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敏:母亲与我,玫瑰人生

《母亲与我,玫瑰人生》

若敏

浅夏带着玫瑰的典雅之美,如约而至。花园里的玫瑰,一层层绽放的花瓣,如绸缎般细腻和柔软。清晨的阳光,清新而温暖,玫瑰淡淡的花香,沁入心脾,蜜蜂在花丛中忙碌地跳跃,母亲的身影仿佛在花丛中流连。

一纸水墨,年华如嫣。母亲飘然而去,我迎来了第三个没有母亲的母亲节。梦见母亲,如水上风烟,每一缕都是深深地思念,却抓不住,留不下,在梦中惊醒,风烟散去,留下泪迹斑斑。想念的日子,在心中还会手挽手、肩并肩。莹莹告诉我,生活网有母亲节征文,虽然乔迁之事,忙得不可开交,但还是决定提笔写下这篇文章。人生匆匆,母女的情缘,是心中的念,是岁月的暖,看到母亲种下的玫瑰,心潮起伏,仿佛每一朵玫瑰的背后,都是母亲关切的笑脸,她让玫瑰陪着我,让我笑着面对生活,母亲,永远是最爱我们的那个人,是最希望我们过得好的那个人,我相信,这篇文章,她在天堂看得见。

母亲的一生充满了传奇,堪称玫瑰人生。1936年出生于福建福州,抗日战争爆发后,珠宝商的外祖父带着全家,迁居于印度尼西亚。据母亲说,大舅于1951年回国读书,考进北京医学院,他写信告知生活在印尼的弟弟妹妹们,新中国气象万千,为了建设新中国,应该回国读高中上大学。1953年,母亲回国了,她是一位美丽快乐的女生,虽然离开了印尼的家,可是有很多闺蜜好朋友。她们喜欢穿着漂亮的衣裙,一起到照相馆照相,她的照片曾经被放大,放在南京新街口照相馆的橱窗里。据说,父亲看到照片就被母亲灿烂的笑容所打动,当母亲的大学与父亲的军校召开联合舞会的时候,父亲见到真人,一见钟情,展开了密集的追求。当时,母亲的几位好友也都与军校生谈起了恋爱。

两人正坠入爱河的时候,父亲的领导找他谈话了,因为母亲是印尼归侨,全家都在海外,我父亲是从事海军机密工作的,不能与有海外关系的人结婚等等。这个消息如晴天霹雳,炸响在两个相爱的人中间。父亲面临着痛苦的抉择,要么离开部队,要么离开母亲。而这两个选择都是他不愿意面对的。看到心爱的人痛苦,母亲也很难过,她马上写信给在印尼的外公。

此时,外公正好带领一个印尼华侨观光团回国,作为团长的他,受到了周恩来总理的接见。外公与总理谈到母亲恋爱受阻之事,并将母亲写的信件交给了总理。没想到,几周后总理亲自作了批示,部队马上通知父亲让他交结婚报告,就这样总理让有情人终成眷属。父母其实非常幸运,因为母亲的几位侨生好友,都不得不与军校的恋人分手。幸亏他们结婚了,要不就没有我了,我常常在心底里感谢他们的婚姻。

1959年5月,母亲与父亲在南京结婚。在南京工作过几年。1962年随父亲调动,到大连工作。我是在大连出生的。1972年又随父亲搬迁至武汉工作。1992年我赴美深造,1994年母亲退休后,赴美国与我们一家团聚,协助抚养两个外孙,共享天伦之乐。

母亲的恋爱经历了风风雨雨,来之不易,也格外珍惜。她深知,恋爱这一关对我成长的重要性,与其他不问青红皂白,就打压的父母不同,她对我的恋爱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我初中的时候,在文艺班,帅哥美女云集的地方,据说有情窦初开的同学们互通小纸条,私下约会。但是,当时学校认为中学生谈恋爱是不上进的学生,作为班干部学习委员,我不敢有这种想法。

