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天神游土耳其希腊(十六)雅典-2

在雅典的最后一天,是旅行社安排的雅典半日游。

一早,就到离旅馆不远的指定地点等旅游大巴。嗬,这大巴可真够大的。

这恐怕是典型的雅典旅游大巴了,可以坐五、六十人。游览景点最不喜欢的就是坐这种大巴。人太多,导游讲的听不清,一大堆人在一起连照相都照不好。

庆幸的是,因为是旅游淡季,我们这个大巴只有十三个游客。我们就有六人,还要去别的旅馆去接另外七位。就这样,还是等了差不多一个小时。这是旅游团人太多的另一不利。时间都花费在等人了。

好在我们的导游很好。她可能就是拥有高级导游证的导游,知识丰富,很会讲故事,英语也很动听。半天下来,受益匪浅。

 

这是雅典著名的历史景点帕那辛纳克体育场(Panathenaic Stadium)。 1896年,第一届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开幕式和闭幕式就是在这里举办的。历届奥运会的圣火移交仪式也是在这里举行。这个体育场是世界上唯一的一个全部用大理石建成的体育场。

大巴在雅典的大街小巷慢慢行驶 -- 不是特意放慢,而是堵车,正好让我们有机会浏览市容。

这个面包糕点店让我想起了一句英文“That’s Greek to me”,直译是”对我来说是希腊文“,意思是“令人费解”。看看铺面上的希腊文,对此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导游让我们注意街两旁的民居,告诉我们,由于雅典常有地震发生,这里的楼层不允许超过八层。难怪在雅典没有看到多少摩天大厦。

我们的大巴在这样的街道上行驶,真是有点难度。

体育馆附近的古老的教堂(St Spyridon Church)。

这座希腊复兴式风格建筑是扎皮翁宫(Zappeion),建于1874年到1888年。在1896年第一届奥林匹克运动会时,扎皮翁宫用作击剑场馆。在1906年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中,它作为奥运村使用。

大巴路过老皇宫。导游说,皇宫卫队的换岗仪式是一个小时一次。可惜我们的车不能停在这里观看。

没想到正值换岗,我们有幸在车上看到了皇家卫队换岗仪式。

换岗仪式很快,3个穿着古代服装的卫士迈着整齐的步伐下岗回营房。让我震惊的是,导游说,这个换岗仪式每个小时进行一次,不管白天黑夜,刮风下雨,24小时从不间断。

这个立于交通繁忙,电线杆林立的闹市中的古老的建筑是哈德良拱门(Arch of Hadrian)。据说兴建这座拱门是为了庆祝罗马皇帝哈德良在公元131或132年的到访。

这个罗马皇帝的名字并不陌生。他好像每到一地走访,就要留下一座拱门或神庙。我们这次在以弗所和以前去过的约旦杰拉什古罗马遗址,都有哈德良拱门或神庙。只是这个拱门比起那两个建筑,规模要小好多。

 

雅典卫城博物馆(Acropolis Museum)是雅典旅游重要的打卡之地。

这个卫城博物馆建成于2007年,于2009年6月20日隆重开幕,正式对公众开放。

在此之前,雅典卫城已有两个博物馆。所以这个博物馆被称为卫城新博物馆。

博物馆大门外边,可以看到一个地下的古老的雅典人居住区遗址。新博物馆就是建筑在这个遗址上面。进入博物馆后,可以从透明的玻璃地面继续浏览这个遗址。

这个遗址可有年头了,它展现了从公元前四世纪到十二世纪之间的雅典人的生活和活动。遗址里挖掘出了住宅,浴室,车间,坟墓,还有街道,很有考古价值。

进入大厅,导游让我们注意墙上的一幅大照片,告诉我们,照片上右下角就是这个新博物馆。而在左上边和博物馆相对的,就是卫城最重要的建筑帕特农神庙。博物馆的方向,形状,以及长、宽都与神庙相等。这其中的奥秘我们将在展馆中发现。

导游为我们讲解,这组雕塑是卫城最早的建筑的一部分。是在帕特农神庙附近发现的。

这个鬃毛异常浓密的母狮正在撕咬一头小牛。高耸的后肢,腹部的奶头,和撕咬的姿势,使她看起来栩栩如生,展示了古希腊人的高超的雕塑艺术。

一组戏剧面具雕塑,可能是装饰舞台用的。但也足以展示古希腊人的戏剧情结。那么多大型豪华剧场可不是白盖的,就连戏剧面具都被制成雕塑装饰品,可见古希腊人演剧情结是真格的,渊源颇深啊。

