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歌德的足迹

                   收入2002年初出版的个人散文集《扬子江的鱼易北河的水》

                                   《 南京作家 》2004/093

 

      少年时,虽然学校的课业繁重,捧上一本《少年维特的烦恼》,仍然情不自禁地从头到尾连续读了两遍。我那单纯的心灵深深迷恋上故事中那一对痴情的少男少女,接连很多日子神魂不定,为他们叹息,为他们衷伤。何曾料想到,多年之后有那么一天,我会实地踏上发生这个故事的原形背景城市。

笔者于科隆转车

     

      19973月,熬过一个悠长压抑的严冬,迎着开春难得一见的悦目阳光,我们抽闲漫步在德国中部地区法兰克福以北韦茨拉尔( Wetzlar )小城整洁的石砌大道上。

      文友胜梅,出身于一个越南华侨家庭。一路读书上学,成为品学兼优的乖乖女,嫁给了少年时代青梅竹马的朋友——位高级工程师。我们几个分散在德国不同城市,欧洲不同国家的写作爱好者,正是得到他们夫妇俩人的盛情邀请,来到了韦茨拉尔这个地图上几乎找不到、旅游并不列为是理想首选地的小城。胜梅以她博物馆讲解员的职业风范向我们介绍了莎萝特姑娘美丽动人的故事。在这少见亚洲人的地区,得享到诗情画意的华语解说,使我们茅塞顿开,耳目一新。

欢聚于胜梅家。后排左起邱玉 (维尔茨堡Wuerzburg) 、张筱云(慕尼黑故友)、管金慧(科隆)。前排左起郭凤西(比利时布鲁塞尔)、 麦胜梅、龚慧真(卡尔斯鲁厄Karlsruhe )、笔者谭绿屏(汉堡)。

     

       歌德二十二岁时被望子成才的父亲派遣到韦茨拉尔见习律师事务。出身富裕的少年诗人歌德,风流倜傥,难务正业,迷恋上已经订婚约的莎萝特姑娘。莎萝特的确是个好姑娘,美丽高雅,温柔善良。长姐如母的莎萝特,不厌其烦地照应着十五个母亲早逝的弟妹。眼见那一份大姐姐与小弟妹们之间的浓情厚爱,歌德一开始便被感动得激情沸扬,继而更是爱得如痴如狂。歌德每日务必去帮助莎萝特姑娘,心甘情愿地去做任何力所能及的事情。莎萝特难以接受这份过度的友情,不得不婉言向歌德提出告诫:三天不见面,可以得到一份自己亲手制作的礼品作嘉奖。可惜无济于事,歌德丝毫不领会这个拒绝的暗示,照旧我行我素。

      想不到莎萝特的未婚夫柯斯尼与歌德竟然是同行。更胜一筹的是,柯斯尼已经是一名事业有成的律师。业务繁忙使他难得有空去陪伴莎萝特。然而,只要他去看望莎萝特,每次也必然同时见到痴迷迷的歌德。柯斯尼不愧是一位通情达理、豁达侠义之人。他见歌德一往深情地迷恋自己的未婚妻,就产生退掉婚约,成全歌德的意愿。莎萝特虽然尊重歌德,但她还是决意履行婚约嫁给柯斯尼。莎萝特的选择没有错,柯斯尼是个值得托付终身的好人。事实上莎萝特婚后与夫婿相亲相爱,生了十二个儿女。

照应弟妹们的莎萝莉姑娘与年轻的歌德(网络图片)

     

