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口罩的墨西哥(三):墨西哥城--人类学博物馆,革命纪念塔,贝利尼餐厅

 

 

墨西哥城的国家人类学博物馆 (Museo Nacional de Antropologia),是世界上最大的拥有古代墨西哥艺术收藏品的博物馆。

我不是有博物馆情节的人。但不知为什么,这个博物馆对我有很大的吸引力,列为到墨西哥必看景点之一。我之所以选择了本次的旅行项目,也是因为行程中包括了国家人类学博物馆。

疫情期间,博物馆关闭。听说两月前才重新开放。我们真是很幸运。

在博物馆入口处,要在有消毒水的垫子上擦鞋,身上前后都喷了消毒水,测体温,干洗液洗手。全程戴口罩更是必须的。

好在没有像在艺术宫时,上一层楼洗一次手。不然老太又会惹出什么追剧来。

 

博物馆外的墙上,有博物馆设计师佩德罗·拉米雷斯·巴斯克斯(Pedro Ramírez Vázquez)的塑像。导游给我们讲了这个墨西哥名人的故事。

佩德罗·拉米雷斯·巴斯克斯是世界级的建筑设计师。他不仅主导设计了许多墨西哥地标性建筑,在世界上也有很多作品,多次荣获世界级建筑大奖。

上世纪50年代初,他遇到了一位冉冉升起的政治家阿道夫·洛佩兹·马特奥斯,他们成为了朋友。当时任墨西哥劳工部长的马特奥斯请他设计建造新的劳工总部和自己的住所。

在一次闲聊时,马特奥斯问当时仅33岁的年轻建筑师,过去建筑师的愿望是建造一座大教堂,现在呢?

一个考古博物馆,他毫不犹豫地答道。

1958年,马特奥斯当选墨西哥总统。他宣布了建造一座壮观的新博物馆的计划,并任命佩德罗·拉米雷斯·巴斯克斯负责。这个著名的人类学博物馆于1964年9月落成开放。

佩德罗·拉米雷斯·巴斯克斯于2013年逝世,终年94岁。为了纪念他,博物馆在此建造了这位墨西哥大咖的塑像。

 

进入博物馆庭院,最先看到的是一个高大的铜柱,支撑着巨大的高架平台。

柱上有巨大的蘑菇顶,像一把撑开的雨伞。水从伞顶喷注下来,像一个雨泉。

正午的阳光从伞顶直射下来,在铜柱上形成了一道道光束,看不清柱子上的雕塑。

导游告诉我们,铜柱上有许多艺术雕塑。正对着我们的是两个人脸,一个是西班牙人,一个是墨西哥土著。意喻墨西哥文化的起源和融合。

博物馆有两层楼,23个常设展厅。导游告诉我们,从右手边的房间开始,逆时针走,可以感受一下墨西哥的文化是如何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变化的。

遗憾的是,导游并没有带着我们参观,而是给了我们一个半小时的时间自己游览。可能他没有在博物馆导游的执照吧。

馆里大部分展品都没有英文说明,这可苦了老头老太啦。看到的是什么,一概不知。

墨西哥人的老祖宗?

彩色壁画。一边好像是鸟人,一边是蛇人。

这应该是玛雅人的雕塑。

特奥蒂瓦坎(Teotihuacan)羽蛇神殿的复制品。

查尔丘赫特利库埃(Chalchiuhtlicue)雕像,据说是阿兹特克文明中受到高度尊重的重要神灵。

每一个展厅都有一个院子,是博物馆的露天展馆。院子像一个热带雨林,依照实物大小复制的玛雅神殿,石雕,壁刻等文物散布于雨林中。

这个不知道又是哪位神仙。

玛雅厅的院子里有一座玛雅天神庙。“王大明白”庄严地在自己祖先的庙前拍了照。过去总是有人说他像墨西哥人,这下终于回到了故乡。

这个不知是哪路神仙。

跟着几个看起来像有学问的人走到了地下室,几个人站在这个橱窗前,导游讲了半天。大概是个重要文物吧。唉,谁让俺没文化呢。

这个雕像一下子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怎么看这人脸上都像带了个口罩。难道那时就有病毒流行?

阿兹特克人和玛雅人都认为美洲虎代表力量、凶猛和英勇。而这个美洲虎石像实际上是一个用作祭坛的石器。美洲虎的背上是一个容器,是用来装在祭奠仪式上提取的人的心脏的。很恐怖吧!

而人类学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就是这个阿兹特克太阳历石了。

阿兹特克人(Aztec)是墨西哥人数最多的一支印第安人。他们是现代墨西哥人的祖先。阿兹特克文明是阿兹特克人所创造的印第安文明,是美洲古代三大文明之一。

太阳历是阿兹特克人发明的独特历法。它将一年分成18个月,每月20天,另有五天为“忌日”,合计一年为365天。

阿兹特克人根据太阳历法制作了太阳历石。这块历石的中央是太阳神托纳提乌的脸,周围的四个方框分别代表了风、虎、火、水。

石头上有两条怒目相对的巨蛇,象征生与死、昼与夜两种力量的激烈较量。饰有不同植物、动物纹样的20个小方格围成一圈,代表着阿兹特克日历中每月的20天。

阿兹特克人相信自创世以来宇宙共经历了五个太阳,前四个都被风、虎、火、水所毁灭,而现在的人们正处于第五个太阳纪元中。

根据历法推算,第五个太阳将在2012年12月21日结束。于是就有了这一天是世界末日的说法。弄得21世纪的人们惶惶不可终日地惧怕这一天的到来。

这块把整个世界吓了一大跳的大石头从此以后更为出名。

这块直径3.6米、重24吨的太阳历石是阿兹特克人的崇拜物。当年西班牙人为了让墨西哥人信奉天主教,将太阳历石埋于地下,直到270年后的十八世纪末才被挖掘重见天日。

而人类学博物馆就是为这块石头而建的。没有太阳历石,就没有这个博物馆。

尽管没有英文导游和文物说明,人类学博物馆还是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导游讲过,在宪法广场旁的大神庙出土的文物,大都收藏在这里。可惜我们认不出,哪个是哪个。

