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G点按摩棒的风波》上

海云的话:首先,感谢两位硅谷的朋友,她们在今年一月份去堵城参加CES大展会议,一位提早退场,把她的会议进场牌子给了我,让我得以大开眼界;还有一位因为也是作家,拉着我去看这款新奇的玩意儿,女作家朋友说是去找灵感,她有没有找到灵感我不清楚,但是,我会后就“激灵”一下写了这篇小说,算是找到了灵感吧!没有她俩,就没有这篇小说。

其次,是我把这篇小说给了一位国内杂志的编辑朋友,她读了好几遍说很好,但是她说她不敢发,似乎太劲爆了。然后,我又给了一位海外中文杂志的主编,她也说很好,是我们这个年龄层的人可找到共鸣的话题,但是,她也不敢发。

于是,这篇小说就睡箱底了。不久前,一位文友问我有没有新小说,一本文学刊物主编要稿件,我再次把这篇小说推了出来,她看了立刻就推荐给了那个主编,不意外,那个主编再次挡回,说她还很年轻,没有魄力发这样的故事!

老天!让我告诉你,这篇小说题目似乎很劲爆,内容一点颜“色”都没有,写的不是性,而是东西方文化差异,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东西方对于“性”的角度,再准确一点是对于女人在"性“事中的角色定位的差异。“性”难道不是最正常的人本需求吗?为什么要避讳这点呢?

也罢,纸媒不敢发,那么, 就让网路上的读者一睹为快吧!

“给你吧!”王安娜把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放在美国同事艾丽丝的工作台上,艾丽丝歪头看过去,一看上面的英文名称“OSE”,睁大眼睛,尖叫道:“哦,不,不会吧?你帮我买的?不不,你送我的?不对,厂家赠送的?”

安娜用食指放在嘴唇上,示意艾丽丝禁声,她不想别的同事听到,这G点按摩棒在中国文化里是不能提到台面上的,她还是觉得挺难为情的,可是在爱丽丝这样的美国女子眼里,大概就像一杯咖啡一样,没什么大不了的吧。

“我好奇买的,可是带回家,丈夫跟我吵架又冷战,我没用过,想想算了,与其放在那里引发战争,还不如送给你,记得你之前就一直说想去买一个试试的。”安娜压低声音,几乎把嘴巴凑到了艾丽丝的耳朵边说道。

“是啊是啊,要不是我被那该死的病毒缠上躺在床上好几天,我怎么会错过CES这样的会展呢?你知道我最喜欢新的东西的,这个G点震荡棒,是我最想看的玩具。多少钱?我……”艾丽丝的话被安娜打断:“不要钱了,你帮我取走一个地雷,我已经感激不尽了!”

“成了地雷了?怎么会呢?你老公对性不感兴趣?不会吧,你们都有两个孩子了!莫非你老公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哈哈哈,我开玩笑,你别当真啊,哪有男人不感兴趣性的,你有没有跟他描述这个东西的妙处?”艾丽丝口无遮挡放低声音说。

安娜有点站不住了,想赶紧转身走开,她似乎觉得艾丽丝办公隔间的另外两个同事都不断射过来犀利又好奇的目光,她作贼心虚地又对艾丽丝“嘘”了一下,说:“上班上班,一会儿吃午饭时餐厅再聊。”  OK Ok,等会儿再说!午餐见!”艾丽丝对安娜暧昧地眨眨眼。

安娜坐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手下的出纳印度裔的丽莎捧着一大叠纸张放在安娜的桌上,说:“老板,这些都是市场部交上来的报销单,他们经理都签了字了,我也分门别类地入账了,需要你签字就可以开支票了。”安娜指指桌面,意思让丽莎放在她的办公桌上,她有空会签字的。

安娜在这家硅谷的公司已经做了近二十年了,从当年硕士毕业进公司做利润会计开始,到高级会计到会计部经理直至今天的财务总监,职场还算顺利,公司里上上下下也都知道这个亚裔女子的温暖的笑容后面藏着的铁打的职业准则,近十几年来,她每天或者说大多数时候午餐的伙伴都是艾丽丝,工程部的一位高级工程师兼项目经理。她们本不是一个部门,却因为工程部帮助财务部更新新的软件,接触频繁,安娜发现艾丽丝这个美国大妞是个心无城府热情又有趣的人,而爱丽丝也发现这个华裔女总监头脑清楚脑袋在数字上转的特别快,俩人惺惺相惜,成了好朋友,只要不是中午时间被工作拖累,都会一块儿去公司的员工餐厅吃午饭,边吃边聊,对双方及家庭都有了很深的了解。安娜的两个孩子小的时候会在带着孩子上班日来公司,艾丽丝自己没孩子却跟安娜的两个孩子打得火热,带着他们去吃冰激淋,还买了禽类饲料带着俩孩子到公司园区的池塘边一起喂加拿大鹅,俩孩子也没大没小的直呼艾丽丝的名字,三个人勾肩搭背的,看的安娜都挺感动的。

