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枪的自由和约束

2017年10月,赌城拉斯维加斯的一家新的赌场里,一名美国人持枪从酒店32层的酒店套房窗户往下面正在听音乐会的人群里扫射,杀死60人,四百多人受伤。看着电视里的转播,可以说震惊得目瞪口呆。

2019年,新冠大流行前,为了避开美东的寒冷,我在赌城筑了一个冬天的小窝,以享受沙漠里温暖的阳光,可那个枪击的阴影还在,心有余悸,所以一到赌城,我就搜寻在哪里能学射击,怎样能拥有一把枪以保护自己。我电话里报了名,正准备去上课和买枪,想想还是把这件事告诉给了先生,他却极力反对,反对我学射击,更反对家里有把枪。最终,我也没能尝试一下射击的感觉,女侠的梦就这么流产了。

这几年来,美国不断出现的枪击事情,枪手的年龄越来越小,从高中生到初中生再到小学生,枪,成了一些发育期和还没成熟的孩子们的玩具了,更成了心理疾病喷发的火焰,这种火焰伤及的无辜,很多也是还没长大成人的孩子,不要说被害孩子的父母亲人,我每每看到电视里的转播,都捂上眼睛不忍目睹。

自从我上个世纪八十年到后期到美国以来,美国枪击事件层出不穷,近年来有越演越烈之势。下面是几个重大事件的数据:(这个单子其实很长,这里只是受害者比较多的几个例子)

上个月刚发生的德州枪击案, 18岁的枪手,杀害了19个小学生和两名老师,其中一位老师刚走,她的丈夫就病发身亡,这对夫妇身后留下四个未成年的孩子。当看到报道一位十一岁的小女生为了活命,把别人的血涂抹在自己身上装死,逃过一劫,那种心痛,真的难以描述。

多少悲剧才能唤醒今天的美国和美国人?是时候该管理枪支了!如果那么容易得到枪支,这样的悲剧会不断的上演,难道血的教训还不够多吗?

很多人看不懂美国的枪支法律,说这样的事情似乎总在美国不断地涌现,美国人不懂得什么叫“吸取教训吗?”,有些美国人却自豪的的回答“这就是我们美国的自由”!可如果自由会造成孩子失去父母,造成父母失去孩子,造成你明明去享受生活,却在听音乐会时莫名其妙地失去生命……这样的自由,不觉得需要约束吗?任何东西都不可能是没有限度的,包括自由!

有个英国人说,在英国,校园枪击案只发生了一次,从此绝迹。为什么?他们如何做到的?

26 年前,在苏格兰,一名枪手闯入一间小学校里,杀死了 16 名学生和一名教师,另有 15 人受伤。这是英国历史上最致命的大规模枪击事件。

事件发生后,那里孩子们的父母们以美国枪支管制无法企及的那种效率动员起来,次年,英国议会已禁止私人拥有大多数手枪以及半自动武器,并要求猎枪拥有者强制登记。从那以后,英国再没有发生校园枪击事件。

可是反观美国呢?这些年,枪击事件不断, 每次有人提到枪支管制,总有人跳出来高喊要“自由”!看看下面这张图,这些年要求持枪自由的人士比要求枪支管制的人花费要多,也许也会有人像我刚去赌城时的类似想法,因为感到不够安全,就想用枪来保护自己吧。

根据美国疾病防控中心的数据,2020 年,43% 的死亡人数(总计 19,384 人)是凶杀案。 该数字比 2019 年增长了 34%,比过去十年增长了 75%

数据更显示,在美国,每天有近 53 人死于枪杀。而绝大多数谋杀案(79%)是用枪进行的。

这比加拿大、澳大利亚、英格兰和威尔士以及许多其他国家的凶杀案比例要高得多。

可是,奇怪的是,随着逐年枪击案事件的增长,民众的愤怒却与枪控的支持率成反比, 美国在 2020 年对更严格枪支法的支持降至 2014 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在接受调查的美国人中,只有 52% 的人表示他们想要更严格的枪控法律,而 35% 的人表示他们对目前的枪枝法律保持不变。11% 的人表示法律应该“不那么严格”。

枪控的问题也是一个超党派性和极端分裂性的问题,但总体来说,“民主党人中91%支持更严格的枪支法,”。而只有24% 的共和党人和45%的独立选民支持严格枪控。

就以上这些数据和图表,你能看到美国近期能有严格控制枪支的法律出台吗?我严重怀疑!枪支泛滥,枪击案增多,安全感缺乏,导致更多的人想要拥枪自保,也就回到我这篇文中的开始,连我一个从没摸过枪的人,都想着要去学习射击和买把枪,难道人人都得有把枪傍身才觉得安全吗?这不是恶性循环吗?

人性本就是需要约束的,法律就是用来约束人性中的恶藤四处蔓延的壁垒,可美国人似乎只看到自由的需求,难道我们得撤除所有的壁垒, 任由人被人性中的欲望牵引,那也将会是一个多么可怕的欲望之都啊?!






关令尹 (2022-06-04 07:57:47)
枪杆子里出人权。人权要靠自己捍卫。一味靠他人保护的人权是虚假的。自我维权难免要付出代价。美国每年都要死两三百万人,死于枪击者不足百分之一,与上海封城两月不得医疗而死的人数大致相当。多乎哉?少乎哉?
如玉 (2022-06-12 12:02:31)
很好的文章,引发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