 

旅行社安排的宪法广场和人类学博物馆的游览占了大半天。下午我们还有些时间,就出去转转。一转就转到了革命纪念塔。

革命纪念塔(Monumento a la Revolució)离我们的酒店不远,从餐厅的窗户可以看到,就在那黄色的马头后边。

这也是墨西哥城的一个地标。是为纪念1910-1920年的墨西哥革命,在上世纪30年代建造的。墨西哥革命英雄的陵墓也在这里。

只是没想到,纪念塔前面还有一个很大的广场。

塔下是个博物馆,门票20比索,可以乘电梯到塔顶。

这真是一大惊喜。赶紧付钱买票登上塔顶。

俯瞰墨西哥城。

作为世界上最大的都市之一的墨西哥城,城区有900多万人口,加上周边区域,大墨西哥城的人口超过2100万。

而这里看起来整洁有序,街道干净通畅,真是颠覆了我对墨西哥的认知。

 

晚上,旅行社有两个人来接我们。一个是导游丹尼尔,一个是女司机安娜。安娜是头一天到机场接我们的司机,已经熟悉。

晚上的活动是在墨西哥城的贝利尼餐厅(Bellini)用晚餐,然后去听墨西哥音乐。这是旅行社的正式欢迎仪式。而欢迎的游客只有我们两个。

从旅馆到餐馆有40多分钟的车程,在路上和丹尼尔闲聊。他很会说话,也很敬业。我们在墨西哥的导游都非常专业、敬业。给我们印象很好。这是后话。

问起墨西哥的医疗体制,他说,现在不如以前好。不是每一个老百姓都有医疗保险。导游大都是自由职业者,没有公司可以付医疗保险,都要自己掏腰包。

教育也是一样,要想上好的大学,就要自己交学费。

他认为这次疫情期间,政府的抗疫工作做得很好。他说,政府法令非常严格,商家如果违反法令,比如不限制进店人数,不测体温,不提供消毒用品,都有可能被吊销执照。

 

贝利尼餐厅在世界贸易中心的45层楼上。是吉尼斯记录上世界最大的旋转餐厅。

(网络照片)

丹尼尔将我们带上楼,介绍了我们的侍者,就离开了。一看这餐厅的架势,就是宰游客的餐厅。一般墨西哥人享受不起。

餐厅的菜不敢恭维,不难吃,但并不是墨西哥餐,而是美式餐。看这个蔬菜沙拉您就知道了。

甜食上来,侍者一定要我们拍了照再吃,一看,盘子上有用巧克力写的欢迎我们的字样。也是煞费苦心了。

不过餐厅的氛围很令人舒畅。不知不觉旋转中的餐厅,让我们俯瞰了墨西哥城的夜景。只是当晚乌云密布,下起了暴雨,无法照相。

听着钢琴声越来越近。原来我们的位置慢慢转到了钢琴附近。嗬,抬眼一看钢琴师,还真吓了一跳。这样全副武装,带着防毒面具演奏钢琴,怕也是世界第一,应该登上吉尼斯记录吧。

 

“王大明白”又开始明白。不知能不能点中国歌让他弹奏。他说。

你想点什么歌?我问。

《手握一杆钢枪》,他一本正经的答。一口饭笑喷了出来。不过看看钢琴师的行头,弹奏这首歌,也蛮有架势的。

饭后还有活动。安娜在暴雨中将车开到了加里波第广场 (Plaza Garibaldi)。

这里是夜间活动的中心,丹尼尔说,也是欣赏墨西哥流浪乐队景象和声音的极受欢迎的非常浪漫的地方。歌手们很善于演唱取悦女人的浪漫情歌,所以男士们会带着心爱的女人到这里点歌。

虽然下着暴雨,还是可以看到身着传统服装,手拿乐器的歌手们站在屋檐下。

由于疫情,我们原来项目中的传统舞蹈表演不开放,改为在广场上听墨西哥流浪乐队唱歌。

丹尼尔一定让我们点歌,因为费用是包括在我们的旅行项目里的。你们要体验一下墨西哥情歌的浪漫啦,他说。

坐在车里,让人冒着雨为我们唱歌,我们有点过意不去,就说算了吧。再说啦,我们老夫老妻的,能在人们还带着口罩时来到墨西哥,就已经是相--当--地浪漫啦。

司机安娜也很过意不去,在回酒店的路上,她特意找了传统墨西哥歌曲的视频为我们播放。感觉墨西哥人真的很好。

尽管下雨,我们渡过了一个美好的夜晚,很感谢旅行社的安排。

后来一想,不对啊。他们应该感谢我们才对啊。这所有的费用都是我们掏腰包,我们才是他们的衣食父母啊。

其实旅行就是这样。旅行社安排的好,我们钱花的高兴。这才是最好的服务。

在墨西哥城正式游览的第一天,我们仿佛穿越了历史,从人类的起源,墨西哥的古代文明,宪法广场,革命纪念塔,直到45层高的吉尼斯记录上世界最大的旋转餐厅。。。一切都已超出了我们之前的对墨西哥的认知。

在以后的旅途中,还会有什么样的惊喜呢?

<<上一集: 戴口罩的墨西哥(二):墨西哥城--宪法广场
下一集:戴口罩的墨西哥(四):墨西哥城--霍奇米尔科和墨西哥国立自治大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