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口罩的墨西哥(十):剑麻庄园和天然水井

 

到达梅里达的第二天早上,第一次在酒店的餐厅吃早点。

由于疫情的关系,所有的酒店旅馆都不供应自助餐,必须点餐。

带着口罩的服务员只会说几句简单的英语,又没有菜单,弄得老头老太没了脾气,只能点简单的早点。而且每天都一样。我们在墨西哥城已经领教了。

梅里达人英语更差。正当我们一筹莫展时,旁边桌子的女孩过来解围了。她懂英语。

她是从墨西哥城和家人到梅里达度假的。看到我们不说西语,赶紧过来帮我们订餐。好在有她的帮助,我们吃了一顿不同的早餐。又一次体验墨西哥人的热情乐助。

后来知道餐厅里的Wifi很好,就用谷歌翻译和侍者交流了。不过端上来的食品和我们想要的对不上号,是常有的事儿。唉,谁让俺没文化哩。

 

吃过早饭,导游来接我们,又是只有我们两个游客,VIP贵宾待遇。

从酒店到我们要游览的地方有40分钟的车程。导游一路给我们介绍尤卡坦州(Yucatán)。

尤卡坦州在墨西哥东南部的尤卡坦半岛上。是原住民玛雅人的家园。

据说西班牙人来到尤卡坦时,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就问原住民。这原住民也不懂西班牙语啊,就问,Yuca-hatlanás? 你说什么?听起来像说尤卡坦。结果,西班牙人就管这里叫尤卡坦了。

导游告诉我们,整个尤卡坦州都是平坦的,地表没有山,也没有河流和湖泊。但是尤卡坦的地下水源非常丰富,所以这片土地很富饶。地下水源形成了许多天然水井Cenote,这是尤卡坦旅游的一个看点。

路过一个工厂,导游说,那是个发电厂。现在是靠烧油发电。

导游告诉我们,政府也曾尝试过风力发电,但是出现了很多问题。

在埋风车的大柱子时,碰到了地下很硬的岩石,就炸穿岩石,结果,破坏了原有的天然地下水系统。一下雨,就发生涝灾,很多地方被淹。所以风力发电工程停止了。

大自然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违反自然规律,遭殃的必定是人类啊!老太心中长叹。

 

到了目的地,只见远处一片很漂亮的古老建筑。

那是什么地方啊?我问。是Hacienda Yaxcopoil的工厂。导游答。

啥?工厂?这西班牙人够浪漫的,连工厂都盖的这么漂亮。我说。

这时,导游详细的讲述了什么是Hacienda。其实,在路上,导游就一直在讲尤卡坦的Hacienda。因为对这个词不熟悉,事先也没做功课,以为Hacienda是一个族类。

现在才知道,Hacienda就是大庄园。和种植园(Plantation)不同,大庄园不仅种植,还加工、制造、出口商品,是一个复杂庞大的农业工业联合体。

这里的劳动力是招募的,不是奴隶。庄园主大都是西班牙人。管理庄园的经理和管理人员都是领薪水的雇佣工。

虽然工人是自由的,不是奴隶,但他们必须世世代代为庄园主做工。这是因为他们已经被捆绑在这个体系里面了。导游说。

这个房子就是过去的商品店。导游告诉我们。

工人用庄园发的票据可以在商品店领取必需品。表面看起来很便宜,实际上,拿到的东西都要折合成劳动小时的。就是说,你要东西,就得用你的劳动换取。你欠我的劳动时间,你的下一代必须接着用劳动偿还。

这里雇佣的工人,大部分是当地玛雅人,也有朝鲜人(现在的南韩人)和古巴人。

走到近处,从工厂关闭着的大门往里看,中间是一大片空场,左边是一排厂房。房子也很漂亮,装饰精美,还有新古典主义的柱子和四个代表一年四季的雕塑。

导游说,这个工厂的历史是从17世纪开始的。准确地说,这里是机器房(Machine Room)。 中间的空地是用来晒麻的。

尤卡坦盛产Henequen,也就是龙舌兰的一种,也叫尤卡坦剑麻。

西班牙人来了以后,得到了大片土地和廉价劳动力。他们也带来了先进的技术和机器,企业管理经验,以及商品和销售渠道的开发。

前面提过龙舌兰或剑麻是墨西哥的国宝。剑麻浑身是宝,除了生产期长,要七年才能用于制麻外,几乎没有什么投入,因此被称为绿色金子。

西班牙人开始建立种植园种植剑麻,建立工厂,用剑麻纤维制成麻线和绳索。剑麻的纤维还可制成纸张和各种纺织品,如墙壁覆盖物和地毯等。剑麻的果汁是一种非常好的饮料,还可用作药物和肥皂。

他们将剑麻产品运回欧洲销售,很受欢迎,赚了大钱。

这是过去运剑麻的机器。抽出纤维后,剩下的部分搅碎,直接运走沤肥。什么都不浪费。

由于种植剑麻和剑麻制品的生产是一本万利,尤卡坦的这些大庄园主都发了财。梅里达的那条林荫大道两边的豪宅,就是靠这些财富建立起来的。

亚克斯科波尔(Yaxcopoil)庄园曾因其规模和壮丽而被认为是尤卡坦最重要的乡村庄园之一。在其最辉煌的时期,它占地约二万二千英亩。

庄园主的周末住宅,就在工厂旁边。

  

