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味于我

2011年3月《欧华导报》

 

                                                        年味于我

 

 

     记得老家墙上挂的是一天撕掉一张的年历,一天一天地数日子,过得艰难过得慢。如今国人与世界接了轨,学会了倒计时,就像德国人在圣诞节前一个月里,家家户户必需要点燃的四支蜡烛一样,当第四支燃尽,以倒计时拉开圣诞序幕。比如中国的奥运倒计时,世博倒计时,果然日子变得越来越喜兴,脚步飞快超过了日本位居世界第二。

     孩提时 的年总是盼来的 。

     盼那几天餐桌的丰盛。七碟八碗的必有“地下走”的猪肉,“天上飞”的鸡肉,”“水里游”的鱼肉,摆上不大的炕桌满满的,有平时吃不到的,或者很少吃的东西。平时的家里,除了过生日的两个鸡蛋面条待遇外,唯一可以大吃二喝的就属年夜饭了,先随父母长兄给不在的亲人烧香磕头,回来家人围坐在一起,长辈的盘坐在桌子的正中央,小辈的坐在末座,来回地跑堂,夹菜添酒,酒菜吃的差不多的时候 再上饺子。吃上烫嘴的饺子,一不小心还可能吃到硬币,谁吃到了就会有人说:“今年可有好运了!”,“一年的吉利了!”“发大财了”,“考上大学了!”等等的话儿。 有时大人为了哄孩子,还故意把吃过的硬币,再塞到饺子里让孩子吃, 尤其,三十半夜的饺子要等到十二点,孩子玩耍得大多困乏了,大人就对迷迷糊糊的孩子说:“一定要吃上钱才能睡觉,这顿饺子管一年的”。

     盼有件儿新衣裳,有双新鞋穿。只有等到三十的晚上才会换上新的衣服,没穿过的鞋,提着花花绿绿纸糊的灯笼,到左邻右舍炫耀,攀比,有时蜡烛被疾风吹倒了,整个灯笼烧没了,就剩下了一个黑乎乎的铁架子,哭啼着回家状告大人,大人一边哄一边劝,又找个水果罐头瓶,用铁丝勒紧瓶口,再栓在一个木棒的一头,把蜡烛粘在罐头瓶子的正中间立着,一样也是个灯笼,为了好看些再剪个彩纸贴上,不一会儿的功夫,又被邻居的淘气小子,点炮仗炸了,那又是一顿的哭哭唧唧,大人总是有办法,还能变出个新的来。

     盼有压岁钱装腰包。最激动人心的要数收压岁钱,大人要事先教会孩子怎么向长辈拜年的说辞,孩子变得比平时还要乖巧,头磕的山响,越响红包越鼓,压岁的红包有时多到让大人都看着眼热,越多越吉利,有好兆头,好年景。

     盼没人让你干那总也干不完的家务。( 现在谁家那么多的家务! )凭体力靠双手吃饭的人,怕忌讳,在初七或者十五前,不动针线,不沾水洗衣,如果遇到勤奋的媳妇,老人不但不加以褒奖还会数落一番:“这一年又是个干活的命啦”。

     盼可以不学习,不看书本的放松日子。(现在的高考生还是没有节假日!)可以随便看电视节目到天亮,可以随便睡到几点没人叫醒你要看书,还能东走西窜地逛街,逛商场,三五个的结伙儿看场电影,静下来翻翻平时没有时间看的闲书,写写新的一年的励志日记,再小资地写上首小诗,聊以慰籍。

     盼看春节联欢晚会。后来家里有了黑白电视(现在电视普及中国!),再后来有了春晚,看电视上的春晚成为中国人独特的风景线,同样也是过年的一个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还能看到明星大腕的时髦打扮和另类表演,尤其海外的回来的更让人大开眼界,相声,喜剧小品本来很受老百姓的喜爱和欢迎。在以后的一段时间里,无论在大人们的单位里,还是在孩子们的学校里,春晚成为人们的谈资,明星们的服饰也是人们赶时髦,跟风效仿的对象,那是中国气候的晴雨表,从中不仅能摸清国家的政策走向,也能折射出世间景象,残酷无情可又无可奈何的现实问题,有时也能打动人心,说出百姓的心里话,让人含泪地笑一笑,可老百姓的日子还得过下去。

     而立以后的年是忧愁和恐惧。

     每年的前夕都要苦思冥想,只有想不到的,没有送不到的礼。中国式的人情,谁能逃脱掉不收礼,不送礼的人情呢!其中的名堂太复杂了,一旦怠慢了利害人物,那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出国以后的年是回忆。

