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村民兵剿日寇

                      朱洪幸

第一集

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了全面的侵华战争。一九三八年的正月二十七日,日寇南侵进入了山西省霍县(今霍州市)。霍县位于南同蒲铁路的中段,地理位置尤其是军事战略位置极其重要,大量的日军驻扎在铁路线附近。而当时的霍县段铁路,没有什林隧道,铁道线从什林村绕朱杨庄村南下,许村恰好与朱杨庄村隔汾河相望。

日寇在霍县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所到之处,血债累累、罪恶滔天。后来,日军在朱杨庄村筑起了炮楼,屯驻着重兵。他们用军事望远镜扫视着四周,寻找着攻击的目标。一九四五年八月初的一天,他们发现汾河对岸的许村,一院落中有一幢二层小楼,窗户正对着炮楼的方向。丧心病狂的日本兵,架起了远程大炮,隔着汾河,对准了两公里以外的该窗户就打了一发重型炮弹,不偏不倚地打了进去。被击中的这一窗户,是朱建国家的二层楼窗户。炮弹从二楼中窗户打进去,打穿了后壁,打出了一个直径约两米的大窟窿,炮弹壳落在了一巷之隔的朱建忠家房子的后壁上。

                                                   

                   朱建国院二层小楼                                                                                   有大窟窿的后壁(图片由许村朱伟忠提供)

朱建忠,是朱建国的族兄。他对这一从天而降的横祸怒不可遏。他心中的愤懑之情也久久难以平抑。家仇国恨、家国情怀,使他一直在思索着这件事,想着怎样去收拾这帮没有人性、但披着人皮的畜生。当时的朱建国尚年幼,还没有能力去与之拼搏。于是,朱建忠单独找到了村干部,谈了自己的想法,得到了村干部的支持。他们秘密地串联了一帮人,在一起筹划着这次行动。他们比较了三套方案。第一套方案是设想袭击炮楼。就是他们拿着大刀、木棒冲上炮楼,与之肉搏。这显然是张飞之举。日本兵训练有素、装备精良、周围防备甚严,这样去无疑是白送死。第二套方案是摸哨。就是他们对站岗的日本兵突然袭击,抢夺其武器,置其于死地。这样做的风险极大。因为一旦有动静,炮楼上的鬼子就会倾巢而出,很难安全逃脱而自身无患。第三套方案是拿下巡逻兵。鬼子在铁道线上有一队巡逻兵,从南到北、从北到南,每夜梭巡于铁道线上。因为巡逻路线的两端,尤其是最南端,距炮楼很远,若有动静,也不会惊动那里,胜算的可能性极大。于是,他们选择了第三套方案。

许村为当时的抗日根据地。许村民兵自组建以来,这是一次最大的行动。它既要周密,又要果敢,定要做到“知彼知己,百战不殆”!虽然民间有“三个洋鬼子,斗不过一个州鬼子”的说法,但是他们还是要“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于是,他们先潜入鬼子巡逻路线附近的玉米地里,近距离地连续观察了三个夜晚。鬼子巡逻兵一队共五员,领队的是人高马大的机枪手,他扛着机枪,上面挂着一面小太阳旗(日本国旗),后面跟着四个鬼子,每人扛着一枝步枪。他们穿着整齐,步伐一致,每夜出巡三次。

完成了侦察任务,他们开始研究行动方案。鬼子共五人,民兵就上十人。十个州鬼子,对付他们五个洋鬼子,以二对一,人手上占了优势,胜算多半在我。鬼子有机枪和步枪,民兵就用石灰和绳索应对,“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只要能在第一时间冲上去,抱住鬼子的双腿,那就成功在握了。为此,他们选择了在许村南山脚下的一处玉米地旁,每晚结对互换角色训练。三个人扮鬼子,扛着木棍巡逻,六个民兵潜伏在巡逻路线侧旁的玉米地里。当鬼子走到民兵的身旁,一个振动暗号后,他们如猛虎扑食,上前将其擒获。

他们白天睡觉,夜间训练,连续训练了七个夜晚,每一个动作都运作自如,每一个步骤都按部就班。为了这不到一分钟的搏击,他们付出了几百倍的操练与汗水。

第二集

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二日(农历七月初五日)晚上,漆黑的夜里,他们游过了惊涛骇浪的汾水,选择了鬼子巡逻路线的最南端。这里靠近退沙村,玉米地连片,地势平坦,也容易转移目标。更为有利的是,附近有一只铁路探照灯,他们可以利用其余光。午夜时分,鬼子的巡逻兵与往常一样,朝南巡进。当他们巡至最南端,调头北上时,许村民兵十人正埋伏在他们侧旁的玉米地里。带队的是村长杜福全、民兵连长朱建忠。