这座摩尔双拱门,是典型的殖民时期建筑,说是尤卡坦半岛最美丽的建筑。

Yaxcopoil这个名字在玛雅语中的意思是“绿色阿拉莫树的地方”。

院子里这棵百年巨树不知是不是阿拉莫树。听导游说,这棵树是从印度来的。

这栋周末住宅,现在是一个博物馆,也是一个可以租用举办婚礼或庆典的场所,还有两个客房。

而住宅和整个庄园的所有权,都属于当时住在这里的西班牙人的后裔。他们虽不住在这里,但却管理着这里的财产和所有收益。

“王大明白”明白了,我说现在的西班牙人什么都不干,还那么富有,敢情还在吃殖民地老本呢。长姿势啦!

这里还有一个小小的玛雅文物博物馆。

庄园原本就是建在玛雅遗址上,又在附近的玛雅遗址拆除一些神庙祭坛,用拆下的石料盖房子和工厂。

在庄园附近发现很多文物,大都散落在周边的森林和灌木丛中。有些文物被运到墨西哥城的人类学博物馆展出,有些就留到这里了。其中有很多公元 250-900年玛雅人的陶器。

这些文物都是经过专家考证,记录在案的,导游说。只是人类学博物馆没有地方放,才留到这里展出的。

房子的周围有几个很大的院子。院子里生长着许多奇异的果树。导游说,这些树来自世界各地,最多的来自印度。因为那时东印度群岛是西班牙的殖民地。

这个很像柚子,但导游说这不是水果,而是一种药材,是用来为妇女保胎的。

从院子的后院,可以看见自家的工厂。

导游告诉我们,这个庄园和工厂的古典建筑,常被用做各种影视节目的风景背景。

 

剑麻庄园可以说是尤卡坦半岛的景观和文化的独特组成部分。而另一个属于尤卡坦半岛的独特景观就是天然水井Cenote。

在去Cenote的路上,路过玛雅人的村庄。他们还是喜欢住在茅草顶的房子里。

每一个小镇,都至少有一个教堂建在中心广场。广场上有彩塑的小镇的名字。

导游指着路边的一堵堵石头墙说,那些石头墙没有用洋灰和水泥,只是将石块的每面对好,交错排好,就能保证石头墙的坚固。

这里的石匠是个技术工种。他们认为每块石头都有七面,他们能一眼看出一块石头的哪一面应该对另一块石头的哪一面才能结实。

够神奇的哈!不知是不是来源于他们聪明的玛雅祖先。

导游讲过,尤卡坦州是平坦的,是玉米的产地。可是我们根本没看到一望无际的玉米地,连一小块都没看到。也没有看到菜地和果园。路边都是裸漏着石头,长满荒草的荒地。

这些石头墙倒是说明问题。地面上这么多的石头,也不好种地呀。

 

这个Cenote是当地玛雅人经营的,要买票进入。导游说,旅游旺季,这里人满为患,常常要排很长时间的队才能进去。

疫情期间,这里也清静了许多。这个是个地下水井。沿着木梯走下岩洞。

岩洞有十几米深。

哇!好清澈的天然游泳池!这就是Cenote!

Cenote这个名字的意思是“神圣的井”。玛雅人很尊敬Cenote,因为它们是干旱时期的水源。玛雅人在这些Cenote周围建立了他们的村庄,并相信它们是与众神交谈的门户。

导游说,这种天然水井是由地下水上面的石灰岩坍塌形成。尤卡坦半岛有上千个这样的天然水井或地下水池。

我们没带泳衣泳裤,只好看着人家凉快。“王大明白”发现了洞顶的无数燕子窝。

导游又驱车带我们来到了一处露天水井。

一家人在蓝宝石般的水中嬉闹着。小男孩不断从高台跳入水中,溅起阵阵水花。又一次体验了墨西哥人的幸福生活。

导游说,不同的时间,从不同的角度看,水是不同的颜色。

我们不游泳,在这里待的时间不长,没有看到水的颜色有太大的变化。但这种天然水井的美丽,却让我至今难忘。

而另一处天然水井,则让我们后悔不已。

这处天然水井是在我们吃午饭的一处小庄园的院子里,属私人所有。想想自家后院有这么一处冬暖夏凉的岩洞天然水池,该是多么惬意!

这里没有别的游客,只有我们和导游。静静地看着这一池碧水,犹如置身仙境石窟,穿越到了另一个时代。

我得下去游一会儿。“王大明白”说着就要脱短裤。无奈想起了没穿游泳裤,只好望水兴叹。真后悔没带泳装。

庄园的餐厅里,只有我们一桌客人。

午饭是典型的尤卡坦美食烤猪肉。猪肉是在室外的烤箱上烤熟的,又撕成小块。旁边配上青菜。

烤猪肉很干,没觉得好吃。中间的用酸苹果汁腌的酸圆葱倒是很合口味。

尤卡坦到处都是这种开着红花的树。问导游这是什么树,导游说,火焰树。

知道我们喜欢这树,主人特地将火焰树的花剪了,放在餐桌上。

再次感到墨西哥人的热情好客。

<< 上一集: 戴口罩的墨西哥(九):梅里达 -- 墨西哥最安全的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