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军

               1.
  
  夏。虽已是接近傍晚,但太阳依旧悬挂高空直照大地,让人无处躲藏。树木无精打彩地站在那里,懒洋洋地一动不动,狗趴在阴处伸出老长的舌头,只有那知了不停地叫喊着,好像想告诉人们一点事情,但人们却无动于衷,依旧在辛勤地劳碌着,只有上了年纪的老人和小孩子坐在树荫底下乘凉或玩耍,为这村落添加了一丝生气和做人的乐趣。
  
  一株大樟树,底下有一大石块,一老一少正在对弈,旁边站着一位秀美的小女孩,她一边很懂事地时不时为老人扇一扇子,一边为那小男孩子暗暗加油,鼓劲,同时希望他输了也不要生气,更不要不理她。
  
  小男孩子看来情势还不错,大开大合地围攻老人,正想再接再厉、一鼓作气赢下这一局,成为零的突破。他连续地将军着老人,喜悦之情越来越洋溢在脸上,小女孩也很高兴,拿出手帕为小男孩子擦了擦脸上的汗,小男孩破天荒在外人面前接受了小女孩这亲呢的举动,也许是因为棋快要赢了,心情特好之故吧!
  
  “将军”,正当小男孩志得意满正盛之时,只听老人说了一句“将军”,老人竟然反将了他,在他以为胜利唾手可得之际,却成了死棋,他不得不低下了原本高昂的头,苦苦思索,以求破解之法。
  
  这时从远处跑来一位小男孩,边跑边高声喊到:“二狗,香秀,别玩了,香秀的妈找来了。”,小女孩听到后脸上露出想走之意,拉了拉小男孩的袖角说道:“二狗哥,别下了,我们走吧。”老人笑呵呵地说道:“二狗明天再下吧,还不赶紧送香秀回家,小心她妈见到了你又打你哟!”二狗站了起来,极不情原又不以为然地说道:“谁怕她呀,我只是担心香秀……”还没说完,另一小男孩子已跑到身边,二狗只好说道:“巴豆爷爷我们走了,明天再下过。三猫、香秀我们赶紧走。”,在炎炎夏日下,二男一女象一阵风似的转眼不见。
  
  2.
  
  秋。梧桐树的叶子渐渐黄了,如雨点般的一片片飘了下来,二狗看着此景此情,不禁想到了昨天香秀教他的诗句:“人烟寒橘柚,秋色老梧桐。”,他不是太懂,但心里不由自主地感到一丝凄婉。还好,每天到这时候,香秀总会跑出来,教他一些学校里学会的知识,他想等香秀来了,得好好问问他,这句诗到底是什么意思。
  
  “二狗,香秀来了”在树上不知想逮鸟还是想淘蛋的三猫看到香秀后,提醒他的兄弟。由于没有外人,二狗很热情地迎了上去,接了香秀坐下,香秀从怀了拿出一点吃的,分给二狗和三猫,看着他们津津有味地吃着,不知不觉渐有些迷醉。
  
  二狗没有在意,三猫却发现了香秀的异常,开玩笑地说道:“香秀你这么看着我们吃,是不是不舍得呀!”,二狗接话说道:“三猫别闹了,香秀不象她妈,怎会这么小气呢!”
  
  香秀却忧忧地说道:“二狗哥、三猫哥我明天就要走了,也许我们以后再也见不到了。”
  
  “怎么了?”二狗和三猫同时地问道。
  
  “我父母给我安排好了,我明天要到城里上学去了,二狗,三猫,我舍不得你们,可我父母一定要让我去。”香秀失落地说。
  
  “我也去。”二狗和三猫异口同声地说道。
  
  听着二狗也想要去的表态,三猫笑嬉嬉地说道:“二狗那是一所女子中学,男孩子是进不去的,你去那也没用。”然后静静地走开了。
  
  香秀见到三猫走开后,一把抓住二狗的手说道:“你真要去,不骗我?”
  
