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鼠的儿子会打洞(小小说)

(图)1969年2月上山下乡批准书

 

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儿子会打洞。”

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

红色风暴”、“红色恐怖”的厚云铺天盖地。省城重点一中红卫兵同京城红卫兵有着直线联络,早已挥舞长鞭木棍杀气腾腾。“血统论”的红色标语满墙满目。

如果这个标语贴到我们学校,我就去撕掉。”周末我同从小一起长大的一中老友说。一中是寄宿学校。我在省城重点二中。

不久早上去学校,远远看见我班门口新贴上了红色门联,心中咚咚直跳。走近藐一眼,“混蛋”两字改写成“革命”,变温和了。我松了一口气,装作什么也没看见走进教室。却见同学豪杰坐在正对门的位子,双眼紧叮踏入教室门的每一个人,观察动态反映。见我进来后即起身改换它坐。豪杰是军干子弟,爱好书法、绘画,一心想当画家。

二中的红卫兵们终於稳不住了,开始行动。

班长宣布开班会,课桌排列成一圈。班长、副班长等一伙高干子弟、军干子弟坐在中央首位。

班长讲话介绍革命形势大好,越来越好。然后突然话锋一转,指名道姓说我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接班人。随后几位同学轮流拿起准备好了的本子念起针对我的控诉:我作为班级生活委员,对同学的卫生保健例行工作被指为“腐蚀拉拢”,我把个人物品赠送困难同学是“糖衣炮弹”,我的画作被批为宣传资产阶级思想。豪杰也站起来质问:她要的是什么政治?她要的是资产阶级政治。——哦,不久前豪杰到我家请我父亲看他的画作,我当他的面对老爸说,讲话要注意政治呀。注意政治是当时正面流行用语。

事情来得太匆然,未见任何予兆。但闻那字字句句如锥子、如刺刀,扎得心口全是孔。地震轰雷般的霹雳声中,我克制着、沉默着、坚持着,最后几乎麻木。

回家之后,我默默找出心爱的画作收集在一起,放了一把火点燃。我去江边徘徊,我问青天真理何在?望着滚滚浪花我想,如果我投入其中,明天江边多一具无名死尸,毫无意义。

我返回校园。校长和多位男女老师的头发被剃成白一道黑一道的西瓜皮,被红卫兵关押着写检查。我班红卫兵副校长拉到教室批斗,一个耳光打去,我奋起递上小条“要文斗,不要武斗”。一向气质清隽的副校长被逼得满面通红,所辛武斗没有继续改为文斗。学校不上课,我去看学校的木工干活。木工师傅叹息着说:“墙到众人推呀!”

一中一位女高材生,口口声声同“畏罪自杀”的大资本家父亲划清界线,但却被敌对的同学发现她剪下的辫子系着白头绳藏在枕头套里。她被毒打,然后每天被强迫同“反动教师”们一起劳动改造。

被打死和自杀死的事件时有所闻。

家里被抄,字画文具被烧。家父家母都进了“牛棚”。

倒底谁是谁非?一位正宗工人出身的同学悄悄对我说:去他的,他们不是人。

谁能站出来公开与他们论理呢?
一个黄昏,我在街上拿到一份小报,回家开灯一看,大惊。——中学文革报,《出身论》,

直劈《血统论》。满眼电光石火。

乌云终于拽开了缺口,缺口中奔泻出真理的光辉。窒息中一缕清新的空气,令人绝路逢生。

乌云很快就被封上缺口。云缝中渗出血滴。

我下乡插队。运用“其乐无穷”来侃自己与天斗、与地斗,但愿不要再被人斗。

我还是背人斗了。学校的两位革命教师和一位武装军人来乡下找我,要我交代反动活动。女教师突口而出:“你那时是怎么斗我们的?也有你的今天!”啊哈,搅混了茫目了。那些耀武扬威举鞭子拿剃刀的人都躲到哪里去了?那些投胎英雄老子的好汉儿们!

公社办公室一整夜地拍桌子打板凳。干农活使我的精神奇佳,畅述实情寸步不让。《出身论》 使我心明眼亮,不知畏惧。男教师说:“小小年纪这么顽固。”天亮,革命者们启程回城。公社秘书给我这个顽固反动分子双手捧来一杯新沏的茶:“了不起,了不起。”可见人心所向。他坐在隔壁一夜听审。

县办公室批示:只准好好劳动,不准上大学,不准进工厂。

我在秋千上荡漾,小心拉着缰绳不要松手,掉下去就是一具无名死尸。

时代在前进,我终于回到我本身应有的位置。成为职业画家。又游学西欧。母校50年校庆,与我同龄的校长捧着大束向日葵花到我家。我作为学校培养的优秀人材,被邀请坐在大会主席台。

会后一位工人出身的同学好友对我说,豪杰当兵退伍,在北方一家兵工厂坐办公室。他不能来参加校庆,但是他很想见你。

在同学家里接通了豪杰的视屏电话。

豪杰说:“你变漂亮了。”

谢啦。”我说。

豪杰又说:“你到底成为画家了。”

老鼠的儿子只会打地洞嘛。”我说。

 

2010312.凌晨2

 