母亲从来不把我当孩子看待,而是当成大人一样和我交流对人生的看法,我们是母女,更像朋友,因为我读了很多的小说,对爱情的也有憧憬和向往。高中时,我在重点班1班,2班有一对学生谈恋爱了,在学校掀起了轩然大波。当时我就与妈妈聊过这个话题。这次谈话,对于我确定正确的恋爱观,起到很重要的作用。

1980年考进医科大学,进大学的第一天在外语快班教室,遇到的第一个男生,就是Jack。当时,英语好的男生特别少,而他是快班里英语学得最好的学生之一。由于一个小误会,让我们结识,也可以说是上帝的安排。我当时闪过一个念头,这个人会在我的人生里有重要的位置,是第六感效应。现在想想其实是潜意识里就对他有了认可。

我们刚进大学,辅导员就宣布大学期间不允许谈恋爱,如今可能当笑话听,当时确实有这种要求。Jack属于爱玩又不太听老师话的学生,但是,他学习成绩在班上是名列前茅的,是学霸,他的很多个性和兴趣爱好,都是我欣赏的。我喜欢读小说,对爱情的期望值也高。当他追求我的时候,尽管有好感,也有些犹豫,我怕男生太帅,会没有安全感。因此,就与母亲讨论了这个问题。我的妈妈与其他妈妈真是不太一样,首先,她支持我大学期间谈恋爱,她说,大学期间不谈恋爱,什么时候才能遇到合适的人?爱情是为婚姻做准备的,婚姻要经受很多考验,妈妈对我说,“嫁人一定要嫁给你爱的人,不仅仅是爱你的人,这样你一辈子都不会后悔,因为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不论贫穷还是富有。但是,爱上什么人要有激情和识人的智慧。最好的选择是两人相爱。”妈妈与我一起分析了他的情况,觉得我可以试着了解他。长得帅应该是优点,而不是缺点。

大二的暑假,Jack与其他几位同学约我到桂林旅游,妈妈很支持我与他们一起去,认为旅游是了解一个人最好的途径。这种大胆和前卫的支持,可能与母亲是海外归侨有关,她的视野更开阔,想法也理性。

1982年四个男生和两个女生,乘火车到达桂林,凌晨3点,当时大家都昏昏欲睡,没想到在桂林火车站的候车室里,装着相机的背包被小偷偷走了。遇到突发事件,大家都很震惊,不知道如何是好,为了不影响大家的情绪,我对大家说:“我们应该好好地游玩,要不相机丢了,又没游玩好,损失就更大了。别担心,我没事。Jack   还有一个海鸥牌相机,还是可以照相的。”虽然我安慰大家,让大家不用担心,内心还是七上八下,忐忑不安,这是外公送给妈妈的德国相机,不知回去该如何对妈妈交代。

同伴们都对我特别关照,Jack 对我更是关心备至。为我提东西,问寒问暖。在我感冒失音的时候,还为我买了六神丸等各种药品。上山的时候,拉我一把,游泳的时候,护在我的身旁。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们的桂林之行就要结束了。在桂林车站的候车室里,Jack对我说,:“看好东西,我去办点事。”10分钟后,当Jack和鸥同学回来的时候,奇迹发生了。我丢失了6天的照相机找到了,当我拿到相机的时候,顿时热泪盈眶。原来,Jack在相机丢失的当天就报了案。随后,又多次地去车站派出所打听消息。那时,相机还属于贵重物品。当小偷被抓到的时候,发现了我的相机。就这样,我的照相机又回到了我的手中。非常戏剧化了,令人难以置信。这次旅行,让爱情悄悄地留在了我和Jack的心间。事后,他对我说:“你的镇定,宽容和大度,让我吃惊。我对自己说,这是一个多好的女孩,一定不能错过。”而他的责任心,对我的关爱也深深地打动了我,让我感到了十分安心和安全。桂林之行,就如同一份催化剂,让我们的恋情有了一个突破,而这份恋情一直延续到了今天。

