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债(31)- 随梦而逝


庐山烟雨浙江潮,
未至千般恨不消。
到得还来别无事,
庐山烟雨浙江潮。

     --  苏轼

    那年秋天心慧和王磊去加拿大看姐姐, 还有爸爸妈妈, 莎莎和子祥随行到尼亚加拉看瀑布。


   他们一行四人先飞到纽约,金秋十月,山树皆秋色。 租车开到伊萨卡住下,计划先去五指湖看看,然后往下开去大瀑布。住在最佳西方旅馆,由于没有提前定,两个房间竟然没能安排在一起,莎莎和子祥在一层,心慧和王磊住三层。一大早儿,莎莎接到心慧电话时, 没等心慧说话, 也许是感觉到了心慧异样的呼吸声, 莎莎突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从脚底升起一股凉意蔓延到全身, 她正在涮牙,没等心慧的说完话, 就说:“我马上过来。“ 抬头见镜子里的莎莎瞬时泪眼模糊,她顾不上擦嘴角的白沫, 去抓正在擦脸的子祥, 子祥忙帮莎莎擦嘴, 擦泪:”怎么啦?“ 他呆呆的问。 ”王磊走了。“ 


 “上哪去啦?“ 他傻傻地问。


 “天堂。” 泪水虽然不止, 她浑身微微发抖, 但声音非常平静。


   子祥手中的毛巾滑落到地上, 他的脑海一片空白, 昨晚还好好的,怎么会走了呢?那年王磊五十二岁。 子祥双手紧紧抓住莎莎拿着牙刷的右手,腿脚不停地跟着她往外走。她们忘了带房卡, 也忘了关门。两个人不约而同地右拐, 走了两步, 又不加思索地下楼往左走拐, 1068的门虚掩着, 莎莎推门时, 手抖得厉害,她的意识不太清醒, 不过她心里在不停地叮嘱自己:“一定要冷静,冷静,冷静。。。”


    房间里, 心慧在收拾衣服,她哼的曲调莎莎熟悉, 那是《甄嬛传》中的《菩萨蛮》, 莎莎掰开子祥的手, 手腕都被子祥的手给勒青了。 当时也不觉得疼, 她什么也没说, 过去抱住心慧,强忍着眼泪, 她紧紧地抱住心慧, 心慧回抱着莎莎:“怎么会这样, 他竟然早没气儿了。“


   子祥游魂似地走到床边,伸手探探王磊的鼻息,又想去摸脉,无非是希望王磊的心还在跳动, 手停到半空, “打911了吗?“


   心慧哽咽着说:“没有,告诉前台了,他们会叫警察, 估计很快就到。莎莎你是个不撒谎的人,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咱们是在梦里, 是吗?”


   莎莎无可奈何地看着心慧, 帮她擦眼泪, 陪着她默默垂泪。 子祥收拾衣物和洗漱用品。几分钟后警察来了, 随行的有医护人员, 确认王磊已死去, 他们要把王磊带走,去验尸以确定是自然死亡而不是其他原因, 子祥问:“死者的儿子如果今天或明天过来,是否可以看他爸爸的遗体?” 


   医务人员说:“应该可以, 到时候给我们打电话。”那人写下电话号码,不到十五分钟,王磊被抬走了,大家离开房间,有专人进房间消毒。


   心慧给上大学的儿子王天宇和已经毕业在脸书工作的大儿子王天穹打了电话, 孩子们都会尽快赶过来。 心慧又给王垒的姐姐王玫打电话, 她在华盛顿大学教书,接到电话就吓呆了, 不过缓过心神来马上安慰心慧, 她说会通知父母,一起乘当天的飞机过来。心慧说:“幸好有你们在, 姐姐下午到, 爸爸妈妈也会来, 我一会儿知道王垒走了,一会儿又觉得他还在。”


   莎莎握着心慧的手:“你需要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儿, 我就坐在你身边, 不过你要是想跟我说话, 说说王磊, 我也会洗耳恭听。”

 
   子祥在一旁,若有所思的样子:“你说是要把王磊运回家,还是留在这里?” 


   心慧随口说:“王磊不是个在乎身藏何处的人,不过这葬礼在哪里举行呢?”


   子祥说:“朋友们都在波特兰, 毕竟在那里生活了二十年, 应该有个体面的藏礼。“ 


   莎莎依然握着心慧的手:“还需要决定在哪里火葬。“


   心慧的手冰冷, 莎莎把旁边的毯子给她披上, “王玫晚上应该会到, 让他们决定吧, 我现在脑子里一片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