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敏:《行走在埃及(9):阳光下的阿斯旺》

《行走在埃及(9):阳光下的阿斯旺》

若敏

2020年1月28日,我登上了返回阿斯旺的飞机,在飞机上再一次回眸阿布辛贝神庙和哈索尔神庙,这片湛蓝的湖水和金色的沙漠里,深藏着多少美丽的故事和传奇,让人神往。

(阿斯旺,尼罗河上泛舟)

飞机缓缓地在阿斯旺机场降落,(Aswan International Airport)很小的机场,航班极少,干净整洁,周围很空旷。

(阿斯旺机场)

我们一团人直奔旅游大巴。刚刚在阿布辛贝的大巴车上,导游Housam给大家买了埃及特色美食皮塔烤饼,皮塔饼如同一个口袋,内里空心,可包入其他食物一同享用。小麦经过充分发酵制成饼皮,食用前在明火上烘烤片刻。趁热撕开,松软的饼皮单吃就能感受到麦子的天然香气。埃及人通常都会配上一份酸香开胃的芝麻酱汁( Tahini )、回味香醇的沙拉,或者直接将主食填进口袋里,我吃得是加了鹰嘴豆泥的,热气腾腾,暖心。我还有酒店配备的早餐和水果,中午饭就这样解决了。非常感恩遇见了好导游,方方面面都安排得细致和周到,吃住行都不用担心。

(埃及美食皮塔饼,网络照片)

阿斯旺是埃及南部的重要城市,天气干燥,已经很多年没有下雨。1月份是埃及的冬季,早晚很凉,要穿羽绒衣,太阳出来后,就需要一层层地把外衣脱掉。旅游车往大坝行进,两旁的纳赛尔湖(Lake Nasser)碧波荡漾,大坝落成纪念碑,高高地耸立在远方。导游开始向我们介绍阿斯旺大坝的来龙去脉。

(阿斯旺水坝纪念塔)

埃及的历史与尼罗河息息相关,爱恨交加。尼罗河哺育了两岸的人民,是埃及的母亲河,但是,在洪水泛滥的时候,又常常让人无家可归。常年的干旱,也是埃及的硬伤,加上人口快速增长,耕地的短缺,引水灌溉、沙漠变绿洲变成为埃及人的梦想。

(行驶在阿斯旺水坝上)

1898年英国人在阿斯旺兴建了旧坝,于1902年完工,长1900米,高54米,属于中型重力坝,由于原设计的不足,旧坝已于1907-1912年和1929-1933年两次加高,但在1946年洪水到来时,却几乎漫坝,使得人们决定在旧坝上游6.4公里处建造新坝,而非再次加高旧坝。

(尼罗河示意图)

阿斯旺新大坝的兴建在冷战时期,绝对是一件全球关注的大事件。埃及处于亚洲、欧洲、非洲的交接处,正是兵家必争之地。当时的埃及,旱灾涝灾却接连不断,时任埃及总统纳赛尔提出:想要富,先治河。

【1964年5月,埃及总统纳赛尔(中),苏联赫鲁晓夫(右)阿斯旺水坝第一期工程竣工,共同按下闸门,网络照片】

1960年,在苏联工程师的帮助下,阿斯旺大坝选在了阿斯旺省的一个河段。因为河道较窄,省钱。同时这一区域的土坡以花岗岩为主,耐得住冲刷。

(阿斯旺水坝空中拍摄图,网络照片)

新坝施工从1960年开始,于1970年7月21日完工,其水库在 1964年一期工程结束后便开始蓄水,为抢救水库区内的埃及文物及古迹,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帮助下,展开了大规模的考古抢救工作,24项古迹被迁移或赠送他国,其中包括著名的阿布辛贝神庙的迁移,1976年水库达到设计水位。

(阿斯旺水坝正面图,网络照片)

新的阿斯旺高坝全长3,600米,底层宽度980米,顶层宽度40米,高111米,体积4,300万立方米,属于大型重力坝,最高每秒流量11,000立方米,其拦河而成的堰塞湖冠以总统的名字,被称为纳赛尔湖,是世界第七大水库,长550千米,宽35千米,面积达5,250平方千米,容积达132立方千米。

(阿斯旺水坝纪念碑,网络照片)

大坝的建成,使尼罗河得到了控制,埃及人民再也不用担心旱灾涝害了。大坝所产生的电力占了全国总发电量的15%,甚至可以向邻国输电。农业方面,水坝有效减小了1964年、1973年的大洪水和1972年-1973年和1983年-1984年的旱灾造成的危害。在全非洲都在闹饥荒的时候,埃及的粮食基本自给自足。这座大坝成为了让埃及人民感到骄傲的水利奇迹。拍板建设大坝的总统纳赛尔也成为了民族英雄。

(水坝示意图)

但是,几年过去后,大坝的落成引发了一系列环境问题,这远远出乎了工程师们意料。以往随着尼罗河水从上游冲刷而下的泥土被大坝拦截,泥土逐渐压缩了大坝的蓄水空间。大坝形成后,尼罗河水带不来富含肥料的沃土,却带来了溶于水中的盐分,土地灌溉时又将盐分留了下来。盐碱化只是其中一种侵蚀,河水在出海口还会不断带走泥土,土地不断减少。如此下去,海平面将逐渐覆盖尼罗河三角洲,埃及将损失15%的耕地,1000万人口将不得不背井离乡,下游逐渐趋向沙漠化。通过建造阿斯旺大坝能够制服尼罗河,但是,改造自然,常常会导致意想不到的后果。还有非常多的环境破坏,这里就不罗列了。

