雨交加﹐熱情不減。

車到陽澄湖﹐雨勢轉大﹐頂風冒雨﹐竚立湖畔﹐但見風雨之中﹐湖水蒼茫﹐波浪滔滔;遠處臨湖﹐有亭翼然﹐如飛鳥凌空﹐搏擊風雨。

欣賞良久﹐拍照多張﹐終於將注意力轉往湖邊一排排的蟹棚。走下蟹棚﹐只見一個個的蟹棚里﹐四角用粗繩吊著一個一個巨大的蟹箱﹐蟹箱浸泡在湖水里﹐那聞名天下的大閘蟹就養在箱里。

原來﹐成年的母大閘蟹每年在交配後﹐就從陽澄湖游向長江入海口﹐經過漫長的跋涉﹐來到咸水和淡水交界處﹐產下數以億計的蟹卵;蟹卵在三﹑四月份春暖的江水中孵化成幼蟹﹐幼蟹經數周後稍為長大﹐成為蟹苗﹐它們就會憑著遠古的祖先遺留下來的密碼﹐順著溫暖的江水﹐逆流而上﹐回到它們的故鄉陽澄湖。陽澄湖醞含豐富的食物﹐大閘蟹在自己的家鄉沒有天敵﹐過著無懮無慮的生活﹐天天進食美味的水草﹐含豐富蛋白質的小魚﹑小蝦和小螺﹐沙石質的湖底把它們的腹部磨刷得發白。所以﹐正宗的陽澄湖大閘蟹有三大特徵︰青殼﹑白腹﹑金毛。

雨漸漸地收了﹐風還在刮著﹐已是深秋了﹐風很冷。我和蟹農一邊討價﹐一邊搭訕﹐原來﹐野生的大閘蟹早就不見蹤影了﹐現在的大閘蟹是蟹農們從長江口收購回來的蟹苗﹐放到湖里飼養的。大閘蟹別的地方也有出產﹐如太湖﹑高郵湖等﹐但是以陽澄湖的最為正宗。所以﹐市場上一眾商家﹐無不標榜自己的大閘蟹是陽澄湖出產的﹐以招徠生意。

陽澄湖因大閘蟹而聞名﹐大閘蟹因陽澄湖而身價倍增。

陽澄湖大閘蟹自古以來就名揚天下﹐古時﹐文人墨客就留下了許多詠蟹的佳句。唐代皮日休詩云︰“莫道無心畏雷電﹐海龍王處也橫行”; 古聯︰“鱸魚四鰓,獨佔鬆江一品。螃蟹八腳,橫行天下九州”。宋人詞云︰“曉雨登高驟,西風落帽羞,蟹肥時管甚黃花瘦”。元代薛昂夫作《雙調、慶東原》︰“酒酣時詩興依然在。黃花又開,朱顏未衰,正好忘懷。管甚有監州?不可無螃蟹!”

名著《紅樓夢》就有吃大閘蟹的細膩描寫﹐飲酒賦詩﹐文雅得很︰湘雲便取了詩題, 用針綰在牆上。…寶釵…便蘸筆至牆上把頭一個《憶菊》 勾了,…"黛玉也不說話,接過筆來把第八個《問菊》勾了,…又有頓飯工夫,十二題已全,各自謄出來,都交與迎春…李紈等從頭看起:大家又評了一回, 複又要了熱蟹來,就在大圓桌子上吃了一回……

吃大閘蟹最簡單方便的是把它蒸熟了﹐然後配上薑醋汁﹐醮著吃就行了。也有用蟹肉﹑蟹柳配上蔬菜炒來吃的;還有就是把蟹羔調了佐料﹐要來做蟹粉小籠飽或蟹黃包子﹐一口下去﹐齒頰溢香…

大閘蟹性頗寒﹐食用時佐以三﹑兩杯紹興黃酒﹐可以達到暖胃﹑中和的作用﹐餐後再喝一杯加薑泡的茶就更佳。

安坐桌旁﹐慢慢品嚐美味的大閘蟹﹐雖無高士雅友在旁行令賦詩助興﹐卻也自得其樂︰淺呷一口黃酒﹐吟哦一下前人的咏蟹詩句︰“青樽有酒﹐白髮無愁”﹑“新糯酒香橙藕芽,錦鱗魚紫蟹紅蝦”…不覺杯盤狼藉﹐盡興而返。

風還在刮﹐雨還在下﹐但是我已不覺寒冷了。風雨中的陽澄湖別有一番景致﹐更給我此行留下了極深刻的印象。






海云 (2012-10-08 01:41:12)

给你说的直流口水!最馋就是大闸蟹!不知道我十一月底回国时,是否还能品尝到这人间美味?

雨林 (2012-10-08 12:41:46)

螃蟹的诗兴,温暖着秋的萧条。

天地一弘 (2012-10-08 14:41:23)

真正的阳澄湖大闸蟹,很是美味。

予微 (2012-10-08 16:25:54)

问候玄峰,好久没见,原来顶风冒雨去找大闸蟹了。

谁说大闸蟹没有天敌?这十多亿人天天思量着活捉它呢!

玄锋 (2012-10-09 01:31:18)

我也是最爱吃大闸蟹了。十一月底应该还有的﹐不过师姐还是赶早回来保险一些。呵呵!

玄锋 (2012-10-09 01:36:14)

秋收冬藏﹐秋是收获的季节﹐我就不觉得萧条。如果三五知己一起﹐一边吃大闸蟹﹐一边畅聚﹐那就更好了。

玄锋 (2012-10-09 01:41:16)

只可惜现在市场上充斥着假冒的太多了﹐一不小心就上当。一弘可要小心哦﹐买的时候一定要睁着火眼金睛才行。

玄锋 (2012-10-09 01:50:25)

呵呵﹐不是不来﹐而是好久都登录不了文轩﹐加上也忙﹐就疏于向各位请安了。

若说天敌﹐人类是所有动物的天敌﹐假若有一天﹐外星人来到地球﹐不知会不会逃不过被人类摆上餐桌的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