我回到武汉后,把发生的一切都跟母亲做了汇报。母亲提到约Jack到家里来聊一次,我不知道他们谈了什么,总之,从此以后,母亲就很放心地让我们谈恋爱了。母亲和我婆婆还作为我们的信使为我们在暑假期间,传递情书。我们的恋爱是被双方父母所祝福的,很幸福也很幸运。

母亲和父亲对我的另一个教诲,也影响了我的一生,受益匪浅。他们从小就教育我们要认真对待每一件事,尽力做好每一件事,他们说,你要知道,你所做的每一件事,你做的每一份工作,不是为我们父母做的,也不是为老板做的,而是为你自己做的,一份耕耘一份收获,只有努力了,才能成功。父母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父亲曾立功获奖,母亲也是在工作中多次被评为优秀工作者。他们认真地做好每一份工作,给我们树立了很好的榜样。

我刚到美国的时候,在大学医院皮肤科工作,我就把工作做到极致,我很珍惜来之不易的工作机会,认真做好每一件事。我的努力得到了回报。我先生博士毕业后,要到亚特兰大做住院医生,在我不得不搬迁离开的时候,全皮肤科的医生和同事,依依不舍地为我举行了欢送会。而且,除了老板之外,另外一位医生为我写了一封极好的推荐信,让我在亚特兰大迅速地找到了一份满意的工作。这位医生是一位皮肤外科医生,我们共用一个实验室,有一次,她的技术员突然生病,他的手术也不能更改,我就帮助他完成了皮肤癌的所有的检验。他非常感动。在工作中,我一直是助人为乐,从来没有想过回报。然而,就是在这种不经意中,我的工作态度,让这位外科医生非常感动。他主动为我写了推荐信。后来,亚特兰大公司的老板告诉我,写推荐信的医生给了我很高的评价,他说,如果不录取我,将是公司最大的损失。我后来在新公司做了技术主管,公司老板和同事都对我特别好。同事们都知道,只要他们需要帮忙,找到我,我一定会告诉他们,没问题,我来试试!我每年的工作评语,都是最高分。这时,非常感谢父母的言传身教,做事都是在为自己做。所以,不论在公司还是家里,所有的事情,我都会做到最好,做到极致。

不知不觉中,母亲的头发白了,腰也弯了,那个为我挡风遮雨的母亲,一直在生活上给我最大帮助的母亲,中风了。她也需要我的照顾,在我辞职陪伴她的两年后,她离开了我们。

生命来来往往,母亲在,心中安全,有依靠,母亲走,觉得来日屈指可数了。十分羡慕那些可以拉着母亲手的儿女们,如歌词里唱的:“有妈的孩子像块宝。”

流年有声,岁月无痕,每当看到盛开的玫瑰,就会想到我们母女的玫瑰人生。迎着清晨第一缕阳光,心中升腾出一丝暖意,望着窗外盛开的玫瑰,慢慢地梳理着曾经十分美好的母女时光。总有一些记忆,不经意时会如约而至,虽然母亲远在天堂,但在心里,她一直就陪伴在我身旁。仿佛可以听到玫瑰花开的声音,再抬头望向窗外,母亲的身影,在玫瑰花园里,若隐若现。

 

《此文为亚特兰大生活网母亲节征文,发表在亚特兰大生活网公众号上,特此致谢》

 






肖红 (2021-06-28 16:14:08)
若敏:你是我的关注点之一:常常你和海云有文章出来,我都会努力尽快地阅之——那是一种来自心灵的享受。
你与我虽从未相识,但的确很有缘——首先,我的小儿子与你先生同名,也叫Jack。其次,我来自湖北武昌——-中学就读华师一附中,大学毕业于武汉大学外文系。1992年来美国,从加州—-底特律—-北卡夏洛特(这个月刚刚搬家来此)。好想你在亚特兰大市,对吧?作为武汉老乡,真希望我们以后有彼此相见的机会!君以为如何?
若敏 (2022-05-05 19:10:19)
肖红,你好!

谢谢你的留言,很高兴你对我的鼓励!期待有缘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