  “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我虽进不了那所学校,也没钱到城里读书,不过我可以和三猫去城里找份工作,这不就有时间可以看你了嘛!”二狗以一幅掌舵全局的神态说道。
  
  “真的吗,那可太好了,你们都能去,我可太高兴了。”香秀高兴地跳了起来,却又一头坐下,静静地看着二狗,以一种二狗从没见到过的神态说道:二狗哥,你可要想好了,你是否真的要同我一起到城里,你可要想清楚了,明天在这个时候,我父亲的朋友将带我走,你如想好了,明天这个时候再对我说,好吗?香秀用手阻塞了二狗想说的话,飞快地跑走了。
  
  虽还只是秋天,但山村的黄昏却有点凉意,香秀坐在汽车中,紧了紧衣服,仍感到一种特别的冷。她好像在盼望着什么却又在拒绝着什么,这种纠结让她十分不舒服,她父亲的朋友一边开着车一边看到了香秀似乎有点难受,安慰着说道:“没事,山路有些陡,习惯了就好。”,香秀只是无言地笑笑,表达自己的感谢。
  
  “香秀,香秀!”大樟树下的大石块上站着二狗和三猫,他们显然是看到香秀了,高声地喊着。
  
  “是你朋友,要不要下车去和他们告别一下?”父亲的朋友看到此景,放慢车速,转脸问道香秀。
  
  香秀的脸一下飞红,又转白,白的渗人,迟疑了一下,转而坚定地说道:“不要停,继续开……”
  
  汽车飞驰而去,二狗和三猫紧紧在后面追着,努力地追着……
  
  看着后面两人不惜体力地追逐着汽车,香秀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无声地抽搐着。
  
  低头猛追的三猫看着似已疯狂的二狗,下意识地放慢了脚步。
  
  二狗没有看到三猫的举动,他已经见不到一切,在他眼里只有香秀,他只想追上她……
  
  在一声叹气之后,汽车又放慢了速度,二狗追上了汽车,把手贴在车窗上,气喘吁吁地说道:“香秀,我想好了,我一定会去看你的。”
  
  平平凡凡的我
  
  不想有太多的变化
  
  在我心中难得总有一个你
  
  只想慢慢陪你到老
  
  不想把什么都记起
  
  因为心中只有你
  
  偏偏秋色总是老
  
  片片梧桐随风飘
  
  不知何处能安家
  
  前路有太多的艰难与险阻
  
  我将不惜一切迎风闯
  
  只想接下你泪水
  
  灌溉我心田
  
  好让他长出一句我永不敢说的情话
  
  使你不再恐惧与害怕
  
  3.
  
  冬。树杈上只剩下枯枝,萧条的使天地间唯存单一的灰蒙,雁子开始一群一群地向南飞去,一点一点的抽走了原本属于这个世界中生命的活力,二狗却一点都感觉不到,虽工作很是辛苦,但却仍感觉不到一丝疲意,这一切只因她一直在他身边。
  
  二狗和三猫从山村出来,到了城市做了小伙计,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一个月也就只能休息一天,但这一切对他们来说都是美轮美奂的,因为这一天正好可以去看香秀,虽为此工钱会少点,他们也认为这是很值得的。
  
  一晃几年过去了,他们也从少男小女成长为壮男淑女,也到了该谈婚论嫁的时候了,香秀为此特别烦恼,她真希望自己可以永不长大,这样就可永不去面对这些让人头疼之事。但问题是该来的还是要来的,陆陆续续地开始有人到她家提亲了,而且她父母也为她挑选了意中人,并强烈反对她再和二狗交往下去,她说服不了父母,感到十分地无力和无趣。
  
  外面的世界就和她的心情一样的乱,国共战争打的不可开交,日本人又一步步地蚕食起中国来,每个人好像都知道中国要灭亡了,每个人都在谈论着日本,就连二狗和三猫也天天说着此事,好象日本人比她香秀还显重要的多。
  
  更让她难受的是二狗和三猫第一次要离开她了,他们要走了,他们要参军入伍了,他们要去打日本人去,日本是什么样子香秀她不知道,日本人是什么样子香秀更不知道,只知道二狗和三猫就是因为日本人才主动离她而去的,她开始从讨厌日本渐渐转化成仇恨日本,这些日本人也真是的,不好好呆在家里,非要到中国捣乱,真是天杀的。
  
  二狗和三猫要去打日本人,香秀倒没什么意见,只是她有点不习惯他们不在身边的日子,也不知道日本人要在中国呆多久,自己得要与他们分离多久,而且更重要的是她知道战争意味着什么……
  
  二狗和三猫倒显得很高兴,他们对她说李师长一看到他们就非常喜欢他们,把他们留在了师属警卫营。二狗甚至对她说,等他打败了日本人,功成名就的那天就上门来提亲,到时她爸妈一定不会拒绝他了,而且他也能让她过上好日子了。一开始她听了心里还挺高兴,但在高兴之外,隐隐约约总有一股说不出来的难受,她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也不敢细想下去……
  
  今天二狗和三猫他们要走了,他们的队伍要开拨去打日本人了,香秀努力地把自己打扮地漂漂亮亮,准备去送送他们。
  
  “二狗哥”香秀一边拉着二狗的手,一边解下胸前的玉坠,放到二狗手中,轻轻地说道:“这是一个吉祥物,你一定要带在身边,它会保佑你的,我在家里等你回来。”
  