发表于《侨报》副刊,2011331

收录于《欧洲华文作家微型小说选》繁体版2010年8月 台湾秀威出版社

 

注:

201035日是《出身论》作者,杰出的思想家遇罗克殉难40年祭。1980年公开平反。谨

以此文献上一个小小的花环。

5.16”反革命集团纯属子乌虚有

 

1971年春节在苏北

平反书(1975年)

 

初到汉堡打工(1985年)

我的第一个个人画展在汉堡(1986年)

幼儿园开始的同学髪小好友参与我的签名售书会(2002年)  右一 单嘉、右二 黄少鹃、左一 鞠子玲

在魏玛市朝拜德国文豪歌德和席勒(2003年)

多谢老同学捧场(2005年于江苏省美术馆)

南京重点中学母校29中校长华明友捧着向日葵鲜花来看望,右为家妹红屏(2005年于南京宁海路老家)

母校教师老同学欢聚一堂(2005年)

多谢母校老师和老同学捧场(2007年于南京美术馆)

多谢老同学捧场(2007年于南京美术馆)

2007年古稀之龄的多位母校老教师和书记吴温泉(右二)亲临画展开幕式
左起:谢同善老师、焦守权老师、王师母,右一:王毓林老师

 

 

评论文

在鞦韆上---評譚綠屛微型小說“老鼠的兒子會打洞”

作者: 黃世宜

作為一個精簡的創作形式,微型小說顯然是今日最不可思議的文學載體。它必須在瞬時間即刻抓住人生故事的永恆主題. 然而傳統小說敘述形式已經不能滿足這樣的體裁要求, 因此,微型小說創作者首先面對的難題就在於,表現技巧的選用和斟酌。具體進一步說,小說的敍事動線該怎麼舖排進行,才能把微型小說這一個特殊的載體發揮到最高能量呢 ?

初讀譚綠屛的“老鼠的兒子會打洞”, 我心一陣揪緊. 所有小說理論和批評語彙當時在腦中是完全空白,我心中竟然只有一片傷感與無奈。一個大時代下小人物的掙扎血淚,要寫的全在這裡了。這篇小說,好! 是真好 ! 任何一個好小說要的不也就是能喚起另一個人的共鳴嗎 ? 能相與歌, 能相與泣, 也就夠了! 然而綠屛這一篇, 我總覺得有一個隱隱的東西把小說的主題烘托活了,真了。 那究竟是什麼的技巧所能營造? 我很想知道。

於是我又再讀了’’老鼠的兒子會打洞’’一遍又一遍。

這一篇小說中, 有一句話,“我在鞦韆上盪漾, ,小心拉著韁繩不要鬆手,掉下去就是一句無名死屍。”

這正是一個動蕩的年代 , 一個不安的靈魂,一個小小的希冀和呼喊。 利用鞦韆這個形象, 作者具體表現了不安動蕩下人的無助和對未來幸福的渴望。然而再進一步探討這一篇小說的敘事動線, 鞦韆式的擺蕩寫法, 讓我頓然領悟了這一篇小說為何能在短小的形式裡還能立刻打動人心的秘密。作者從開頭到結尾 ,精心安排小說敍事路線回復擺蕩,讓讀者低迴不已---擺蕩在往昔和今日之間, 擺蕩在冷酷和溫情之間, 擺蕩在現實和夢想之間,擺蕩在家國和他鄉之間。 一具無形的鞦韆架,把這一篇微短小說擺蕩到悠悠往往的無情歲月又晃晃然落回我們的當下位置, 讀罷掩卷,收束靜止, 原來紙下竟可以這般情長!

綠屛久居德國。 提到擅寫今昔又離開家國的女作家,我們不能不聯想到張愛玲。張愛玲曾說過習慣用參差對照的方式來創作---如果說參差對照是小說敍事空間錯落安排的一種寫法, 那麼綠屛這一篇“老鼠的兒子會打洞”,更是嘗試了另一種小說敍事動線的獨特寫法, 讓讀者擺動在時間和情感之間,久久難忘。

 

附註: 譚綠屛微短小說 ‘老鼠的兒子會打洞’收錄在歐洲華文作家微型小說選,繁體版將在20108月份 台灣秀威出版社推出

作者簡介:黃世宜, 一九七七年生, 瑞士日內瓦大學比較文學碩士 ( Licence ès lettres, Université de Genève )曾獲香港明報世界華文旅遊文學獎季軍; 歐洲華文作家協會會員, 世界漢語教學學會會員,世界華文小小說協會會員。 任職瑞士汝拉省社區人民大學 ( UP Jurassienne )漢語教師, 醉心閱讀寫作是個喜歡聽故事也喜歡說故事的 人。來自海島, 然定居瑞士偏僻山林田園間, 不改其樂。


Lu-Ping Tan-Storjohann  
 






谭绿屏 (2022-06-11 23:43:35)
老文新贴。年青人不知道革命中发生的严打"5.16反革命" 运动。
谭绿屏 (2022-06-11 23:57:28)
2022年6月11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前陶瓷系主任梅健鹰之女悔满mann may微信:谢谢分享。太深刻了!争斗,嫉恨,人性泯灭,导致人类互相残杀。只有慈悲,爱,才有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