艾丽丝男女朋友都没断过,可就是一直没能结婚,她也老大不小的,快四十了,她自己有时也急,开玩笑对安娜说她的子宫空等的太久了,一直没有好精子落床,她喜欢孩子,可是绝不会为了孩子而将就找个男人。有阵子,她说她也喜欢女人,弄的安娜高度提防了一阵,因为她从小接受的教育和文化中,异性恋是自然的正当的,同性恋是畸形的,双性恋那就完全不可思议了。艾丽丝很快就察觉了安娜的疏远,不依不饶地问“why?”安娜被逼急了就脱口而出:”你男人女人都爱,我跟你走得太近不大好吧,万一你女朋友有意见……“安娜还没说完,艾丽丝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哦,我的老天!原来你想了那么多!放心放心,你就是我的regular girl friend, regular forever, I promise! (普通女性朋友,普通,永远,我保证)“然后她又口无遮拦地发议论:”我还真想象不出我跟你做爱的样子?!哦我的上帝!“说着艾丽丝抖了两下肩膀,好像抖落一地的鸡皮疙瘩。

许是说开了,两个人反而成了难得的闺蜜了,艾丽丝每谈一个恋爱,不论是男还是女,都会跟安娜说她的想法,“他太粗糙,根本不懂我内心深处的一些情感……“”她太霸道,虽说还算细腻,可我不喜欢她总是以自己为中心的想法…..”安娜是个很好的倾听者。一晃十多年下来了,俩人的友情比铁坚,艾丽丝还成了安娜两个孩子的教母,也就是中国人嘴里的干妈。

艾丽丝自己是学工程的出身,对所有的新鲜科技玩意儿都带着浓重的兴趣,常会拿些最新的智能的玩具到安娜家送给两个孩子,俩孩子对这个干妈那是喜欢的紧。

安娜的丈夫王健雄对安娜也不感冒,只是对艾丽丝的双性恋有微言:“一会儿爱男人,一会儿爱女人,什么毛病?你可千万别受她这种不好的影响。”这算是对安娜的唯一警告。

几乎每年在赌城拉斯维加斯都有一个叫CES的会展,CESConsumer Electronic Show的简称,也就是最新的电子高科技会展,艾丽丝每次会展回来都会拉住安娜说上半天会展上又有了什么样新奇的电子用品,诸如最新的无人驾驶汽车,会转弯的电视屏幕,帮助做家务的机器人等等,安娜给她说的动心,就提了一句:“下次会展你带我去看看吧!”

那有什么问题!今年的会展前两个月,艾丽丝把一张价值三百多元一张的会展入场卷抛到了安娜的桌上:“帮你要了张票子,你可得去啊,不说这张票子三百多美元,你看看这个,也值得去看看的!”艾丽丝又抛了张彩色的印刷纸张,上面用英文写到:Meet OSEOur Award-winning Robotic Massager For Hands Free Blended Orgasms. ( 认识OSE,我们屡获殊荣的免提混合性高潮智能按摩器)。安娜看了那个可以弯曲的振荡器,脸都红了,推开说:“什么乱七八糟的!”“你看你看,又来了吧?是不是你们亚洲人都是这样假正经的?据调查数据证明,年龄在3555岁间的夫妻,超过一半以上用性爱玩具增加他们的性爱乐趣。这个数据在美国是百分之八十二!还有,据调查发现常用按摩器和震荡器的伴侣超过半数以上保持着良性沟通,超过百分之六十的夫妻觉得他们的性爱技巧需要改进或者更新。”安娜拿起桌上的CES票子,抬头对艾丽丝说:“好了,我跟你去长见识,现在,好好上班去吧!”艾丽丝一个转身,同时丢下一句话:“我就不相信你和你丈夫没有需要改进的地方了?哼!”

艾丽丝走了,她的这句话反倒是搅得安娜的心里起了波浪。她和丈夫的性生活年轻的时候也是热情如火的,生了两孩子,随着岁月的流逝,相互间对对方的身体都慢慢出现了疲乏感,这大概就是所谓的被束缚的人性里的兽性吧,兽性是喜新厌旧的,可人之所以为人,有道义有道德还有法律,故而即便对那个身体的热情褪去了,但是家庭婚姻孩子这些都是维系俩人亲密关系的绳索。做爱确实在四十岁后就明显减少了,现在回想上次做爱是何时,安娜都想不起来了。

丈夫有没有需要,她不清楚,她自己有时候时会有需要的感觉的,身体发热,睡不着觉,可身边的人呼呼大睡,她总不能把他摇醒吧,年轻的时候她记得有时她睡着了,会被他睡梦中的上下其手摸醒,俩人睡得稀里糊涂的也能大干一场。现在早没了那种热火劲儿了,有过两次,安娜鼓起勇气在俩人上床后,对男人说:“早点睡吧!今晚除了看手机能不能做点别的?”男人把手机放下,一按电视遥控,说:“好吧,看电视!”下回安娜决定主动出击:“我们好久没亲热了,关灯了吧?”说着安娜把身体靠了过去。男人却一把推开女人,好像看着一个怪物道:“我明天要早起送孩子参加科学营呢!”自那以后,安娜再不敢有所主动了。

也许是憋得太久了,总会有怨气的,所以有次电视里在做伟哥的广告,安娜就撇了丈夫一眼,说:“你是不是也可以试试?”丈夫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试什么?”安娜一指电视屏幕:“喏,伟哥啊!”丈夫气得一脚把狗狗的食碗踢飞了:“你有毛病,我可没有!”安娜心里说你没毛病吗?那你怎么没有正常男人的需求!当然她不敢说出来,说出来难保男人会把一桌菜都呼啦到地上去呢。

待续






一弘 (2020-06-30 04:12:14)
这方面心理有病的中国男人和很多,在外面胡作非为。
关令尹 (2020-06-30 05:13:50)
推己及人起见,不妨先为老公置办飞机杯一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