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齁别传——(十二) 正月心事如春草

 

                                                                                            二齁子别传

                                                                                             十二

                                                                                      正月心事如春草

 

 

         花儿的孩子都四五岁了,正月初二一家三口回娘家,年前的时候花儿的男人来送过年礼,两瓶今世缘两袋麦乳精两袋芝麻糊两两斤白糖,外加半蛇皮口袋的花生,花儿的婆家是沙土,产花生,不像这庄子是粘土加干滩子,长不了花生。

        今儿他们带了两斤水糕,这是规矩礼,糕发高发,图个好口彩。花儿有阵子未来了,上阵子说是他们那有个人在南京学了云锦织造技术,在他们的庄头路边建了厂,招工人织云锦,花儿也被招进去了。

       娘儿俩在锅屋忙菜,一边忙一边说说贴心的话。花儿说这云锦就是从前给皇帝织龙袍的,可值钱了,还用金丝呢!花儿妈说们家这有两小闺女上街上地毯厂织地毯也苦不少钱呢。妈你不晓得,地毯厂织地毯细毛绒多,尽往鼻孔钻,也拿不了多少钱,我们那个要好得多了,一月千把块呢!

        二齁子与四子都与花儿的男人都在堂屋吸烟喝开水,花儿的男人的腿上坐着孩子,孩子手里拿着小果儿。小大成子与狗出去玩了,还未回来。二齁子有一句没一句的问女婿,家里父母怎样,花儿与邻居处怎样,家里这样如何,那样如何。四子呵呵的听着,不时吸口烟,是花儿的男人敬的,一品梅。

        菜弄差不多了,小大成子还未回来,花儿要去找,二齁子不让,说你不要去,你碰见长辈谁的不太好,她妈,你去找找。花儿妈几家一走就找到了,人家小孩在玩掼小铅角子,他口水拉拉看精气神六国的,黑狗蜷在墙角晒太阳呢。庄上有好几家闺女回来给父母拜年,把那一家家喜的走路都带风!那没闺女的看人家闺女一家喜气洋洋的回来,心里也有些复杂,亲戚远来香,自己倒是有儿子有媳妇,天天在一起都习惯了,今儿也回娘家去了,家里倒有些冷清。没带上媳妇的人家就盘算们家什么时候也像人家添丁加口的热热闹闹的呢?

        但孩子们的心思不一样了。那几个一直在商议,初五一过就要一起到南方打工,一天到晚窝在家不见一分钱,难受死了!年前回来的那几个都带回来不少钱,具体谁也不清楚,大家口风紧着呢,但听说一家都出去,地也不准备种了,有的已经与邻居谈好田地的事,由邻居负责种,收下粮食四六开,种的人家得六。庄上还有两三家过年也未回来,门前的草入冬枯了,看起来荒凉的很。变了,变得厉害了!二齁子饭后别着小烟杆到处溜一圈,见人都笑眯眯的,但没有人闲聊,都玩小麻将扑克牌抬二八诈鸡呢!

        转到城里人一家,这家蹊跷,老的看电视磕瓜子,小的抱本大书在看,一人还会笑出声来!他二大爷嘛!来来,家里坐,见到二齁子,主人很热情,连忙递根烟让座,又是倒开水又是端瓜子花生盘。大学生也响快地打招呼,打完招呼又一人到里屋看那大书去了。

       这话扯的长啊,二齁子一肚子想法平时没地讲,今儿又不好讲的过透,就迂回地乱扯,毕竟是一个老祖,有很多话题,但隔了两代,又隔着很多恩恩怨怨的,扯不清又想扯。家长里短的一番过后又扯上各家孩子的出路,过去都说念书好,但不是各人能念的,自古以来,们这庄子就出你家这一个读书人,还是读书好啊,文气。

        他二大爷你面奉呢,小鬏读书读呆的了,一有空就晓得躲在屋里看书,书不当吃不当喝的也不见钱,人家不念书,那钱来的快当当的,日子好过呢!

        他大妈你这话不是的,人有三六九等,苦钱日子长呢,读书是个长远的打算,那些打工的一天到晚苦要死,苦到什么时候是头啊?读书人整天手不提四两的有派头,祖上就是秀才,要不是……。

        那学生在屋里听的清清楚楚的,内心也是百转千回的,外面早不是眼前这帮老一辈所认识的样子了,只要苦到钱,还算是正当,就是吃得开,读书也是为了生存,不过是看起来更体面些,如果苦不到钱,只能像孔已己的话,还不如就卖卖苦力呢!可惜的是天生细腿细腰细胳膊,看来也就能混一家生活罢了,别人闯荡的事也不是想干就能干得来的,杜甫李白一辈子在寻求出路也未能安稳,韩愈为得势而与柳宗原争斗,王安石又怎样,苏东坡又如何?

        自己算个什么东西?如今是个好年代,万舟竟发,优胜劣汰,权势网络铺天盖地,就靠读几年菜书,那轮到有豆芽吃?这小小的庄子是个封闭的围墙,不出去还活得下去,出去了再回来简直不能呼吸,与外界的联系就是看电视,被动吸取些东西,其余就没什么相干,还指望挤出去有什么名堂,难于上火星。

        这书呆子一边胡想一边听外面说话,光线竟渐渐有些暗了。

        二齁子回了。二齁子心里也在想,都说念书有用呢,又有多大用?老百姓的处家过日月,有几钱就够了,吃饱喝足穿暖的还要什么?想出人头地也不容易,光读两本书的确不行,这大学生,见面打个招呼就进屋了,与人也没交往,恐怕没什么大用,也不会有什么出息,这世道真变了!刚想人家呢,转而又想到自家亲侄子,这两个东西给人开客车,一天到晚在路上跑,也算是见过世面了,手里有两钱,说话做事也狂啊,昨个初一早上给我拜年的,喊一声照个面就跑去赌钱玩了,这些东西也是没大料的!花儿一家倒是不错了,想到花儿一家,心里开始发暖,花儿就能干,如今织那什么云锦,乖乖,那可是细活儿,一般人那是干不了的,花儿的女婿说要与人合伙买收割机,说是靠拿贷款,国家还有什么补贴,这些年轻人有闯劲,有闯劲啊!

       小大成子以后,以后倒怎弄呢?

       这是老问题了,这问题在二齁子的心里已经盘许多年了。

 

                     

 

                                                                                                                             五月三十日九点四十

 

 

 

 






雨林 (2012-08-06 13:03:18)

似乎要常常感叹, 百无一用是书生。不过,依旧是喜欢,古老的国度里, 人们对读书人的那种尊敬。

木桐白云 (2012-08-06 23:05:01)

说书生无用主要是从世俗实用角度来说的,也是过去靠体力生活的时代的总结。是否读点书的就是书生呢?可能还不好这么讲,不可否认的是,有真才实学温文尔雅的读书人还是受到尊敬的,这是文明的下线。

林玫phoenix (2012-08-08 01:32:14)

在美国是这样,没知识没文化只能从事体力劳动,社会最低层,很多非法移民老墨没文化,只有干园丁清洁工这样的工作,他们的后代没读书的习惯,也缺乏相应的智力,结果一代又一代重复相同的生活方式。相比之下,华人都努力督促下一代读书,结果第一代可能开餐馆、当洗衣工、做佣人,第二代就医生律师工程师辈出了。

木桐白云 (2012-08-08 05:15:59)

好读书就是华人的特点,唯有读书高在潜意识里起着很积极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