     在国外很少给人送礼,也很少收礼。人与人之间不再复杂,大伙儿一起在饭店吃饭,没有人抢着付钱,个买各的单,简单得有些看着冷酷心寒。但是,聚会就是凭着兴致自愿而来,不是目的利用,托关系办事的请客,轻松得哪里是一个钱字了得,人与人平等的相处,往来才是为人的尊严。在国外住久了,不会与人周旋了,也忘记了国人的作风,再回去时,不仅不舒服,看不惯,而且,也不被人看好,说你变了,忘本了,没人情味了,其实,人人都喊与世界接轨,可是当真了还是对的。

     盼吃,盼穿,盼放松,盼自在,盼幸福。这是人想要的,也是基本的生存愿望,人们不再满足于的“老婆孩子热炕头”的三亩地生活方式,“好吃不如饺子,坐着不如倒着”的物质生活的标准,春晚就是国人的精神生活浓缩。现在,不仅有央视的春晚,还有地方春晚,网络春晚,山寨春晚不一而足,至少说明人们不再只满足于独家春晚,过去只有过年才能实现的愿望,现在大家的日子都好过了,每天可能想做都能做到的平平常常。中国的经济是搞上去了,总觉得还差点什么吧!

     今年的春节,本想在家里热闹热闹,圣诞节的灯饰一直留到农历春节,还张罗包饺子吃,看春晚。一个人忙活了大半天,没有春节氛围,也挺没有意思的。春节与新新人类的儿子更是没有了概念,他勉强帮我包了几个饺子,不等煮熟人就没了人影,煮好的饺子各个晾在那里,倒是德国的老公下班回来,用微波炉热了热,说好吃。我想:他吃中国人的饺子,就像我在网上看春晚一样的滋味,不好也得说好吗?年年都是那么几位脸谱式的主持人,矫情做作,没有一点儿趣味看下去。没咸没淡只记住了“同桌的你”,春晚的节目结束了,也过完了我的2011兔年春节。

(呢喃)






海云 (2012-07-11 18:44:00)

过年的味道一年淡似一年了。

呢喃 (2012-07-11 21:34:10)

只留下个记忆。

抱峰 (2012-07-11 23:08:04)

小燕子的文章耐读,情深意浓。我似乎能摸到血脉。

我看春晚是看赵本山 ,图个乐。

清扬雪天 (2012-07-11 23:58:48)

你写的这些个场景,我看着似乎是在听电影录音剪辑的感觉。。对中国所有的节日和对欧美的节日我似乎都没了感觉。

你的字总是那样的静静的诉说着时间里的过往,平淡而又那么耐人端详细看。

呢喃 (2012-07-12 08:21:12)

谢谢长兄鼓励!

呢喃 (2012-07-12 08:25:57)

回忆多了的时候刚发现自己老了,也没有了过多的华丽辞藻,只是直白地陈述你的记忆。

谢谢鼓励!

牧童歌谣 (2012-07-12 16:40:08)

看了你的文章,想起小时候的过大年,鞭炮,饺子,花生,瓜子,新衣,新鞋,灯笼,拜年,都在记忆里沉淀了,回不来了。 上次回国,特意赶春节回去,想重温旧梦, 谁知,父母吃清淡,朋友走过场,亲戚话不投机,鞭炮吓得孩子直哭,春晚无聊。。。。。。  儿时的年没了。

呢喃 (2012-07-12 18:24:18)

这个世道变化得太快,中国人愿意与世界接轨,竟然把老祖宗的传统都丢了。

天婴 (2012-07-12 21:55:26)

你盼的,我也全盼过.现在更思念那些盼.

幸福剧团 (2012-07-13 00:55:19)

同感

林玫phoenix (2012-07-13 02:14:11)

说到点子上了,就那个意思,所以我说:现在最好,不要期待更好的了,记忆里的东西早消失殆尽,除了记忆本身,你记忆里的那个时刻永远不再,还是活在当下吧!国内的所谓亲情感情都带着交易的味道,国外的所谓冷清平淡相比之下其实更公平。

仲夏百合 (2012-07-13 05:32:35)

呢喃的年味让人想家啦 - 想小时候父母的家。出来二十几年,回国探亲数次, 还没有一次回家过年。也许明年?

呢喃 (2012-07-13 14:13:27)

盼在回忆里衍生。

呢喃 (2012-07-13 14:14:21)

同是天涯人呀!

呢喃 (2012-07-13 14:16:16)

想家想过去儿时的记忆那时真是什么都好

圆通赏花进行时 (2012-07-13 22:51:47)

失去的东西是我们用时间换来的记忆,当然是一切都好;现在的东西是我们并没有用时间去交换它,所以它就并不是太好。这是人之常情!大家能认同我说的话吗?谢谢呢喃的美丽文章!

呢喃 (2012-07-13 22:59:48)

还是很有道理。但是记忆是有选择的

梦娜 (2012-07-13 23:00:48)

同感啊,那些儿时的对年的盼望,那些美好温馨的场景历历在目......

呢喃 (2012-07-13 23:03:22)

周末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