  战争打得很惨痛,日本人连战连胜,华北沦陷,山西沦陷,上海沦陷,李师长带领他的部队转战千里,奋勇杀敌,只是人越来越少了,而此时二狗和三猫成了警卫连的连长和副连长。
  
  1937年12月5日,南京保卫战正式打响,李师长所部奉命死守广德。
  
  “董文、董武,师长叫你们去。”一位参谋向二狗和三猫传达了师长的命令。
  
  天上的雪花随风飘扬,地上的血花开满大地。日军出动数百架次飞机低空轰炸、扫射,继之以各类重炮猛轰,随后是步兵大队在坦克车的掩护下展开疯狂的进攻,部队的伤亡十分惨重,但仍多次打退了敌人的进攻。而在此危急时刻,长官部又匆忙而草率地下达了撤退令,部队开始溃散,局面完全失控,大多数部队不顾全局蜂拥而逃,广德成为了一座孤城,而李师长所部也成了保卫南京城的最后一道屏障,生死攸关的时候终于到了。
  
  黑夜非常寂静,寂静地让人难以相信白天的炮火硝烟曾覆盖了整个阵地,但哪怕是如此沉静,今夜也无人入眠。大家都明白最后的时刻到了,二狗趴在阵地上,给在远方的香秀写了一封信:自从我远远地离开了你,我就好像在最黑暗的包围之中。你不在我身边,使我看不清方向。更使我渴望回到从前的日子。香秀,日本人真的很强悍,比我们想象的要强悍,我们与他们的差距不仅仅只是在武器上,而真正关键的是他们比我们更有合力,更有团队精神,而我们没有……如果说日本人是在侵略我们,还不如说日本人将了我们一军,如何应将,这本是最迫在眉睫的事,但到了最后关头,我们仍有很多人只看重自己的得失,只计较个人小利,坐看日本人一步一步地将死我们……但我一想到临别时,你那晶莹的泪水,我就要发狂,我一定要让日本人的生命来偿还你对我流的眼泪……你放心,我坚信我一定能回到你的身边,因为我有你的玉坠,有你一直在我身边……
  
  阳光透过淡淡的清新的雾气,温柔地爱抚着尘世万物,让人沉醉于生命的感动。
  
  李师长正命令人砸碎电台,烧毁文件,准备最后的一击。
  
  看着不到几百人的队伍,李师长沉痛而激昂地说道:“弟兄们,我们都是军人,我们时刻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如今这一天终于来了,你们准备好了吗?你们做好让日本人魂飞魄散的一击了吗?我相信你们都无愧于是一个中国人,你们都是中国的勇士,只要有一个中国人在,小日本必没有好下场。祖国等待着你们,父老乡亲等待着你们,我命令全军出发、出击!”
  
  在冲锋的时候,李师长对紧随其后的二狗和三猫说道:“你们两个不要死,想办法活下来,把我们的军旗带回去,让国人看看军旗上的血到底有多红,让长官们看看面对日本人的将军,我们是如何应将的,而他们又是如何应将的。”
  
  一场惊心动魄的混战就这样开始了,双方都杀红了眼,没人愿退后一步。日军的飞机的扫射,炮火在猛轰,坦克在开火,李师长也给日军给炸死了。二狗和三猫带着余部仍在猛冲,这时不远处一日军坦克车朝他们开了火。
  
  三猫一跃而起,紧紧把二狗压在身下,鲜红鲜红的血浸润大地。“三猫,三猫”二狗痛哭的喊着,三猫弱弱地抓住二狗的手:“你不能死,你答应过香秀要回去的,你不能死……”
  
  “三猫”二狗撕心裂肺地叫喊着“小日本,我操你祖宗十八代!”拿着一个炸药包冲上了那辆坦克,一阵惊天动地地爆炸声后,坦克车趴窝了,日军也攻下了广德,攻下了南京。
  
  4.
  