这是两个舞者的雕塑。注释上标明,她们可能是宙斯和泰西斯的女儿。是主管一年四季的神。

导游告诉我们,博物馆使用最新的技术和创新的激光技术,可以在不碰触的情况下,精心清洗这些宝贵的雕塑上的污垢。

这里展示的是经过清洗的卫城著名的厄瑞克忒翁神庙的女像柱。就是用6尊少女雕塑当作石柱。这几尊少女像是真品,而外边神庙的女像柱则是仿制的。

女像柱有6尊,十九世纪初被英国人掠走一尊,现存于伦敦大英博物馆。所以这个位置还空着。

就在今年(2020)5月底,我还看到一则新闻,说是希腊政府再次喊话大英博物馆,要求归还这尊女像和其他文物。

我相信,文物归还的那天,希腊人民一定会有盛大祭奠。期待那一天。

 

导游指着透明的玻璃屋顶,告诉我们。博物馆发现好多游客都在这里停下,用相机对着屋顶拍照。开始还纳闷,屋顶有什么可照的?后来发现,原来,透过这个透明屋顶,可以看到上边的游客。特别是夏天,女孩子们都穿着短裙。。。

这下,您知道这些无聊的游客都照什么了吧?

导游带我们来到一楼的一个展厅,告诉我们从这个电视屏幕以后,就不允许照相了。展厅里有许多女性雕塑,对研究古希腊女人的衣着服饰很有价值。

导游问我们,知不知道什么是“希腊脚“(Greek foot)。然后指着一个雕塑的脚告诉我们,看,第二个脚趾头比大脚趾头长,就叫希腊脚。

(网络照片)

她又告诉我们,她就是希腊脚,很可能有希腊血统。那是当然啦,她就是希腊人嘛。

可是我也是希腊脚啊!难道我也有希腊血统?立刻狂喜,觉得和这些古老的雕塑像亲近了许多。

据说,在古希腊人之前的古埃及人,注重在所有事物中代表完美的尺寸。他们描绘了所谓的“埃及脚“,就是大脚趾最长,其余脚趾依次变细变短。

后来的考古发现向人们揭示,大多数古希腊的雕像或人物画像的二脚趾都长于大脚趾,由此有了“希腊脚“之说。而且在古希腊,二脚趾长被认为是令人愉悦且具有美学吸引力的。

不管怎样,俺在雅典验证了俺有希腊血统,二脚趾长可不是后天可以改变的哈。只能是血统带来的啦。

 

登上博物馆三楼,立马觉得眼前一亮。

透过整面墙大小的360度玻璃窗,可以清晰地看到对面山上的帕特农神庙。

整个三楼就是帕特农展厅,展示了帕特农神庙中的石刻浮雕。

前面提到,博物馆的建筑是和帕特农神庙同一方向,同样矩形,长宽同等比例。挖掘出来的浮雕被安排在中心的大型结构上,其尺寸和帕特农神庙的空间相等。浮雕的顺序,位置都最大限度的还原帕特农神庙的建筑空间。

浏览这些浮雕,好像进入了古时的帕特农神庙。浮雕上有大约370多个栩栩如生的人物和神灵,以及200多种动物,最多的是马。

世界上现存的帕特农神庙浮雕壁画,有50米在这个博物馆展览,有80米在大英博物馆,卢浮宫保存有一个街区,巴勒莫,梵蒂冈,维尔茨堡,维也纳,慕尼黑和哥本哈根的博物馆则散落着其他碎片。

什么时候能将散落在世界各地的部分聚在一起,我们才能见到原始的帕特农神庙真面目。

所有这些石刻、雕塑都制作的极为精致,惟妙惟肖。导游特意指给我们看一只手臂,手背上的血管都一清二楚。真难以想象这些雕塑出自上千年前。

这里珍藏着许多原始真迹。

大多雕塑好像都在叙说故事。难道希腊的许多神话故事来自于这些千百年的雕塑?还是这些原本就是真实的人物和故事,后人不理解,才当成神话看? 俺对希腊历史知之甚少,也就只能问一些低级问题喽。

还有一些雕塑是后人根据传说复制的。

整个博物馆占地面积达2万5千平方米,展区有1万4千平方米。是一个建筑风格独特,现代化的博物馆。

我不是有博物馆情结的人,可是对卫城博物馆却恋恋不舍,迟迟不愿离开。总觉得这里的一切和我有什么关联。难道是我的“令人愉悦且具有美学吸引力的”希腊脚?难道我真有希腊血统?

突然,我的眼前浮现出《伊索寓言》中的龟兔赛跑,狐狸与葡萄;《荷马史诗》中的特洛伊木马;希腊神话中的阿波罗和宙斯(女儿小时候最喜欢的名字,曾以此为我家的猫咪命名);奥林匹克运动会;西方哲学的祖师爷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

这些在儿时就在大脑中存储的知识,现在都变成了具体的形象,离我是这样近,伸手可触。

在这个博物馆中,这些记忆深处的东西被呼唤出来。难道,这些才是我的希腊情结?

 

<< 13天神游土耳其希腊(十五)雅典-1