(从阿斯旺水坝,俯瞰尼罗河)

记得读医学院最后一年,修了一门环境医学概论,教授花了一堂课专门讲解了阿斯旺水坝与环境的关系。由于大坝设计的时候对环境保护认识不足,建成后对生态环境造成了一定的破坏。教授当年是反对建三峡大坝的,还列举了一系列阿斯旺水坝对环境造成的影响,可惜人微言轻,如今水坝的环境问题也出现在争议不断的三峡工程中。看到阿斯旺水坝,35年前上课时的一幕幕场景,又在眼前回放。

(阿斯旺水坝一瞥)

我们到达阿斯旺大坝后,有20分钟的自由活动时间,可以去拍照。看到不少荷枪实弹的埃及士兵在站岗。由于大坝的重要性及埃及国内恐怖势力的存在,大坝的安保工作,处于高度戒备的状态。这样,反倒让游客有安全感。

(玫姐和我留影在水坝前)

离开大坝后,乘坐旅游车回酒店。阿斯旺城区的风景,在眼前闪过。不一会,就回到了酒店。

 

 

 

 

 

 

 

 

 

 

 

 

 

(阿斯旺市区中心的雕塑)

居住的MOVENPICK Resort Aswan酒店位于阿斯旺的象岛。是阿斯旺最好的五星级酒店之一。

(回旅馆的轮渡码头)

象岛是在尼罗河中间一个大约5公里长的小岛,也是阿斯旺的一个景点,周边有阿斯旺博物馆、尼罗河丈量尺、克努母神庙遗址和贵族墓等。需要搭乘渡轮回酒店。

(走上去就是居住的旅馆)

酒店风景独好,房间典雅舒适,我赶快洗去身上的风沙,在松软的大床上睡下补觉,室友打开阳台的门,和煦的风吹起纱帘,暖暖的阳光照进房间,也铺洒在我的身上。幸福的感觉油然而生,幸福其实挺简单,要的不多,时时感恩,就会常在身边。

(阳台外的风景十分美丽)

到阿斯旺,一定不能错过帆船之旅。(Aswan Felucca Ride)三桅帆船,是阿拉伯时代才有的。起源于十五世纪中叶,是西班牙和葡萄牙的造船家把酒船和快帆船合并后建成的。帆是三角形的,会活动,顺风时,帆直线向前;逆风时,帆呈“之”字形航行。是真正的无动力船。

(扬帆起航,背景是我们的酒店)

这是一个自选项目,大约有25人参加了这个项目。下午4点30分,我们在码头集合,我们的包船已经整装待发了。

(小儿子在升帆)

泛舟于尼罗河上,一侧是现代的阿斯旺城镇的高楼大厦,另一侧则是贵族陵墓古迹。就这样穿梭在古代与现代之间,仅仅是一河的距离。

我们的船夫是努比亚人,带着两个儿子,细心入微,看到我们对着贵族陵墓拍照,他会悄悄地把船靠近些;

看到船在河面上微风荡漾,他会叫儿子把帆扬高些。

夕阳慢慢地落下,他会和着我们的节拍,驾着他的帆船,与我们一同追逐。

大儿子敲鼓,小儿子唱歌,父亲的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一首接一首的歌曲,把大家带入欢乐的高潮。远离城市的喧嚣,可以尽情的放松。当他唱起英文歌的时候,团员们一起加入合唱,歌声随着尼罗河的流水,飘向远方。

当一切都归入平静的时候,大儿子默默地坐在船头沉思。

这时还遇到了一个小插曲。有一个埃及男孩,坐在一个滑板上,两手做浆,滑倒我们船边,他两手抓住船沿,唱着美国民谣,《两只老虎》的旋律,让大家忍俊不止。后来,他拿到小费,才弃船离去。想想挺悲哀的,一方面这样很危险,另一方面,正是读书的年龄,却要为家里挣钱。这样的男孩,在尼罗河上,比比皆是。

阿斯旺是尼罗河最美的河段,我望着大河日落,乘着三桅帆船,飘荡于尼罗河中。欣赏着迷人的落日、帆船、古迹和我们居住的酒店。

夕阳照在我的脸上,微风轻拂,潘哥给玫姐和我拍照片,人生最惬意的享受不过如此,我愿意一直在船上,随着尼罗河,去旅行,去远方。

下船后,导游提议,晚上去阿斯旺的夜市逛逛。在导游的带领下,我们穿过马路,来到夜市,保镖不离左右。

夜晚华灯初上,夜市里到处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货架上的商品琳琅满目,柳条篮子和各种辛香作料堆成了小山,下面还有藏红花,咖喱粉,玫瑰茄花瓣。

导游带我们在一家香料铺前驻足,店主讲解各种香料,还做一些演示,交易在温和的话语和微笑中进行。大家买了不少藏红花等香料,店主乐得眉开眼笑。

夜市里,唯一让人困扰的是要钱的小孩很多,如果不是保镖,我们都不知如何对付。十分悲哀的是这些孩子成为父母的赚钱机器。

(从阿斯旺看酒店的夜景)

回到酒店,已经9点多钟了,我打开阳台的门,看着尼罗河对岸灯火通明的阿斯旺城,百感交集。暖风轻轻地吹起我的长发,灯光下的古埃及墓群沧桑而神秘,写满故事的尼罗河,在夜幕下静静地流淌,一半沙漠,一半尼罗河,从书本到眼前,我终于走完了这一步之遥。

(部分资料和照片来自网络,已经说明,十分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