他们前面蹲着五人(朱建忠、朱壮喜、朱俊喜、朱红有、朱珠有),后面蹲着五人(朱三管、马六斤、杜福全、范风亭、朱德生)。前面五人脚后跟下踩着一根木棍,棍子上系着绳子。杜福全握着绳子,盯着鬼子,当其与他们的埋伏最接近时,果断地拉了绳子,五人一有感觉,像离弦的箭、下山的虎,顷刻扑了上去,紧紧地抱住了五个鬼子的双腿,后面的五人则三个箭步跃上去,推倒了鬼子,横压在其身上,并从口袋中掏出了一把石灰,按在了其鼻眼部。鬼子吸入了石灰无法呼吸、眼睛睁不开,反抗力大大地降低。抱腿的五人张开大嘴咬其大腿,当他们嗷嗷嚎叫时,这五人起身转至鬼子头部,并从腰带上抽出了设圈的短绳,以闪电般的速度套在了鬼子的脖子上,使出了浑身上下的劲,勒了又勒。瞬间鬼子失去了知觉。他们再把绳索系紧,这时鬼子也就上了西天。

按照事先设定的方案,他们把鬼子背到了汾河边,脱光了身上的行装,用刺刀对其一阵狂捅,然后将其拖进了河的中流,让五具死尸随着汹涌的波涛,流入黄河,漂进东海,让其光着屁股、戴上“项链”,回他们的东洋老家去吧。许村民兵,扛着他们缴获的一挺机枪和四枝步枪,回到了许村,并将鬼子的衣着行头,抛进了许村南滩一口久弃的枯井中。

他们十人,来到了许村南庙下,面对南庙及祖师爷,跪成了一排磕头,向天地神灵乞求保佑。他们一边磕头,一边祷告:“我们十人,为了国家、为了黎明百姓,斩除了五名与我中华不共戴天的日寇顽敌!愿苍天庇护、神灵保佑。护佑我许村八百口人平安如初,不受日寇来日进村搜查抓捕、屠戮村民。让我许村百姓永远安宁、永生平安!我们对天起誓,剿灭日寇一事,我们将守口如瓶,天知、地知、十人知。有生之年,绝不泄漏!若有泄漏,天打雷劈、天诛地灭!我们不求名、不图利,只要能打败日本人,使我百姓安居乐业,我们就心满意足了!”

苍天庇佑,诸神显灵。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日本国宣布无条件投降,全中国人民都沉浸在抗日战争胜利的喜悦之中。许村人更是敲锣打鼓、欢天喜地地庆祝。许村的妇孺百姓也躲过了日寇的来日报复。真可谓是喜从天降、福星高照!

 

第三集

抗战胜利了,但许村民兵并没有放弃他们曾经对天地神灵的承诺。他们虽慰悦于心,但秘而不宣。他们这种重信守约、淡泊名利的精神,始终是他们坚守的底线。他们既要做到自己的守信守约,又要把许村精神传递给后人,并让其发扬光大。要处理好这样一种既矛盾而又不可回避的事情,着实是一件很难做到的事。不管有多难,一定要处理好!

一九四九年十月一日,新中国成立了。这年冬天,杜福全与朱建忠亲赴县武装部,亲自进行了秘密的口头汇报。他们从日寇炮击朱建国小二楼说起,许村民兵如何策划、筹备这次行动。在行动中他们如何剿灭鬼子,以及善后事务,都十分详细地作了说明。汇报结束后,他们再三恳托组织,一定要为他们严守秘密!并说:“因为我们已经对天地神灵祈愿发誓,这一秘密一定不能失守,万万不能外泄。我们不求名、不图利,只为全村百姓能过好平常日子,子孙后代能将这种精神传承下去,我们没有别的任何要求。”

武装部汇报后,组织为其配合并严守了秘密。其后,县里授予了许村民兵一面“英雄民兵连”的锦旗,对他们的大智大勇、精忠报国的壮举予以肯定。

许村民兵缴获的机枪、步枪及所获锦旗(图片由许村朱红平提供)

前排自左到右:朱俊喜、朱三管、朱建忠、杜福全、朱德生。

后排自左到右:朱红有、范风亭、马六斤、朱壮喜、朱珠有。

现在,许村的十位英雄都相继过世。他们完成了对天地神灵的承诺。他们的秘密,伴随了他们大半生,直到人生的终点。七十六年的光阴,七十六年的岁月,铸就了一种精神:精忠报国,无以所求;重信守约、淡泊名利!这,就是他们所创造的精神,——中国历史文化名村——许村精神!






梅子 (2021-04-30 15:36:02)
日寇入侵,山西是重灾区,你的父辈有勇有谋,应该昭告后人,继承他们的精神。
他们没有遭到报复,是天时,
他们做的了无痕迹,有地利,
他们动作协调一致,是人和。
他们虽然故去了,他们的精神必将流传于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