  春。阳光明媚的放射,炫耀着五彩缤纷的色彩,飞扬着悦耳的鸟叫虫鸣,拔动着人们美好的希望。
  
  这恰如此时此刻香秀的心情,当收到二狗的信后,香秀可是吓坏了,大骂父亲给她的玉坠是假货。还好,父母亲是爱她的,给她的玉坠也是无价之宝,二狗还活着,二狗不但还活着,还立了大功,成为国家与民族的英雄,虽父母对二狗还颇有微词,但香秀相信,只要二狗穿着笔挺的军装站到她父母面前,那么一切问题都将不成问题。
  
  只是在这开心喜悦之外,她还有一丝丝的担心,而且这担心不能对任何人说,这是女孩子家独有的心思,不知道二狗出人头地了,还会象以前那么地在意她吗?她不敢多想下去,而且美中不足的是三猫一点消息都没有,她打从心眼里希望他们一直都好,永远都好……
  
  二狗躺在后方医院里,在那一声惊天动地地大爆炸后,他竟然没什么大碍,除了一点表皮外伤之外,他竟一切都好好的,他很感谢香秀,他知道,没有香秀,他不会有命躺在这里,只是他有一股说不出的累,好累好累,累得他什么也不想动,只是大脑没日没夜地在运转,想着日本人,想着香秀,想着三猫,想着师长……
  
  虽然南京还是失守了,但长官部十分肯定他的成绩,要准备重重培养他,听到这个消息,香秀也许会很开心吧,但自己却一点都不开心起来,他想着自己年少的时候,和巴豆爷爷下的一盘棋,那一天他眼看要胜利在握,却仍被巴豆爷爷将了军,他苦苦思索,以求破解之法……
  
  一个星期后,他将出院,长官部将会迎接他,并为此专门开一个表彰大会,很多人都羡慕他,说他时来运转了,但他却一点都不高兴起来,紧紧地握着那一直保他生命的玉坠,好像稍一放松,这玉坠就会飞走,连同他的命。
  
  又是一个寂静的黑暗之夜,他想到了他曾也在这黑夜中给香秀写过一封信,也不知香秀收到了没有,他想给她再写一封信,同样的夜色,但那时是战争的火光照亮自己的信纸,而今却是明亮的电灯,他微微的苦笑了一下,挣扎地起了身。
  
  长官部召开的前线有功将士的表彰大会如期地开始了,欢声笑语、豪情美酒,就好象战争胜利了一样。
  
  二狗穿着笔挺的军装,如期地参加了会议,该做的事情总是要做的,给人将了军,总是要应将的,二狗淡淡地直行着。
  
  山村的大樟树下的大石块,依然明亮干净,那是因为巴豆爷爷每天都来爱抚着它,就如照看自己的孩子一样,只不过以前只是巴豆爷爷一个人,而如今多了一位香秀。
  
  “下面有请南京保卫战的勇士董文中校,大家以热烈地掌声欢迎董文中校上台领奖!”长官部的会议主持人热情洋溢地高声宣读着。
  
  二狗立正,环绕四周敬了一个军礼,义无反顾且坚定地前行走。
  
  大樟树下,香秀高兴地对巴豆爷爷说道:“巴豆爷爷,您看,二狗又来信了!”
  
  巴豆爷爷慈爱地看着香秀,喜悦之情从心而发,人看上去顿显年轻。
  
  香秀紧张地撕开信封,她很紧张,特别地紧张,她还没有做好嫁给二狗的准备,虽然她一直准备着,可事到如今,却发现总有做不完的事,总有想不周全的事,她可不想二狗回来还为此操心操力,她得在事前把这一切都做周全了。
  
  信封轻轻且慢慢地撕开,只听一声轻微的撞击声,什么东西滑出撞击在大石块上,她睁大眼睛一看,竟是玉坠。
  
  二狗走上了主席台,向长官敬了礼,又向台下人敬了礼,却没接长官亲手给他的勋章,在长官吒愣之际,突然挥拳击向了长官的下巴。
  
  香秀看到的竟是玉坠,是她亲手交给二狗的玉坠,她感到太阳一下暗淡起来,她感到她就象汪洋大海中的溺水者,全身轻飘无力,连什么时候瘫软在地上都不知道。
  
  “香秀,香秀”巴豆爷爷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想拉她起来,却又力所不及。
  
  香秀瘫软在地,想哭哭不出来,想喊喊不出来,两手在空中乱抓,试图想抓住什么,可一切都是图劳的,她什么也抓不到,只是无言的泪水尽情地流淌着,就如战地上的血一样,想要阻止它,是不可能的。
  