       歌德情场失意。使他备受心理煎熬,更为沮丧的还因为年长于他的柯斯尼竟然与他同一天生日。828日,是歌德母亲千难万苦在法兰克福分娩生下他的日子,现在他竟要在同一行业同一圈朋友中与得胜的情场对手共同庆贺自己的生日。造物主也太捉弄人了。歌德悲痛欲绝,在友人规劝下,驿马远走他乡。正当歌德愁山闷海,难以自拔之际,韦茨拉尔发生了一件令歌德惊如雷霹的惨剧。他的一位名叫耶卢萨纳的同仁挚友,原本踌躇满志、抱负深远,却忽然在深夜举枪自尽了。原因是他爱上了一位有夫之妇不得其果,再加上与上司的矛盾,一时间万念俱灰,便饮弹自绝以死明志。而那柄夺命的手枪,竟然是耶卢萨纳向柯斯尼索借的。歌德猛醒了,他才华的火苗开始燃烧,沉沦的痛苦借着才华闯出宣泄的征途。化为理智,化为文字,《少年维特的烦恼》横空出世。

      一个失魂落魄的歌德随着维特的倒下而消失,一个代表文坛巨星的歌德在万里星空中升起。这年,歌德不过二十四岁。五十八年之后,这颗星再度大放光芒。《浮士德》问世,并载入史册。歌德已年届八十二岁高龄。经过最后一个功成名就的四季变换,1832年,八十三岁的歌德告别无悔的人生,成为德国文学史上的骄傲,成为世界文坛超越时代的巨人。

      萝特博物馆,即当地人人皆知的萝特屋。这座并不显眼但修缮整洁的老房子,半藏在百年老栗树的浓荫之中。这座曾经属于莎萝特父亲、一位政府高级职员的住宅,便是受人爱戴的莎萝特成长的故居。在这里,我们看到少年歌德的图像,美丽的莎萝特和年幼的弟妹们欢聚的画面。世界各种文字版本的《少年维特的烦恼》整齐排列在橱柜里,其中也有中文版。

萝特博物馆馆内陈列的《少年维特之烦恼》早期中文译本,由郭沫若翻译。麦胜梅为回应我,专程赴博物馆拍摄提供。

     

       后人为纪念歌德,在德国的几乎每一个城市,都可以找到一条被命名为歌德街的道路。

       古老幽静的小城,矗立着一栋栋保护完好的老屋。旷久犹新的河道,淌着悄悄细语的河水。一切都仿佛停留在永恒不变之中。年轻的歌德夹在匆匆赶路的人群当中向我们迎面走来,与我们擦肩而过。在那历代翻修的古老兰茵石桥上,方块原石铺平的桥面洁净得看不见尘土砂灰,看不见枝叶片纸。我们品味着往昔人物的悲欢情愁,鉴赏故人的艺术成就。我们细细地搜索,寻找歌德的足迹,在这歌德曾经常来常往的石桥上……


左起龚慧真、笔者、管金慧、张筱云、麦胜梅、郭凤西、邱玉

 

笔者于萝特博物馆大门前留影,进了大门就不允许拍照(张筱云执机拍摄)。

 

1997  Lu-Ping Tan-Storjohann                      






谭绿屏 (2020-11-27 14:12:34)
11月26日
管金慧Jinhui Guan微信:
@谭绿屏 人们都说时间过的飞快,还真是的,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谢谢老姐真实生动的记录了这一切。看到照片中年轻时的自己和文友们,很激动。感恩有你!

11月26日
谭绿屏微信回复:
感怀时光不负真情!
谭绿屏 (2020-11-28 00:47:44)
11月26日
麥勝梅微信:
[鼓掌][鼓掌][鼓掌]@谭绿屏18251954848 閲讀妳的大作,不但重溫了大文豪歌德世界名著「少年維持之煩惱」的故事,還令我想起當年年輕的我們,記得那天來小城造訪的歐華文友,說來真巧,是清一色是女的,而那天也正巧是三月八日,於是我們笑說是來慶祝三八婦女節的﹗[梅花][梅花]妳再次把夏綠蒂故居介紹給讀者,謝謝[祝福]

11月26日
谭绿屏回复:
@麦胜梅[抱拳]谢谢﹗那天的确是过三八妇女节﹗
谭绿屏 (2020-12-02 22:38:01)
纸本老文章补加老照片。大文豪歌德的爱情故事永远扑面如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