  好一会儿,香秀恢复了神情,虽不再迷离,但全身颤抖地打开了信封,拿出了信纸。
  
  这是二狗给她写的信。
  
  “香秀,你好吗?非常感谢你的玉坠,她真是我最好的护身符,有多少次我都要跟你说再见了,但她一直把我拉回来,不让我对你说再见,这是你对我的爱,这是我们爱情的象征,天若有情天也要帮我们。但对不起,实在对不起,我累了,我坚持不下去了,这场战争有太多太多的鲜血,太多太多原本善良纯朴的兄弟为此血洒大地,我真不知道,这个世界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日本人并没什么了不起,我们曾多次击败过他们,可就那小小的日本,却一次次地将了我们大中国的军,而为了应将,我们付出太多太多了……你知道嘛,竟连三猫也战死了,他死在我的身边,死的好惨好惨,李师长也战死了,我真不明白,咱们中国人并不输给日本人呀……三猫死了,那么多的弟兄们也死了,我好心痛呀,你明白吗?他们都是我的好兄弟呀!如果说我还活着是因为你的爱,那我现在接受不起这份爱了,否则我无法面对那么多死去的兄弟,更无法面对三猫,我要为他们讨个说法,我要问清楚是谁让中国这么腐烂变质的,日本人将了我们的军,我则要替死去的兄弟,替三猫,替全天下的父老乡亲们去将军,我要将醒那些大佬……对不起,香秀,真的很对不起,永远爱你的二狗……”
  
  香秀凄凉的悲叫一声,晕倒在地。
  
  二狗打倒长官后,侍卫们慌了,忙上来救护,二狗再次挥拳打倒了一个最接近的侍卫,并抢了他的枪,随即把枪对准长官的脑袋,高喊一声,谁也不要动!
  
  侍卫们停下了脚步,把枪对准二狗。
  
  二狗什么也没看到,只是对长官说:“长官,您是我的长官,我无意冒犯您,我只是想问您几个问题,为什么我们一次次地惨败给日本人,这是谁造成的?为什么小小的日本敢将我们的军?而日本人将了我们军之后,为什么没人应将?这中国是我的,更是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人的,可你们是怎样做的?日本人轻轻一将军,你们就跑得远远的,难道您就不怕日本人将您祖宗的军吗?看到没有,这是李师长让我转给您看的军旗,您看到上面的鲜血了吗?我们已流尽了自己的血,如何应将,现在该看你们这些高高在上的权贵了,否则总有一天,日本人将会将尽你们祖宗十八代的军。”
  
  说完这些话,二狗感到特别地轻松,他甚至对长官笑了笑,板了一下板机,准备开枪。
  
  枪声响了,长官也高声喊到:“你们统统都别动!”,但一切都晚了,二狗开了枪,他向天开了枪,向这不公正的世界开了枪,向这吃人的世界开了枪,而侍卫们向二狗开了枪。
  
  二狗倒下了,但他依然面带微笑,依然一幅很轻松的神态。
  
  侍卫们赶紧扶起长官,长官大怒,朝侍卫们破口大骂:“你们这群笨蛋,董文将了我的军,本不是死棋,可就让你们这群饭桶搞成死棋了,难道你们也要学董文将我的军?”
  
  长官望着死去的董文,轻叹道:“来人,把他厚葬了。”然后心里暗暗地自语道了不起,我算是让你给将死了。
  
  醒过来的香秀一句话都没说,就回了家,洗了一个澡,把自己打扮地漂漂亮亮,并带好了玉坠,然后走到父母那儿,说道她要嫁人了。
  
  香秀的父母吓了一跳,傻孩子,说什么糊话呢,你要嫁给谁?
  
  我要嫁给二狗,香秀淡淡地说道。
  
  二狗不是还没回来吗?你急什么呀,再说谈婚论嫁哪有这么随便的,香秀的母亲说道。
  
  香秀尖叫一声,别再跟我说了,二狗将了我的军了,我今天就嫁,现在就嫁马上就嫁,不然我死给你们看。说着香秀拿出一把刀,刺破了雪白雪白的喉颈,白白的肌肤加上鲜红鲜红的血,特别的灿烂。
  
  大樟树下,巴豆爷爷痛哭着,一边拿起大铁锤玩命地疯砸大石块……
  
  这是一条纵线
  
  那是一条横径
  
  我在上面纵横驰骋
  
  我以为这就是自由
  
  我可以尽情地高歌
  
  却没想到我被将了军
  
  而我不知对手是谁
  
  是凶狠残暴吗
  
  是狡诈险恶吗
  
  不,这更象我的爱
  
  没有你在我身边的日子
  
  我迷失了方向
  
  我找不到出路
  
  没有你在我身边的日子
  
  我竟以为自己是无敌
  
  可我被人狠狠的将了军
  
  我的利剑已断
  
  我好想去屈服
  
  但你的眼泪让我学会了勇敢
  
  激我去杀死困局






天地一弘 (2012-08-25 16:47:13)

四季如此美好,人心应该善良和宽容。

萧萧雨歇 (2013-11-30 13:37:56)

很不错的剧本,看了有点震撼。。。

萧萧雨歇 (2013-11-30 13:37:57)

很不错的剧本,看了有点震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